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小企业救助计划 数亿美元流向中企 | PPP | 薪酬保护计划

Must Read

立场报道 | 有线裁员百人 新闻部占约 40 人 调查报道《新闻刺针》全组炒 中国组总辞、多组主管辞职抗议

有线新闻再有人事地震,消息指有线新闻部今天裁减约 40 人,负责调查报道的《新闻刺针》全部编采人员被裁,几乎所有组别包括港闻、财经等都有员工被裁减,有员工透露公司今早 11 时“派信”,并有公司保安进入新闻部,收到解雇信的员工要即时离职。 有线宽频下午在公司门外发新闻稿,指肺炎疫情为香港经济带来不明朗因素,有线宽频面对艰钜挑战,积极开源节流控制成本,各部门要全面检视调整架构及人力资源,集团 1,300 多名员工中,约 100 人受影响,包括职务调动及离职,会按劳工法例给予适当补偿。 全体中国组记者、港闻组 16 人辞职抗议 有线新闻“生招牌”中国组主管司徒元、连同全组记者共 10 人已递信辞职,抗议一名助理采访主任被裁减,详见相关报道;另外亦有最少两名港闻组采访主任林妙茵、林颖茵、编辑主管黄逸懿、财经组主管颜宝刚已辞职抗议,有员工透露可能有更多主管辞职“陆续有来”。 至傍晚,港闻组全部 5 名采访主任、11 名记者集体递信辞职,16 人向传媒发出声明,点名批评新闻部 4 名高层李臻、许方辉、谢燕娜和陈兴昌,未能清楚交代裁员准则,裁员前未曾谘询各部门主管,完全无视记者付出,令人愤怒。 有资深记者向《立场》透露,与其逐步被阴干,不如统一行动,让公众知道有线新闻已经变质,一些资历较浅记者,经近月减薪后,月薪只有约一万三千元,管理层亦曾多番左右报道,已没有值得留恋之处。而今天有线新闻运作几近陷于停顿状态。 有有线新闻中高层员工则称,今次裁员,管理层未有征询各组别主管,有员工认为,被裁的剪片师、图像设计师等,均为新闻部内公认能干的同事,其他被裁同事,很多为中高层骨干。 高层陈兴昌斥员工“讲烂仔数” 消息传出后多名新闻部主管和员工包围高层李臻、许方辉、谢燕娜和陈兴昌,要求他们交代炒人准则,陈兴昌一度不满,指“你地都系讲烂仔数”,谢燕娜则称“你哋而家咁多镜头喺度公审我哋”,据了解高层曾在早上会议指,炒人人选是人事部决定,有主管质疑这说法卸责失职,又称大裁员后人手不足难以运作,“不如你自己出嚟写”。 有线新闻部近日多次发生人事变动,8...

美悬赏500万 寻求中共等违反对朝鲜制裁线索 | 美国制裁 | 朝鲜武器计划 | 核武

【大纪元2020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综合报导)美国政府周二(12月1日)指责中共“公然违反”对朝鲜实施国际制裁的义务,并提供高达500万美元的悬赏,以获取有关中共等逃避制裁的信息。 路透社报导,美国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Alex Wong)负责朝鲜事务,他在美国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讲话时,指责中国(中共)试图撤销旨在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的联合国制裁。 黄之瀚说,中国(中共)继续违反联合国禁令,继续收容至少2万名朝鲜劳工,并且在过去一年中,美国观察到550次,有船只从朝鲜向中国运送违禁煤炭或其它受制裁货物。 他说:“中国(中共)当局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采取行动制止这些非法(朝鲜货物)进口。”“不止一次。” 黄之瀚继续说,迄今中共至少接待了与平壤武器计划或银行有关的至少24名朝鲜代表,而且中国公司继续与在这些(朝鲜武器)计划中发挥关键作用、受联合国制裁的(朝鲜)实体开展业务。 他说,中共在允许中国公司与朝鲜进行被禁商品贸易方面更加变本加厉,这些被禁进口的朝鲜商品包括海产品、纺织品、钢铁、工业机械、车辆、沙子和碎石。 黄之瀚说:“在其它任何国家,我们都看不到与朝鲜继续进行如此广度和深度的非法商业活动,其规模使中国(中共)公然违反其(联合国)义务。” “它们(中共)正在寻求恢复与朝鲜贸易联系和资金转移,从而确保中国人进入朝鲜经济。” 黄之瀚说,美国国务院正在启动一个网站,人们可以通过该网站提供有关(中共)逃避朝鲜制裁的信息,以换取最高500万美元的回报。 美国还指责中共帮助朝鲜网络盗窃洗钱,而这些盗窃旨在为朝鲜武器计划筹集资金。 在过去3年中,已经有多家中国公司和个人因违反联合国对朝鲜制裁,被美国制裁。 责任编辑:李寰宇#

曝光新疆女子监狱惨无人道的酷刑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新疆女子监狱(曾叫新疆第二监狱)多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无人道的折磨,如:绑“死人床”、灌辣椒水、上大挂、坐老虎凳、罚站军姿等等。 明慧网报导,克拉玛依法轮功学员赵淑媛就是在这所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曾和赵淑媛一起遭关押的犯人说,赵淑媛被灌过辣椒水。 经过外界不断地曝光中共监狱的罪行,国内外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有些参与迫害的人员有所收敛,怕罪行被曝光。但自陈全国任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中共党委书记以来,大小会议不断,层层施压,借所谓“维稳”,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政策,使新疆地区形势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之中。监狱又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 严管 监狱人员在一日三餐前及睡前强制在押人员背所谓的“悔过词”,要打所谓的“我有罪”的报告,否则不能吃饭、喝水。不背“誓词”、不打报告者就会被“严管”,即长时间罚站,只在吃饭时坐几分钟,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半碗水,没有菜,连菜汤也不给。 在押人员被严管一两个月是很经常的事,被“严管”的人得不到食品,被禁止洗漱、刷牙、洗脸、洗澡、换洗衣服;上完厕所也不被允许洗手,用刚上完厕所的手拿馒头吃;洗澡要向承包组警察打报告,被同意后才能洗澡、换洗衣服。有时长达一个半月才能洗一次澡,直到严管结束。 法轮功学员因不背所谓的“誓词”、不打“报告”、不放弃信仰,被严管几年者非常普遍;还有的被关禁闭室,罚站军姿,狱方甚至以加刑、延期相威胁,试图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学员还被禁止接见、打电话、写信。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严管几年下来后,人瘦得脱了相,身体被摧残得相当厉害。 特殊查体 监狱里各监区经常突击清监、特殊查体,在所谓的“严打”期间频繁到一周两三次。所有监舍人员被清出监舍,将所有床单、被褥、脸盆、储物箱翻个底朝天;再让全部监舍人员,不管维族还是汉族,所有人将衣服脱光,一丝不挂,要一件一件地脱,边脱边抖,看是否隐藏了东西;然后双手抱头下蹲,起跳三下。 监舍人员还要检查在押人员的腋毛、阴毛,看是否被拔除(监狱内90%都是维族人,她们信仰伊斯兰教,有净身做乃麻子(礼拜)的习俗,监狱为达到不让她们在监狱做礼拜的目的对她们特殊查体)。 有时警察看不清,就打着手电筒照,对在押人员是极大的人格侮辱。妇女来了月经,被要求把月经纸打开检查。监狱到处安装有高清摄像头,360度无死角。特殊查体时,所有在押人员都不回避监控,有时坐看监控的是男警察。 无任何隐私可言 水房和澡堂在一个房间里,那里也安有高清监控。在水房洗澡时,监控看得一清二楚。曾有男警察对朋友毫不避讳地说:“在监狱想看哪个女人洗澡,就看哪个。”所谓的理由是:“我们要及时发现犯人身上有没有伤,有没有自伤、自残的倾向,或是有病不上报的现象。” 一位家住新疆阿可苏地区的“危安犯”(危害国家安全罪罪犯的简称,全是维吾尔族人,以下同)说她们那个地方把监控都安在了她家大门口和家中。如果家里来了不认识的外人,大队上的人一会儿就骑着摩托车赶来查问。这个事在他们那边很普遍。 恶劣的居住环境 2017年8月左右,陈全国大搞所谓的“维稳”,抓了很多维族人,监狱犯人一下子爆满。原本不到40平米的一间监舍,住上18个人就已经很拥挤了,后来最高峰时住进31、32个人。原来的两层高低床被加成三层,两个床架被合并固定,下铺横着睡4人,有时塞进5个人。 地铺上睡得人挤人,晚上起夜的人无从下脚,有时是从别人头上跨过去。白天人只让坐着洗脑“学习”,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一坐就是16个小时。 上厕所,得叫一个去一个;打饭时只能一个人动,打好送到每个人手中;吃饭时要很小心,一不留神就会将菜汤溅在前一个人的后背上;屋内空气污浊不堪,曾大面积爆发过肺结核。 一次警察说漏了嘴,说原本食堂供应5,000多号人的饭菜,现在要供应一万多人,馒头蒸不出来,蒸馍机器都坏了几次了。 各种惩罚手段和刑具 法轮功学员被经常罚站、罚蹲;不被允许吃饱饭,上大铐(将两只手铐在两张床架上,一高一低,站不直也蹲不下来)。 给偶尔做乃麻子(祷告)的“危安犯”戴上电手套(一种外表象普通黑皮手套,打开开关后可以电击所抓的犯人的手);对长期做祷告的人就在一只脚腕上给戴上电脚环(一种可遥控、带防水可导电的刑具),一按遥控器,人就会被电得满地打滚,电脚环一戴就是几个月。 还有约束衣,一种长而宽的布带子可将人的四肢像“大”字样绑在木板床上一动不能动。警察高兴了才放开,让被绑的人上厕所,不高兴了就一拖再拖,使遭此刑的人非常痛苦;还有其它刑具如电叉子、电马甲等。 强制性的所谓“学习” 所有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逼迫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五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等)。监狱要求只让说汉语,强制性地让维族人学说汉语。谁平时不小心说了一句维语,就会被扣分或遭受惩罚。 有的遭非法关押的人的家人从未出过远门,拖家带口地带着馕、干粮,一路奔波地赶到监狱来接见亲人,却被要求必须说汉语,否则就终止接见。有的家人听不懂一句汉语,就只能相互流着泪,无奈而绝望地和亲人对望着,直到20分钟接见结束。 很多“危安犯”的几个家人同时被抓、被判重刑,家中只有老人和孩子,无人照顾,加上监狱里的极其苛刻、毫无人性的暴行,导致很多人精神失常。 以上曝光的只是新疆女子监狱罪恶的冰山一角。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大纪元2020年08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南综合报导)一项新的分析显示,美国“薪酬保护计划”(PPP)允许外国公司的美国子公司获得贷款,结果却是,很大一笔钱流向了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中共。

《纽约时报》报导,根据战略咨询公司Horizon Advisory对公开贷款数据的审查,1.92亿美元至4.19亿美元已流向了中国实体拥有或投资的逾125家公司。至少有32家中国公司获得了价值超过100万美元的贷款,贷款总额高达1.8亿美元。

“薪酬保护计划”是川普在3月份签署的2.2万亿美元经济援助方案的一部分,旨在帮助少于500名工人的小型企业支付工资和管理费用,避免关闭大部分经济。

但该计划允许外资公司的美国子公司申请和接受贷款。

Horizon Advisory报告发现,较大的贷款流向了跨关键行业的企业,例如制药、国防、先进制造、电动汽车和信息技术。在每种情况下,美国都间接地为那些由川普政府经常指责其知识产权盗窃的公司提供资金。

例如,位于加利福尼亚的生物技术公司Dendreon Pharmaceuticals获得了一笔价值500万至1,000万美元的贷款。它由中国投资公司南京新百拥有,南京新百的控股股东与共产党有密切联系。

薪酬保护计划的资金也流向了金融技术领域。硅谷移动支付公司Citcon USA LLC获得了15万至35万美元的贷款。真格基金是其主要投资者;该公司将美国公司连接到中国支付平台,例如支付宝和微信。

国会立法者和川普政府正在就经济救助方案进行谈判。参议院共和党上周提议的法案条款,将使部分由中国公司拥有或在董事会中有中国公民的企业,没有资格获得下一轮贷款。尚不确定这样的规定是否会成为最终法案。

财政部一位女发言人指出,如果事实证明借款人不符合资格或在其贷款申请中虚假陈述其业务,那么联邦小企业署可能会审查通过该计划管理的任何贷款,并拒绝宽恕。#

责任编辑:林诗远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立场报道 | 有线裁员百人 新闻部占约 40 人 调查报道《新闻刺针》全组炒 中国组总辞、多组主管辞职抗议

有线新闻再有人事地震,消息指有线新闻部今天裁减约 40 人,负责调查报道的《新闻刺针》全部编采人员被裁,几乎所有组别包括港闻、财经等都有员工被裁减,有员工透露公司今早 11 时“派信”,并有公司保安进入新闻部,收到解雇信的员工要即时离职。 有线宽频下午在公司门外发新闻稿,指肺炎疫情为香港经济带来不明朗因素,有线宽频面对艰钜挑战,积极开源节流控制成本,各部门要全面检视调整架构及人力资源,集团 1,300 多名员工中,约 100 人受影响,包括职务调动及离职,会按劳工法例给予适当补偿。 全体中国组记者、港闻组 16 人辞职抗议 有线新闻“生招牌”中国组主管司徒元、连同全组记者共 10 人已递信辞职,抗议一名助理采访主任被裁减,详见相关报道;另外亦有最少两名港闻组采访主任林妙茵、林颖茵、编辑主管黄逸懿、财经组主管颜宝刚已辞职抗议,有员工透露可能有更多主管辞职“陆续有来”。 至傍晚,港闻组全部 5 名采访主任、11 名记者集体递信辞职,16 人向传媒发出声明,点名批评新闻部 4 名高层李臻、许方辉、谢燕娜和陈兴昌,未能清楚交代裁员准则,裁员前未曾谘询各部门主管,完全无视记者付出,令人愤怒。 有资深记者向《立场》透露,与其逐步被阴干,不如统一行动,让公众知道有线新闻已经变质,一些资历较浅记者,经近月减薪后,月薪只有约一万三千元,管理层亦曾多番左右报道,已没有值得留恋之处。而今天有线新闻运作几近陷于停顿状态。 有有线新闻中高层员工则称,今次裁员,管理层未有征询各组别主管,有员工认为,被裁的剪片师、图像设计师等,均为新闻部内公认能干的同事,其他被裁同事,很多为中高层骨干。 高层陈兴昌斥员工“讲烂仔数” 消息传出后多名新闻部主管和员工包围高层李臻、许方辉、谢燕娜和陈兴昌,要求他们交代炒人准则,陈兴昌一度不满,指“你地都系讲烂仔数”,谢燕娜则称“你哋而家咁多镜头喺度公审我哋”,据了解高层曾在早上会议指,炒人人选是人事部决定,有主管质疑这说法卸责失职,又称大裁员后人手不足难以运作,“不如你自己出嚟写”。 有线新闻部近日多次发生人事变动,8...

美悬赏500万 寻求中共等违反对朝鲜制裁线索 | 美国制裁 | 朝鲜武器计划 | 核武

【大纪元2020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综合报导)美国政府周二(12月1日)指责中共“公然违反”对朝鲜实施国际制裁的义务,并提供高达500万美元的悬赏,以获取有关中共等逃避制裁的信息。 路透社报导,美国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Alex Wong)负责朝鲜事务,他在美国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讲话时,指责中国(中共)试图撤销旨在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的联合国制裁。 黄之瀚说,中国(中共)继续违反联合国禁令,继续收容至少2万名朝鲜劳工,并且在过去一年中,美国观察到550次,有船只从朝鲜向中国运送违禁煤炭或其它受制裁货物。 他说:“中国(中共)当局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采取行动制止这些非法(朝鲜货物)进口。”“不止一次。” 黄之瀚继续说,迄今中共至少接待了与平壤武器计划或银行有关的至少24名朝鲜代表,而且中国公司继续与在这些(朝鲜武器)计划中发挥关键作用、受联合国制裁的(朝鲜)实体开展业务。 他说,中共在允许中国公司与朝鲜进行被禁商品贸易方面更加变本加厉,这些被禁进口的朝鲜商品包括海产品、纺织品、钢铁、工业机械、车辆、沙子和碎石。 黄之瀚说:“在其它任何国家,我们都看不到与朝鲜继续进行如此广度和深度的非法商业活动,其规模使中国(中共)公然违反其(联合国)义务。” “它们(中共)正在寻求恢复与朝鲜贸易联系和资金转移,从而确保中国人进入朝鲜经济。” 黄之瀚说,美国国务院正在启动一个网站,人们可以通过该网站提供有关(中共)逃避朝鲜制裁的信息,以换取最高500万美元的回报。 美国还指责中共帮助朝鲜网络盗窃洗钱,而这些盗窃旨在为朝鲜武器计划筹集资金。 在过去3年中,已经有多家中国公司和个人因违反联合国对朝鲜制裁,被美国制裁。 责任编辑:李寰宇#

曝光新疆女子监狱惨无人道的酷刑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新疆女子监狱(曾叫新疆第二监狱)多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无人道的折磨,如:绑“死人床”、灌辣椒水、上大挂、坐老虎凳、罚站军姿等等。 明慧网报导,克拉玛依法轮功学员赵淑媛就是在这所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曾和赵淑媛一起遭关押的犯人说,赵淑媛被灌过辣椒水。 经过外界不断地曝光中共监狱的罪行,国内外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有些参与迫害的人员有所收敛,怕罪行被曝光。但自陈全国任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中共党委书记以来,大小会议不断,层层施压,借所谓“维稳”,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政策,使新疆地区形势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之中。监狱又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 严管 监狱人员在一日三餐前及睡前强制在押人员背所谓的“悔过词”,要打所谓的“我有罪”的报告,否则不能吃饭、喝水。不背“誓词”、不打报告者就会被“严管”,即长时间罚站,只在吃饭时坐几分钟,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半碗水,没有菜,连菜汤也不给。 在押人员被严管一两个月是很经常的事,被“严管”的人得不到食品,被禁止洗漱、刷牙、洗脸、洗澡、换洗衣服;上完厕所也不被允许洗手,用刚上完厕所的手拿馒头吃;洗澡要向承包组警察打报告,被同意后才能洗澡、换洗衣服。有时长达一个半月才能洗一次澡,直到严管结束。 法轮功学员因不背所谓的“誓词”、不打“报告”、不放弃信仰,被严管几年者非常普遍;还有的被关禁闭室,罚站军姿,狱方甚至以加刑、延期相威胁,试图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学员还被禁止接见、打电话、写信。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严管几年下来后,人瘦得脱了相,身体被摧残得相当厉害。 特殊查体 监狱里各监区经常突击清监、特殊查体,在所谓的“严打”期间频繁到一周两三次。所有监舍人员被清出监舍,将所有床单、被褥、脸盆、储物箱翻个底朝天;再让全部监舍人员,不管维族还是汉族,所有人将衣服脱光,一丝不挂,要一件一件地脱,边脱边抖,看是否隐藏了东西;然后双手抱头下蹲,起跳三下。 监舍人员还要检查在押人员的腋毛、阴毛,看是否被拔除(监狱内90%都是维族人,她们信仰伊斯兰教,有净身做乃麻子(礼拜)的习俗,监狱为达到不让她们在监狱做礼拜的目的对她们特殊查体)。 有时警察看不清,就打着手电筒照,对在押人员是极大的人格侮辱。妇女来了月经,被要求把月经纸打开检查。监狱到处安装有高清摄像头,360度无死角。特殊查体时,所有在押人员都不回避监控,有时坐看监控的是男警察。 无任何隐私可言 水房和澡堂在一个房间里,那里也安有高清监控。在水房洗澡时,监控看得一清二楚。曾有男警察对朋友毫不避讳地说:“在监狱想看哪个女人洗澡,就看哪个。”所谓的理由是:“我们要及时发现犯人身上有没有伤,有没有自伤、自残的倾向,或是有病不上报的现象。” 一位家住新疆阿可苏地区的“危安犯”(危害国家安全罪罪犯的简称,全是维吾尔族人,以下同)说她们那个地方把监控都安在了她家大门口和家中。如果家里来了不认识的外人,大队上的人一会儿就骑着摩托车赶来查问。这个事在他们那边很普遍。 恶劣的居住环境 2017年8月左右,陈全国大搞所谓的“维稳”,抓了很多维族人,监狱犯人一下子爆满。原本不到40平米的一间监舍,住上18个人就已经很拥挤了,后来最高峰时住进31、32个人。原来的两层高低床被加成三层,两个床架被合并固定,下铺横着睡4人,有时塞进5个人。 地铺上睡得人挤人,晚上起夜的人无从下脚,有时是从别人头上跨过去。白天人只让坐着洗脑“学习”,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一坐就是16个小时。 上厕所,得叫一个去一个;打饭时只能一个人动,打好送到每个人手中;吃饭时要很小心,一不留神就会将菜汤溅在前一个人的后背上;屋内空气污浊不堪,曾大面积爆发过肺结核。 一次警察说漏了嘴,说原本食堂供应5,000多号人的饭菜,现在要供应一万多人,馒头蒸不出来,蒸馍机器都坏了几次了。 各种惩罚手段和刑具 法轮功学员被经常罚站、罚蹲;不被允许吃饱饭,上大铐(将两只手铐在两张床架上,一高一低,站不直也蹲不下来)。 给偶尔做乃麻子(祷告)的“危安犯”戴上电手套(一种外表象普通黑皮手套,打开开关后可以电击所抓的犯人的手);对长期做祷告的人就在一只脚腕上给戴上电脚环(一种可遥控、带防水可导电的刑具),一按遥控器,人就会被电得满地打滚,电脚环一戴就是几个月。 还有约束衣,一种长而宽的布带子可将人的四肢像“大”字样绑在木板床上一动不能动。警察高兴了才放开,让被绑的人上厕所,不高兴了就一拖再拖,使遭此刑的人非常痛苦;还有其它刑具如电叉子、电马甲等。 强制性的所谓“学习” 所有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逼迫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五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等)。监狱要求只让说汉语,强制性地让维族人学说汉语。谁平时不小心说了一句维语,就会被扣分或遭受惩罚。 有的遭非法关押的人的家人从未出过远门,拖家带口地带着馕、干粮,一路奔波地赶到监狱来接见亲人,却被要求必须说汉语,否则就终止接见。有的家人听不懂一句汉语,就只能相互流着泪,无奈而绝望地和亲人对望着,直到20分钟接见结束。 很多“危安犯”的几个家人同时被抓、被判重刑,家中只有老人和孩子,无人照顾,加上监狱里的极其苛刻、毫无人性的暴行,导致很多人精神失常。 以上曝光的只是新疆女子监狱罪恶的冰山一角。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13亿中国人能看得起病? 医药费是座大山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中共宣称大陆13亿多中国人看得起病、用得起药,但多名中国公民指,他们根本承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医药费可以说是一座大山”。 11月30日,中共喉舌央视报导称,中国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网。“13亿多中国人看得起病、用得起药,医保扶贫政策累计惠及贫困人口就医4.8亿人次。” 但是多名中国公民12月1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昂贵的医疗费就像一座大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今年4月刚做了手术的河南洛阳居民何慧玲说:“医药费可以说是一座大山,压得我没有办法。我看病可以报销80%,现在药费报销70%到80%,有一部分超出医保范围的完全是自费。我的压力非常大,每个月要两千多元药费。” 何慧玲指,中国居民就医报销七至八成,甚至有的全部自费:“有一部分是完全不在医保范围内的。农民看你买不买医保了,他们有一个‘新农合’(医疗保险),个人负担的部分,你有稳定工作还可以。如果你没有,你感冒,以前几元钱就可以解决,现在医院收几百元,甚至上千元。” 北京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患有肾衰竭,每周需要去医院做三次透析。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可以确切地说,不像他们所说的能够看得起病。我患肾衰竭到医院透析,每周三次,每月还要自费两千多元。我的退休费根本负担不起。因为好多辅助药需要自费。有多少例子,有的孩子4岁得了肝癌,还要父女俩一同跳入江里,我说来心酸。” 武汉居民高新说,在医保范围的药物有19万多种,但是:“能报销的药大概不到一万种。能够起重要作用的药,都不在医保范围。第二,你所有医保报销70%到75%,还不包括手术刀费等,好多费用不在医保范围。实际上每次住院、看病,能够报销50%就非常不错了。我没医保,没社保、没收入。” 曾经在医疗行业工作的李先生说,长期以来,中共在教育和医疗方面的投入,甚至低于非洲的一些贫困国家。中国民间却承担了极大的税赋。 他说:“没有享受到相应的医疗和教育等社会保障体系,也是长久以来中国社会民怨沸腾的一个点。那么在近年的数字扶贫、表格扶贫、形式扶贫社会运动下的扶贫口号,无力对比台湾、香港、韩国及美国。我们医疗投入占比是非常低的。” 报导指,去年,中国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达到6.6%,而美国则高于18%,英国高于9.7%,世界各国平均值高于10%。 责任编辑:张顿 #

人权律师常玮平被监视居住 父子会面相对而泣 | 颠覆国家政权罪 | 大纪元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被第二次监视居住,日前他和父亲被安排在马营派出所会面,父子俩隔桌对坐,身后各站着2名和4名警察,房间外面还有7、8个便衣。这样的场景令父子俩悲从中来,相对而泣。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提供的消息,11月25日下午,常玮平的父亲常拴明在宝鸡市高新分局旁的马营派出所见到了常玮平,会见时间不到10分钟。 常拴明进去时,常玮平已经在一张桌子前坐好,身后有2名穿黑色制服的武警,常拴明后面则站着4名警察。房间外面也有7、8个穿便衣的。 儿凄厉喊叫声令父亲瞬间崩溃 据常拴明说,常玮平瘦了很多,双眼通红,面色疲惫,说话语速很慢,不像平时的他。他告诉父亲,转告他的妻子不要发声,好好上班。转告他的岳父母保重身体,不要为他的事奔波了。 常拴明表示,“他怎么这么清楚外面的事?他讲这些话好像在背诵一样,这不是他真实意思的表达。” 会见结束时,警方让常拴明先走,常玮平继续坐在那儿。“当我走出那个房间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他吼破喉咙地喊着‘让我爸和我妈好好活着’的声音,但我已经看不到他了。这是在交待后事吗?凄厉又惶恐的声音让我瞬间崩溃了。时隔多日心情略微平复,才记录下这些事情。” 记者拨打常玮平父亲常拴明的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拨打常玮平妻子陈紫鹃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厦门会议 第一次被监视居住 常玮平去年12月与多名维权人士到厦门参与时政讨论,今年1月12日晚上10时左右,在西安的住处被警察带走。13日,宝鸡市司法局注销常玮平的律师证。 14日早8时左右,常玮平的妻子接到宝鸡高新分局国保大队的电话,被告知常玮平因“危害国家安全”,已经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月21日下午5点左右,常玮平获释回家。 1月23日,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常玮平取保候审,并以不可离开取保候审地为由,限制常玮平离开宝鸡。 掲酷刑视频 再次被监视居住 从2020年3月15日开始,常玮平开始每日录制一个生活日志短视频,取名“趣宝日志”,并开始上传到名为Danny Crane的个人YouTube频道。 10月16日,他在“趣宝日志”211期中披露自己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到了酷刑。他说,“我被锁在宝钛宾馆招待所的房间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时,10天的时间,这是一种极端的酷刑。对我造成的伤害是,我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到现在依然是麻木的、没有知觉或者知觉不正常。” 11月3日,常玮平妻子收到宝鸡警方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涉嫌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接着在11月22日,常玮平在凤翔县老家被宝鸡市公安分局以“违反法律规定”为由带走,没有手续。再次被监视居住。 律师:他不会掌握什么国家秘密 目前,家属委任的两位律师张科科、张庭源受到司法部压力,退出案件,改由陈进学和付爱玲律师接手。 此前,代理律师张科科曾向新唐人电视台表示,“他具体犯的什么事,但这肯定不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不等于国家秘密,他也不会掌握什么国家秘密。即便是国安案涉及到国家安全也必须要‘有碍侦查’,而且也要在‘有碍侦查’的情况下才可以采取,而不是必须采取。” 张科科还表示,“常玮平在1月到10月取保候审期间未曾离开过宝鸡,也没有新的涉案缘由,不可能涉及所谓的‘有碍侦查’。具体是为了去年厦门会议的事还是这次他在网上发的一个视频的事,并不清楚。”# 责任编辑:高静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