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火传媒 |弦子喊话朱军:请你站到被告席上来

Must Read

鱼眼观察|书记掌掴秘书长,举报人被“解决”了?​

相关阅读:【异闻观止】法制周末 |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被举报掌掴政府秘书长,原因是秘书长进市领导食堂吃早餐! 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的舆情发酵后,有关部门回应说正在调查此事。 此前,我在《五问“市委书记掌掴秘书长”》一文中,十分担心举报者尚娟的命运,怀疑“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戏码将上演。 没想到,我的预言似乎又成真了。 刚刚,我得到的一份处分文件显示,豫港(济源)焦化集团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因发布济源主要领导的负面言论被停职。 有消息称,尚小娟就是举报市委书记的尚娟。从这份处分文件发布的时间,以及透露的信息看,这样的消息似乎不虚。 书记掌掴秘书长事件不仅震动济源当地,也令外界大跌眼镜。 公众期盼,相关部门能拿出雷厉风行的姿态,向某些官员的“山大王心态”和“特权思想”动刀。 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第一个刀砍向的不是别人,而恰恰是举报人尚小娟。 真让人无语了。 我不禁要问,尚小娟何错之有? 看着丈夫因为被掌掴的屈辱,遭受精神重击,心脏病发住进医院,作为妻子,站出来发声,为丈夫打抱不平,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而且,这个事情的真相还有待官方最终调查的确认,怎么能随便处分人。 退一万步说,如果有必要先停职等待调查结果的话,首先该停职的,难道不该是事件的主角,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 公民通过网络曝光检举不法问题,这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其正当权利,只要检举的问题属实,不该轻易被打上“负面言论”的标签。 而且,这种行为不仅不是在损坏地方形象,反而是在维护地方形象,真正损害地方形象的,是那些问题中的违法滥权者。 那么,豫港(济源)焦化集团,为何要对尚小娟进行公开处分和羞辱? 我通过天眼查查询了一下,豫港(济源)焦化集团是一个民营资本控股的企业,其中国资背景的郑州铁路局,占股只有11.9%。 一家民企为何这时要高调站出来,维护地方领导面子,对自己企业的工会主席痛下杀手? 这是企业自主的行为?还是受到了外界压力? 因为这种荒唐的原因,停职停薪停福利,符合劳动法的规定吗? 尚小娟身为工会主席,本来是保护其他员工的,如今却连自己合法的权益都保护不了,真是莫大的讽刺。 可见,强权横行之下,没有人能够幸免,无论你贵为政府秘书长,还只是企业管理人员。 更不要说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了! The post 鱼眼观察|书记掌掴秘书长,举报人被“解决”了?​ appeared first on 中国数字时代.

家破人亡 重庆失地农民政府前抗议官员腐败 | 访民 | 征地拆迁

【大纪元2021年0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1月16日,重庆市北碚区失地农民在区政府大楼门口抗议政府腐败。官商勾结垄断当地拆迁工程,套取维稳金不解决访民问题,还给访民强加罪名判刑、拘留、关黑监狱等。 1月16日,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访民何朝正、曾利平、李忠秀、周永平、张兴芳、万天福、刘文刚七人在北碚区政府大楼门口抗议政府官员(歇马街道政法委书记汪小波,红旗村支书洪军、邓成富,卫星村支书万清明,天马村支书唐安阳等人)勾结垄断当地工程的腐败行径。 他们表示,政府征地拆迁多年不依法赔偿,他们还因上访被强加罪名关黑监狱、判刑、拘留等。他们要求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落实国家信访政策,依法解决访民合理合法的诉求,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准、长远生计有保障。 因征地强拆 家庭破碎 失地农民何朝正的土地被二次征收,他还有5亩土地没得到补偿,一栋他父亲的老房子150平方被强拆了,也没补偿安置。他多年上访,问题都没得到解决。 何朝正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们生产组土地分两次征收,他们拿一个别的林地的假的手续,张冠李戴,强行把我们的土地、林地征收了。至今没有开工建设,荒芜约1000亩,这都是基本农田啊!” “我第一次被征收的土地拿了一点钱,第二次2018年6月全部土地被征收了,房子也拆迁了,完全没有赔付,至今都没有谈好。我们找领导至今没解决。” “他们就是囤积土地、倒卖土地,还没有合法手续,拿假手续骗取农民土地,实在可恨!” 何朝正因为上访被关了8次,他的妻子被关了3次,因为征地拆迁上访太艰辛了,他的妻子后来和他离婚了。 何朝正表示,“他们是一帮土匪,全部不讲理也不讲法,法治在我们当地真是个笑话,有理无理都打不赢。那些昏庸的官员怎么能给百姓解决问题!” 因遭强征土地 老父亲被打后身亡 失地农民李忠秀表示,“我家土地有3亩多,2011年时他们采取强征,来了1千多名警察和保安,因为补偿过低,农民在现场抗议,被抓了五十多人,戴上手铐带走的。被打伤的群众有三十人,包括我父母,他们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也被打伤住进医院。” 然而,当地政府却在第二天把医护人员辞退了,当她去医院看父母亲时,发现她父亲输液的针被他们扯掉了,流了好多血。 李忠秀说,“我当时非常生气,我给当时的书记打了电话,问他这事。几天之后强行把我父母赶出院,还要我们签字说是自愿出院。出院后我父亲过几天就离世了。当时全身软组织受伤,这都有医院的证据。” 李忠秀从那时开始上访,因为上访她被关了两次。 她说,“我的房子是他们骗我孩子签字的,我才是屋主。我完全没拿到补偿金,都被他们苛扣贪污了。这么多年没得到解决,他们完全是做非法事情。现在政府(官员)完全不是人,好可恶!” 失地农民们走司法程序,不通;去北京被抓,连国家信访局也被买通。她说,“去了也没用,就是这么腐败,老百姓根本无法生存。” “问题不解决将继续上告” 拆迁户周永平表示,她的房子是2013年被拆迁的,但直到现在还没拆掉,因为周永平一直在跟他们(政府)打官司。 周永平表示,“我的房子是经营房,又不给我补偿。这是我自己的产权,营业执照都齐全。他说我曾经被安置过,所以这次就不给我补偿,那是另一个拆迁案,我的这栋房子是我自己买的合法持证房子。我不需要他们安置,但要跟我产权调换呀!” 重庆市北碚区歇马镇政府以欺诈手段对农民的生产土地和房屋实施强征强拆,土地至今闲置荒芜,9年来农民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他们都表示,如果问题再得不到解决,将继续到北京各个部门去举报上告。# 责任编辑:高静

经过两年多的等待,弦子终于等来了她起诉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一案的开庭通知。 12月2日下午,本案将在海淀区人民法院不公开庭审 。

但这个消息还是让弦子受到震动。因为紧张,担心材料准备不足,她的肠胃炎犯了,疼得胃痉挛。

2018年7月26日凌晨,弦子写下了自己的经历:2014年6月10日,她在央视《艺术人生》栏目组实习,于化妆室采访朱军时,遭对方猥亵数分钟。事后她和老师一起报警,朱军虽也被警方询问,但后来不了了之。

2018年8月,朱军的代理律师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帖子的转发者麦烧告上法庭。弦子被迫应战。9月,弦子以侵犯人格权为由,将朱军也起诉至法院。但此后两年多,两案均无下文,直至最近通知开庭。

img

图说

由于无法采访到被告朱军,这里只能呈现当事人弦子一方的视角。

以下是弦子的自述:

监控录像证明朱军方撒谎

11月23日,我的律师王飞接到法院的开庭通知。我们只有10天的准备时间。我很焦虑,因为紧张,那天我在家哭了一晚上。

就在上个月,我跟律师交谈时,他们还说,这个案子很难开庭。没想到突然接到开庭通知,很多事情都没准备。

img

图说

2018年7月26日,看到一个姐姐遭遇性骚扰的陈述,我很受触动,为了声援她,我凌晨写下了四年前的遭遇。帖子被麦烧发在微博,得到几位同学的证实,我当年跟他们讲过这件事。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做。直到8月14日麦烧被威胁退租,8月15日朱军方律师否认事实,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到法院告了麦烧,我才开始面对法律上的事。

但我们一直没收到朱军方起诉书的副本。9月25日,我和律师向法院提交了起诉朱军侵犯人格权的起诉书。之所以我们起诉朱军的案子会先开庭,法官说,名誉权案的核心事实,要取决于人格权案中的性骚扰是否成立。

民事诉讼的审理期限为六个月。中途我自己去法院催过两次,始终无果。我本以为会一直拖下去。时间隔得太久,这期间,有一年多时间我都没再去管这个事。现在突然通知开庭,我们要熟悉案情,要去阅卷,写质证意见,还有我的那些证人,许多在外地,我担心开庭那天他们不能来。好在他们很支持我,包括我的父母,确定都会出庭作证。一个在外省电视台工作的同学,也请了年假要来北京。

这次开庭,我心理上还是有点回避,担心被问到一些侮辱性的问题,一些让我爸妈难堪的问题,比如性、人品、作风那种羞辱性质的。因为2018年10月第一次庭前会议,他们就是这样做的。

2018年10月庭前会议上,朱军方的律师否认性骚扰的事实,说朱军不认识我,还说我有妄想症。他们提供的证据,是2014年我看病的一条微博截图。我的律师告诉我,这是对方的故意羞辱,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产生负面情绪,击溃我的意志力。

img

图说

其实我看的病只是神经性皮炎。但2019年1月,我还是去北大六院做了精神鉴定。这个事情也确实对我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我很害怕开庭。

2018年我的律师王飞递交民事起诉书时,还提交了一份申请书,包含三项申请:调取2014年的报案材料;要求朱军本人到庭;希望本案公开审理。

2019年1月的庭前会议中,我们看到了2014年报案的公安卷宗。卷宗内有我当时的两次笔录,以及我大学老师、大学室友的笔录,详细说了事情经过,还有当时警方去台里调取的监控录像截图。

朱军方的证人包括两个制片人、一个化妆师、一个实习生。那个男实习生,当时和我关系不错,所以我才请他带我去化妆室采访朱军。他们都证明:没有带我去过化妆室,我和朱军不认识,我也没有和朱军单独待在一起的时间。但监控视频证明他们撒了谎。

监控视频对着化妆室门口。视频显示,男实习生带我进了化妆室,然后离开,走廊里陆续有人走过。监控也记录了我出来后,有一个擦嘴的动作。2014年报案时,警察就是指着这个画面说,“这个视频可以作为你被朱军强迫的证据”。这都和我2018年的陈述非常吻合。

当时警察的调查工作还是很细致的。卷宗内有我衣服上的DNA鉴定结果。但当时警察只是去台里给朱军做了笔录,并没有抽取他的血样,所以无法比对。这次,我们申请了重新比对朱军的DNA。

卷宗里也有朱军当时的笔录。笔录里,他没有承认性骚扰,但承认和我共同待在那个房间里,还讲了一下他跟我聊天的内容。这也与他后来说完全不认识我是矛盾的。

img

图说

见了面,我们都会拥抱一下

这件事情,对我和我的朋友们都产生了很大影响,有的人生方向都被改变了。比如麦烧,她本来在工作,两个月前,她去了英国读书。这次人格权的案子,因为与麦烧无关,所以她不用回来。

2018年曝光朱军性骚扰后,我经常作息不规律,要忙一些网络上、维权上的事情,身体和精神都会受到损害。2019年1月,我被迫去北大六院做了精神鉴定,其实是一个抑郁的状态。在微博上,我经常接到很多女生的求助,那些倾诉也很影响我的情绪。

从2018年到现在,我和我的朋友们接触了很多性侵的案子。我们和当事人从来没有过什么矛盾。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秉承了两个非常高的社工原则:保密原则、无限容忍原则。

性侵案的当事人一般选择在网上发声的一个很大原因,是Ta没办法在现实生活中取得进展。像上财的案子,她一开始就没办法在学校取得任何进展,去报案也没进展。

性侵案的当事人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网络求助的时候,Ta们很容易处于一个应激的状态。即使不讨论应对经验的问题,Ta们也很无助,不知所措。这时候,他们非常需要一个支援网络,去应对和处理各种状况。你不能把一个当事人独自丢在互联网上,让Ta自己去跟所有事情对抗,这是很残忍的一件事情。

img

图说

比如,当话题被封的时候,我们怎么帮Ta传递、发声;当我们考虑公共发声的时候,采取什么节奏,在什么节点向大众给出什么信息,我们要采取一个强对抗还是一个软对抗的策略,什么话题上我们要强对抗,什么话题上只需要发出公共倡导就可以——所有这些大家都要商量好,然后一起去做。

Metoo的很多经验,也是逐渐积累起来的。2018年我写下自己的经历,只是为了声援那个姐姐。但麦烧和这个姐姐都是媒体人,因此在公共发言上有着丰富经验,她们告诉我怎么跟媒体交流。直到现在,有些问题我们拿不准的时候,还会去问一下麦烧。如果不是她们,我当时也不知道要做什么、说什么。

正是因为当时接受了别人的帮助,也知道帮助别人很重要,后来你看到一些个案的时候,你就没有办法说“不”。

很多时候,志愿者做的只是一种情绪上的陪伴,尤其在公共发言的时候。相比起来,metoo运动中,很多当事人都比我要坚强得多。我每次跟公安、法院打一次交道,就觉得没命了一样,因为做笔录本身就是一种严重的二次伤害。最后,这些影响还是要当事人自己去消化。

但是陪伴、共情也是很重要的。去年日本的伊藤诗织来北京,见面后,当她知道是我,我们的第一反应,也是互相拥抱。其他受害者也一样,见面后,我们都会先拥抱一下。

虽然平时网上沟通,大家也知道对方有多么努力,但是在地的支持,在场的陪伴,也很重要。有的案子,虽然大家进不去法院,但是在外面等候,也是一种支持。见面,你看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其实会给你一种力量。一个简单的拥抱,可以替代很多语言上的交流。

所以这一次开庭,我的很多朋友也从外地过来看我。

img

图说

#

朱军若不到庭,庭审就很荒诞

其实朱军对我而言已经是个很遥远的形象。诉讼阶段,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当年,我们只是要完成电视课的一个作业,老师鼓励我们争取去采访一个主持人。2014年6月10日事发时,在我进入那个房间之前,我都不觉得朱军认识我。

当时朱军已经不主持周播的节目了,前一年也没有主持春晚。我也没想到他有那么大的名气。所以后来反响那么大,大家那么关心他,我就觉得奇怪,因为他也不是追星女孩会注意的那种人。

当时案发后,我把经过告诉了电影史课的Z老师。因为她是一个非常有性别意识的人。我第一次接触到女性主义,就是在她的课上。她给我们讲女性主义电影,其中一次是朱迪·福斯特的关于强暴的一个电影,内容是朱迪·福斯特是一个很放荡的女性,她在一次醉酒后被强暴,然后进入司法过程。 Z老师告诉我们,哪怕她醉酒,哪怕她很放荡,但被强暴也不是她的错。

Z老师还让每个女生发言,讲自己对性别的不舒服的地方。我就讲,小时候我们家有一个邻居,老是把我裙子拉起来,说要看我长胖了没有。我就一直记得他那个动作。Z老师当时就非常坚定地说,他这个就是性骚扰,就是在侵犯你。所以Z老师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人。第二天是她陪我去羊坊店派出所报的警。

但电视课的M老师,表现完全相反。我报完警回到学校,在寝室睡觉,她跑到寝室,把我从铁架床上摇醒。我当时整个人还是晕的,她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给领导,说,“领导,我找到这个学生了,学生一点事都没有”。然后她可能怕我录音,把还穿着睡衣的我叫到外面走廊谈话。她一直说,她的工作关系就落在央视,如果我把事情说出去,她在央视的工作可能保不住,还会被学校老师非议。后来一直到大四毕业,我再也没去见过她。

由此可见,有没有性别意识非常重要。但Z老师当时听了我的遭遇之后,虽然确定我遭遇了性骚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担心后果。她咨询了她的一个律师朋友,律师的意见是:一定要报警。那个律师说,报警之后,此事就算最后没结果,但起码朱军肯定会被问询,而让朱军被找一次,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震慑。

img

图说

现在回想起来,幸亏当时有Z老师和那位律师的警惕意识。如果2014年我没有去报警,那么这件事情就永远被掩埋了。而且直到毕业,我的大学班主任也不知道这件事,因为Z老师保护了我的隐私。

事情曝光已过去两年零四个月,我完全没想到会走到今天。当时帖子传播开后,每天有大量工作要做,整个人是被推着走的。对于我来说,很多事情就是必须要去做的。8月份,朱军都把麦烧给告了,难道我不去做证人吗?在这之前,我和麦烧都没见过。很多过程都是偶然推进的。如果现在让我重新做一遍,我也没办法打开上帝视角。

2019年看了卷宗之后,我当然觉得比之前没看卷宗,胜算要大一些。但结果很难预测。

但我觉得这个案子其实是一个实验。自从2019年民法典将性骚扰的案由列入以后,国内还没有一个实际判决的例子,司法层面还没有形成一个经验。司法实践上面怎么走,法官的判断依据是什么,会不会存在问题,我觉得这可能是这个案子的意义。

我们对朱军的要求,之前只是书面道歉,现在改成公开道歉。此外还要求他给予一定的精神赔偿。接到开庭通知后,我们从海淀区法院得到的消息是,法院拒绝公开庭审,朱军是否到庭也还未知。

之所以不公开庭审,我想可能是因为涉及到2014年警方为什么未予立案的问题。当时,警察来来回回对我说的是:朱军是一个很有社会影响力的人,你要考虑社会正能量,他主持春晚,中国有很多人都喜欢他,他代表一个国家的门面。

但我认为朱军的到庭非常重要。因为事情发生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朱军既然撒谎了,他必须得接受质询。我希望问他:为什么撒谎?为什么提交了这么多跟监控不符合的证人证词?2018年8月4号为什么要去看我的微博故事?

之前,他的律师已经对一些所谓的证人证词做了公证。我认为那些是假证。如果他不到庭,法官怎么能判呢?朱军本人都不对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法官的判决依据会是什么呢?

所以,如果朱军本人不到庭的话,我就觉得这个过程很荒谬。不管我的结果是输是赢,都不是一个完整的结果。

面对这个案子的开庭,我的内心并不轻松。最近要开庭,我的肠胃炎就又犯了,消化不良,不能吃东西,甚至紧张得胃痉挛,每天喝药。

从2018年开始,我能够公开发声并坚持到现在,离不开大家的支持与声援,也离不开我们彼此的守望共鸣——向历史要答案。并不是说我一定在当下要这个案子的结果。作为最早的性骚扰案由的官司之一,我希望给大家看,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经历过什么,而且我们相信,历史可能会反复,但它一定会往前走。希望有一天,我们会得到一个新的生态。

(来源:凤凰weekly)

– END –

The post 陆火传媒 |弦子喊话朱军:请你站到被告席上来 appeared first on 中国数字时代.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鱼眼观察|书记掌掴秘书长,举报人被“解决”了?​

相关阅读:【异闻观止】法制周末 |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被举报掌掴政府秘书长,原因是秘书长进市领导食堂吃早餐! 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的舆情发酵后,有关部门回应说正在调查此事。 此前,我在《五问“市委书记掌掴秘书长”》一文中,十分担心举报者尚娟的命运,怀疑“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戏码将上演。 没想到,我的预言似乎又成真了。 刚刚,我得到的一份处分文件显示,豫港(济源)焦化集团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因发布济源主要领导的负面言论被停职。 有消息称,尚小娟就是举报市委书记的尚娟。从这份处分文件发布的时间,以及透露的信息看,这样的消息似乎不虚。 书记掌掴秘书长事件不仅震动济源当地,也令外界大跌眼镜。 公众期盼,相关部门能拿出雷厉风行的姿态,向某些官员的“山大王心态”和“特权思想”动刀。 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第一个刀砍向的不是别人,而恰恰是举报人尚小娟。 真让人无语了。 我不禁要问,尚小娟何错之有? 看着丈夫因为被掌掴的屈辱,遭受精神重击,心脏病发住进医院,作为妻子,站出来发声,为丈夫打抱不平,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而且,这个事情的真相还有待官方最终调查的确认,怎么能随便处分人。 退一万步说,如果有必要先停职等待调查结果的话,首先该停职的,难道不该是事件的主角,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 公民通过网络曝光检举不法问题,这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其正当权利,只要检举的问题属实,不该轻易被打上“负面言论”的标签。 而且,这种行为不仅不是在损坏地方形象,反而是在维护地方形象,真正损害地方形象的,是那些问题中的违法滥权者。 那么,豫港(济源)焦化集团,为何要对尚小娟进行公开处分和羞辱? 我通过天眼查查询了一下,豫港(济源)焦化集团是一个民营资本控股的企业,其中国资背景的郑州铁路局,占股只有11.9%。 一家民企为何这时要高调站出来,维护地方领导面子,对自己企业的工会主席痛下杀手? 这是企业自主的行为?还是受到了外界压力? 因为这种荒唐的原因,停职停薪停福利,符合劳动法的规定吗? 尚小娟身为工会主席,本来是保护其他员工的,如今却连自己合法的权益都保护不了,真是莫大的讽刺。 可见,强权横行之下,没有人能够幸免,无论你贵为政府秘书长,还只是企业管理人员。 更不要说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了! The post 鱼眼观察|书记掌掴秘书长,举报人被“解决”了?​ appeared first on 中国数字时代.

家破人亡 重庆失地农民政府前抗议官员腐败 | 访民 | 征地拆迁

【大纪元2021年0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1月16日,重庆市北碚区失地农民在区政府大楼门口抗议政府腐败。官商勾结垄断当地拆迁工程,套取维稳金不解决访民问题,还给访民强加罪名判刑、拘留、关黑监狱等。 1月16日,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访民何朝正、曾利平、李忠秀、周永平、张兴芳、万天福、刘文刚七人在北碚区政府大楼门口抗议政府官员(歇马街道政法委书记汪小波,红旗村支书洪军、邓成富,卫星村支书万清明,天马村支书唐安阳等人)勾结垄断当地工程的腐败行径。 他们表示,政府征地拆迁多年不依法赔偿,他们还因上访被强加罪名关黑监狱、判刑、拘留等。他们要求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落实国家信访政策,依法解决访民合理合法的诉求,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准、长远生计有保障。 因征地强拆 家庭破碎 失地农民何朝正的土地被二次征收,他还有5亩土地没得到补偿,一栋他父亲的老房子150平方被强拆了,也没补偿安置。他多年上访,问题都没得到解决。 何朝正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们生产组土地分两次征收,他们拿一个别的林地的假的手续,张冠李戴,强行把我们的土地、林地征收了。至今没有开工建设,荒芜约1000亩,这都是基本农田啊!” “我第一次被征收的土地拿了一点钱,第二次2018年6月全部土地被征收了,房子也拆迁了,完全没有赔付,至今都没有谈好。我们找领导至今没解决。” “他们就是囤积土地、倒卖土地,还没有合法手续,拿假手续骗取农民土地,实在可恨!” 何朝正因为上访被关了8次,他的妻子被关了3次,因为征地拆迁上访太艰辛了,他的妻子后来和他离婚了。 何朝正表示,“他们是一帮土匪,全部不讲理也不讲法,法治在我们当地真是个笑话,有理无理都打不赢。那些昏庸的官员怎么能给百姓解决问题!” 因遭强征土地 老父亲被打后身亡 失地农民李忠秀表示,“我家土地有3亩多,2011年时他们采取强征,来了1千多名警察和保安,因为补偿过低,农民在现场抗议,被抓了五十多人,戴上手铐带走的。被打伤的群众有三十人,包括我父母,他们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也被打伤住进医院。” 然而,当地政府却在第二天把医护人员辞退了,当她去医院看父母亲时,发现她父亲输液的针被他们扯掉了,流了好多血。 李忠秀说,“我当时非常生气,我给当时的书记打了电话,问他这事。几天之后强行把我父母赶出院,还要我们签字说是自愿出院。出院后我父亲过几天就离世了。当时全身软组织受伤,这都有医院的证据。” 李忠秀从那时开始上访,因为上访她被关了两次。 她说,“我的房子是他们骗我孩子签字的,我才是屋主。我完全没拿到补偿金,都被他们苛扣贪污了。这么多年没得到解决,他们完全是做非法事情。现在政府(官员)完全不是人,好可恶!” 失地农民们走司法程序,不通;去北京被抓,连国家信访局也被买通。她说,“去了也没用,就是这么腐败,老百姓根本无法生存。” “问题不解决将继续上告” 拆迁户周永平表示,她的房子是2013年被拆迁的,但直到现在还没拆掉,因为周永平一直在跟他们(政府)打官司。 周永平表示,“我的房子是经营房,又不给我补偿。这是我自己的产权,营业执照都齐全。他说我曾经被安置过,所以这次就不给我补偿,那是另一个拆迁案,我的这栋房子是我自己买的合法持证房子。我不需要他们安置,但要跟我产权调换呀!” 重庆市北碚区歇马镇政府以欺诈手段对农民的生产土地和房屋实施强征强拆,土地至今闲置荒芜,9年来农民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他们都表示,如果问题再得不到解决,将继续到北京各个部门去举报上告。# 责任编辑:高静

内蒙文化清洗升级 当局向中小学历史教材开刀 | 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

内蒙文化清洗升级 当局向中小学历史教材开刀(RFA制图)内蒙古自治区的文化清洗行动升级,除了以强硬手段推动汉语教学,又对中小学教科书进行意识形态审查,多套未能过关的教材今年内会逐步停用。分析认为,当局此举是为了巩固蒙古族人的政治认同,相信下一步会把矛头指向蒙古国。 出问题的内蒙古中小学教材包括《内蒙古历史与文化》、《蒙古族历史》、《呼伦贝尔历史与文化》、《河套历史与文化》、《科尔沁历史与文化(试用)》。 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近日向多家出版社发出文件,表示早前按照国家教材委员会指示,对全区中小学地方教材和辅助教材进行了“意识形态专项排查“。 文件宣称,当局经过复查后,认为五套教材“共同意识不够突出“、刻意强调个体“民族身分”和“民族意识”等问题。内蒙古教育厅决定,从今年春季学期起会分阶段停用这些教材。。 日本静冈国立大学的内蒙古学者杨海英认为,内蒙当局的审查标准使人费解。 杨海英:“像‘河套历史与文化’基本上都是汉人写的,写的是如何开发河套,也就是如何开发黄河两岸的历史与文化,其他几套教材也是蒙古人与汉人一起写的,所以他们强调的只是地方文化和地方特色,地方历史。” 中共把地方色彩演绎成民族分裂 他说,当局禁止几套教材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杨海英:“根本没有什么蒙古人要独立或者民族分裂的情绪,只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地方色彩的东西。地方文化特色的东西有什么不好呀?没有强调蒙古文化或者蒙古民族主义,或者中共担心的民族分裂。” 杨海英相信,当局之所以对这批历史教材一刀切是为了贯彻“汉化教育”的方针。 杨海英:“你讲的这个中华民族其实是汉人。你说让蒙古人,藏人,维吾尔族人融入到中华民族里等于说是要同化他们。各民族也认为,现实上是各民族共存,但是中国政府现在连共存都不允许。它要把共存进一步提升至同化,强调蒙古人要注入中华民族,它讲的中华民族就是汉人。” 中国害怕蒙古国文化渗透内蒙 蒙古共和国计划2025年把文字书写体,从原来使用的西瑞尔蒙古文,统一为内蒙古使用、有数百年历史的老蒙文。另一旅居日本的蒙古族学者忽比斯认为,内蒙古加强对教科书的意识形态审查与此有关。 忽必斯:“蒙古已经决定恢复传统蒙古文字,所以当局比较提心吊胆,不许直播蒙古国电视台的文化节目等等。(以前)内蒙古电视台会邀请蒙古国的艺术人来春节联欢晚会等表演,以后这种文化交流一定会减少。当局对蒙古国文化对内蒙古的影响态度比较慎重。“ 忽必斯说, 内蒙与蒙古国文化背景相同,当局正逐步减少两地文化交流,以免影响内蒙人的政治认同。 记者:高锋、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来源: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相关 (function(d, s, id) { ...

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4)

【大纪元2021年01月19日讯】“等候供肝时间一周” “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 在国际社会器官捐献系统极其成熟但供体器官极其紧缺的情况下,大陆医院为何能提供如此超短的器官等待时间? 2006年,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黑幕在国际社会上曝光。十四年来,国际社会多起调查报告、多个决议案指证大陆存在庞大的活体器官库,主要供体是法轮功学员。 那么,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 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1) 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2) 多少大陆医院涉嫌活摘人体器官(3)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调查时间:2006年3月15日 调查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 https://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21/01/9f07f53cf22251fdd1558806aec186ba.mp3 问:请问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宋主任吗? 答:啊,您说吧。 问:……他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他炼功,问炼什么功,炼法轮功,就是炼法轮功身体都比较好嘛……(被对方打断) 答:那当然了,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这种所谓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体,我们也会有,这个我们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为止可能这样的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广西民族医院肾移植科 调查时间:2006年5月22日 调查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 调查对象: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 医生卢国平介绍,广州的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一个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几台的肾移植啦,他们每个月都有几十台,所以他们不愁器官呢。” http://media4.minghui.org/media/audio/2013/9/24/9--guangximinzuyiyuan.mp3 问:这位大夫啊,我现在就是很信任你,我跟你也是,就是很相信你吧,就跟你讲一下,现在不是他们都用的是法轮功的器官吗? 答:现在没有了,现在管得比较严。 问:以前不是用的法轮功器官吗? 答:以前和现在不一样了。 问:以前不是你们医院也用过,他不是给你们提供过嘛,我知道,因为你们广西民族医院是手术比较好的。所以说呢,以前用过,现在怎么用不到了?就是说你能不能找到法轮功器官嘛?如果能找到,那么我就过来。能不能找到? 答:我告诉你,我们没法拿到器官。你要在我们广西因为拿器官就比较麻烦,如果你想快的话,我建议你上广州去,他们那儿器官很容易拿。他们在全国范围内都可以找,他们在做肝移植的时候就顺便帮你拿肾了,所以他们拿器官是很容易的。所以好多地方没办法拿器官只能跟他们拿。 …… 问:就是广州的吗? 答:啊,对对对。 问: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啊。 答:嗯。 问:这个大夫叫什么?大夫叫什么? 答:缪医生。 问:啊? 答:姓缪的。 问:缪什么? 答:缪冰。 问:缪?哪个缪?就是“广”字头下来一个? 答:荒谬(缪)的缪。 问:他是肝移植科的吗? 答:肾移植科的。因为肝移植和肾移植都是在同一幢楼的,他们都是一起的。 问:哦,都是一起的。他怎么容易拿到呢?你们怎么拿不到呢?他怎么能容易拿到? 答:因为他牌子大嘛,因为他是以整个学校的名义跟司法系统接触嘛。 问:那是不是用的也是那种法轮功的供体吧? 答:对,对,对。 问:对,对,对哦。是哦。 答:他那个你也可以用亲属的肾也可以,用尸体的肾也可以。 问:但是就说是,他说法轮功的供体比较健康、比较好。是不是他们用的也是这种? 答:对,对,对。一般都是选健康的来做的。 问:我是说啊,是法轮功的供体比较健康,是不是选的这样的? 答:对,对,对。具体的你打电话跟他说,你说是民族医院的庐医生介绍的,他是我大学同学来的。 …… 问:你估计他能不能帮我找到法轮功供体? 答:你去那里肯定没问题。 问:能找到? 答:我可以跟你说,他们那儿拿器官是轻而易举。 问:哦,轻而易举?那现在…… 答:因为他们肝移植一个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几台的肾移植啦,所以他们每个月都有几十台,所以他们不愁器官呢。 问:那你的同学有没有跟你说过,他们做的这些都是这种法轮功的,是不是啊? 答:有些是法轮功,有些是家属捐献的。 问:哦,那现在就是说,我想找这种给我的孩子找这种法轮功的,你估计他能帮我找到吗? 答:肯定能够找得到。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径曝光后,国际社会不断发起议案、法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这种非人行径。 美国和国际社会发起法案 通过决议案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2016年7月27日,欧洲议会通过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48号书面声明。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 2020年12月16日,美国国会跨党派参众议员联合发起法案,制止中国共产党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罪恶,并对相关人员实施制裁。 法案发起人、联邦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在声明中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共产党已经并继续强摘中国囚犯和中国宗教信仰者的器官。” “这个法案将确定并将惩罚参与强摘器官的中共党员。早就应该对北京的这些令人发指的行为予以追责了。”#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