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新疆女子监狱惨无人道的酷刑

Must Read

鱼眼观察|书记掌掴秘书长,举报人被“解决”了?​

相关阅读:【异闻观止】法制周末 |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被举报掌掴政府秘书长,原因是秘书长进市领导食堂吃早餐! 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的舆情发酵后,有关部门回应说正在调查此事。 此前,我在《五问“市委书记掌掴秘书长”》一文中,十分担心举报者尚娟的命运,怀疑“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戏码将上演。 没想到,我的预言似乎又成真了。 刚刚,我得到的一份处分文件显示,豫港(济源)焦化集团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因发布济源主要领导的负面言论被停职。 有消息称,尚小娟就是举报市委书记的尚娟。从这份处分文件发布的时间,以及透露的信息看,这样的消息似乎不虚。 书记掌掴秘书长事件不仅震动济源当地,也令外界大跌眼镜。 公众期盼,相关部门能拿出雷厉风行的姿态,向某些官员的“山大王心态”和“特权思想”动刀。 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第一个刀砍向的不是别人,而恰恰是举报人尚小娟。 真让人无语了。 我不禁要问,尚小娟何错之有? 看着丈夫因为被掌掴的屈辱,遭受精神重击,心脏病发住进医院,作为妻子,站出来发声,为丈夫打抱不平,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而且,这个事情的真相还有待官方最终调查的确认,怎么能随便处分人。 退一万步说,如果有必要先停职等待调查结果的话,首先该停职的,难道不该是事件的主角,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 公民通过网络曝光检举不法问题,这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其正当权利,只要检举的问题属实,不该轻易被打上“负面言论”的标签。 而且,这种行为不仅不是在损坏地方形象,反而是在维护地方形象,真正损害地方形象的,是那些问题中的违法滥权者。 那么,豫港(济源)焦化集团,为何要对尚小娟进行公开处分和羞辱? 我通过天眼查查询了一下,豫港(济源)焦化集团是一个民营资本控股的企业,其中国资背景的郑州铁路局,占股只有11.9%。 一家民企为何这时要高调站出来,维护地方领导面子,对自己企业的工会主席痛下杀手? 这是企业自主的行为?还是受到了外界压力? 因为这种荒唐的原因,停职停薪停福利,符合劳动法的规定吗? 尚小娟身为工会主席,本来是保护其他员工的,如今却连自己合法的权益都保护不了,真是莫大的讽刺。 可见,强权横行之下,没有人能够幸免,无论你贵为政府秘书长,还只是企业管理人员。 更不要说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了! The post 鱼眼观察|书记掌掴秘书长,举报人被“解决”了?​ appeared first on 中国数字时代.

家破人亡 重庆失地农民政府前抗议官员腐败 | 访民 | 征地拆迁

【大纪元2021年0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1月16日,重庆市北碚区失地农民在区政府大楼门口抗议政府腐败。官商勾结垄断当地拆迁工程,套取维稳金不解决访民问题,还给访民强加罪名判刑、拘留、关黑监狱等。 1月16日,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访民何朝正、曾利平、李忠秀、周永平、张兴芳、万天福、刘文刚七人在北碚区政府大楼门口抗议政府官员(歇马街道政法委书记汪小波,红旗村支书洪军、邓成富,卫星村支书万清明,天马村支书唐安阳等人)勾结垄断当地工程的腐败行径。 他们表示,政府征地拆迁多年不依法赔偿,他们还因上访被强加罪名关黑监狱、判刑、拘留等。他们要求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落实国家信访政策,依法解决访民合理合法的诉求,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准、长远生计有保障。 因征地强拆 家庭破碎 失地农民何朝正的土地被二次征收,他还有5亩土地没得到补偿,一栋他父亲的老房子150平方被强拆了,也没补偿安置。他多年上访,问题都没得到解决。 何朝正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们生产组土地分两次征收,他们拿一个别的林地的假的手续,张冠李戴,强行把我们的土地、林地征收了。至今没有开工建设,荒芜约1000亩,这都是基本农田啊!” “我第一次被征收的土地拿了一点钱,第二次2018年6月全部土地被征收了,房子也拆迁了,完全没有赔付,至今都没有谈好。我们找领导至今没解决。” “他们就是囤积土地、倒卖土地,还没有合法手续,拿假手续骗取农民土地,实在可恨!” 何朝正因为上访被关了8次,他的妻子被关了3次,因为征地拆迁上访太艰辛了,他的妻子后来和他离婚了。 何朝正表示,“他们是一帮土匪,全部不讲理也不讲法,法治在我们当地真是个笑话,有理无理都打不赢。那些昏庸的官员怎么能给百姓解决问题!” 因遭强征土地 老父亲被打后身亡 失地农民李忠秀表示,“我家土地有3亩多,2011年时他们采取强征,来了1千多名警察和保安,因为补偿过低,农民在现场抗议,被抓了五十多人,戴上手铐带走的。被打伤的群众有三十人,包括我父母,他们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也被打伤住进医院。” 然而,当地政府却在第二天把医护人员辞退了,当她去医院看父母亲时,发现她父亲输液的针被他们扯掉了,流了好多血。 李忠秀说,“我当时非常生气,我给当时的书记打了电话,问他这事。几天之后强行把我父母赶出院,还要我们签字说是自愿出院。出院后我父亲过几天就离世了。当时全身软组织受伤,这都有医院的证据。” 李忠秀从那时开始上访,因为上访她被关了两次。 她说,“我的房子是他们骗我孩子签字的,我才是屋主。我完全没拿到补偿金,都被他们苛扣贪污了。这么多年没得到解决,他们完全是做非法事情。现在政府(官员)完全不是人,好可恶!” 失地农民们走司法程序,不通;去北京被抓,连国家信访局也被买通。她说,“去了也没用,就是这么腐败,老百姓根本无法生存。” “问题不解决将继续上告” 拆迁户周永平表示,她的房子是2013年被拆迁的,但直到现在还没拆掉,因为周永平一直在跟他们(政府)打官司。 周永平表示,“我的房子是经营房,又不给我补偿。这是我自己的产权,营业执照都齐全。他说我曾经被安置过,所以这次就不给我补偿,那是另一个拆迁案,我的这栋房子是我自己买的合法持证房子。我不需要他们安置,但要跟我产权调换呀!” 重庆市北碚区歇马镇政府以欺诈手段对农民的生产土地和房屋实施强征强拆,土地至今闲置荒芜,9年来农民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他们都表示,如果问题再得不到解决,将继续到北京各个部门去举报上告。# 责任编辑:高静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新疆女子监狱(曾叫新疆第二监狱)多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无人道的折磨,如:绑“死人床”、灌辣椒水、上大挂、坐老虎凳、罚站军姿等等。

明慧网报导,克拉玛依法轮功学员赵淑媛就是在这所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曾和赵淑媛一起遭关押的犯人说,赵淑媛被灌过辣椒水。

经过外界不断地曝光中共监狱的罪行,国内外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有些参与迫害的人员有所收敛,怕罪行被曝光。但自陈全国任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中共党委书记以来,大小会议不断,层层施压,借所谓“维稳”,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政策,使新疆地区形势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之中。监狱又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

严管

监狱人员在一日三餐前及睡前强制在押人员背所谓的“悔过词”,要打所谓的“我有罪”的报告,否则不能吃饭、喝水。不背“誓词”、不打报告者就会被“严管”,即长时间罚站,只在吃饭时坐几分钟,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半碗水,没有菜,连菜汤也不给。

在押人员被严管一两个月是很经常的事,被“严管”的人得不到食品,被禁止洗漱、刷牙、洗脸、洗澡、换洗衣服;上完厕所也不被允许洗手,用刚上完厕所的手拿馒头吃;洗澡要向承包组警察打报告,被同意后才能洗澡、换洗衣服。有时长达一个半月才能洗一次澡,直到严管结束。

法轮功学员因不背所谓的“誓词”、不打“报告”、不放弃信仰,被严管几年者非常普遍;还有的被关禁闭室,罚站军姿,狱方甚至以加刑、延期相威胁,试图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学员还被禁止接见、打电话、写信。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严管几年下来后,人瘦得脱了相,身体被摧残得相当厉害。

特殊查体

监狱里各监区经常突击清监、特殊查体,在所谓的“严打”期间频繁到一周两三次。所有监舍人员被清出监舍,将所有床单、被褥、脸盆、储物箱翻个底朝天;再让全部监舍人员,不管维族还是汉族,所有人将衣服脱光,一丝不挂,要一件一件地脱,边脱边抖,看是否隐藏了东西;然后双手抱头下蹲,起跳三下。

监舍人员还要检查在押人员的腋毛、阴毛,看是否被拔除(监狱内90%都是维族人,她们信仰伊斯兰教,有净身做乃麻子(礼拜)的习俗,监狱为达到不让她们在监狱做礼拜的目的对她们特殊查体)。

有时警察看不清,就打着手电筒照,对在押人员是极大的人格侮辱。妇女来了月经,被要求把月经纸打开检查。监狱到处安装有高清摄像头,360度无死角。特殊查体时,所有在押人员都不回避监控,有时坐看监控的是男警察。

无任何隐私可言

水房和澡堂在一个房间里,那里也安有高清监控。在水房洗澡时,监控看得一清二楚。曾有男警察对朋友毫不避讳地说:“在监狱想看哪个女人洗澡,就看哪个。”所谓的理由是:“我们要及时发现犯人身上有没有伤,有没有自伤、自残的倾向,或是有病不上报的现象。”

一位家住新疆阿可苏地区的“危安犯”(危害国家安全罪罪犯的简称,全是维吾尔族人,以下同)说她们那个地方把监控都安在了她家大门口和家中。如果家里来了不认识的外人,大队上的人一会儿就骑着摩托车赶来查问。这个事在他们那边很普遍。

恶劣的居住环境

2017年8月左右,陈全国大搞所谓的“维稳”,抓了很多维族人,监狱犯人一下子爆满。原本不到40平米的一间监舍,住上18个人就已经很拥挤了,后来最高峰时住进31、32个人。原来的两层高低床被加成三层,两个床架被合并固定,下铺横着睡4人,有时塞进5个人。

地铺上睡得人挤人,晚上起夜的人无从下脚,有时是从别人头上跨过去。白天人只让坐着洗脑“学习”,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一坐就是16个小时。

上厕所,得叫一个去一个;打饭时只能一个人动,打好送到每个人手中;吃饭时要很小心,一不留神就会将菜汤溅在前一个人的后背上;屋内空气污浊不堪,曾大面积爆发过肺结核。

一次警察说漏了嘴,说原本食堂供应5,000多号人的饭菜,现在要供应一万多人,馒头蒸不出来,蒸馍机器都坏了几次了。

各种惩罚手段和刑具

法轮功学员被经常罚站、罚蹲;不被允许吃饱饭,上大铐(将两只手铐在两张床架上,一高一低,站不直也蹲不下来)。

给偶尔做乃麻子(祷告)的“危安犯”戴上电手套(一种外表象普通黑皮手套,打开开关后可以电击所抓的犯人的手);对长期做祷告的人就在一只脚腕上给戴上电脚环(一种可遥控、带防水可导电的刑具),一按遥控器,人就会被电得满地打滚,电脚环一戴就是几个月。

还有约束衣,一种长而宽的布带子可将人的四肢像“大”字样绑在木板床上一动不能动。警察高兴了才放开,让被绑的人上厕所,不高兴了就一拖再拖,使遭此刑的人非常痛苦;还有其它刑具如电叉子、电马甲等。

强制性的所谓“学习”

所有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逼迫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五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等)。监狱要求只让说汉语,强制性地让维族人学说汉语。谁平时不小心说了一句维语,就会被扣分或遭受惩罚。

有的遭非法关押的人的家人从未出过远门,拖家带口地带着馕、干粮,一路奔波地赶到监狱来接见亲人,却被要求必须说汉语,否则就终止接见。有的家人听不懂一句汉语,就只能相互流着泪,无奈而绝望地和亲人对望着,直到20分钟接见结束。

很多“危安犯”的几个家人同时被抓、被判重刑,家中只有老人和孩子,无人照顾,加上监狱里的极其苛刻、毫无人性的暴行,导致很多人精神失常。

以上曝光的只是新疆女子监狱罪恶的冰山一角。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鱼眼观察|书记掌掴秘书长,举报人被“解决”了?​

相关阅读:【异闻观止】法制周末 |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被举报掌掴政府秘书长,原因是秘书长进市领导食堂吃早餐! 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的舆情发酵后,有关部门回应说正在调查此事。 此前,我在《五问“市委书记掌掴秘书长”》一文中,十分担心举报者尚娟的命运,怀疑“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戏码将上演。 没想到,我的预言似乎又成真了。 刚刚,我得到的一份处分文件显示,豫港(济源)焦化集团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因发布济源主要领导的负面言论被停职。 有消息称,尚小娟就是举报市委书记的尚娟。从这份处分文件发布的时间,以及透露的信息看,这样的消息似乎不虚。 书记掌掴秘书长事件不仅震动济源当地,也令外界大跌眼镜。 公众期盼,相关部门能拿出雷厉风行的姿态,向某些官员的“山大王心态”和“特权思想”动刀。 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第一个刀砍向的不是别人,而恰恰是举报人尚小娟。 真让人无语了。 我不禁要问,尚小娟何错之有? 看着丈夫因为被掌掴的屈辱,遭受精神重击,心脏病发住进医院,作为妻子,站出来发声,为丈夫打抱不平,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而且,这个事情的真相还有待官方最终调查的确认,怎么能随便处分人。 退一万步说,如果有必要先停职等待调查结果的话,首先该停职的,难道不该是事件的主角,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 公民通过网络曝光检举不法问题,这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其正当权利,只要检举的问题属实,不该轻易被打上“负面言论”的标签。 而且,这种行为不仅不是在损坏地方形象,反而是在维护地方形象,真正损害地方形象的,是那些问题中的违法滥权者。 那么,豫港(济源)焦化集团,为何要对尚小娟进行公开处分和羞辱? 我通过天眼查查询了一下,豫港(济源)焦化集团是一个民营资本控股的企业,其中国资背景的郑州铁路局,占股只有11.9%。 一家民企为何这时要高调站出来,维护地方领导面子,对自己企业的工会主席痛下杀手? 这是企业自主的行为?还是受到了外界压力? 因为这种荒唐的原因,停职停薪停福利,符合劳动法的规定吗? 尚小娟身为工会主席,本来是保护其他员工的,如今却连自己合法的权益都保护不了,真是莫大的讽刺。 可见,强权横行之下,没有人能够幸免,无论你贵为政府秘书长,还只是企业管理人员。 更不要说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了! The post 鱼眼观察|书记掌掴秘书长,举报人被“解决”了?​ appeared first on 中国数字时代.

家破人亡 重庆失地农民政府前抗议官员腐败 | 访民 | 征地拆迁

【大纪元2021年0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1月16日,重庆市北碚区失地农民在区政府大楼门口抗议政府腐败。官商勾结垄断当地拆迁工程,套取维稳金不解决访民问题,还给访民强加罪名判刑、拘留、关黑监狱等。 1月16日,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访民何朝正、曾利平、李忠秀、周永平、张兴芳、万天福、刘文刚七人在北碚区政府大楼门口抗议政府官员(歇马街道政法委书记汪小波,红旗村支书洪军、邓成富,卫星村支书万清明,天马村支书唐安阳等人)勾结垄断当地工程的腐败行径。 他们表示,政府征地拆迁多年不依法赔偿,他们还因上访被强加罪名关黑监狱、判刑、拘留等。他们要求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落实国家信访政策,依法解决访民合理合法的诉求,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准、长远生计有保障。 因征地强拆 家庭破碎 失地农民何朝正的土地被二次征收,他还有5亩土地没得到补偿,一栋他父亲的老房子150平方被强拆了,也没补偿安置。他多年上访,问题都没得到解决。 何朝正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们生产组土地分两次征收,他们拿一个别的林地的假的手续,张冠李戴,强行把我们的土地、林地征收了。至今没有开工建设,荒芜约1000亩,这都是基本农田啊!” “我第一次被征收的土地拿了一点钱,第二次2018年6月全部土地被征收了,房子也拆迁了,完全没有赔付,至今都没有谈好。我们找领导至今没解决。” “他们就是囤积土地、倒卖土地,还没有合法手续,拿假手续骗取农民土地,实在可恨!” 何朝正因为上访被关了8次,他的妻子被关了3次,因为征地拆迁上访太艰辛了,他的妻子后来和他离婚了。 何朝正表示,“他们是一帮土匪,全部不讲理也不讲法,法治在我们当地真是个笑话,有理无理都打不赢。那些昏庸的官员怎么能给百姓解决问题!” 因遭强征土地 老父亲被打后身亡 失地农民李忠秀表示,“我家土地有3亩多,2011年时他们采取强征,来了1千多名警察和保安,因为补偿过低,农民在现场抗议,被抓了五十多人,戴上手铐带走的。被打伤的群众有三十人,包括我父母,他们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也被打伤住进医院。” 然而,当地政府却在第二天把医护人员辞退了,当她去医院看父母亲时,发现她父亲输液的针被他们扯掉了,流了好多血。 李忠秀说,“我当时非常生气,我给当时的书记打了电话,问他这事。几天之后强行把我父母赶出院,还要我们签字说是自愿出院。出院后我父亲过几天就离世了。当时全身软组织受伤,这都有医院的证据。” 李忠秀从那时开始上访,因为上访她被关了两次。 她说,“我的房子是他们骗我孩子签字的,我才是屋主。我完全没拿到补偿金,都被他们苛扣贪污了。这么多年没得到解决,他们完全是做非法事情。现在政府(官员)完全不是人,好可恶!” 失地农民们走司法程序,不通;去北京被抓,连国家信访局也被买通。她说,“去了也没用,就是这么腐败,老百姓根本无法生存。” “问题不解决将继续上告” 拆迁户周永平表示,她的房子是2013年被拆迁的,但直到现在还没拆掉,因为周永平一直在跟他们(政府)打官司。 周永平表示,“我的房子是经营房,又不给我补偿。这是我自己的产权,营业执照都齐全。他说我曾经被安置过,所以这次就不给我补偿,那是另一个拆迁案,我的这栋房子是我自己买的合法持证房子。我不需要他们安置,但要跟我产权调换呀!” 重庆市北碚区歇马镇政府以欺诈手段对农民的生产土地和房屋实施强征强拆,土地至今闲置荒芜,9年来农民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他们都表示,如果问题再得不到解决,将继续到北京各个部门去举报上告。# 责任编辑:高静

内蒙文化清洗升级 当局向中小学历史教材开刀 | 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

内蒙文化清洗升级 当局向中小学历史教材开刀(RFA制图)内蒙古自治区的文化清洗行动升级,除了以强硬手段推动汉语教学,又对中小学教科书进行意识形态审查,多套未能过关的教材今年内会逐步停用。分析认为,当局此举是为了巩固蒙古族人的政治认同,相信下一步会把矛头指向蒙古国。 出问题的内蒙古中小学教材包括《内蒙古历史与文化》、《蒙古族历史》、《呼伦贝尔历史与文化》、《河套历史与文化》、《科尔沁历史与文化(试用)》。 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近日向多家出版社发出文件,表示早前按照国家教材委员会指示,对全区中小学地方教材和辅助教材进行了“意识形态专项排查“。 文件宣称,当局经过复查后,认为五套教材“共同意识不够突出“、刻意强调个体“民族身分”和“民族意识”等问题。内蒙古教育厅决定,从今年春季学期起会分阶段停用这些教材。。 日本静冈国立大学的内蒙古学者杨海英认为,内蒙当局的审查标准使人费解。 杨海英:“像‘河套历史与文化’基本上都是汉人写的,写的是如何开发河套,也就是如何开发黄河两岸的历史与文化,其他几套教材也是蒙古人与汉人一起写的,所以他们强调的只是地方文化和地方特色,地方历史。” 中共把地方色彩演绎成民族分裂 他说,当局禁止几套教材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杨海英:“根本没有什么蒙古人要独立或者民族分裂的情绪,只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地方色彩的东西。地方文化特色的东西有什么不好呀?没有强调蒙古文化或者蒙古民族主义,或者中共担心的民族分裂。” 杨海英相信,当局之所以对这批历史教材一刀切是为了贯彻“汉化教育”的方针。 杨海英:“你讲的这个中华民族其实是汉人。你说让蒙古人,藏人,维吾尔族人融入到中华民族里等于说是要同化他们。各民族也认为,现实上是各民族共存,但是中国政府现在连共存都不允许。它要把共存进一步提升至同化,强调蒙古人要注入中华民族,它讲的中华民族就是汉人。” 中国害怕蒙古国文化渗透内蒙 蒙古共和国计划2025年把文字书写体,从原来使用的西瑞尔蒙古文,统一为内蒙古使用、有数百年历史的老蒙文。另一旅居日本的蒙古族学者忽比斯认为,内蒙古加强对教科书的意识形态审查与此有关。 忽必斯:“蒙古已经决定恢复传统蒙古文字,所以当局比较提心吊胆,不许直播蒙古国电视台的文化节目等等。(以前)内蒙古电视台会邀请蒙古国的艺术人来春节联欢晚会等表演,以后这种文化交流一定会减少。当局对蒙古国文化对内蒙古的影响态度比较慎重。“ 忽必斯说, 内蒙与蒙古国文化背景相同,当局正逐步减少两地文化交流,以免影响内蒙人的政治认同。 记者:高锋、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来源: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相关 (function(d, s, id) { ...

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4)

【大纪元2021年01月19日讯】“等候供肝时间一周” “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 在国际社会器官捐献系统极其成熟但供体器官极其紧缺的情况下,大陆医院为何能提供如此超短的器官等待时间? 2006年,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黑幕在国际社会上曝光。十四年来,国际社会多起调查报告、多个决议案指证大陆存在庞大的活体器官库,主要供体是法轮功学员。 那么,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 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1) 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2) 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3)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调查时间:2006年3月15日 调查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 https://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21/01/9f07f53cf22251fdd1558806aec186ba.mp3 问:请问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宋主任吗? 答:啊,您说吧。 问:……他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他炼功,问炼什么功,炼法轮功,就是炼法轮功身体都比较好嘛……(被对方打断) 答:那当然了,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这种所谓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体,我们也会有,这个我们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为止可能这样的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广西民族医院肾移植科 调查时间:2006年5月22日 调查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 调查对象: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 医生卢国平介绍,广州的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一个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几台的肾移植啦,他们每个月都有几十台,所以他们不愁器官呢。” http://media4.minghui.org/media/audio/2013/9/24/9--guangximinzuyiyuan.mp3 问:这位大夫啊,我现在就是很信任你,我跟你也是,就是很相信你吧,就跟你讲一下,现在不是他们都用的是法轮功的器官吗? 答:现在没有了,现在管得比较严。 问:以前不是用的法轮功器官吗? 答:以前和现在不一样了。 问:以前不是你们医院也用过,他不是给你们提供过嘛,我知道,因为你们广西民族医院是手术比较好的。所以说呢,以前用过,现在怎么用不到了?就是说你能不能找到法轮功器官嘛?如果能找到,那么我就过来。能不能找到? 答:我告诉你,我们没法拿到器官。你要在我们广西因为拿器官就比较麻烦,如果你想快的话,我建议你上广州去,他们那儿器官很容易拿。他们在全国范围内都可以找,他们在做肝移植的时候就顺便帮你拿肾了,所以他们拿器官是很容易的。所以好多地方没办法拿器官只能跟他们拿。 …… 问:就是广州的吗? 答:啊,对对对。 问: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啊。 答:嗯。 问:这个大夫叫什么?大夫叫什么? 答:缪医生。 问:啊? 答:姓缪的。 问:缪什么? 答:缪冰。 问:缪?哪个缪?就是“广”字头下来一个? 答:荒谬(缪)的缪。 问:他是肝移植科的吗? 答:肾移植科的。因为肝移植和肾移植都是在同一幢楼的,他们都是一起的。 问:哦,都是一起的。他怎么容易拿到呢?你们怎么拿不到呢?他怎么能容易拿到? 答:因为他牌子大嘛,因为他是以整个学校的名义跟司法系统接触嘛。 问:那是不是用的也是那种法轮功的供体吧? 答:对,对,对。 问:对,对,对哦。是哦。 答:他那个你也可以用亲属的肾也可以,用尸体的肾也可以。 问:但是就说是,他说法轮功的供体比较健康、比较好。是不是他们用的也是这种? 答:对,对,对。一般都是选健康的来做的。 问:我是说啊,是法轮功的供体比较健康,是不是选的这样的? 答:对,对,对。具体的你打电话跟他说,你说是民族医院的庐医生介绍的,他是我大学同学来的。 …… 问:你估计他能不能帮我找到法轮功供体? 答:你去那里肯定没问题。 问:能找到? 答:我可以跟你说,他们那儿拿器官是轻而易举。 问:哦,轻而易举?那现在…… 答:因为他们肝移植一个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几台的肾移植啦,所以他们每个月都有几十台,所以他们不愁器官呢。 问:那你的同学有没有跟你说过,他们做的这些都是这种法轮功的,是不是啊? 答:有些是法轮功,有些是家属捐献的。 问:哦,那现在就是说,我想找这种给我的孩子找这种法轮功的,你估计他能帮我找到吗? 答:肯定能够找得到。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径曝光后,国际社会不断发起议案、法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这种非人行径。 美国和国际社会发起法案 通过决议案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2016年7月27日,欧洲议会通过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48号书面声明。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 2020年12月16日,美国国会跨党派参众议员联合发起法案,制止中国共产党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罪恶,并对相关人员实施制裁。 法案发起人、联邦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在声明中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共产党已经并继续强摘中国囚犯和中国宗教信仰者的器官。” “这个法案将确定并将惩罚参与强摘器官的中共党员。早就应该对北京的这些令人发指的行为予以追责了。”#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