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iation luggage tags-amazing design masterpieces

Must Read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 川普 | 中共病毒 | 疫苗

【大纪元2021年01月20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1月19日,星期二。 今天下午4点,川普(特朗普)总统发表了“告别演说”。他在开头感谢了白宫团队的服务,历数4年来的政绩,并重申了“美国优先”政策,包括重整军队、创造就业、为大家减税、打造经济奇迹、不断打破股市的纪录、打击毒品泛滥、建立边境墙,以及重塑了大家的“美国梦”。 川普说,现在世界已经重拾了对美国的尊敬,他也警告下届政府不要丢失这份得之不易的尊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lxmrokR0b8川普还提到了和中共的“贸易战”,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并谈到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给全世界带来了打击,但是美国制造了疫苗。他说,美国建国快250年了,一直享有自由。他还告诉人们要保有乐观的情绪,最好的就要到来了。 周二(1月1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川普政府已经认定“中共当局”因在新疆地区“镇压维吾尔族、穆斯林”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蓬佩奥在声明中说,他已经很确定在中共的指挥和控制下,中国在新疆对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以及宗教团体实施了种族灭绝行为”。他表示,“我们正在目睹,中国党国‘有系统地’试图摧毁维吾尔族人。” 蓬佩奥在今天接受福克斯“美国报告”节目的采访时还说,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一直存在的”威胁。 他敦促下一届政府继续建立和实现美国人真正需要的事务,他也完全“有信心”相信,美国人已经明白了这个来自中共的挑战。 蓬佩奥认为,每一个领导者,不论来自哪个政党,都有责任捍卫美国人的自由。 下一任总统就要上任了。疫情期间,和以往大不相同的“拜登就职仪式”还有一大看点。总统就职委员会在国家广场上植入了超过191,500面美国国旗,代表不能参加就职典礼的美国人民。也就是说,这些美国国旗,成为了拜登演说的现场观众。 而即将离任的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今天也在推特代表夫人凯伦以及家人向大家告别。他说,担任大家的副总统,是在他生命中最荣耀的事情。 我们接下来还有很多话题要和大家说,有拜登提名的内阁成员到底怎么样;多方敦促拜登对华政策强硬;英国议员推法案,让当地法院裁定中共种族灭绝罪行;中国的茅台等名酒被中共共产;以及疫情方面的更新。 拜登内阁成员今赴国会确认听证会 上周我们说到,拜登就职在即,但是他的内阁成员迟迟没有通过国会认证,使他只能启动B计划,也就是从职业公务员队伍中选拔出代理负责人,来保障上任时一些机构能正常运行。 那么在距离他就职前的最后一天,也就是今天,他的内阁成员终于前往国会参议院,参加确认听证会。 今天上午10点,参议院相对应的各委员会为财政部长提名人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国家情报总监提名人艾弗里尔‧海恩斯(Avril Haines),以及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为国土安全部长提名人亚历杭德罗‧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举行了确认听证会。 今天下午,国务卿提名人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防部长提名人劳埃德‧奥斯汀(Lloyd J. Austin III)也参加了参议院听证会。 而交通部长提名人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听证会被安排在周四。 提名情报总监称对抗中共 国务卿要应战俄中伊 据路透社报导,在提名的内阁成员中,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表示将继续执行对中国(中共)的严格审查路线,并督促情报机构帮助解决疫情问题。 海恩斯认为美国机构必需继续搜集情报,以“支持两党为战胜中国(中共)所做的长期努力”,还要“对抗中国(中共)的不公平、不合法、咄咄逼人和胁迫性的做法,以及反对其侵犯人权的行为”。 国务卿提名人、拜登的密友布林肯保证说,他将致力于修复受损的美国外交关系,并建立统一战线,应对来自俄罗斯、中国(中共)和伊朗的挑战。 另外,德国之声报导说,提名交通部长布蒂吉格创造了一个“史上第一”,他是美国首位公开出柜的同性恋部长。 同时,NBC等多家媒体今天报导,拜登提名的卫生部助理部长瑞秋‧莱文(Rachel Levine)是现任的宾州卫生部长,是个变性人。 拜登在声明中表示,莱文将为抗疫工作带来重要经验和稳定的领导力。但是,前几天提出要弹劾拜登的国会女议员玛乔丽‧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发推文反驳说,莱文“很可能导致宾州数千名老人的死亡”,因为她把中共病毒确诊患者安置进了养老院。参议院不应该通过对她的认证。 拜登对华政策未定...

骚客文艺 | 有些抗疫口号,总让人觉得“不对劲”

作者:张3丰 1月13日,黑龙江在通报最新疫情的时候,使用了“应急状态”这个词,取代了之前的“战时状态”。在互联网上,前几天很流行的“战时状态”,正在得到清理,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变化。 图源:微博@新浪新闻 几天前的朋友圈,流行一张截图,出现疫情的各地,都高调宣布“进入战时状态”,发布主体甚至包括一些县城。很多网友戏言,不明真相的人,或许会认为中国正在遭受敌人的入侵。 “战时状态”当然只是一个比喻。在法律意义上,只有全国人大才能宣布实行“战时状态”,各地使用这个词,只是表达一个防疫的“坚决态度”。这已经是汉语中表达“狠劲”的最高词汇,如果将来出现更严重的状况,人们就需要发明新词了。 按照这个比喻用法,既然是“战时状态”,我们的敌人到底应该是谁?毫无疑问,是病毒。在过去一年,中国在抗疫中的表现无疑是出色的,积累了丰富的对敌经验。从病毒溯源到患者的救治,都有了一套可行的办法,即便最近河北、黑龙江的疫情看上去有点凶猛,人们也不用太过担心,去年武汉的事情,不可能重演。 但是,当我作出这个判断的时候,精神是有点恍惚的:去年在武汉发生的一些事情,似乎正在重复。在微博上,有石家庄医生反映,因为小区封禁,公交暂停,自己根本无法上班。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显示,有几个大学生在冬夜的石家庄街头“流浪”,他们无法找到出租车,最后,是志愿者车辆把他们送到宾馆。 图源:微博@中国新闻周刊 去年年初被媒体批评的一些“标语式抗疫”再次出现,“出来聚会的是无耻之徒,一起打麻将的是亡命之徒”,一段视频中,一位村干部模样的人手持喇叭喊道:“我们这里没有雷神山,也没有钟南山,只有抬上山”,这样的口号有一种民间文学的幽默,但是在你发笑之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图源:抖音@GRTZJXW 很多新闻都很难在人们的心中留下印记,但是段子或者笑话却可以流传开来。我们必须承认,流行的段子中往往蕴含着某种真相,它是群体观念的某种曲折的反映。这些抗疫的段子让人不安,是因为它把人而不是病毒,当成了“敌人”。 最让人吃惊的是一个老人被四个工作人员强制摁倒在地检测核酸的视频。检测核酸当然是应该的,但是,除了把他像动物一样摁倒,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吗?那位农村老人,很有可能欠缺现代医学常识,对未知的东西充满恐惧,他或许认为测核酸是危险的,但是他是一个拥有完整权利的公民——至少他有被文明对待的权利。如果我们承认除了把他摁倒之外没有别的办法,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败。 这些场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我们仿佛遭遇到时间错乱,再次回到了去年初的武汉。我们再次遇到慌乱,遇到防疫措施扩大化。我们会不断重复错误,成都、杭州患者的个人隐私被传播,公安部门及时采取行动,而石家庄再次发生患者个人信息被泄露,而且更为严重。患者甚至被人拉到一堆陌生人的微信中,强迫道歉,在那一刻,她不再是病毒的受害者,而成了病毒本身。我们再次看到对患者的围攻。如果一个人为了生存而奔波,多到了几个地方,不幸感染之后,就会遇到指责。 被网暴的石家庄确诊患者收到的谩骂 正在形成一种让人担忧的“免疫学思维”:不断在群里中区分敌我,找出“敌人”,然后孤立他。医学意义上的“隔离”当然可以理解的,中国也已经发展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隔离”办法,这值得赞赏。但是,这种原则正在弥漫开来,从对病毒的“隔离”,发展成对人的“孤立”。 在社会学意义上,“免疫学思维”要求我们不断找出“潜在的敌人”,这个敌人不是病毒,而是人。这是一种不断的“排除法”,类似前些年流行的“杀人游戏”。最终,社会上会流行一种不断排异的逻辑,一旦有人被“揪出来”,就会遭遇一种道德审判,人们以一种严厉的目光来审视他的“流调”。这已经和科学防疫相去甚远,变成一种社会迫害。 一个人被确诊之后,以现在成熟的救治手段,会得到完善的治疗,在成都的病房,病人可以隔着玻璃向记者比出胜利的手势,但是他们不知道,一个确诊患者之后会遇到什么。过去一年,“社会性死亡”成为一个流行词汇,一个患者要战胜社会偏见回归社会,会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对此所知不多。 要最终战胜疫情,需要政府采取行之有效的防疫手段,也需要公众积极的配合。疫苗已经出现,我们正在迎来曙光,但是,对抗疫情真正有效的办法,一定是团结和文明。如果我们能够最终清除掉那种叫做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但是却迎来一个人人相互提防的社会,那不是人的胜利,而是病毒的胜利。 这就是“战时状态”让人困惑的地方。要获得“战争的胜利”,就必须区分敌我,还要在“自己人”中找出叛徒,要鼓励“牺牲”。那些真正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志愿者都让人尊敬,但是,也有很多人潜意识中认定,为了获胜,我们需要不断牺牲、剥掉掉一些人的权利,在这样想的时候,我们都会把自己设想为最终的胜利者,而现实则有可能是,我们都有可能成为“牺牲者”。 在2021年初我们还在谈论这些,多少有点让人悲哀。我们终将“战胜”疫情,但最终我们会为之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们会收获一个怎样的世界?是“去病毒”的,还是“像病毒的”? The post 骚客文艺 | 有些抗疫口号,总让人觉得“不对劲” appeared first on 中国数字时代.

部分撤出大陆 鸿海2.7亿美元越南新厂获批 | 投资 | 大纪元

【大纪元2021年0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玉洁综合报导)台湾鸿海集团在越南加码投资2.7亿美元开设新厂的计划,近日获得越南政府批准。此项投资将主要用于生产苹果MacBook和iPad产品。 越南政府1月18日通过官网发布声明表示,已向鸿海子公司Fukang Technology发放了许可证,该厂位于越南东北部的北江省,年产量预计为800万台。 鸿海2020年11月曾发布公告表示,将把iPad和MacBook组装生产线从大陆转移至越南,在越南建立子公司Fukang Technology,进行长期投资。该厂将于2021年上半年开始生产苹果MacBook和iPad产品,以及索尼电视和键盘等配件。 当时路透社引述知情人透露,作为苹果公司供应链,鸿海应苹果的要求将iPad和MacBook的组装业务从大陆转移至越南。苹果从2019年开始布局在大陆和大陆以外两套供应链。 越南政府表示,截至2020年12月份,鸿海在越南的投资总额已经达到15亿美元,其中在北江省总计投资9亿美元,创造了3.5万个工作机会;在北宁、永福两个省也设有工厂,预计鸿海2021年将继续在越南增加投资7亿美元,创造1万个就业机会。 除了鸿海,台湾的仁宝、纬创、英业达、和硕等大型电子代工厂也已经把部分生产线迁出大陆,并均已将越南作为投资选择之一,新建工厂。越南有望成为台湾电子业在亚洲仅次于大陆的最大制造基地。 目前台湾电子代工厂在越南组装生产的产品主要包括PC、笔记本电脑、电视、平板电脑、网通和智能家庭产品。比如,和硕的越南海防厂代工谷歌智能音箱产品,纬创河江厂主要生产笔记本电脑,英业达的越南厂代工生产苹果AirPods,仁宝永福厂代工智能穿戴装置、智能手机和音箱等产品。 责任编辑:李穹 #

The poet Maya Angelo once said that if he wants to know how to deal with the following three things: the heavy rain in the sky, the mess of Christmas lights and the loss of luggage. At two in the dark of the night, I arrived at Paris Airport, but my luggage was missing. At this moment, Maya, Maya, where are you? Tomorrow morning, I want my suit instead of those life mottoes with Yan Yue or your contemplation about why the birds in the cage sing. Personally think that when there is a charger and a toothbrush, the singing of the bird in the cage is the most beautiful.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 川普 | 中共病毒 | 疫苗

【大纪元2021年01月20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1月19日,星期二。 今天下午4点,川普(特朗普)总统发表了“告别演说”。他在开头感谢了白宫团队的服务,历数4年来的政绩,并重申了“美国优先”政策,包括重整军队、创造就业、为大家减税、打造经济奇迹、不断打破股市的纪录、打击毒品泛滥、建立边境墙,以及重塑了大家的“美国梦”。 川普说,现在世界已经重拾了对美国的尊敬,他也警告下届政府不要丢失这份得之不易的尊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lxmrokR0b8川普还提到了和中共的“贸易战”,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并谈到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给全世界带来了打击,但是美国制造了疫苗。他说,美国建国快250年了,一直享有自由。他还告诉人们要保有乐观的情绪,最好的就要到来了。 周二(1月1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川普政府已经认定“中共当局”因在新疆地区“镇压维吾尔族、穆斯林”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蓬佩奥在声明中说,他已经很确定在中共的指挥和控制下,中国在新疆对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以及宗教团体实施了种族灭绝行为”。他表示,“我们正在目睹,中国党国‘有系统地’试图摧毁维吾尔族人。” 蓬佩奥在今天接受福克斯“美国报告”节目的采访时还说,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一直存在的”威胁。 他敦促下一届政府继续建立和实现美国人真正需要的事务,他也完全“有信心”相信,美国人已经明白了这个来自中共的挑战。 蓬佩奥认为,每一个领导者,不论来自哪个政党,都有责任捍卫美国人的自由。 下一任总统就要上任了。疫情期间,和以往大不相同的“拜登就职仪式”还有一大看点。总统就职委员会在国家广场上植入了超过191,500面美国国旗,代表不能参加就职典礼的美国人民。也就是说,这些美国国旗,成为了拜登演说的现场观众。 而即将离任的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今天也在推特代表夫人凯伦以及家人向大家告别。他说,担任大家的副总统,是在他生命中最荣耀的事情。 我们接下来还有很多话题要和大家说,有拜登提名的内阁成员到底怎么样;多方敦促拜登对华政策强硬;英国议员推法案,让当地法院裁定中共种族灭绝罪行;中国的茅台等名酒被中共共产;以及疫情方面的更新。 拜登内阁成员今赴国会确认听证会 上周我们说到,拜登就职在即,但是他的内阁成员迟迟没有通过国会认证,使他只能启动B计划,也就是从职业公务员队伍中选拔出代理负责人,来保障上任时一些机构能正常运行。 那么在距离他就职前的最后一天,也就是今天,他的内阁成员终于前往国会参议院,参加确认听证会。 今天上午10点,参议院相对应的各委员会为财政部长提名人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国家情报总监提名人艾弗里尔‧海恩斯(Avril Haines),以及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为国土安全部长提名人亚历杭德罗‧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举行了确认听证会。 今天下午,国务卿提名人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防部长提名人劳埃德‧奥斯汀(Lloyd J. Austin III)也参加了参议院听证会。 而交通部长提名人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听证会被安排在周四。 提名情报总监称对抗中共 国务卿要应战俄中伊 据路透社报导,在提名的内阁成员中,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表示将继续执行对中国(中共)的严格审查路线,并督促情报机构帮助解决疫情问题。 海恩斯认为美国机构必需继续搜集情报,以“支持两党为战胜中国(中共)所做的长期努力”,还要“对抗中国(中共)的不公平、不合法、咄咄逼人和胁迫性的做法,以及反对其侵犯人权的行为”。 国务卿提名人、拜登的密友布林肯保证说,他将致力于修复受损的美国外交关系,并建立统一战线,应对来自俄罗斯、中国(中共)和伊朗的挑战。 另外,德国之声报导说,提名交通部长布蒂吉格创造了一个“史上第一”,他是美国首位公开出柜的同性恋部长。 同时,NBC等多家媒体今天报导,拜登提名的卫生部助理部长瑞秋‧莱文(Rachel Levine)是现任的宾州卫生部长,是个变性人。 拜登在声明中表示,莱文将为抗疫工作带来重要经验和稳定的领导力。但是,前几天提出要弹劾拜登的国会女议员玛乔丽‧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发推文反驳说,莱文“很可能导致宾州数千名老人的死亡”,因为她把中共病毒确诊患者安置进了养老院。参议院不应该通过对她的认证。 拜登对华政策未定...

骚客文艺 | 有些抗疫口号,总让人觉得“不对劲”

作者:张3丰 1月13日,黑龙江在通报最新疫情的时候,使用了“应急状态”这个词,取代了之前的“战时状态”。在互联网上,前几天很流行的“战时状态”,正在得到清理,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变化。 图源:微博@新浪新闻 几天前的朋友圈,流行一张截图,出现疫情的各地,都高调宣布“进入战时状态”,发布主体甚至包括一些县城。很多网友戏言,不明真相的人,或许会认为中国正在遭受敌人的入侵。 “战时状态”当然只是一个比喻。在法律意义上,只有全国人大才能宣布实行“战时状态”,各地使用这个词,只是表达一个防疫的“坚决态度”。这已经是汉语中表达“狠劲”的最高词汇,如果将来出现更严重的状况,人们就需要发明新词了。 按照这个比喻用法,既然是“战时状态”,我们的敌人到底应该是谁?毫无疑问,是病毒。在过去一年,中国在抗疫中的表现无疑是出色的,积累了丰富的对敌经验。从病毒溯源到患者的救治,都有了一套可行的办法,即便最近河北、黑龙江的疫情看上去有点凶猛,人们也不用太过担心,去年武汉的事情,不可能重演。 但是,当我作出这个判断的时候,精神是有点恍惚的:去年在武汉发生的一些事情,似乎正在重复。在微博上,有石家庄医生反映,因为小区封禁,公交暂停,自己根本无法上班。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显示,有几个大学生在冬夜的石家庄街头“流浪”,他们无法找到出租车,最后,是志愿者车辆把他们送到宾馆。 图源:微博@中国新闻周刊 去年年初被媒体批评的一些“标语式抗疫”再次出现,“出来聚会的是无耻之徒,一起打麻将的是亡命之徒”,一段视频中,一位村干部模样的人手持喇叭喊道:“我们这里没有雷神山,也没有钟南山,只有抬上山”,这样的口号有一种民间文学的幽默,但是在你发笑之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图源:抖音@GRTZJXW 很多新闻都很难在人们的心中留下印记,但是段子或者笑话却可以流传开来。我们必须承认,流行的段子中往往蕴含着某种真相,它是群体观念的某种曲折的反映。这些抗疫的段子让人不安,是因为它把人而不是病毒,当成了“敌人”。 最让人吃惊的是一个老人被四个工作人员强制摁倒在地检测核酸的视频。检测核酸当然是应该的,但是,除了把他像动物一样摁倒,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吗?那位农村老人,很有可能欠缺现代医学常识,对未知的东西充满恐惧,他或许认为测核酸是危险的,但是他是一个拥有完整权利的公民——至少他有被文明对待的权利。如果我们承认除了把他摁倒之外没有别的办法,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败。 这些场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我们仿佛遭遇到时间错乱,再次回到了去年初的武汉。我们再次遇到慌乱,遇到防疫措施扩大化。我们会不断重复错误,成都、杭州患者的个人隐私被传播,公安部门及时采取行动,而石家庄再次发生患者个人信息被泄露,而且更为严重。患者甚至被人拉到一堆陌生人的微信中,强迫道歉,在那一刻,她不再是病毒的受害者,而成了病毒本身。我们再次看到对患者的围攻。如果一个人为了生存而奔波,多到了几个地方,不幸感染之后,就会遇到指责。 被网暴的石家庄确诊患者收到的谩骂 正在形成一种让人担忧的“免疫学思维”:不断在群里中区分敌我,找出“敌人”,然后孤立他。医学意义上的“隔离”当然可以理解的,中国也已经发展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隔离”办法,这值得赞赏。但是,这种原则正在弥漫开来,从对病毒的“隔离”,发展成对人的“孤立”。 在社会学意义上,“免疫学思维”要求我们不断找出“潜在的敌人”,这个敌人不是病毒,而是人。这是一种不断的“排除法”,类似前些年流行的“杀人游戏”。最终,社会上会流行一种不断排异的逻辑,一旦有人被“揪出来”,就会遭遇一种道德审判,人们以一种严厉的目光来审视他的“流调”。这已经和科学防疫相去甚远,变成一种社会迫害。 一个人被确诊之后,以现在成熟的救治手段,会得到完善的治疗,在成都的病房,病人可以隔着玻璃向记者比出胜利的手势,但是他们不知道,一个确诊患者之后会遇到什么。过去一年,“社会性死亡”成为一个流行词汇,一个患者要战胜社会偏见回归社会,会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对此所知不多。 要最终战胜疫情,需要政府采取行之有效的防疫手段,也需要公众积极的配合。疫苗已经出现,我们正在迎来曙光,但是,对抗疫情真正有效的办法,一定是团结和文明。如果我们能够最终清除掉那种叫做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但是却迎来一个人人相互提防的社会,那不是人的胜利,而是病毒的胜利。 这就是“战时状态”让人困惑的地方。要获得“战争的胜利”,就必须区分敌我,还要在“自己人”中找出叛徒,要鼓励“牺牲”。那些真正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志愿者都让人尊敬,但是,也有很多人潜意识中认定,为了获胜,我们需要不断牺牲、剥掉掉一些人的权利,在这样想的时候,我们都会把自己设想为最终的胜利者,而现实则有可能是,我们都有可能成为“牺牲者”。 在2021年初我们还在谈论这些,多少有点让人悲哀。我们终将“战胜”疫情,但最终我们会为之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们会收获一个怎样的世界?是“去病毒”的,还是“像病毒的”? The post 骚客文艺 | 有些抗疫口号,总让人觉得“不对劲” appeared first on 中国数字时代.

部分撤出大陆 鸿海2.7亿美元越南新厂获批 | 投资 | 大纪元

【大纪元2021年0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玉洁综合报导)台湾鸿海集团在越南加码投资2.7亿美元开设新厂的计划,近日获得越南政府批准。此项投资将主要用于生产苹果MacBook和iPad产品。 越南政府1月18日通过官网发布声明表示,已向鸿海子公司Fukang Technology发放了许可证,该厂位于越南东北部的北江省,年产量预计为800万台。 鸿海2020年11月曾发布公告表示,将把iPad和MacBook组装生产线从大陆转移至越南,在越南建立子公司Fukang Technology,进行长期投资。该厂将于2021年上半年开始生产苹果MacBook和iPad产品,以及索尼电视和键盘等配件。 当时路透社引述知情人透露,作为苹果公司供应链,鸿海应苹果的要求将iPad和MacBook的组装业务从大陆转移至越南。苹果从2019年开始布局在大陆和大陆以外两套供应链。 越南政府表示,截至2020年12月份,鸿海在越南的投资总额已经达到15亿美元,其中在北江省总计投资9亿美元,创造了3.5万个工作机会;在北宁、永福两个省也设有工厂,预计鸿海2021年将继续在越南增加投资7亿美元,创造1万个就业机会。 除了鸿海,台湾的仁宝、纬创、英业达、和硕等大型电子代工厂也已经把部分生产线迁出大陆,并均已将越南作为投资选择之一,新建工厂。越南有望成为台湾电子业在亚洲仅次于大陆的最大制造基地。 目前台湾电子代工厂在越南组装生产的产品主要包括PC、笔记本电脑、电视、平板电脑、网通和智能家庭产品。比如,和硕的越南海防厂代工谷歌智能音箱产品,纬创河江厂主要生产笔记本电脑,英业达的越南厂代工生产苹果AirPods,仁宝永福厂代工智能穿戴装置、智能手机和音箱等产品。 责任编辑:李穹 #

美宣布中共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 强制绝育 | 再教育营 | 蓬佩奥

【大纪元2021年0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报导)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周二(1月19日)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已经认定中共当局因在新疆地区镇压维吾尔族穆斯林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美国国务院官员在电话会议中介绍这一最新举动说,国务卿蓬佩奥查阅了“(中共)自己在新疆的政策、做法和暴行的详尽文件”后,做出的上述认定。 “经过对现有事实的仔细审查,我已确定,在中共(CCP)的指挥和控制下,中国在新疆对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实施了种族灭绝行为。”蓬佩奥在一份声明中说,“我相信这种种族灭绝正在进行,我们正在目睹中国党国有系统地试图摧毁维吾尔族人。” 美国国会于去年12月27日通过立法,要求美国政府在90天内确定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动或其它被指控罪行是否属于反人类罪或种族灭绝罪。随后,川普政府内部对此进行了激烈辩论。 路透社报导说,周二在电话会议就此决定进行介绍的官员表示,“这不是一个我们轻易做出的决定;它经过了很多的过程和很多分析。国务卿在他的职位上做出了决定……” 中共在新疆的所谓再教育营受到了国际上广泛的谴责。据广泛的多方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当局对新疆地区维吾尔族少数民族的打击行为包括:大规模关押了约100万人,强制再教育计划,高侵入性的监视,宗教压制,强迫妇女绝育和强迫劳动。 路透社报导说,美国的这一决定并不会自动发动任何惩罚,但意味着各国必须认真考虑是否允许其国内公司与新疆这个全球主要棉花供应商做生意。上周,美国对所有来自新疆的棉花和西红柿产品实施了禁令。 《纽约时报》报导说,确定一个国家存在的暴行在美国国务院是很罕见的行动;此举是川普政府在其最后一天任期内对中国(中共)采取的最后行动,也是川普政府在历经一年多的辩论后,就北京数十年来犯下的最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做出的惩罚。 其它国家或国际机构也可能效仿美国,正式批评中共对待少数民族穆斯林的行为并采取惩罚措施。此外,这一决定还会促使国务院进行某些审查。 美国的外交政策官员以及政治领域专家都表示,未来数年或数十年内,中共治下的中国将是任何一个美国政府的最大挑战。 拜登竞选团队在11月3日美国大选前也曾表示,中国新疆地区正在发生种族灭绝。 中共政府否认有关新疆种族灭绝和其它侵犯人权行为的指控。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上周四(1月14日)在美国社交媒体推特上散发新疆人权假宣传片,否认中共对维吾尔族的强迫劳动政策,同时指责美国政府在造谣。 责任编辑:林妍#

维舟 | “你也配?”:中国社会的“资格”意识 – 中国数字时代

作者:维舟 1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日前正式宣布进军娱乐圈。她是任正非第二任妻子姚凌所生,随母姓,也因这一特殊身份而被戏称为“华为二公主”,据说其父也支持她“搞文艺”。 虽然娱乐圈的人不怕没争议,甚至只怕没争议,但她遇到的第一波争议可能也有点出人意料: 底下最高赞的一条留言说,这“类似于去年初的:‘她如果是红四代,开车进故宫还情有可原,但她只是个嫁进去的普通人空姐。’” 确实有点好笑,毕竟寻常人家里的小女孩被叫作“小公主”,也没见人这么急怒攻心。关晓彤还把自己定位为“京圈格格”,因为“公主”和“格格”在如今这个平民化的时代里,早已不算是什么严格意义上的身份了。但这里的反感,细想却又并不仅仅是对权力地位本身,这究竟算是基于什么逻辑呢? 2 这背后的原因恐怕在于:中国社会的底色还是等级制下的身份地位,所以凡事讲“资格”**。因此,人们反对的不是特权本身,而是强调你没有资格享有特权**。在此隐含的一个前提是:人是分三六九等的,对应不同的规格待遇。因此,“人上人”那样也罢了,但就凭你? 这一点其实鲁迅早就道破了,《阿Q正传》里赵老太爷骂阿Q:“你怎么会姓赵?你怎么配姓赵?”——姓氏本来只是与生俱来的一个符号,但在这里也是一种“资格”,意味着和赵老太爷同宗的“身份”,而无此资格者冒用,那就是不可饶恕的僭越。 孔子是彻底的规范人,强调“君子思不出其位”,每个人各安本分 本来,儒家思想所念兹在兹的就是“如何建立社会秩序”,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强调每个人都要安于自己的身份地位,这样社会才能安定。中国人传统上理解的“规矩”,其实就是伴随着身份地位而来的一整套角色规范。如果一个人僭越了自己的身份,那在传统时代的中国人眼里,便是“乱了规矩”,甚至是社会失范的征兆。 正因此,中国历代所制礼仪,其根本目的都在于维护社会等级的差异性,彰显身份地位的不可逾越,尊卑有序、贵贱有别。明太祖朱元璋再三重申这些禁令,明确指出要避免等级制度混乱,禁止任何偏离。这些规范事无巨细,从官员不得掩饰其级别,到百姓不得取名用帝王等字样,平民、商人使用超越其等级的事物,均属“越制”的大罪。 与此同时,中国这样一个编户齐民的社会却又是相对平等的,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承认人们有机会向上流动。于是,人们在恪守礼法秩序的同时,又怀有一种特殊的公平意识和反叛心理:凭什么你行,我就不行?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多情的大理王爷段正淳在被迷药制住后,有一段描写: 果然听得马夫人问道:“段郎,你肯不肯和我做长久夫妻?” 段正淳笑道:“你这人忒是厉害,好啦,我投降啦。明儿你跟我一起回大理去,我娶你为镇南王的侧妃。” 秦红棉和阮星竹听了,又是一阵妒火攻心,均想:“这贱人有什么好?你不答允我,却答允了她。” 在此隐藏着强烈的嫉恨:凭什么是你?这在一个彼此知根知底的熟人社会中更容易生发,因为“熟悉产生鄙夷”,人们很难承认自己在什么地方不如人。最终,这有时甚至还会产生一种特殊的动力:如果连他都行,那我为什么不可以?甚至是“**你不配,我才配”**。** 这样,同侪之间的激烈竞争,最终却维持了一种超稳定结构,因为人们实际上既不反对秩序顶端的裁决者,也不反对等级秩序本身,反倒是自觉地维护这一等级制,仿佛唯一的问题是有一些名不副实的人败坏、逾越了自己的身份——他们不配。 3 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平等观,因为它指向的是当事人的“资格”——仿佛此人如果确有资格,那就没问题。这就造成一种羡憎交织的双重心态:抵触同侪将自己的权力和财富显化,但对“王室”和“贵族”又有着莫名的艳羡。 诡异的一点是:这看似叛逆,其实却又是保守和顺服的。因为发出这种抗议声的人未必不想要这样的特权,也正是这种“想要而得不到”才具有爆点。事实上,像“开着大奔进故宫”的事主也完全明白这一点,否则这种炫耀就无法招来羡慕、妒忌,正是这才带来权力的满足感。在这里,演员和观众实际上是同一类人。 当社会中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炫耀身份特权本身可说是他们试图将权力和财富转化为社会资本,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来很多暴发户都想把自己孩子培养成“贵族”——但“贵族”不是“培养”出来的,这些做法往往倒是适得其反,因为中国人并不认可这种合法性。按王学泰的观点,中国人只认三种:血统、打江山的、考出来的。所以,“红四代也还情有可原,就你,还贵族?” 客观地说,这固然是因为中国深厚的儒家传统,但每个传统社会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可能或多或少都会有类似的经历。此时,人们看到了机会(“我也有权得到”),而社会上升机制却未必完善,以至于一些看起来“德不配位”的人倒是趾高气昂。此时,人们想的是如何让自己也捞到一点好处,吁求的其实是公平的分配机制。 美国记者Hedrick Smith在1970年代常驻莫斯科,事后根据自己的观察写成《俄国人》一书,他发现,“在这个无产阶级的国度里,人们还是有着比在西方具有多得多的等级、阶级和地位的观念”,“权贵们把这些特权都视为天经地义的事,他们极端鄙视普通人,那种骄横的态度,比起西方最高傲的富翁们,常常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人们不想改变这一部分制度,而只是想沾它的光。他们不说苏联的制度不好,而是想自己也得到一点。” 就此而言,当下中国社会出现这样的心态绝非偶然:一方面,原子化的个体相信彼此均等,对公平越发敏感,本能地对权力和金钱的肆意张扬有所抵制;但另一方面,在一个充满社达气氛的社会里,当一个“人上人”仍然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这既造成一种狂躁焦虑的心态,却也是中国社会发展内在的巨大动力之一。 不过,吊诡之处在于,只有势利眼才会那么看重这些外在的东西,急于通过他们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格调》一书对此一针见血:“如今,只有把帽子当作无足轻重的饰物,才能赋予它等级的意味。严肃地看待戴帽一事,只会使自己的身份降低。”——当然更不必说,沾沾自喜地炫耀自己的特权,这本身就是暴发户格调低下的可靠标志。 确实,一个社会即便现代化了,也很难消除这些身份地位的差异,但一个人的价值并不取决于身份,公共物品也不应根据“资格”来分配享有的权利。不做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说中国人已经在意识层面真正现代化了。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