【时事纵横】习吁节粮背后 川普:早不与习通话 | 四川洪灾 | 中央党校 | 美国大选

Must Read

立场报道 | 有线裁员百人 新闻部占约 40 人 调查报道《新闻刺针》全组炒 中国组总辞、多组主管辞职抗议

有线新闻再有人事地震,消息指有线新闻部今天裁减约 40 人,负责调查报道的《新闻刺针》全部编采人员被裁,几乎所有组别包括港闻、财经等都有员工被裁减,有员工透露公司今早 11 时“派信”,并有公司保安进入新闻部,收到解雇信的员工要即时离职。 有线宽频下午在公司门外发新闻稿,指肺炎疫情为香港经济带来不明朗因素,有线宽频面对艰钜挑战,积极开源节流控制成本,各部门要全面检视调整架构及人力资源,集团 1,300 多名员工中,约 100 人受影响,包括职务调动及离职,会按劳工法例给予适当补偿。 全体中国组记者、港闻组 16 人辞职抗议 有线新闻“生招牌”中国组主管司徒元、连同全组记者共 10 人已递信辞职,抗议一名助理采访主任被裁减,详见相关报道;另外亦有最少两名港闻组采访主任林妙茵、林颖茵、编辑主管黄逸懿、财经组主管颜宝刚已辞职抗议,有员工透露可能有更多主管辞职“陆续有来”。 至傍晚,港闻组全部 5 名采访主任、11 名记者集体递信辞职,16 人向传媒发出声明,点名批评新闻部 4 名高层李臻、许方辉、谢燕娜和陈兴昌,未能清楚交代裁员准则,裁员前未曾谘询各部门主管,完全无视记者付出,令人愤怒。 有资深记者向《立场》透露,与其逐步被阴干,不如统一行动,让公众知道有线新闻已经变质,一些资历较浅记者,经近月减薪后,月薪只有约一万三千元,管理层亦曾多番左右报道,已没有值得留恋之处。而今天有线新闻运作几近陷于停顿状态。 有有线新闻中高层员工则称,今次裁员,管理层未有征询各组别主管,有员工认为,被裁的剪片师、图像设计师等,均为新闻部内公认能干的同事,其他被裁同事,很多为中高层骨干。 高层陈兴昌斥员工“讲烂仔数” 消息传出后多名新闻部主管和员工包围高层李臻、许方辉、谢燕娜和陈兴昌,要求他们交代炒人准则,陈兴昌一度不满,指“你地都系讲烂仔数”,谢燕娜则称“你哋而家咁多镜头喺度公审我哋”,据了解高层曾在早上会议指,炒人人选是人事部决定,有主管质疑这说法卸责失职,又称大裁员后人手不足难以运作,“不如你自己出嚟写”。 有线新闻部近日多次发生人事变动,8...

美悬赏500万 寻求中共等违反对朝鲜制裁线索 | 美国制裁 | 朝鲜武器计划 | 核武

【大纪元2020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综合报导)美国政府周二(12月1日)指责中共“公然违反”对朝鲜实施国际制裁的义务,并提供高达500万美元的悬赏,以获取有关中共等逃避制裁的信息。 路透社报导,美国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Alex Wong)负责朝鲜事务,他在美国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讲话时,指责中国(中共)试图撤销旨在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的联合国制裁。 黄之瀚说,中国(中共)继续违反联合国禁令,继续收容至少2万名朝鲜劳工,并且在过去一年中,美国观察到550次,有船只从朝鲜向中国运送违禁煤炭或其它受制裁货物。 他说:“中国(中共)当局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采取行动制止这些非法(朝鲜货物)进口。”“不止一次。” 黄之瀚继续说,迄今中共至少接待了与平壤武器计划或银行有关的至少24名朝鲜代表,而且中国公司继续与在这些(朝鲜武器)计划中发挥关键作用、受联合国制裁的(朝鲜)实体开展业务。 他说,中共在允许中国公司与朝鲜进行被禁商品贸易方面更加变本加厉,这些被禁进口的朝鲜商品包括海产品、纺织品、钢铁、工业机械、车辆、沙子和碎石。 黄之瀚说:“在其它任何国家,我们都看不到与朝鲜继续进行如此广度和深度的非法商业活动,其规模使中国(中共)公然违反其(联合国)义务。” “它们(中共)正在寻求恢复与朝鲜贸易联系和资金转移,从而确保中国人进入朝鲜经济。” 黄之瀚说,美国国务院正在启动一个网站,人们可以通过该网站提供有关(中共)逃避朝鲜制裁的信息,以换取最高500万美元的回报。 美国还指责中共帮助朝鲜网络盗窃洗钱,而这些盗窃旨在为朝鲜武器计划筹集资金。 在过去3年中,已经有多家中国公司和个人因违反联合国对朝鲜制裁,被美国制裁。 责任编辑:李寰宇#

曝光新疆女子监狱惨无人道的酷刑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新疆女子监狱(曾叫新疆第二监狱)多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无人道的折磨,如:绑“死人床”、灌辣椒水、上大挂、坐老虎凳、罚站军姿等等。 明慧网报导,克拉玛依法轮功学员赵淑媛就是在这所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曾和赵淑媛一起遭关押的犯人说,赵淑媛被灌过辣椒水。 经过外界不断地曝光中共监狱的罪行,国内外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有些参与迫害的人员有所收敛,怕罪行被曝光。但自陈全国任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中共党委书记以来,大小会议不断,层层施压,借所谓“维稳”,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政策,使新疆地区形势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之中。监狱又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 严管 监狱人员在一日三餐前及睡前强制在押人员背所谓的“悔过词”,要打所谓的“我有罪”的报告,否则不能吃饭、喝水。不背“誓词”、不打报告者就会被“严管”,即长时间罚站,只在吃饭时坐几分钟,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半碗水,没有菜,连菜汤也不给。 在押人员被严管一两个月是很经常的事,被“严管”的人得不到食品,被禁止洗漱、刷牙、洗脸、洗澡、换洗衣服;上完厕所也不被允许洗手,用刚上完厕所的手拿馒头吃;洗澡要向承包组警察打报告,被同意后才能洗澡、换洗衣服。有时长达一个半月才能洗一次澡,直到严管结束。 法轮功学员因不背所谓的“誓词”、不打“报告”、不放弃信仰,被严管几年者非常普遍;还有的被关禁闭室,罚站军姿,狱方甚至以加刑、延期相威胁,试图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学员还被禁止接见、打电话、写信。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严管几年下来后,人瘦得脱了相,身体被摧残得相当厉害。 特殊查体 监狱里各监区经常突击清监、特殊查体,在所谓的“严打”期间频繁到一周两三次。所有监舍人员被清出监舍,将所有床单、被褥、脸盆、储物箱翻个底朝天;再让全部监舍人员,不管维族还是汉族,所有人将衣服脱光,一丝不挂,要一件一件地脱,边脱边抖,看是否隐藏了东西;然后双手抱头下蹲,起跳三下。 监舍人员还要检查在押人员的腋毛、阴毛,看是否被拔除(监狱内90%都是维族人,她们信仰伊斯兰教,有净身做乃麻子(礼拜)的习俗,监狱为达到不让她们在监狱做礼拜的目的对她们特殊查体)。 有时警察看不清,就打着手电筒照,对在押人员是极大的人格侮辱。妇女来了月经,被要求把月经纸打开检查。监狱到处安装有高清摄像头,360度无死角。特殊查体时,所有在押人员都不回避监控,有时坐看监控的是男警察。 无任何隐私可言 水房和澡堂在一个房间里,那里也安有高清监控。在水房洗澡时,监控看得一清二楚。曾有男警察对朋友毫不避讳地说:“在监狱想看哪个女人洗澡,就看哪个。”所谓的理由是:“我们要及时发现犯人身上有没有伤,有没有自伤、自残的倾向,或是有病不上报的现象。” 一位家住新疆阿可苏地区的“危安犯”(危害国家安全罪罪犯的简称,全是维吾尔族人,以下同)说她们那个地方把监控都安在了她家大门口和家中。如果家里来了不认识的外人,大队上的人一会儿就骑着摩托车赶来查问。这个事在他们那边很普遍。 恶劣的居住环境 2017年8月左右,陈全国大搞所谓的“维稳”,抓了很多维族人,监狱犯人一下子爆满。原本不到40平米的一间监舍,住上18个人就已经很拥挤了,后来最高峰时住进31、32个人。原来的两层高低床被加成三层,两个床架被合并固定,下铺横着睡4人,有时塞进5个人。 地铺上睡得人挤人,晚上起夜的人无从下脚,有时是从别人头上跨过去。白天人只让坐着洗脑“学习”,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一坐就是16个小时。 上厕所,得叫一个去一个;打饭时只能一个人动,打好送到每个人手中;吃饭时要很小心,一不留神就会将菜汤溅在前一个人的后背上;屋内空气污浊不堪,曾大面积爆发过肺结核。 一次警察说漏了嘴,说原本食堂供应5,000多号人的饭菜,现在要供应一万多人,馒头蒸不出来,蒸馍机器都坏了几次了。 各种惩罚手段和刑具 法轮功学员被经常罚站、罚蹲;不被允许吃饱饭,上大铐(将两只手铐在两张床架上,一高一低,站不直也蹲不下来)。 给偶尔做乃麻子(祷告)的“危安犯”戴上电手套(一种外表象普通黑皮手套,打开开关后可以电击所抓的犯人的手);对长期做祷告的人就在一只脚腕上给戴上电脚环(一种可遥控、带防水可导电的刑具),一按遥控器,人就会被电得满地打滚,电脚环一戴就是几个月。 还有约束衣,一种长而宽的布带子可将人的四肢像“大”字样绑在木板床上一动不能动。警察高兴了才放开,让被绑的人上厕所,不高兴了就一拖再拖,使遭此刑的人非常痛苦;还有其它刑具如电叉子、电马甲等。 强制性的所谓“学习” 所有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逼迫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五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等)。监狱要求只让说汉语,强制性地让维族人学说汉语。谁平时不小心说了一句维语,就会被扣分或遭受惩罚。 有的遭非法关押的人的家人从未出过远门,拖家带口地带着馕、干粮,一路奔波地赶到监狱来接见亲人,却被要求必须说汉语,否则就终止接见。有的家人听不懂一句汉语,就只能相互流着泪,无奈而绝望地和亲人对望着,直到20分钟接见结束。 很多“危安犯”的几个家人同时被抓、被判重刑,家中只有老人和孩子,无人照顾,加上监狱里的极其苛刻、毫无人性的暴行,导致很多人精神失常。 以上曝光的只是新疆女子监狱罪恶的冰山一角。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大纪元2020年08月19日讯】长江、黄河第5号洪水分别于17日、18日形成,成都多地遭遇严重水灾,金堂县老城区水势直逼二楼。

称中共政权形同僵尸,中共党魁更像黑老大,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被开除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

美国中央情报局华裔前职员被控中共间谍,最高可判终身监禁;美国大选临近,中共加码攻击美国网络。

1. 长江黄河5号洪水形成 上游泄洪 成都金堂水漫二楼

长江、黄河第5号洪水分别于17日、18日形成,中国大陆南方、北方均有暴雨。其中,四川洪灾严重,启动史上首次一级防汛应急响应;云南昆明突降暴雨,城区被淹;甘肃陇南洪涝引发多起泥石流,300户1300余名居民的房屋被淹。今年第7号台风“海高斯”将直扑广东。

日前,四川成都多地遭遇严重水灾,金堂县老城区水势直逼二楼。当地民众透露,如此严重内涝主要是上游泄洪所致。

四川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于8月16日下午5时许升级发布洪水橙色预警,当晚7时许,沱江干流三皇庙水文站的洪峰流量约为8,100立方米/秒,是本世纪以来过境金堂县的最大洪峰。

8月16日,成都金堂县发生严重内涝。(微博图片/大纪元合成)

金堂居民李先生告诉大纪元,当地从8月15日开始涨水,此后老城区的一楼有将近一天时间完全被淹。直到17日下午洪峰过去,水位才开始慢慢消退。他表示,金堂遭遇这么大的洪水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这里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有好几条河汇到沱江,流经金堂的沱江长有十多公里,有一些地方江面比较窄,所以泄洪的能力比较差。

其次,李先生透露此次洪水这么严重主要因为上游泄洪,而不是陆媒着重报导的强降雨。他说“这个雨量不至于淹了一楼,主要是因为泄洪。”“这个水比1981年的还要大,今年是历史以来最大的。泄洪今年有3次了,就这几天,泄洪已经淹了3次了。”

不少金堂民众在微博上呼吁媒体关注,表示这是“本世纪最大的洪水,老城区一楼二楼都被淹了”,“金堂淹得如此严重,新闻、热搜提到的却很少”。

有网民质问,“为什么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能上热搜,一个县城被淹完了却不能?舆情压制吗?想要了解最新汛情,没有官方通报预警,只能上微博搜消息!金堂一次被淹是天灾,接连被淹那是人祸了吧?”

2. 习近平罕见批示,粮荒恐非空穴来风?

中共社科院日前发布报告称,到“十四五”(2021—2025年)期末,中国粮食缺口将达1.3亿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此前呼吁要节约粮食,杜绝餐饮浪费。

习近平做出有关批示后,中国全国上下闻风而动,上到人大常委会准备专项立法,强化监管,下到各地方餐饮管理部门推出10减1,甚至10减2订餐规则,掀起节约粮食的热潮。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这种现象在中国是一个司空见惯的现象,但这次的反应与之前相比有所不同。近来习近平频频关注中国的粮食生产和消费与中国面临的国内和国际形势有关。

他说:“因为一个疫情、一个洪灾,这是各地官员和老百姓能切身感受到的。因此,他们会对这个事情要比对‘厕所革命’一类更加重视。再加上国际环境的恶化,这是大家也能感受到的。”

因为跟风,湖南长沙的餐馆“炊烟小炒黄牛肉”,这两天在媒体上火了一把。该餐厅从8月13日开始实行“称体重点餐”做法,40公斤以下的成年女顾客只能吃到小炒黄牛肉、剁椒鱼头两样菜;80公斤以上的成年男顾客则可以吃到红烧肉等3样菜。

这种做法符合中共政策的风向,却在社媒上引来一片嘲讽,有人说,这是走火入魔了。

迫于舆论压力,“炊烟小炒黄牛肉”餐馆在微博上发出道歉信并说,这项活动是为了响应湖南省餐饮行业协会和湖南省团餐行业协会8月12日发布的制止餐饮浪费的倡议书。

到8月13日为止,有31个省级行政单位的餐饮相关协会已经发出倡议,制止餐饮浪费。各地餐馆纷纷效仿,西安市一家餐馆规定,要把适量点餐纳入服务员的月度考核中。武汉市则推出了10人用餐只点9人份的制度。

中国的粮食至今仍然严重依赖进口。但根据中国外管局6月底公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外汇储备净值为9660亿美元,跌破万亿美元,是近十年以来的最低值。这对用于购买进口粮食的外汇造成相当的压力。

与此同时,各地不断传来粮食收购方面令人不安的消息,世界许多产粮大国也因疫情等因素限制粮食出口。

3. 林郑用信用卡受阻 邓炳强遭银行限制服务

中共实施港版《国安法》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本月初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近日她在接受中共喉舌采访时,首度承认她在使用美国公司提供的财务服务和信用卡时可能受到限制。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也对媒体承认部分银行对他暂停服务。

8月17日,林郑月娥在香港礼宾府接受中共央视旗下英语新闻频道中国环球电视网专访,她承认,制裁对个人而言带来不便,例如使用由美国公司提供的财务服务或信用卡时会受到限制。

同天,《香港经济日报》刊发专访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的报导,他承认部分银行服务被暂停。据网媒“香港01”报导,邓炳强个人持有的位于港岛南区置富花园,稍早前已由汇丰银行转抵押给中银香港。制裁生效后有部分国家停止向警队出售物资,以及中断部分国家层面训练活动。

4. 川普:大瘟疫后 我就不跟中方通话了

周一(8月17日),川普(特朗普)总统在明尼苏达州的曼凯托(Mankato)发表演讲。川普总统告诉支持者,在大瘟疫进入美国后,他就不与中方说话了。

图为川普总统8月17日在明尼苏达州的曼凯托 (Mankato)发表演讲。(Photo by Brendan Smialowski / AFP)

川普在上个月也曾表示,他没有与习近平通话的计划。此前他曾说,中共病毒大瘟疫令他改变了对习近平的看法。他说,一切都来自(中共)高层。它们本可以很容易地阻止瘟疫,但事实并非如此!

川普告诉支持者,他在中共病毒瘟疫来之前所打造的经济奇迹,现在不得不再重新做。“我们一起做的事情简直就是一个经济奇迹,现在我们再次这样做……我们曾打造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指疫情爆发之前),而现在我必须再做一次。”

5. 蔡霞:无意与中共黑帮为伍

曾经声讨习近平的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被视为“红二代”的蔡霞,周一(17日)被校方指称严重违反党纪,开除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

蔡霞公开回应与中共当局脱钩,并谴责当局取消退休待遇是侵犯人权。(网络截图)

她周一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表示,自己无意与中共“黑帮”为伍,很高兴归队回到民众的行列里。她说,中共党内希望换掉习近平的声音早已成为普遍想法,但在极权监控下人人自危。

蔡霞说,“当国家在重大问题上出现决策错误,这个党必须负责,党的主要领导人必须承担责任。”

蔡霞是红二代家庭出身,现年67岁,曾任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有消息指蔡霞目前人在美国。

今年5月,一份蔡霞的讲话录音在网上流出,她严厉地指出,中共政权目前形同僵尸,习近平更像是黑老大。

学者吴祚来表示,中共取消蔡霞的退休待遇,她将失去退休金和在国内的医疗保障,他认为,这是一种赤裸裸的迫害行为。

据熟悉社保的人士透露,蔡霞已经从中央党校退休,是社保局负责她的退休金发放等,中央党校对她已没有管辖权,更没有限制其言论的许可权。

6. 美国大选临近 中共加码攻击美国网络

社交媒体监测公司Graphika 近日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一个亲中共的政治网络利用社交媒体发布一系列网络内容,扰乱美国政治舆论,并试图破坏川普连任。

分析人士表示,这个被称为“垃圾邮件龙”的网络只是中共对美国进行网络攻击的冰山一角;随着大选临近,针对大选的网路攻击和虚假信息将会更多。

比如,其中一个视频批评川普处理中共病毒疫情和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起的抗议的方式,画外音说:“川普仍然沉迷于他的连任,而不思考如何控制疫情和这场骚乱。”

在反对川普竞选活动的一系列视频上,它用新闻图像拼贴画的方式呈现,剧本聚焦于美国国内的紧张局势和冲突,并全部通过自动画外音进行讲述。

8月下旬举行的两党代表大会是11月大选的试验场,网络远程平台可能会给中共黑客和虚假信息的传播提供钻空子的机会。专家预计将有更多类似的网络攻击活动出现,包括虚假宣传和黑客入侵等。

网络安全专家阿伦·维什瓦纳特(Arun Vishwanath)认为,作为被影响的目标,选民们应当警惕。他说,“我们知道有这些黑客攻击,恶搞,造谣,我们所有人作为选民,作为读者,作为观众,都不能轻信这些虚假信息。”

7. 吁瑞士曝晒“盗国贼” 中国离财产公示有多远

上周五,瑞士驻华大使馆在微博上发文说,为了庆祝中瑞建交70周年,他们邀请中国网友用汉语或瑞士三大官方语言之一,参加瑞士电影《海蒂和爷爷》的配音大赛。

没想到,博文的评论区意外“翻车”,大家纷纷要求瑞士政府公布中国“盗国贼”名单。这看似毫不相干的吐槽,反映出了中国民众对官员财产不予公示的愤慨。

网络截图显示,很多热门评论都要求瑞士政府“公布盗国贼名单”。截至北京时间周一晚间,大部分相关评论都已被删除,但仍有少数幸存者。一位网友说:“贪官名单呢?钱都倒腾到瑞士去了吗?”

这一事件的背景是,保守中立的瑞士最近公开批评中共侵犯人权的情况持续上升,香港《国安法》也影响了“一国两制”的落实。若中方坚持,西方国家誓将果断回应。

今年11月,瑞士公民将对一项法律进行公投,该法要求包括银行在内的瑞士企业,必须为其海外业务中涉及的侵犯人权行为负责。

这项公投一旦通过,将限制瑞士企业与侵犯人权者的业务往来,可能大大影响与中共有业务往来的瑞士金融业,最终瑞士银行也可能被迫撤出香港。

此前,维基解密曝光内容指出,中共高官在瑞士银行大约有5000个账户,三分之二是中共中央官员。

去年网传了一篇题为“令人咋舌,瑞士银行公布消息,100位中国人存款合计7.8万亿!”的自媒体文章。该文声称,瑞银此前公布消息说,约有100名中国人的瑞银存款共计达到7.8万亿元人民币。

8. 中情局华裔前职员被控中共间谍 最高可判无期

美国司法部8月17日发表声明指,一位中央情报局前职员被控与他同为中情局职员的一位亲戚合谋,把包括最高机密级别在内的秘密信息提供给中共情报人员,他于8月14日遭到逮捕。

该案主犯是现年67岁、居住在檀香山的马玉清(Alexander Yuk Ching Ma,音译)。他被指最早在2001年就成为了中共国家安全部的情报人员。

马玉清是香港出生的归化美国公民,从1982年开始在中央情报局工作,一直有能够接触“最高机密”的安全许可。

在十年的时间里,马玉清和一号共谋犯亲戚,与多名中共情报官员串通,传达秘密的国防信息。
马玉清1989年离开中情局,然后在中国的上海生活和工作,2001年移居夏威夷,2004年他在联邦调查局(FBI)的檀香山办事处找到了一份中文语言专家的工作。

他利用职务和安全许可,复制或拍摄了有关导弹、武器系统和其它美国机密的机密文件,并将这些材料交给了中共的联络人。

今年8月12日,他在被捕前与FBI的卧底探员会面时再次接受了钱并表达了继续帮助中共政府的意愿。

马玉清将于星期二(8月18日)在夏威夷联邦地区法院首次出庭。他被控阴谋传播国防信息以协助外国政府。如果被定罪,他将面临终身监禁的最高处罚。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立场报道 | 有线裁员百人 新闻部占约 40 人 调查报道《新闻刺针》全组炒 中国组总辞、多组主管辞职抗议

有线新闻再有人事地震,消息指有线新闻部今天裁减约 40 人,负责调查报道的《新闻刺针》全部编采人员被裁,几乎所有组别包括港闻、财经等都有员工被裁减,有员工透露公司今早 11 时“派信”,并有公司保安进入新闻部,收到解雇信的员工要即时离职。 有线宽频下午在公司门外发新闻稿,指肺炎疫情为香港经济带来不明朗因素,有线宽频面对艰钜挑战,积极开源节流控制成本,各部门要全面检视调整架构及人力资源,集团 1,300 多名员工中,约 100 人受影响,包括职务调动及离职,会按劳工法例给予适当补偿。 全体中国组记者、港闻组 16 人辞职抗议 有线新闻“生招牌”中国组主管司徒元、连同全组记者共 10 人已递信辞职,抗议一名助理采访主任被裁减,详见相关报道;另外亦有最少两名港闻组采访主任林妙茵、林颖茵、编辑主管黄逸懿、财经组主管颜宝刚已辞职抗议,有员工透露可能有更多主管辞职“陆续有来”。 至傍晚,港闻组全部 5 名采访主任、11 名记者集体递信辞职,16 人向传媒发出声明,点名批评新闻部 4 名高层李臻、许方辉、谢燕娜和陈兴昌,未能清楚交代裁员准则,裁员前未曾谘询各部门主管,完全无视记者付出,令人愤怒。 有资深记者向《立场》透露,与其逐步被阴干,不如统一行动,让公众知道有线新闻已经变质,一些资历较浅记者,经近月减薪后,月薪只有约一万三千元,管理层亦曾多番左右报道,已没有值得留恋之处。而今天有线新闻运作几近陷于停顿状态。 有有线新闻中高层员工则称,今次裁员,管理层未有征询各组别主管,有员工认为,被裁的剪片师、图像设计师等,均为新闻部内公认能干的同事,其他被裁同事,很多为中高层骨干。 高层陈兴昌斥员工“讲烂仔数” 消息传出后多名新闻部主管和员工包围高层李臻、许方辉、谢燕娜和陈兴昌,要求他们交代炒人准则,陈兴昌一度不满,指“你地都系讲烂仔数”,谢燕娜则称“你哋而家咁多镜头喺度公审我哋”,据了解高层曾在早上会议指,炒人人选是人事部决定,有主管质疑这说法卸责失职,又称大裁员后人手不足难以运作,“不如你自己出嚟写”。 有线新闻部近日多次发生人事变动,8...

美悬赏500万 寻求中共等违反对朝鲜制裁线索 | 美国制裁 | 朝鲜武器计划 | 核武

【大纪元2020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综合报导)美国政府周二(12月1日)指责中共“公然违反”对朝鲜实施国际制裁的义务,并提供高达500万美元的悬赏,以获取有关中共等逃避制裁的信息。 路透社报导,美国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Alex Wong)负责朝鲜事务,他在美国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讲话时,指责中国(中共)试图撤销旨在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的联合国制裁。 黄之瀚说,中国(中共)继续违反联合国禁令,继续收容至少2万名朝鲜劳工,并且在过去一年中,美国观察到550次,有船只从朝鲜向中国运送违禁煤炭或其它受制裁货物。 他说:“中国(中共)当局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采取行动制止这些非法(朝鲜货物)进口。”“不止一次。” 黄之瀚继续说,迄今中共至少接待了与平壤武器计划或银行有关的至少24名朝鲜代表,而且中国公司继续与在这些(朝鲜武器)计划中发挥关键作用、受联合国制裁的(朝鲜)实体开展业务。 他说,中共在允许中国公司与朝鲜进行被禁商品贸易方面更加变本加厉,这些被禁进口的朝鲜商品包括海产品、纺织品、钢铁、工业机械、车辆、沙子和碎石。 黄之瀚说:“在其它任何国家,我们都看不到与朝鲜继续进行如此广度和深度的非法商业活动,其规模使中国(中共)公然违反其(联合国)义务。” “它们(中共)正在寻求恢复与朝鲜贸易联系和资金转移,从而确保中国人进入朝鲜经济。” 黄之瀚说,美国国务院正在启动一个网站,人们可以通过该网站提供有关(中共)逃避朝鲜制裁的信息,以换取最高500万美元的回报。 美国还指责中共帮助朝鲜网络盗窃洗钱,而这些盗窃旨在为朝鲜武器计划筹集资金。 在过去3年中,已经有多家中国公司和个人因违反联合国对朝鲜制裁,被美国制裁。 责任编辑:李寰宇#

曝光新疆女子监狱惨无人道的酷刑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新疆女子监狱(曾叫新疆第二监狱)多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无人道的折磨,如:绑“死人床”、灌辣椒水、上大挂、坐老虎凳、罚站军姿等等。 明慧网报导,克拉玛依法轮功学员赵淑媛就是在这所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曾和赵淑媛一起遭关押的犯人说,赵淑媛被灌过辣椒水。 经过外界不断地曝光中共监狱的罪行,国内外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有些参与迫害的人员有所收敛,怕罪行被曝光。但自陈全国任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中共党委书记以来,大小会议不断,层层施压,借所谓“维稳”,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政策,使新疆地区形势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之中。监狱又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 严管 监狱人员在一日三餐前及睡前强制在押人员背所谓的“悔过词”,要打所谓的“我有罪”的报告,否则不能吃饭、喝水。不背“誓词”、不打报告者就会被“严管”,即长时间罚站,只在吃饭时坐几分钟,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半碗水,没有菜,连菜汤也不给。 在押人员被严管一两个月是很经常的事,被“严管”的人得不到食品,被禁止洗漱、刷牙、洗脸、洗澡、换洗衣服;上完厕所也不被允许洗手,用刚上完厕所的手拿馒头吃;洗澡要向承包组警察打报告,被同意后才能洗澡、换洗衣服。有时长达一个半月才能洗一次澡,直到严管结束。 法轮功学员因不背所谓的“誓词”、不打“报告”、不放弃信仰,被严管几年者非常普遍;还有的被关禁闭室,罚站军姿,狱方甚至以加刑、延期相威胁,试图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学员还被禁止接见、打电话、写信。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严管几年下来后,人瘦得脱了相,身体被摧残得相当厉害。 特殊查体 监狱里各监区经常突击清监、特殊查体,在所谓的“严打”期间频繁到一周两三次。所有监舍人员被清出监舍,将所有床单、被褥、脸盆、储物箱翻个底朝天;再让全部监舍人员,不管维族还是汉族,所有人将衣服脱光,一丝不挂,要一件一件地脱,边脱边抖,看是否隐藏了东西;然后双手抱头下蹲,起跳三下。 监舍人员还要检查在押人员的腋毛、阴毛,看是否被拔除(监狱内90%都是维族人,她们信仰伊斯兰教,有净身做乃麻子(礼拜)的习俗,监狱为达到不让她们在监狱做礼拜的目的对她们特殊查体)。 有时警察看不清,就打着手电筒照,对在押人员是极大的人格侮辱。妇女来了月经,被要求把月经纸打开检查。监狱到处安装有高清摄像头,360度无死角。特殊查体时,所有在押人员都不回避监控,有时坐看监控的是男警察。 无任何隐私可言 水房和澡堂在一个房间里,那里也安有高清监控。在水房洗澡时,监控看得一清二楚。曾有男警察对朋友毫不避讳地说:“在监狱想看哪个女人洗澡,就看哪个。”所谓的理由是:“我们要及时发现犯人身上有没有伤,有没有自伤、自残的倾向,或是有病不上报的现象。” 一位家住新疆阿可苏地区的“危安犯”(危害国家安全罪罪犯的简称,全是维吾尔族人,以下同)说她们那个地方把监控都安在了她家大门口和家中。如果家里来了不认识的外人,大队上的人一会儿就骑着摩托车赶来查问。这个事在他们那边很普遍。 恶劣的居住环境 2017年8月左右,陈全国大搞所谓的“维稳”,抓了很多维族人,监狱犯人一下子爆满。原本不到40平米的一间监舍,住上18个人就已经很拥挤了,后来最高峰时住进31、32个人。原来的两层高低床被加成三层,两个床架被合并固定,下铺横着睡4人,有时塞进5个人。 地铺上睡得人挤人,晚上起夜的人无从下脚,有时是从别人头上跨过去。白天人只让坐着洗脑“学习”,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一坐就是16个小时。 上厕所,得叫一个去一个;打饭时只能一个人动,打好送到每个人手中;吃饭时要很小心,一不留神就会将菜汤溅在前一个人的后背上;屋内空气污浊不堪,曾大面积爆发过肺结核。 一次警察说漏了嘴,说原本食堂供应5,000多号人的饭菜,现在要供应一万多人,馒头蒸不出来,蒸馍机器都坏了几次了。 各种惩罚手段和刑具 法轮功学员被经常罚站、罚蹲;不被允许吃饱饭,上大铐(将两只手铐在两张床架上,一高一低,站不直也蹲不下来)。 给偶尔做乃麻子(祷告)的“危安犯”戴上电手套(一种外表象普通黑皮手套,打开开关后可以电击所抓的犯人的手);对长期做祷告的人就在一只脚腕上给戴上电脚环(一种可遥控、带防水可导电的刑具),一按遥控器,人就会被电得满地打滚,电脚环一戴就是几个月。 还有约束衣,一种长而宽的布带子可将人的四肢像“大”字样绑在木板床上一动不能动。警察高兴了才放开,让被绑的人上厕所,不高兴了就一拖再拖,使遭此刑的人非常痛苦;还有其它刑具如电叉子、电马甲等。 强制性的所谓“学习” 所有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逼迫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五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等)。监狱要求只让说汉语,强制性地让维族人学说汉语。谁平时不小心说了一句维语,就会被扣分或遭受惩罚。 有的遭非法关押的人的家人从未出过远门,拖家带口地带着馕、干粮,一路奔波地赶到监狱来接见亲人,却被要求必须说汉语,否则就终止接见。有的家人听不懂一句汉语,就只能相互流着泪,无奈而绝望地和亲人对望着,直到20分钟接见结束。 很多“危安犯”的几个家人同时被抓、被判重刑,家中只有老人和孩子,无人照顾,加上监狱里的极其苛刻、毫无人性的暴行,导致很多人精神失常。 以上曝光的只是新疆女子监狱罪恶的冰山一角。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13亿中国人能看得起病? 医药费是座大山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中共宣称大陆13亿多中国人看得起病、用得起药,但多名中国公民指,他们根本承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医药费可以说是一座大山”。 11月30日,中共喉舌央视报导称,中国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网。“13亿多中国人看得起病、用得起药,医保扶贫政策累计惠及贫困人口就医4.8亿人次。” 但是多名中国公民12月1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昂贵的医疗费就像一座大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今年4月刚做了手术的河南洛阳居民何慧玲说:“医药费可以说是一座大山,压得我没有办法。我看病可以报销80%,现在药费报销70%到80%,有一部分超出医保范围的完全是自费。我的压力非常大,每个月要两千多元药费。” 何慧玲指,中国居民就医报销七至八成,甚至有的全部自费:“有一部分是完全不在医保范围内的。农民看你买不买医保了,他们有一个‘新农合’(医疗保险),个人负担的部分,你有稳定工作还可以。如果你没有,你感冒,以前几元钱就可以解决,现在医院收几百元,甚至上千元。” 北京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患有肾衰竭,每周需要去医院做三次透析。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可以确切地说,不像他们所说的能够看得起病。我患肾衰竭到医院透析,每周三次,每月还要自费两千多元。我的退休费根本负担不起。因为好多辅助药需要自费。有多少例子,有的孩子4岁得了肝癌,还要父女俩一同跳入江里,我说来心酸。” 武汉居民高新说,在医保范围的药物有19万多种,但是:“能报销的药大概不到一万种。能够起重要作用的药,都不在医保范围。第二,你所有医保报销70%到75%,还不包括手术刀费等,好多费用不在医保范围。实际上每次住院、看病,能够报销50%就非常不错了。我没医保,没社保、没收入。” 曾经在医疗行业工作的李先生说,长期以来,中共在教育和医疗方面的投入,甚至低于非洲的一些贫困国家。中国民间却承担了极大的税赋。 他说:“没有享受到相应的医疗和教育等社会保障体系,也是长久以来中国社会民怨沸腾的一个点。那么在近年的数字扶贫、表格扶贫、形式扶贫社会运动下的扶贫口号,无力对比台湾、香港、韩国及美国。我们医疗投入占比是非常低的。” 报导指,去年,中国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达到6.6%,而美国则高于18%,英国高于9.7%,世界各国平均值高于10%。 责任编辑:张顿 #

人权律师常玮平被监视居住 父子会面相对而泣 | 颠覆国家政权罪 | 大纪元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被第二次监视居住,日前他和父亲被安排在马营派出所会面,父子俩隔桌对坐,身后各站着2名和4名警察,房间外面还有7、8个便衣。这样的场景令父子俩悲从中来,相对而泣。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提供的消息,11月25日下午,常玮平的父亲常拴明在宝鸡市高新分局旁的马营派出所见到了常玮平,会见时间不到10分钟。 常拴明进去时,常玮平已经在一张桌子前坐好,身后有2名穿黑色制服的武警,常拴明后面则站着4名警察。房间外面也有7、8个穿便衣的。 儿凄厉喊叫声令父亲瞬间崩溃 据常拴明说,常玮平瘦了很多,双眼通红,面色疲惫,说话语速很慢,不像平时的他。他告诉父亲,转告他的妻子不要发声,好好上班。转告他的岳父母保重身体,不要为他的事奔波了。 常拴明表示,“他怎么这么清楚外面的事?他讲这些话好像在背诵一样,这不是他真实意思的表达。” 会见结束时,警方让常拴明先走,常玮平继续坐在那儿。“当我走出那个房间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他吼破喉咙地喊着‘让我爸和我妈好好活着’的声音,但我已经看不到他了。这是在交待后事吗?凄厉又惶恐的声音让我瞬间崩溃了。时隔多日心情略微平复,才记录下这些事情。” 记者拨打常玮平父亲常拴明的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拨打常玮平妻子陈紫鹃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厦门会议 第一次被监视居住 常玮平去年12月与多名维权人士到厦门参与时政讨论,今年1月12日晚上10时左右,在西安的住处被警察带走。13日,宝鸡市司法局注销常玮平的律师证。 14日早8时左右,常玮平的妻子接到宝鸡高新分局国保大队的电话,被告知常玮平因“危害国家安全”,已经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月21日下午5点左右,常玮平获释回家。 1月23日,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常玮平取保候审,并以不可离开取保候审地为由,限制常玮平离开宝鸡。 掲酷刑视频 再次被监视居住 从2020年3月15日开始,常玮平开始每日录制一个生活日志短视频,取名“趣宝日志”,并开始上传到名为Danny Crane的个人YouTube频道。 10月16日,他在“趣宝日志”211期中披露自己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到了酷刑。他说,“我被锁在宝钛宾馆招待所的房间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时,10天的时间,这是一种极端的酷刑。对我造成的伤害是,我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到现在依然是麻木的、没有知觉或者知觉不正常。” 11月3日,常玮平妻子收到宝鸡警方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涉嫌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接着在11月22日,常玮平在凤翔县老家被宝鸡市公安分局以“违反法律规定”为由带走,没有手续。再次被监视居住。 律师:他不会掌握什么国家秘密 目前,家属委任的两位律师张科科、张庭源受到司法部压力,退出案件,改由陈进学和付爱玲律师接手。 此前,代理律师张科科曾向新唐人电视台表示,“他具体犯的什么事,但这肯定不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不等于国家秘密,他也不会掌握什么国家秘密。即便是国安案涉及到国家安全也必须要‘有碍侦查’,而且也要在‘有碍侦查’的情况下才可以采取,而不是必须采取。” 张科科还表示,“常玮平在1月到10月取保候审期间未曾离开过宝鸡,也没有新的涉案缘由,不可能涉及所谓的‘有碍侦查’。具体是为了去年厦门会议的事还是这次他在网上发的一个视频的事,并不清楚。”# 责任编辑:高静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