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es Facebook make us more alone?

Must Read

前人事部长:四二五后我也成了维护正义的人 | 法轮功 | 425 | 上访

【大纪元2021年04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采访报导)22年前的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万多人聚集在国务院信访办门前上访,之后又像退潮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晚,中共的镇压机制就转动起来。从第二天起,各种红头文件如雪片一样飞到全国各大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办公桌上。 那时,在广州深圳一家拥有几十家下属企业和数千员工的实业集团公司担任人事部部长的栾爽(后改名:蓝天)也接到了通知,要她到会议室听“重要文件传达”。 “什么?万人上访?”栾爽心里嘀咕,“现在还有人去北京上访?” 栾爽是公司人事主管,本身又是一名党员,她知道“到北京上访”的敏感性。让她好奇的是,“六四”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有人这么天真,这么大胆去北京上访? “给我奖金我都不会去,那不是葬送前程嘛。”栾爽在心里说,“这是中国人都知道的事啊。” 可是这些人不仅去了,还去了一万多,听说都是自愿的。“这是些什么人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她听到读文件的人口中说出“法轮功”三个字。 从来没接触过修佛和气功的栾爽听得一头雾水,她问:“哪个‘法’?哪个‘轮’?哪个‘功’啊?” 有人说,好像公司里就有一个人在炼。栾爽开完会后二话没说,直接就从会议室拐进那个同事的办公室,要了一本《转法轮》看。 栾爽可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人,什么事情她必须要亲眼去看,经过自己的思考才有结论。 她花了两天一晚的时间看完了这本书,看罢感叹道:“这就是我一生在寻找的东西。” 栾爽从小就表现优秀,在小学、中学、大学都是班长或学生会主席,19岁时就加入了共产党。想跟着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栾爽内心柔软,最看不得别人难过。看到有人哭,她就跟着流眼泪;看见讨饭的老奶奶,哪怕身上只有两毛钱也会送给她。 可是一走入社会,栾爽发现根本不是书本上讲的那样,共产党说的一切几乎全是假的。1989年六四的时候,她正在吉林大学中文系读书,那时候大学生都出去游行,也有去北京的。 六四之后,从北京回来的同学说共产党开枪了,用的子弹都是战场上用的开花弹。可是中央电视台却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一个人”。从那以后,栾爽再也不相信共产党的话了。 在吉林大学读书时的栾爽。(受访者提供)她对人生越来越困惑,看到社会上的各种恶行既反感又无奈,可在共产党的社会中谁能做好人?谁敢做好人啊?倒地的老年人、要饭的残疾人都可能是骗人的。她经常看着灰色的天空叹息,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就要在这个人人欺骗的世界上苟且偷生吗?她只能躲起来,什么也不参与,她想,要是不和那些坏人同流合污,就可以算个好人了吧。 可《转法轮》中的一句话像炸雷一样惊醒了她。书中说:“有的人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标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栾爽一下子明白了,是啊,那种不分善恶、见怪不怪、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的人,怎么还能算个“好人”呢。 “我感到人生又有希望了,我找到了做人的标准。”栾爽说,从此她心里像照进了阳光,感到幸福又踏实。“这回我知道了,用‘真、善、忍’标准衡量一切,只要是正确的事情我就要做到底了。” 当她看到《转法轮》书中写道:“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这句话的时候,她内心倏地一动。 “我也要修炼!”她暗暗想道,“这么好的法现在不炼还等什么?” 栾爽炼法轮功一周后,十几年的牙齿出血症状就不翼而飞;她的身体轻得总有被车吊着的感觉。随着修炼境界的提升,《转法轮》书中所讲述的某些神奇现象在她身上展现出来。她给办公室中的每个人赠送了一本《转法轮》。 她的心情非常激动,同时理解了那些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能做出“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那样的壮举,是因为他们修的是“真、善、忍”,所以他们有为了他人而维护真理的勇气。 “四二五”事件发生三个月后,中共撕下“不干涉人民群众祛病健身”的画皮,悍然发动镇压。严峻的考验一下子摆在栾爽的面前:面对黑白颠倒的现实,面对佛法被空前诽谤的时刻,她是躲到刚分到手的400平方米(约4300平方呎)海景豪宅里偷偷炼功?还是像“四二五”上访的学员们那样放下生死,站出来捍卫正义良知? 此时的栾爽已不是原来的那个迷茫而无奈的人了,她心里所想的只有一个:“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我是大法受益者,我不站出来,谁站出来?” 2001年元旦,刚修炼一年多的栾爽,在心中做好了失去一切的准备,毅然走上了她曾说过的“给奖金也不去”的天安门,去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后来她被抓进拘留所,遭受了三个月的折磨,出来后被公司降职,后遭排挤和刁难。有一天,深圳市委组织部煞有介事地下达文件,上面赫然写着“将栾爽开除党籍”的字样。然后,公司召开中层领导大会,专门批斗她。人们没想到,栾爽还和往常一样,脸上挂着她那招牌一样的灿烂笑容。 “开除我正好。”她在心里暗自说,“这个邪党容不下好人,你不开除我,我自己也要出去的。” 在栾爽最后不得不离开公司的那一天,一个同事问她:“你是不是不正常了?这么好的工作都不要了?” “不是我不要工作”,栾爽回答道,“是领导不让我做了。我不能为了一个工作而卑躬屈膝,放弃坚持真理信仰。” 如今,“四二五”已经过去了22年了,旅居海外的栾爽也已经修炼了22年了。 栾爽说,当年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万人和平大上访事件就像一道曙光,照亮了整个中国,也照亮了她的人生。 “如果每个人都像四二五上访的那些人一样,中国社会就好了。”她说,“而我也因为四二五而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终于成为了我从小心里就向往的维护正义的好人了。” 责任编辑:李缘#

外宣微记 | ​读外刊,刷抖音,常常哭笑不得

今早刷抖音偶遇一条“新闻”:“CNN记者摊牌就是要抹黑中国:要让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看起来像个坏蛋。” 中国人只要语文及格,一看这标题,一定会忍不住骂CNN它八辈祖宗。于是,留言是这样的: 抖音大概知道我曾在此视频流连忘返,很快又推送一条:CNN记者自曝:美方就是要抹黑中国。 中国人只要语文及格,一看这标题,一定会忍不住骂美国政府它八辈祖宗,或许还会夸赞CNN记者“好样儿的”。于是,留言区“画风”又是这样的: CNN女记者到底说了啥,惹得国内网民又骂又夸? 这事其实算不得“新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3月23日举办线上研讨会,议题就是“中美关系”,CNN记者Kylie Atwood应邀发言。 只不过,Kylie的发言这两天才漂洋过海到了中国。 在谈及特朗普与拜登对华策略的区别时(音频17分45秒起),Kylie提到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对华政策的三个表述:对抗、竞争、合作(参见旧文)。Kylie说,拜登与特朗普在对华政策(措辞)方面“有三分之二是相似的(2/3 similar to what the Trump folks were using)”。 特朗普在任期尾声之际,对华态度几乎只剩“对抗”与“竞争”两个词了。 紧接着,Kylie进一步解释了Trump folks对华态度的具体表现,连说了三句话: We are gonna take them on We can’t...

中信信托状告河南汝州政府 索要账款1.5亿

【大纪元2021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实综合报导)北京市高级法院披露的一则合同纠纷民事裁定书显示,中信信托因合同纠纷将河南汝州市政府等告上法庭,要求支付部分应收账款与违约金合计约1.5亿元(人民币,下同)。这是继中泰信托状告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政府之后,又一起信托公司状告地方政府失信、违约的案例。 据裁定书描述,2017年7月27日,汝州市产业集聚区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汝州发展公司)作为转让人、中信信托作为受让人、汝州市管委会(经汝州市政府授权)作为债务人签订了《债权分割及转让协议》。 根据协议,汝州市政府同意汝州发展公司将应收账款债权9.35亿元作为一项单独债权转让给中信信托。此后,中信信托依照约定,将发售优先级收益权、中间级收益权所得之认购价款支付给汝州发展公司,但是汝州市政府及保证人未按约定,按期足额还款。 因此,中信信托将汝州市政府告至北京三中院,要求汝州市政府、汝州发展公司等支付部分应收账款、部分违约金合计1.52亿元,并承担律师费、保全费等诉讼费用。 汝州市政府对法院管辖权提出异议,遭到北京三中院和北京高院驳回。 近年来,大陆经济低迷,地方政府土地收入、财政收入不断下降,债务风险日趋严重。去年(2020年)底,大陆财政部政府债务研究和评估中心副主任薛虓干就曾表示,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将达26万亿元人民币,债务率接近警戒区间,地方政府偿债压力越来越大,风险不断加大。 大陆前财政部部长刘仲藜则表示,一些省份的债务率已经大大超过警戒线。 去年9月,上海金融法院审理了中泰信托状告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政府、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和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的案件。 这一案件涉及的产品始于2016年7月5日,总规模3.5亿元,期限3年,2019年8月进行展期。目前剩余待偿付本金约为2.31亿元。 根据判决书,上海金融法院认为汇川区政府违约,应向中泰信托履行偿付相应款项。这一判决于2021年1月22日生效。目前,中泰信托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责任编辑:孙芸#

Yvette Vickers (Yvette Vickers), a former Playboy playgirl, a B-class movie star, the most famous role she has played is the heroine in “50-foot tall woman”. She should be 83 years old by August last year. But no one knows the exact age at the time of her death. According to a Los Angeles coroner’s report, she had been lying there for another half a year when another actor, Susan Savage, discovered her body. Su Shan found that a spider web had formed on her mailbox, and the letters had turned yellow, so she opened the door through the broken window, pushed open piles of junk letters and mountainous clothes and climbed upstairs to find Vickers’ body. Has been mummified. A radiator next to her was still on. Her computer is also on. The faint light penetrated the empty room.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前人事部长:四二五后我也成了维护正义的人 | 法轮功 | 425 | 上访

【大纪元2021年04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采访报导)22年前的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万多人聚集在国务院信访办门前上访,之后又像退潮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晚,中共的镇压机制就转动起来。从第二天起,各种红头文件如雪片一样飞到全国各大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办公桌上。 那时,在广州深圳一家拥有几十家下属企业和数千员工的实业集团公司担任人事部部长的栾爽(后改名:蓝天)也接到了通知,要她到会议室听“重要文件传达”。 “什么?万人上访?”栾爽心里嘀咕,“现在还有人去北京上访?” 栾爽是公司人事主管,本身又是一名党员,她知道“到北京上访”的敏感性。让她好奇的是,“六四”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有人这么天真,这么大胆去北京上访? “给我奖金我都不会去,那不是葬送前程嘛。”栾爽在心里说,“这是中国人都知道的事啊。” 可是这些人不仅去了,还去了一万多,听说都是自愿的。“这是些什么人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她听到读文件的人口中说出“法轮功”三个字。 从来没接触过修佛和气功的栾爽听得一头雾水,她问:“哪个‘法’?哪个‘轮’?哪个‘功’啊?” 有人说,好像公司里就有一个人在炼。栾爽开完会后二话没说,直接就从会议室拐进那个同事的办公室,要了一本《转法轮》看。 栾爽可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人,什么事情她必须要亲眼去看,经过自己的思考才有结论。 她花了两天一晚的时间看完了这本书,看罢感叹道:“这就是我一生在寻找的东西。” 栾爽从小就表现优秀,在小学、中学、大学都是班长或学生会主席,19岁时就加入了共产党。想跟着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栾爽内心柔软,最看不得别人难过。看到有人哭,她就跟着流眼泪;看见讨饭的老奶奶,哪怕身上只有两毛钱也会送给她。 可是一走入社会,栾爽发现根本不是书本上讲的那样,共产党说的一切几乎全是假的。1989年六四的时候,她正在吉林大学中文系读书,那时候大学生都出去游行,也有去北京的。 六四之后,从北京回来的同学说共产党开枪了,用的子弹都是战场上用的开花弹。可是中央电视台却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一个人”。从那以后,栾爽再也不相信共产党的话了。 在吉林大学读书时的栾爽。(受访者提供)她对人生越来越困惑,看到社会上的各种恶行既反感又无奈,可在共产党的社会中谁能做好人?谁敢做好人啊?倒地的老年人、要饭的残疾人都可能是骗人的。她经常看着灰色的天空叹息,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就要在这个人人欺骗的世界上苟且偷生吗?她只能躲起来,什么也不参与,她想,要是不和那些坏人同流合污,就可以算个好人了吧。 可《转法轮》中的一句话像炸雷一样惊醒了她。书中说:“有的人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标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栾爽一下子明白了,是啊,那种不分善恶、见怪不怪、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的人,怎么还能算个“好人”呢。 “我感到人生又有希望了,我找到了做人的标准。”栾爽说,从此她心里像照进了阳光,感到幸福又踏实。“这回我知道了,用‘真、善、忍’标准衡量一切,只要是正确的事情我就要做到底了。” 当她看到《转法轮》书中写道:“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这句话的时候,她内心倏地一动。 “我也要修炼!”她暗暗想道,“这么好的法现在不炼还等什么?” 栾爽炼法轮功一周后,十几年的牙齿出血症状就不翼而飞;她的身体轻得总有被车吊着的感觉。随着修炼境界的提升,《转法轮》书中所讲述的某些神奇现象在她身上展现出来。她给办公室中的每个人赠送了一本《转法轮》。 她的心情非常激动,同时理解了那些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能做出“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那样的壮举,是因为他们修的是“真、善、忍”,所以他们有为了他人而维护真理的勇气。 “四二五”事件发生三个月后,中共撕下“不干涉人民群众祛病健身”的画皮,悍然发动镇压。严峻的考验一下子摆在栾爽的面前:面对黑白颠倒的现实,面对佛法被空前诽谤的时刻,她是躲到刚分到手的400平方米(约4300平方呎)海景豪宅里偷偷炼功?还是像“四二五”上访的学员们那样放下生死,站出来捍卫正义良知? 此时的栾爽已不是原来的那个迷茫而无奈的人了,她心里所想的只有一个:“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我是大法受益者,我不站出来,谁站出来?” 2001年元旦,刚修炼一年多的栾爽,在心中做好了失去一切的准备,毅然走上了她曾说过的“给奖金也不去”的天安门,去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后来她被抓进拘留所,遭受了三个月的折磨,出来后被公司降职,后遭排挤和刁难。有一天,深圳市委组织部煞有介事地下达文件,上面赫然写着“将栾爽开除党籍”的字样。然后,公司召开中层领导大会,专门批斗她。人们没想到,栾爽还和往常一样,脸上挂着她那招牌一样的灿烂笑容。 “开除我正好。”她在心里暗自说,“这个邪党容不下好人,你不开除我,我自己也要出去的。” 在栾爽最后不得不离开公司的那一天,一个同事问她:“你是不是不正常了?这么好的工作都不要了?” “不是我不要工作”,栾爽回答道,“是领导不让我做了。我不能为了一个工作而卑躬屈膝,放弃坚持真理信仰。” 如今,“四二五”已经过去了22年了,旅居海外的栾爽也已经修炼了22年了。 栾爽说,当年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万人和平大上访事件就像一道曙光,照亮了整个中国,也照亮了她的人生。 “如果每个人都像四二五上访的那些人一样,中国社会就好了。”她说,“而我也因为四二五而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终于成为了我从小心里就向往的维护正义的好人了。” 责任编辑:李缘#

外宣微记 | ​读外刊,刷抖音,常常哭笑不得

今早刷抖音偶遇一条“新闻”:“CNN记者摊牌就是要抹黑中国:要让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看起来像个坏蛋。” 中国人只要语文及格,一看这标题,一定会忍不住骂CNN它八辈祖宗。于是,留言是这样的: 抖音大概知道我曾在此视频流连忘返,很快又推送一条:CNN记者自曝:美方就是要抹黑中国。 中国人只要语文及格,一看这标题,一定会忍不住骂美国政府它八辈祖宗,或许还会夸赞CNN记者“好样儿的”。于是,留言区“画风”又是这样的: CNN女记者到底说了啥,惹得国内网民又骂又夸? 这事其实算不得“新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3月23日举办线上研讨会,议题就是“中美关系”,CNN记者Kylie Atwood应邀发言。 只不过,Kylie的发言这两天才漂洋过海到了中国。 在谈及特朗普与拜登对华策略的区别时(音频17分45秒起),Kylie提到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对华政策的三个表述:对抗、竞争、合作(参见旧文)。Kylie说,拜登与特朗普在对华政策(措辞)方面“有三分之二是相似的(2/3 similar to what the Trump folks were using)”。 特朗普在任期尾声之际,对华态度几乎只剩“对抗”与“竞争”两个词了。 紧接着,Kylie进一步解释了Trump folks对华态度的具体表现,连说了三句话: We are gonna take them on We can’t afford to work with them...

中信信托状告河南汝州政府 索要账款1.5亿

【大纪元2021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实综合报导)北京市高级法院披露的一则合同纠纷民事裁定书显示,中信信托因合同纠纷将河南汝州市政府等告上法庭,要求支付部分应收账款与违约金合计约1.5亿元(人民币,下同)。这是继中泰信托状告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政府之后,又一起信托公司状告地方政府失信、违约的案例。 据裁定书描述,2017年7月27日,汝州市产业集聚区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汝州发展公司)作为转让人、中信信托作为受让人、汝州市管委会(经汝州市政府授权)作为债务人签订了《债权分割及转让协议》。 根据协议,汝州市政府同意汝州发展公司将应收账款债权9.35亿元作为一项单独债权转让给中信信托。此后,中信信托依照约定,将发售优先级收益权、中间级收益权所得之认购价款支付给汝州发展公司,但是汝州市政府及保证人未按约定,按期足额还款。 因此,中信信托将汝州市政府告至北京三中院,要求汝州市政府、汝州发展公司等支付部分应收账款、部分违约金合计1.52亿元,并承担律师费、保全费等诉讼费用。 汝州市政府对法院管辖权提出异议,遭到北京三中院和北京高院驳回。 近年来,大陆经济低迷,地方政府土地收入、财政收入不断下降,债务风险日趋严重。去年(2020年)底,大陆财政部政府债务研究和评估中心副主任薛虓干就曾表示,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将达26万亿元人民币,债务率接近警戒区间,地方政府偿债压力越来越大,风险不断加大。 大陆前财政部部长刘仲藜则表示,一些省份的债务率已经大大超过警戒线。 去年9月,上海金融法院审理了中泰信托状告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政府、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和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的案件。 这一案件涉及的产品始于2016年7月5日,总规模3.5亿元,期限3年,2019年8月进行展期。目前剩余待偿付本金约为2.31亿元。 根据判决书,上海金融法院认为汇川区政府违约,应向中泰信托履行偿付相应款项。这一判决于2021年1月22日生效。目前,中泰信托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责任编辑:孙芸#

【有冇搞错】习仲勋重修惠能金身传说 | 六祖惠能 | 清明节 | 冥纸冥币

【大纪元2021年04月10日讯】《有冇搞错》。4月10日。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这首唐代杜牧的诗歌,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它反映的是清明节,短短几行字,天候、人情、乡间生活都交代了。 清明节是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也是中国文化最重要的一个节日。民众以各种方式祭祀亲人亡灵。这是千百年来中国人的传统仪式,朝朝代代的更替,都没改变过。 今年的清明节是4月4日,中共官方却掀起了禁烧纸运动。 中共近年邪火上脑,对民间各种管制日趋严峻,对民俗传统也开始插手改变。具体做法还是老套路:下发文件、媒体造势,洗脑百姓,然后行政手段跟进,监控打压。这让中国人仿佛回到文革“破四旧”年代。 黑龙江哈尔滨当局,今年以“移风易俗”为由进行所谓冥纸冥币专项整治行动,令百姓传统祭祀烧纸活动“无处可买、无纸可烧”,试图禁止承传千年的民俗,引发舆论谴责。 据当地党媒报导,哈尔滨市当局3月召开会议,要求在2021年清明节期间,对生产、加工冥纸冥币的企业从严处罚,查处各类集贸市场、殡葬用品商店、农(食)杂店等批发、零售经营冥纸冥币等祭祀用品行为。 哈市副市长蒋传海讲话,要求禁焚烧冥纸冥币等祭祀用品,称“让冥纸冥币无处可买、无纸可烧”。官方还倡导“文明祭祀”,但并未具体明示什么是“文明祭祀”。 其实早在新年前夕,哈尔滨当局就曾调集城管、公安在全市范围内发起冥纸冥币专项整治行动。据报导,收缴冥纸冥币等祭祀用品3,230公斤,劝阻焚烧冥纸冥币行为7,460宗。 哈市冥纸冥币专项整治行动可追溯到2017年。2018年3月,市府办公厅还下发了《哈尔滨市依法治理生产经营焚烧冥纸冥币工作方案》,称这是“为巩固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工作成果,清除旧规陋俗,倡导社会新风”。哈市2017年和2020年获中共中央文明办颁发的所谓“全国文明城市”称号,评选标准即包括社会风气等“建设成就”。 “全国文明城市”自2005年开始,三年选一次。近年大陆各省市竞相争夺“全国文明城市”称号,视为政绩。 北京也有动作。 中共民政部办公厅2021年3月8日发布《关于做好2021年清明节祭扫工作的通知》,称要“做好清明期间群众祭扫管理”。《通知》四点要求概括如下: 中共虽然自称管控疫情有效,仍然忌惮再次爆发。《通知》中称,“新冠疫情反弹风险不能忽视,做好清明期间祭扫,事关社会稳定。” 《通知》中还称,“引导群众选择文明低碳祭扫方式,抵制低俗祭祀用品和迷信行为”。中共一面说“引导”,一面说“抵制”,戴上所谓“低碳”的、“文明”的高帽子,进而取缔民间祭扫形式。 《通知》要求“提升祭扫服务管理水准”。所谓提升管理水准,换个意思就是控制,把不按党的规矩祭扫亲人的P民行为压灭。 “强化组织保障能力”,说白了,中共要调动国家机器来保障“新破四旧”运动取代祭扫民俗传统。 其实,近年来大陆多省市出现禁止祭扫烧纸的政府行为。 北京人大法制委副主任委员孙力解释《文明条例》称,最终表述为“不在道路、居民区和其它公共区域焚烧、抛撒丧葬祭奠物品”,表面看似没有完全禁止,但“公共区域”怎么界定? 四川西昌当局去年起借口文明祭祀,明确通告每年11月1日到来年6月30日禁止上坟烧纸;绵阳也在去年中元节前发布管理条例,禁止祭祀烧纸甚至点蜡烛。 对哈尔滨当局强力干涉清明烧纸的民俗,大纪元记者采访了一位北京维权律师,回应说:一年多没回北京了,北京的情况不了解,但感觉2020年前焚烧冥纸冥币在北京并不是一个严重问题。东北民间祭祀焚烧冥纸冥币情况可能严重一些,这主要是个历史传统和习俗现象,而且是农业时代和农业社会习俗,本身谈不上违法,并无法律明确禁止,因而并不适合由公安介入。 冥纸冥币又称纸钱、阴司钱等,是东亚国家祭祀祖先时的重要仪式,这种民俗已存在上千年,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表现。 因哈尔滨市政府整治冥纸冥币行动,打击广泛,涉百姓新年祭祖、清明扫墓等诸多传统风俗,故此遭到民间舆论强烈谴责。 有网友说:烧了千百年了,怎么就不行? “这不是迷信,是对先人追思,如果冥币是迷信,那寺庙、道观里上香也是迷信了?又该如何?”“可能他们没有爹妈吧!” 这位网友还真说错了。中共高官都有爹妈,但他们的爹妈,和老百姓的爹妈是不同的。现在中国大陆大搞房地产,活人住的房子价格飞涨,死人的墓地也同样,价格甚至比活人住的房子还要高。很多地方的所谓公墓,里面都有干部区,风水最好的部分,由官员或他们父母占用。普通老百姓死了,通常只能把骨灰存到墓葬园的一个盒子里面去。他们那个相当于别墅,老百姓的相当于普通人住的城市楼房。 所以在中国大陆,人死之后仍然分为三六九等。大陆许多农村地区,以前死后都是土葬,所谓入土为安。中共建政之后鼓励火化,城市中人死了都火化,农村没有强制执行。但最近几年开始强制了。河南前省委副书记徐光是最积极的一个,他在任周口市委书记期间,总共平掉了300万个坟墓。结果到2019年,他被中纪委调查落马了。 中国人形容一个坏透了,会说他打瞎子,骂聋子,挖绝户坟,踢寡妇门。什么意思呢?打瞎子,对方无法还手;骂聋子,他听不到,不会回骂;挖绝户坟,就是别人没有后代,所以没人来追究你;踢寡妇门也是同样意思,屋里头没有男人,没人出来跟你打架拚命。 但按照中国民间的说法,这些都是有报应的,是造大业的坏事。 所以河南当地人都说,徐光是得报应了。事实上,当年跟他一起挖坟的周口市官员,大部分都出事了。 今年中共官方清明节不让大家上香烧纸,我看也会有报应的。 报应之说,有信有不信的。中共最高层领导人是信的,但他们通常不让老百姓去信。就像他们信美国,把妻子儿女往美国送,把钱存到美国,但不让老百姓信美国,天天在媒体上批判美国。这是一样的。 说中共高层相信因果报应,相信风水八卦,绝不是乱说的。政府建楼,一定要建得像个棺材,说是升官发财,大门朝向也特别讲究,必须坐北朝南等等,这些大家看到的报导多了。比如毛泽东就信,他进北京之前,在西山见过一个老道,问天下大事,老道只说了“八三四一”四个数字就不说话了。结果毛泽东不明白,最后把他的护卫部队,称为八三四一部队。1976年他死了之后,大家才反应过来,说八三,是毛泽东活83岁,四一,则是他登基党政41年。这个41年,是从他到延安,正是获得中共领导权开始算起的。 还有另外一个故事,和习近平家族有关,在中国大陆也非常盛传。 中国禅宗最著名的和尚惠能大师,是唐朝人,禅宗六祖。他是广东人,后来一直在广东讲述佛法,最后死在广东韶关南华寺。惠能死后肉身不腐,大家都当成奇迹,后来给他贴上金箔,成了韶关南华寺的宝贝。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红卫兵冲入南华寺破四旧,第一个目标就是惠能的金身,一顿打砸,把金身打烂了。一个和尚把惠能的残骸收拾起来,偷偷埋起来了。据说后来很多动手的红卫兵都出事了,其中一个人还在梦中见到惠能,结果他自己出家到南华寺当和尚去了。 1979年,这个和尚再次在梦中见到惠能大师,让他恢复金身塑像。他写信给韶关和广东省的政协和统战部门。当时各级官员还是文革派居多,而且都是共产党员,没兴趣也没空管这些事。后来事情被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知道了,习仲勋当时刚刚平反出来工作,在广东任省委书记。他指令说一定要重修金身。韶关市的领导还找各种理由推托,但习仲勋态度非常强硬,下面只好照办。 这时候,当年那个埋惠能金身残骸的和尚,才把埋的地点公开。所以后来当局出钱,重修了南华寺,再做一个金身塑像,把惠能的残骨放进去,重新放在莲花台坐上供人膜拜。 那个红卫兵和尚后来又做梦,惠能大师说,习仲勋会有大福报。后来习仲勋升官去北京,但并不得志。民间都说,这个福报,原来落在了习近平了。 习近平本人其实也很相信神佛鬼怪的事情,这些以后有机会再说。 中国传统文化,最重要的承传的仪式,就是祭祀先人。因为中国儒家文化以“忠孝仁义”为核心,孝道就是敬拜先祖,心存感激感恩。清明节其实就是一种体现的形式。 共产党从建立起,就认为这种传统的文化和宗教都是阻碍他们的东西,是落后,迷信,所以要铲除。《共产党宣言》说得特别明白。所以中共治大陆70年,不管最高领袖怎么想,作为一个政党,中共从来都是在不停地铲除传统文化。毛泽东也好,习近平也罢,都无法例外,这是共产党、共产主义这种意识形态决定了的。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最后都要偿还。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石山角度 责任编辑:连书华#

维权人士郭宏伟病逝 家属拒签死亡通知书 | 吉林 | 大纪元

【大纪元2021年04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吉林维权人士郭宏伟因脑出血严重,连日来经过二次手术抢救无效,4月9日上午病逝医院。家属没有在死亡通知书和诊断书上签字。 郭宏伟死亡后,公主岭监狱除增派警力阻止家属探视遗体外,并未给家属任何说法。 4月10日上午,郭宏伟的父亲郭荫起向大纪元记者表示,“郭宏伟在重症室抢救期间,监狱都不让家属会见,咽气后才让家属见上一面。遗体推进殡仪馆后,警察增加到五六人,挡在殡仪馆外不让我们家属进入,一直到要帮郭宏伟穿寿衣时才让我们进去帮他穿衣服。” 现在郭荫起一家人已经回到四平家中,到目前监狱方都无任何说法。郭荫起表示,“要再请律师协助处理,但是目前当局打压严重,没有律师敢接案件。他们现在是官官相护,监狱和公检法是连成一气。” 吉林维权人士郭宏伟4月4日送进医院急救,4月9日宣告死亡。(受访者提供)二次手术重度昏迷仍不让会见 辽宁维权人士姜家文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今日郭荫起告诉他,3月15日狱方把郭宏伟送到省监狱(长春市)医院做保外鉴定,做了一星期后又送回公主岭监狱。3月份也没让郭宏伟与家人联系。 4月4日晚上9点多钟,郭荫起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说郭宏伟脑出血很严重,要抢救,要家属签字。家属赶到医院时医生说他不省人事,不能说话。手术到5日早上4点结束。 手术后郭宏伟脑部依然严重出血,5日晚上再次推进手术室抢救,手术后他已经无法自己呼吸,人已经没有意识了,胃部都是血,医生说可能抢救不过来了。 4月6日上午,郭荫起夫妻和小儿子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三人都呈阴性。他们要求进入探视郭宏伟,狱警只准许一人探视,其母探视后大哭,在其父强闯重症室被多名警察阻拦一小时,后经请示监狱领导才同意其父和弟弟探视。 郭荫起看过郭宏伟后告诉网民朋友,郭宏伟骨廋如柴,重度昏迷,瞳孔放大,生命体症微弱。院方继续告诉家属准备好后事。” 正值壮年含冤离世 郭宏伟,1964年5月16日出生于吉林省四平市,享年57岁。 3月15日狱方把郭宏伟送到省监狱(长春市)医院做保外鉴定,做了一星期后又送回公主岭监狱。 4月4日在狱中出现脑出血,送医院抢救,两次手术后重度昏迷,于4月9日上午10时49分宣告死亡。 吉林维权人士郭宏伟在医院二次手术后宣告死亡。(受访者提供)吉林维权人士郭宏伟在医院二次手术后宣告死亡。(受访者提供)一起冤案一家三人入狱 郭宏伟原是吉林省抚松县松江河一名发电厂职工,2004年在一起经济纠纷案中,遭诬陷“敲诈勒索罪”获刑5年。随后更因受暴力对待导致身体残疾。 2009年郭宏伟出狱后,开始逐级申诉。2012年初,经吉林省政府相关部门集体开会研究,以信访救助金形式,由公安给予郭宏伟33万元补偿。 2014年5月郭宏伟在北京被捕,随后被地方政府构陷,以“敲诈勒索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刑13年。他的老母亲肖蕴苓因陪同照顾病重的儿子郭宏伟进京,也被以同罪名判刑6年,于2020年办理保外就医提前获释。 妹妹郭宏英,在哥哥和母亲入狱后,继续为家人申冤,2018年被捕,以“妨害公务罪”判刑5年半,目前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服刑。 残疾之身在狱中倍受迫害 郭宏伟在松原监狱经常遭到狱方的虐待,被关小号、打药,打得人都翻白眼了。郭荫起夫妻不断去监狱管理局反映,要求调换监狱。郭宏伟是2020年11月从松原监狱转到公主岭监狱。 换监狱后,2021年2月郭宏伟才获得给家里打电话的唯一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这段时间,郭荫起夫妻正在为郭宏伟申请保外就医。 今年3月份外诊在公主岭医院住院7天,结果4月4日就突然接到郭宏伟病危的通知,令家属难以接受! 访民圈哀悼 山东维权人士李延香表示,“这就是中国(中共)的法律,不是来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的,也不是用来维护社会秩序的,而是来残害无辜百姓。说什么寻衅滋事,说什么扰乱秩序,说什么敲诈政府,都是政治流氓用来残害老百姓的一种卑鄙无耻手段而已。” 郭宏伟的死亡给访民群众带来哀恸,山东教师管晓燕为他写了悼念文,并祝福他一路好走,天堂不用维权,那里没有国界,任何人都享受民主自由! 责任编辑:林妍 #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