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被囚四年终获准见母亲 营养不良双手浮肿

Must Read

【一线采访视频版】大陆民众:庆幸早退出中共组织 | 退党 | 移民 | 美国

【大纪元2020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采访报导)美国移民局最近发布新移民政策指南,明文强调凡是申请移民的共产党员,或其它极权主义政党的党员或与其相关的成员,都不会获得受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0uiZVimW-c大陆民众江先生表示:“退这个(少先)队是在2014年,2015年左右,我都退了。我对他们从来就没有过好感,因为从小我这个家族也是受他们迫害了几代。所以说我对他们就没有好感,从小就没有好感。我入少先队的时候,是小学毕业了,眼瞅毕业了最后一批,没招了,不入不行了。” 今年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全球流行,以及践踏香港自治等问题,中共前所未有地受到国际抵制,不少大陆民众以中共一员的身份为耻。 江先生表示,无论现在你是什么样一个社会状态,你加入这个组织,可以说是一个污点,真的是一个污点。当一个社会包括医疗、养老、物价、福利各个方面都不好的时候,那你执政党做的就是不好。# 责任编辑:孙芸

参与迫害法轮功 中共警察遭厄运实例 | 陈恩德 | 巴达日夫

【大纪元2020年10月23日讯】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各级组织都有人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中许多人遭遇厄运,其中包括警察。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在中共19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有20,784名参与迫害者遭厄运。公安系统包括公安局、拘留所、看守所和派出所,遭厄运者有5,512人,其中警察有4,540人。 他们中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车祸死的、暴毙的、自杀的、半身不遂的,有被判刑、撤职的,还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等等。 下面是近一两年来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警察遭厄运的几个实例。 原山东省沂南县苏村镇派出所所长陈恩德病亡 陈恩德,68岁,是山东省沂南县蒲汪镇下坡村人,1999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初期,陈恩德任沂南县苏村镇派出所所长,后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被调到沂南县拘留所。 陈恩德任苏村镇派出所所长期间,曾疯狂叫嚣打死法轮功学员不负任何责任。2020年10月,陈恩德遭厄运,因脑梗死亡。 沂南苏村镇是迫害法轮功重灾区,镇委书记王爱昌、任立军和派出所所长陈恩德和警察杜以刚等,对本镇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将法轮功学员杜以合暴打几天几夜。陈恩德将其用电棍电击近一小时,并用绳子勒昏死,用钢棍猛击他的腿骨腰骨,导致他重伤,只能爬行。 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都被扒光衣服,在雪地里挨冻,被强制灌酒,禁止睡觉,被用竹板猛抽等等。 王爱昌、任立军、陈恩德在任期间,将本镇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7人,间接迫害致死1人,将二十几人非法关在看守所;还对法轮功学员罚款、抄家,强制办洗脑班等等。 内蒙古正蓝旗公安局副局长巴达日夫落马 2019年3月30日,正在政府开会的正蓝旗公安局副局长巴达日夫,被戴上黑头套带离会场,接受审查。 同年11月,巴达日夫被苏尼特左旗检察院以涉嫌徇私枉法罪等向旗法院提起公诉。年底被法院庭审,最终被绳之以法。 事情起因于10年前,发生在正蓝旗的一起重伤害案件。在侦办过程中,案犯凶手贿赂巴达日夫十万元钱后,逍遥法外。受害人不服,但一直上告无门。没想到,当年的案犯10年后,再次犯下凶杀罪。巴达日夫也因此受牵连。 巴达日夫在任职期间,作为主管副局长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5年11月,公安系统对全旗参与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恐吓,其中吕姓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10天。 2017年6月,法轮功学员小苗被十几个刑警和国保人员抄家绑架,在阴冷的地下审讯室被轮番审讯、威胁辱骂,直到身体不能承受,承认那些书籍资料是自己制作的,才被允许睡觉,地上只有一个草垫子,没有被褥。 小苗被关入看守所后又遭到狱警安智颖的殴打,生命出现危险,才被取保。一年后,小苗又被公安绑架关押,遭非法起诉、非法庭审。在下达非法判决前,小苗没和家人告别,被迫流离失所,从此杳无音信。 云南省楚雄市公安局警察李俊暴病死亡 云南省楚雄州楚雄市公安局警察李俊,49岁,在2020年4月的一天上班中突然暴病,抢救无效后死亡。李俊上有八十多岁老父亲,下有在校读书的女儿。因为他的死亡,其妻每天哭两三次。 1999年7月23日下午6点多钟,大概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地顶着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陆续来到桃园湖文化宫前边的空地上坚持炼法轮功,无声地抗议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 在他们炼功时,来了几辆110警车。李俊是110的组长,他带领着警察抢学员的录音机、炼功带,抢法轮功经文,把法轮功学员全部抓进公安局。学员们从警察手里抢回经文、录音机。警察气急败坏地驱赶他们。 李俊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他曾对关系处得好的朋友说:自己家境贫寒,父母都没有权,没有钱,没有社会地位。所以,李俊把中共当成了改变命运、能升官发财的救命稻草。李俊曾在楚雄市东瓜镇派出所当过党书记。 善恶面前须认真选择 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于己、于民、于国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中国古人有句话: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指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善恶有报如影随形这种观念,让人们努力的行善,可以为自己今后的生活和子孙后代积点福德。 相反,人如果做了坏事,也就要在未来接受苦难和灾难并且偿还,有时候还会殃及自己的家人。在人类东、西方的历史上,都留下了因为迫害信仰和修行者而遭到报应的教训。比如强大的罗马帝国因为迫害基督徒,而遭受几次大的瘟疫之后亡国;在中国历史上也有三武一宗灭佛,不仅给百姓带来灾难,这些灭佛的皇帝也都遭到壮年暴毙的报应。 中国历史学者、教授刘因全也指出,因果报应与报应不爽确实存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这样。 明慧网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悬崖勒马,不要祸及自身及子孙后代,没了命,追求的升官发财等一切眼前利益都是一场空。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
左图:被中国当局以“泄密”罪名判处12年监禁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被羁押以来一直被禁止与外界接触。右图:87岁、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蒲文清(图)形容自己来日无多。(蒲文清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左图:被中国当局以“泄密”罪名判处12年监禁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被羁押以来一直被禁止与外界接触。右图:87岁、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蒲文清(图)形容自己来日无多。(蒲文清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成都“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判刑入狱近四年,直到本周四(17日)才首度获准与母亲见面。黄琦的母亲蒲文清说,在监狱和儿子以视频方式会面时,发现黄琦双手红肿,细问之下得知他每周只能吃到两个鸡蛋。黄琦明显营养不良。

中国异议人士黄琦于2016年11月被捕,其后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12年。黄琦本周四在四川巴中监狱通过视频和母亲蒲文清见面。母子相见百感交集,在30分钟的见面中,大部分时间在谈黄琦的身体状况。

“黄琦亲友团”成员王晶向自由亚洲电台转述蒲文清探望黄琦的过程。蒲文清说,自己患有白内障,视力模糊:“只看见他手脚,手伸出来我看了,我问他脚肿不肿,他说肿。我的耳朵又听不清楚,他要重复说,就是问他的病情。我跟他说你脚肿手肿可能是低蛋白,要保证每天一个鸡蛋,他说监狱已经固定每一周有两个鸡蛋。话还没说完,时间就到了。”

黄琦母亲蒲文清。
黄琦母亲蒲文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年过八旬的蒲文清说,会面时间仅30分钟,她感觉对话很快结束:“只有半小时,我跟他提了要求每个月给家里一次电话,他是否可以这样,还不知道,还不知道疫情何时能够解封。因为现在律师都见不到黄琦。说是因为目前全国疫情的关系,不能让律师见黄琦。”

黄琦亲友团成员王晶告诉本台:“蒲奶奶说,时间太匆忙了,因为他们(监狱)规定只有半个小时见面时间,她只问了黄琦现在的病情和简单的生活情况,问黄琦在监狱吃的什么药,答一共吃了三种药,一个是治胃病,一个治肾病,还有治高血压的药。说这个药在监狱都算好药,都挺对症的。”

黄琦同案另两人判缓刑释放

黄琦是在成都的六四天网工作室被捕。判决书指黄琦将一份所谓的秘密文件公开在网上,但黄琦的辩护律师曾表示,所谓文件只是社区居委会的一份材料,没有名称、公章和签名。而这份材料是当地访民陈天茂提供,而陈天茂是从当地一位政府工作人员那里得到这份写有“将重点打击六四天网”的文字。

与黄琦同案的杨秀琼对本台说,黄琦的母亲想见儿子一面,却等了接近四年:“这一天等得太久了,黄琦在里面的情况,他母亲应该告诉大家了。现在感谢你们的大力支持和关心。”

杨秀琼和陈天茂都涉及黄琦案,前者已经在2018年被判缓刑,并且获释;唯独黄琦遭到重判。杨秀琼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质疑当局针对黄琦。她说:“我就应该是主犯,黄琦应该是从犯,不应该是主犯,我们都没判刑,为什么判黄琦啊。另外还有就是陈天茂,这个他们所谓的秘密文件是从陈天茂那里得来的,陈天茂没被判刑,为什么要判黄琦,材料是经过陈天茂同意(公开)的,如果有罪,陈天茂应该是主犯。 为什么黄琦判那么重。”

 

陈天茂(左一)、黄琦、杨秀琼(右二)摄于2016年4月4日。
陈天茂(左一)、黄琦、杨秀琼(右二)摄于2016年4月4日。(黄琦提供/记者乔龙)

 

2016年天网曝光文件后遭攻击

本台曾报道,黄琦2016年被捕,与该年4月6日,天网发出一条“四川省公安厅定下打击天网黄琦方案”的报道有关。该文称,2016年3月中旬,绵阳官员透露“六四天网”是国外网、反动网,专门把中国的丑事发到国外去,让外国人看笑话。省委书记王东明己下命令,指示绵阳公安收拾黄琦等。次日,六四天网再度遭到黑客攻击。

杨秀琼说,当局向黄琦问罪的这份材料来自于绵阳市一街道办官员:“主要泄露国家秘密的黄宾,现在还在政府的工作单位上班”

2016年11月28日,黄琦在成都 “六四天网” 工作室被警方带走,当局指 “六四天网” 刊发的《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访民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和相关问题的报告》为绝密信息。去年判处黄琦有期徒刑12年,并没收个人财产两万元人民币。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来源: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一线采访视频版】大陆民众:庆幸早退出中共组织 | 退党 | 移民 | 美国

【大纪元2020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采访报导)美国移民局最近发布新移民政策指南,明文强调凡是申请移民的共产党员,或其它极权主义政党的党员或与其相关的成员,都不会获得受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0uiZVimW-c大陆民众江先生表示:“退这个(少先)队是在2014年,2015年左右,我都退了。我对他们从来就没有过好感,因为从小我这个家族也是受他们迫害了几代。所以说我对他们就没有好感,从小就没有好感。我入少先队的时候,是小学毕业了,眼瞅毕业了最后一批,没招了,不入不行了。” 今年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全球流行,以及践踏香港自治等问题,中共前所未有地受到国际抵制,不少大陆民众以中共一员的身份为耻。 江先生表示,无论现在你是什么样一个社会状态,你加入这个组织,可以说是一个污点,真的是一个污点。当一个社会包括医疗、养老、物价、福利各个方面都不好的时候,那你执政党做的就是不好。# 责任编辑:孙芸

参与迫害法轮功 中共警察遭厄运实例 | 陈恩德 | 巴达日夫

【大纪元2020年10月23日讯】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各级组织都有人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中许多人遭遇厄运,其中包括警察。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在中共19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有20,784名参与迫害者遭厄运。公安系统包括公安局、拘留所、看守所和派出所,遭厄运者有5,512人,其中警察有4,540人。 他们中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车祸死的、暴毙的、自杀的、半身不遂的,有被判刑、撤职的,还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等等。 下面是近一两年来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警察遭厄运的几个实例。 原山东省沂南县苏村镇派出所所长陈恩德病亡 陈恩德,68岁,是山东省沂南县蒲汪镇下坡村人,1999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初期,陈恩德任沂南县苏村镇派出所所长,后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被调到沂南县拘留所。 陈恩德任苏村镇派出所所长期间,曾疯狂叫嚣打死法轮功学员不负任何责任。2020年10月,陈恩德遭厄运,因脑梗死亡。 沂南苏村镇是迫害法轮功重灾区,镇委书记王爱昌、任立军和派出所所长陈恩德和警察杜以刚等,对本镇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将法轮功学员杜以合暴打几天几夜。陈恩德将其用电棍电击近一小时,并用绳子勒昏死,用钢棍猛击他的腿骨腰骨,导致他重伤,只能爬行。 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都被扒光衣服,在雪地里挨冻,被强制灌酒,禁止睡觉,被用竹板猛抽等等。 王爱昌、任立军、陈恩德在任期间,将本镇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7人,间接迫害致死1人,将二十几人非法关在看守所;还对法轮功学员罚款、抄家,强制办洗脑班等等。 内蒙古正蓝旗公安局副局长巴达日夫落马 2019年3月30日,正在政府开会的正蓝旗公安局副局长巴达日夫,被戴上黑头套带离会场,接受审查。 同年11月,巴达日夫被苏尼特左旗检察院以涉嫌徇私枉法罪等向旗法院提起公诉。年底被法院庭审,最终被绳之以法。 事情起因于10年前,发生在正蓝旗的一起重伤害案件。在侦办过程中,案犯凶手贿赂巴达日夫十万元钱后,逍遥法外。受害人不服,但一直上告无门。没想到,当年的案犯10年后,再次犯下凶杀罪。巴达日夫也因此受牵连。 巴达日夫在任职期间,作为主管副局长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5年11月,公安系统对全旗参与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恐吓,其中吕姓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10天。 2017年6月,法轮功学员小苗被十几个刑警和国保人员抄家绑架,在阴冷的地下审讯室被轮番审讯、威胁辱骂,直到身体不能承受,承认那些书籍资料是自己制作的,才被允许睡觉,地上只有一个草垫子,没有被褥。 小苗被关入看守所后又遭到狱警安智颖的殴打,生命出现危险,才被取保。一年后,小苗又被公安绑架关押,遭非法起诉、非法庭审。在下达非法判决前,小苗没和家人告别,被迫流离失所,从此杳无音信。 云南省楚雄市公安局警察李俊暴病死亡 云南省楚雄州楚雄市公安局警察李俊,49岁,在2020年4月的一天上班中突然暴病,抢救无效后死亡。李俊上有八十多岁老父亲,下有在校读书的女儿。因为他的死亡,其妻每天哭两三次。 1999年7月23日下午6点多钟,大概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地顶着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陆续来到桃园湖文化宫前边的空地上坚持炼法轮功,无声地抗议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 在他们炼功时,来了几辆110警车。李俊是110的组长,他带领着警察抢学员的录音机、炼功带,抢法轮功经文,把法轮功学员全部抓进公安局。学员们从警察手里抢回经文、录音机。警察气急败坏地驱赶他们。 李俊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他曾对关系处得好的朋友说:自己家境贫寒,父母都没有权,没有钱,没有社会地位。所以,李俊把中共当成了改变命运、能升官发财的救命稻草。李俊曾在楚雄市东瓜镇派出所当过党书记。 善恶面前须认真选择 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于己、于民、于国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中国古人有句话: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指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善恶有报如影随形这种观念,让人们努力的行善,可以为自己今后的生活和子孙后代积点福德。 相反,人如果做了坏事,也就要在未来接受苦难和灾难并且偿还,有时候还会殃及自己的家人。在人类东、西方的历史上,都留下了因为迫害信仰和修行者而遭到报应的教训。比如强大的罗马帝国因为迫害基督徒,而遭受几次大的瘟疫之后亡国;在中国历史上也有三武一宗灭佛,不仅给百姓带来灾难,这些灭佛的皇帝也都遭到壮年暴毙的报应。 中国历史学者、教授刘因全也指出,因果报应与报应不爽确实存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这样。 明慧网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悬崖勒马,不要祸及自身及子孙后代,没了命,追求的升官发财等一切眼前利益都是一场空。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

不放弃信仰 湖北工大教师张华平被劫入洗脑班 | 转化迫害 | 绑架

【大纪元2020年10月23日讯】10月16日,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派出所警察伙同湖北工业大学保卫处、湖工社区不法人员,威逼该大学职工、法轮功学员张华平老师到狮子山派出所,之后,将他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报导,张华平,五十多岁,毕业于武汉大学图书管理系,一直任职于湖北工业大学图书馆。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来,他严格按照“真、善、忍”原则做好人,工作认真负责,不争名利,与人为善。在亲友、同事的心目中是难得的好人。 由于武汉高校是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张华平也没能幸免于难。 2020年10月1日长假刚过,狮子山派出所警察就联合湖北工业大学相关领导给张华平施压,每天找他谈话,逼迫其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并施以开除公职、进洗脑班的威胁。张华平声明绝不会放弃修炼,继而被绑架到省洗脑班。 中共迫害法轮功21年来,张华平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关押、骚扰:2000年8月,被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处、南湖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毒打;2001年11月,被南湖派出所非法抄家、骚扰;2002年2月,被南湖派出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2002年,湖工党委个别人仅仅因他修炼法轮功,强制将他2001年的年度考评结果降级,由图书馆其他工作人员和领导已经评定的“合格”改为“基本合格”,扣发一个月工资,且三年不让他申报职称。 2002年6月,张华平被校保卫处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强制洗脑,残酷迫害一个多月,出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精神恍惚;2004年9月,他又被非法抄家、绑架,被劫持到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2010年5月18日,张华平再次被绑架至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因为多次被绑架到省洗脑班受到非人折磨,张华平的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出来好多年后,每每想到那些经历,都会痛苦不堪。 湖北省洗脑班,也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又称板桥洗脑班或南湖洗脑班,是除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之外最残暴的洗脑班。这个洗脑班在武昌区三环线南湖大道一处风景优美的湖畔,可是洗脑班里面却是个“法西斯集中营”。 这里的打手和管教都是社会闲杂人员,因为找不到工作,被政府部门召集来做“陪教”。但他们本身就是流氓,素质低下、满口脏话,更不懂法律,狱警正好利用这些人的狂暴变态的个性来变本加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狱警和所谓“管教”利用阴狠毒辣的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全国很多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手段都是从这里输出的,比如长时间不让睡觉、罚站、野蛮灌食、暴力殴打、不让吃饭喝水、手铐、电击、在食物里下毒、打毒针…… 洗脑班在进行肉体迫害的同时,还施行一系列结合心理学手段的精神迫害。这里的“犹大”(之前修炼过法轮功,后来被转化洗脑,放弃修炼,再被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也猖獗,折磨人非常疯狂,不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疯、致死。 自2002年2月以来,被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一千多人,有的人被多次劫持至此。这个洗脑班就是以折磨人为目的的,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在此地受到隔离、监控、蒙骗、逼迫、侮辱、恐吓、毒打等残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虐杀。从这里不断地传出死讯,有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被迫害致死,有的是回家后在短期内死亡。#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背痛怎么办?1个动作增强背肌、改善疼痛 | 运动 | 闪腰 | 下背痛

经常背痛的人,应该做什么运动改善?1个简单动作可以增强背肌、缓解疼痛。 背痛复健,教你1个最简单动作 有背痛问题,首先要看医生。原力复健科诊所医师、前林口长庚医院复健科主治医师王思恒(史考特)指出,有些背痛的原因不单纯,“少部分患者其实是癌症、脊椎骨折,需要开刀、做完治疗后才能运动。” 对于正常的背痛,最简单的复健训练就是坐姿推墙。 作法(影片示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iOSlwYyG-I 1. 坐在椅子上,想像前面有一道透明的墙,双手向前推,并撑5~10秒。 2. 双手收回,再重复推墙动作。 推的时候,若能感觉到背部在用力、有酸紧感,就代表肌肉得到了训练。王思恒说,很多长期背痛的人不敢弯腰,久而久之背部肌肉就萎缩了;肌力不足,疼痛就更难好转。而这个动作可以给予背部适当的刺激,避免背肌萎缩,甚至加强肌肉。 突然闪腰导致下背痛?用逐步复健法 突然闪到腰、受伤,导致下背痛,一下子失去原本的运动能力,此时可以用逐步复健的方法。 首先,找到一个不会造成下背痛加剧、适合自己的运动方法,无论是走路、骑脚踏车、瑜珈、皮拉提斯或重训都可以。然后,从最轻松、身体最能承受的强度开始,逐渐增加运动时间、运动强度,并持续观察疼痛状况。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下背痛,痛了大概9个月,最严重的时候自己没办法绑鞋带。”王思恒回忆。于是,可以深蹲160公斤的他,决定从零开始。第一天只做空手深蹲,隔天背痛没有恶化,就改为20公斤空杠。再慢慢增加到30公斤、40公斤、50公斤。随着深蹲重量不断增加,他同时观察自己的背痛是否加重。就这样逐渐进步,直到最后运动能力完全恢复。 通过这个方法,后来王思恒又有一次受伤下背痛,只花9天时间就复原了。 当随着运动加强,疼痛没有加重,就代表找对了复健方法,正在以理想的方式恢复。因为“复健”就意味着“慢慢恢复原本的运动能力”,王思恒说。从另一方面来说,休息则是最糟的复健。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 腰背痛怎么办?8招保养腰部 和疼痛拜拜 · 膝盖痛先别深蹲!1个动作强化膝关节 · “闪腰”怎么办?中医师教你摆脱病根 责任编辑:李清风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