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i Smith:詩、搖滾與反抗 | Facebook

Must Read

白宫官员:川普若连任 将考虑撤换FBI局长 | 联邦调查局 | 克里斯托弗·雷 | Christopher Wray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综合报导)福克斯新闻报导,如果川普(特朗普)总统在下周二赢得连任,他可能会罢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 )。 周日(10月25日),白宫一位高级官员告诉福克斯,如果川普总统在下周的选举中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川普或计划将雷撤职。另一位白宫高级政府官员也对福克斯说,在大选之后,雷很可能会“打包走人”。 “顾问们不断地告诉总统,如果他想撤换雷,(最好)要等到大选之后。”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说。 但是这位官员否认总统可能把中情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免职,“哈斯佩尔哪都不会去的,总统跟她关系很好。” 美国在线网站Axios周日(10月25日)首次报导,川普考虑解雇雷、埃斯珀(国防部长)和哈斯佩尔。 但是同时,联邦调查局一位高级官员告诉福克斯,雷被广泛认为在FBI和全国执法团体中的“一个受欢迎领导人”。联邦调查局局长的任期一般为10年,如果雷被撤换,这意味着他只担任了3年。 此前媒体报导称,今年夏天早些时候,在川普总统试图部署军队以帮助平息各地大规模骚乱、暴力和暴乱之后,川普对埃斯珀在该问题的反应感到不满。白宫没有直接驳斥这些指控,但同时也表示,目前没有任何新的人事公告。 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Judd Deere)在周三(8月12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川普总统在白宫和整个联邦政府组建了一个非凡的团队,他们代表美国人民取得了不可否认的成功。”“我们目前没有任何人事公告,也不适合揣测大选后或总统第二任期内的人事方面的变化。” 责任编辑:林妍  #

【立此存照】一位喀什女孩的生活轨迹因疫情被显影于此

10月25日,新疆召开喀什疫情新闻发布会,介绍疫情最新动态:截至25日14时,新增137人呈阳性感染者,均与此前1例无症状感染者父母所在的工厂相关联,经专家诊断认定为“无症状感染者”。 官方媒体还于24日公布了第一位被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喀什女孩)的行动轨迹:这位17岁女孩近期往返于家中与工厂。但有网民却发现一处与疫情无关的细节:为何这名女孩一个多月仅返家三次,每次在家的休息时间也极为短暂?(但从电动车可往返来看,似乎距离并不远)她是否遭遇了某种强制性的劳动?还是工厂对于返家次数有限制?这条微博引起了网民对这位女孩是否在被外媒披露过的“新疆血汗工厂”/“再教育营”工作的猜想。而目前,这条微博已经遭到了删除。 以下为环球网|喀什疫情溯源:她在制衣厂上班全文: 10月25日19时50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喀什疫情新闻发布会,新疆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通报了这次疫情的流调溯源情况。 详情如下: 2020年10月24日,喀什地区疏附县报告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无症状感染者。该例无症状感染者,女,17岁,居住在疏附县站敏乡二村,在疏附县某制衣厂工作。家中有4口人,其一般住在工作单位,近期曾三次回家休息。第一次为9月15日—16日、第二次为9月28日—10月3日、第三次为10月17日—18日。一家4口人无外出史、手术史、无其他疾病史。今年以来,该感染者一直在疏附县,无外地旅居史,感染者检测阳性前16天内无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发热病人接触史、无野生动物接触史。 其近期具体活动轨迹为: 9月15日工厂放假从喀什市粤丰家具城十字路口乘坐公交车到站敏路口下车,由其母亲骑电动车接回家中。 9月16日在家未外出。 9月17日乘坐母亲的电动车到制衣厂上班,期间未外出。 9月28日放假乘坐母亲的电动车回家,期间未外出。 10月3日乘坐母亲的电动车返回制衣厂。 10月17日下午18:00,其母亲骑电动车到制衣厂将其接回,路上没有停车,没有接触人。当晚到三村其父母所在的工厂宿舍,与父亲、母亲一起吃饭。 10月18日下午18:00,其与母亲一起去星期天巴扎,19:30到县城百家商城买衣服,21:00回制衣厂上班。 10月19日至23日在制衣厂工作未外出。 10月24日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在定点医院接受隔离医学观察。患者无发热、咳嗽、乏力、腹泻等症状,经医院进一步CT检查无异常,IgM、IgG均为阴性。 (CDT编辑制表如下 ) 返家 在家 回厂 在厂 返家 9.15 9.16 9.17 9.17-9.28 9.28 9.28-10.3 10.3 10.3-10.17 10.17 10.17-10.18 10.18 10.18-10.23 10月24日下午,疾控部门对其所在的制衣厂共有831人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对其密切接触者16人,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406人进行核酸检测,137人检测呈阳性,均与其父母所在的三村工厂相关联。经专家诊断,均为无症状感染者;其父母及哥哥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对以上阳性检出者的所有密切接触者、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已全部实行隔离医学观察。 相关阅读: BBC|新疆“再教育营”:智库指维族人遭强制劳动 涉83家国际公司

民进党:为伸张公义民主价值 力挺香港自由 | 12港人 | 撑港游行 | 反送中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台湾民间团体10月25日发起台湾撑港游行,声援8月23日潜逃台湾途中被中共逮捕的12名港人。民进党表示,为了伸张公义,为了共同信仰的民主价值,会持续结合民间与政府的力量,力挺香港的自由。 香港边城青年、台湾人权促进会、民间司改革会等民团,25日下午在台北举办1025台湾撑港游行,参与游行的民众手持各式标语,蒙面黑衣港人手持“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帜,他们高呼“天灭中共、拒绝送中、释放12港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队伍从台北忠孝复兴捷运站游行到香港经贸文化办事处,主办单位宣布参与人数约3,000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BxJ78k6HTY对此,民进党在脸书声明指出,面对中共与港府不断伤害香港的自由与人权,“我们无法沉默!” 民进党说,香港的年轻人,就像其他世界上追求自由与民主的年轻人一样,想为他们信仰的价值跟更好的未来挺身,却面对这样无理与残酷的压迫,“我们不可能视若无睹!” 民进党表示,为了伸张公义,为了共同信仰的民主价值,会持续结合民间与政府的力量,力挺香港的自由!愿天佑台湾,天佑香港。 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也在脸书贴文表示,全世界有将近34个城市,在25日串联声援12名尝试逃往台湾却被中共于海上拦截逮捕的香港青年。“这12名香港手足,他们冒险离开家乡,是为了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实现民主和梦想的自由。”他很难想像,他们在中共的黑牢里会面对什么样的处境。 林飞帆表示,希望大家持续关注他们,不要让他们陷落在中共无尽的黑牢里,失去声音。这几年,支持香港民主,做港人追求民主的后盾,已经是台湾的主流声音。而过去这一年,从民间到政府,经过很多人的努力,“我们也将这些声音化作具体行动,包括成立全世界第一个以援助香港为目的的官方办公室—台湾香港服务交流办公室”。 他说,协助港人的工作涉及到相当多复杂的层面及考量,包括身份清询、国安审查到后续安置、人道需要等等,这些都不容易。但我们也在众多的困难之中,由民间跟政府一起合作,慢慢整合出现有的援助香港机制。 “目前现有机制的不足之处”,林飞帆说,这些都还需要更多的公、民协力。 他表示,台湾人撑香港,不只是为了支持我们共有的民主想望,也是在中共扩张下保护台湾的实际需要。台湾可以,也应该在印太区域中扮演更坚实的民主防卫和人权倡议的角色,作区域中民主价值的保护伞。愿天佑台湾,天佑香港。 责任编辑:林琮文

(Patti Smith的新書M Train即將出版中譯本《時光列車》,特別獻上一篇舊文共襄盛舉,出自我的書《時代的噪音》)

搖滾是一種屬於人民的、擁有最原始能量的藝術形式,並且具有融合詩歌、政治、心靈和革命力量的可能性。

——Patti Smith

1.

2006年初的冬天,我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表演廳中看Patti Smith(佩蒂史密斯)和吉他手Lenny Kaye兩人演出。在素樸到空無一物的舞台上,她先是緩慢地讀著她的詩,然後吉他開始加入,從簡單到逐漸激昂,她的朗讀聲也越趨高亢,彷彿邁向一場幽緲深邃的性高潮般不斷攀升,不斷攀升,直到你分不清楚她是在歌唱還是在吟念。這是一場最纏綿的交媾,一場詩與搖滾的交媾。

整整三十五年前的二月,這兩個人在紐約東村的聖馬可教堂(St. Marks Church)第一次合作表演。彼時的佩蒂史密斯只是紐約街道上千百個無名詩人之一,這次演出她邀請了吉他手/樂評人Lenny Kaye(蘭尼凱)為她的朗讀伴奏。台下觀眾只有幾十個人,卻是紐約地下文藝群落的活躍細胞:藝術家、演員、作家、歌手,和佩蒂史密斯同輩但更早成名的詩人Jim Carroll,以及垮世代詩人金斯堡 (Allen Ginsberg)。

這些在場者,見證了搖滾樂史上的傳奇夜晚:他們兩人用文字的韻律融合三個和弦的節奏,宣告了一種新藝術形式的誕生,一種新的搖滾樂的可能。

史密斯先是一名詩人,才是一個搖滾樂手。

高中時,她沈迷沙特、賈涅(Jean Janet)和爵士樂。畢業那年夏天,她在工廠的生產線工作,被疏離與寂寞包圍,然後在工廠附近的書店發現了他一生的精神指引:法國象徵派詩人韓波(Arthur Rimbaud)。

她也同時愛上用自己的聲音吟唱詩的語言的Bob Dylan、把搖滾樂變成魔鬼來征服人類靈魂的Rolling Stones,用靈魂去縱情嘶吼的女歌手Janis Joplin。她成為無可救藥的搖滾使徒。

1967年,史密斯來到紐約,一個屬於所有波西米亞族的天堂與幻影城市。此時的紐約正經歷一場又一場的藝術暴動。從五零年代開始,繪畫上的抽象表現主義,和文學上敲打的一代(Beat Generation)詩人就點燃了城市的慾火,而安迪沃荷的藝術計畫「工廠」(The Factory)正全面挑逗紐約的藝術、劇場、電影和音樂,和沃荷合作的Velvet Underground也用一種新的噪音挖掘這個城市與人性的黑暗;東村的「聖馬克吟詩計畫」則小心翼翼地傳遞著詩的體溫。

一如大多數來到紐約的年輕人,史密斯和青春愛人Robert Mapplethorpe在這裡窮困地生活著,但卻無比貪婪地吸收城市的各種養分,用藝術把自己終日灌醉[1]。史密斯在書店和玩具店打工,從事劇場演出,在音樂雜誌如滾石(Rolling Stones)撰寫樂評,認真地作畫並且讀詩、寫詩。她身上滾動的血液是竄流在紐約最波西米亞、最反叛的文化:熱愛Jackson Pollock,崇拜Bob Dylan,以敲打的一代詩人金斯堡和布洛斯(William Burroughs)為精神導師——後來和這兩人成為一生的摯友。

2.

1972年那場傳奇演出後,佩蒂史密斯還沒想到要成為搖滾樂手,只是偶爾和蘭尼凱合作演出配有吉他聲響的詩歌朗讀。但作為搖滾的愛好者,他們開始想要讓已經毫無生氣的搖滾樂注入新血。

  「搖滾曾經是我那個世代革命的、詩歌的、性的和政治的聲音。但他們已經被徹底商業化了、已經都進入大型體育館了。他們已經太遠離原來的根了。」史密斯如此形容當時的音樂氛圍。 

1974年開始,他們在紐約的幾個場所演出,尤其是東村一個破敗簡陋的小酒吧,叫做「CBGB」。那時沒有人會知道,這個場所會成為下一場搖滾樂革命的秘密基地,搖滾樂的界限將在1975年後被重新定義。

先是一支叫做「電視」(Television)樂隊以獨特的音樂風格在這裡演出,然後和他們相熟的史密斯也開始在這裡表演,因為「電視」的主要成員Tom Verlaine和Richard Hell也混跡紐約詩圈。接著,一群念藝術的學生的團Talking Heads加入表演,另一群高高瘦瘦、穿著皮衣的街頭叛逆少年雷蒙斯(The Ramones)也來了。在這個簡陋狹小的舞台上,他們輪番彈奏起與外面那個光亮白晝下音樂毫不相干的聲響與節奏。人們開始稱呼這種新的音樂美學為叛客搖滾(punk)[2]。

佩蒂史密斯在1974年獨立發行了被稱為史上第一首的叛客單曲:A面是”Hey Joe”,B面是“Piss Factory”。後者是書寫他少女時期在工廠工作的被壓迫經驗,前者則是改編自他人的歌曲(Jimi Hendrix唱過),但加上了一段詭異的開場白。那是關於當年一個真實新聞事件:富家女Patty Hearst被一個激進組織綁架,但幾個月後,她再度出現在新聞中,但卻是手持機槍和他們一起搶銀行。這個新聞和她的軍裝形象震撼美國,並深深吸引了佩蒂史密斯。她說,當電視上不斷出現Patty Hearst名字時,她總是以為那是她;不只是因為名字近似,而且她在Patty Hearst身上看到危險的誘惑、性的張力,以及一個女戰士的反叛形像——那正是她對搖滾樂的認識,或者她試圖在搖滾圈中所掀起的革命。

1975年發行首張專輯Horse,一張至今聽起來仍讓人顫抖高亢的音樂。

意念上,高密度的詩句承載著瑰麗詭異並時而灰暗神秘的意象,這是屬於韓波和布萊克(William Black)的搖滾樂。音樂上,如果同一年Bruce Springsteen的專輯Born to Run是立基於搖滾樂的主流傳統上,那麼Horse就是植基於美國搖滾的幽暗逆流如Jim Morrison、黑暗面的Dylan和Velvet Underground(這張專輯就是VU成員John Cale擔任製作人),而提出一個前衛的、超現實主義的新美學想像;技巧上雖粗礫生猛,但結構上卻更繁複。

由Robert Mapplethorpe所拍攝的專輯封面同樣成為音樂史上的經典封面:削瘦的史密斯穿著白襯衫、黑領帶,肩上披掛著黑色西裝外套。這個曖昧中性、孤傲不遜的形像,徹底顛覆傳統女歌手所要求的性感形像。

這是一張在各種美學意義上都無比激進的專輯。

名曲”Gloria”的第一句歌詞更說明了史密斯對於世界的態度:「Jesus Die for somebody’s sins, but not mine」(耶穌為其他人而死,但不是為我)。她說這句話的意義不是去反基督,而是反對我們的一切都是被別人規範,反對我們一定要遵從別人給予的規則。「如果我做錯事,我不希望別人為我的罪惡而死,我會自己負起責任。這是關於個人和心智的解放。」這是一篇個人的獨立宣言,也是史密斯的一貫精神。

3.

接著,史密斯發行了三張專輯,雖然未像Horse如此引起震撼,但她的名聲卻越來越高,並有了一首排行榜前十名的單曲〈因為夜晚〉(Because the Night)(和Bruce Springsteen合寫)。

1979年,在義大利佛羅倫斯的一場七萬人大型演唱會上,她的最後安可曲是一如以往翻唱六零年代樂隊The Who的名曲〈我的世代〉(My Generation)。歌曲結束後她高喊:「我們創造了這個時代,讓我們奪權吧!」歌迷瘋狂衝上台,幾乎引起暴動。

但就在她召喚眾人奪權之後,史密斯卻安靜地離開樂壇、離開紐約,消失於世人眼中。一方面這是因為她找到了一世的愛人、叛客搖滾先驅樂隊MC5的成員Fred “Sonic” Smith,只想跟他在底特律過著平靜的家庭生活。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她認為她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當初我進入搖滾世界是因為想創造一些空間讓少數的聲音可以出來——不論你覺得自己是個怪胎,無論是黑人、同志、小偷或女人。現在我知道我們已經帶來一些改變,已經對人們造成一些正面的影響。我們是要創造空間然後讓別人來參與,而不是舉著旗子說:「這是我們的。」我們一開始就不是為了名利而來的。所以現在離開是很光榮的。」

的確,在派蒂史密斯和其他CBGB先鋒所掀起的運動之後,紐約的確不一樣了:更實驗性的No Wave音樂運動出現,在CBCB聽著派蒂史密斯高喊世代奪權的Thurston Moore組成音速青春(Sonic Youth),承接了前人的火炬。而這個革命又豈是只有紐約,整個搖滾美學都受到巨大震撼。

1988年,派蒂史密斯和先生合作的專輯《生命之夢》(The Dream of Life)終於出版。次年她的一生知己、後來成為重要攝影家的Robert Mapplethorpe因愛滋病過世,1994年她深愛的丈夫過世,一個月後他親密的兄弟也離開人間。這是史密斯人生中最巨大的傷痛時光。

於是她回到精神故鄉紐約,­開始重新進行音樂工作。復出的第一場表演是詩人金斯堡邀她參與一場聲援西藏的演唱會,然後是狄倫邀她為在東岸的巡迴演唱開場。兩個六零年代的巨人一起幫助她重新出發。

如今的派蒂史密斯,已不僅是媒體習於冠上的「龐克教母」,影響力也遠不只於七零年代的龐克革命。八零年代以後最重要的搖滾樂隊,不論是音速青春、R.E.M.、U2,都說史密斯是他們年輕時最大的啟發力量。更遑論後多少女性音樂人在派蒂史密斯找到力量。

她的影響力甚至早已超過搖滾和流行樂,而成為這個時代的文化資產。在2004年出版的精選集《土地》(Land)中,美國重要知識份子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寫了一段禮讚;05年法國文化部也頒給他一個榮譽文化獎章Commandeur of the Order of Arts and Letters,之前得獎的正是桑塔格和其他文學家。

她更是當前美國活躍的進步份子,積極參與各種社會議題,不論是環保還是人權。在史密斯的搖滾與詩歌中,始終具有對社會與政治的熱情,不論是對胡志明革命精神的反思(“Gung Ho”),或者對中國鎮壓西藏(“1959’)和美國出兵伊拉克(“Radio Baghdad”)的批判。

2000年,她支持美國知名社運健將奈德(Ralph Nader)代表綠黨參選總統,並寫了一首歌〈新黨〉(New Party)作為他競選主題曲,並和他巡迴演說批判布希的伊拉克戰爭。2006年,史密斯更以兩首歌曲對美國外交政策提出犀利的批判[3]。一首是在以色列猛烈轟炸黎巴嫩卡納(Qana)地區,她立即反應寫下這首〈因卡納〉(Qana),並在網站上免費提供下載。另一首〈沒有枷鎖〉(Without Chains)則是講一個土耳其人被關在關達那摩島的美軍監獄中受到不合國際人權標準的待遇。

史密斯和丈夫Fred “Sonic” Smith合寫的政治歌曲〈民眾擁有力量〉(People Have The Power)[4],也成為九零年代至今的抗議歌曲經典。例如在2004年總統大選,重要音樂人包括Bruce Springsteen、REM、Bright Eyes為了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凱瑞而舉辦了數場名為「為改變而投票」(Vote for Change)的演唱會。在每場演唱會結束時,所有音樂人都會合唱史密斯的〈民眾擁有力量〉。

派蒂史密斯曾說這首歌的意義是人民原本擁有力量,但是他們都忘記了如何展現這股力量,所以希望這首歌可以提醒他們去積極去行使權力。

我相信我們所夢想的事情
都可以透過我們的團結來達成

我們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我們可以讓地球天翻地覆

我們擁有力量

民眾擁有力量

4.

2004年五月,我重回那個紐約的革命現場CBGB看史密斯的表演。看著台上的她,沒人會相信她已經幾乎六十歲,並且經歷過這麼多人生傷痛。她仍然充滿搖滾樂的爆發力,如此充滿對世界的熱情,並不時流露出小女孩般的靦靦與真摯的笑容。我甚至懷疑,是我不小心跨越了時空,來到了1975年的紐約。

的確,從七零年代中期到二十一世紀,CBGB外面的一切,不論是紐約的地景,或搖滾樂的世界,都已經歷巨大的變化,但時間似乎停滯在這家小酒吧裡。這裡的舞台一樣窄小破舊,但舞台上的史密斯毫無改變,始終是真正的一名藝術工作者與理想主義者。

三十年來,當她的前輩如Lou Reed已經成為中年雅痞的高級鄉愁消費,或被她啟發的晚輩如Bono或Michael Stipe以搖滾巨星姿態出現時,史密斯卻始終維持一貫的叛客精神:拒絕商業化、以低票價在小場地演出、遠離明星體制,而在紐約的下城靜默地做她的音樂、攝影與詩。

當年史密斯開始成為搖滾樂手時,六零年代的政治與文化的反叛已經死亡,而進入了一個沉悶的七零年代。她說她「是以一種政治的角度進入搖滾樂」,而不是為了成為一個搖滾巨星。而所謂政治的意思是「關於如何形塑年輕人的心靈」。她說:

「我的青年時代是很幸運的,我成長於甘迺迪、狄倫、滾石的時代,有豐富的精神食糧,和許多感動人、啟發人的力量。但在七零年代初,卻沒有可以刺激新一代年輕人心靈的東西。電台如五零年代一樣保守,六零年代建立起的另類電台也越來越商業化。」

因此史密斯想要做的就是去刺激年輕人勇於面對他們的時代,而她深信搖滾樂有這種改變的力量,因為,搖滾樂應該要有人道關懷、政治關懷、對人生的探討,以及詩意。

當然她知道搖滾的現實並不是如此美好燦爛。當她在七零年代後期越來越成功時,她也知道自己「進入誘惑期」(用她自己的話),於是反思自己在做的事:「這是我最艱難的幾年。我對搖滾樂是如此充滿理想主義。我如此愛她,認為這是人民的藝術。正因為我的這個信念,所以我沒有準備好去面對這個體制中各種腐化的力量。」也因此她在八零年代遠離成功,回到個人與家庭的生活。

當年,派蒂史密斯最喜歡在演唱〈我的世代〉(My Generation)時,高喊年輕人要起來進行世代奪權,要把搖滾樂從商業機器中奪回來,要人們起來改變所面對的世界。這也是是她這麼多年來從未改變的信念。九零年代末在英國音樂雜誌Q頒給他的「最具啟發獎」(The Inspiration Award)典禮上,她說,「我們要記住,音樂人不是來這裡服務媒體的;媒體也不是來服務音樂人的。如果他們兩者真的有服務的對象,那就是人民」。

是的,在派蒂史密斯的詩句中,我們得以學習如何在搖滾樂中找到自由與解放、誠實與反叛,以及永不妥協的精神。

[1] 關於他們兩人的動人故事,派蒂史密斯在2010年出版了傳記Just Kids。

[2] 關於CBGB對美國和英國叛客音樂運動的衝擊,請見張鐵志,「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嗎?」第三章。

[3] 在歐巴馬當選總統後,她接受訪問被問到對歐巴馬期許時,特別提到對中東政策的關注。

[4] 香港樂隊黑鳥曾翻唱這首歌,這裡的中文歌名翻譯也是來自他們,以向黑鳥致敬。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白宫官员:川普若连任 将考虑撤换FBI局长 | 联邦调查局 | 克里斯托弗·雷 | Christopher Wray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综合报导)福克斯新闻报导,如果川普(特朗普)总统在下周二赢得连任,他可能会罢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 )。 周日(10月25日),白宫一位高级官员告诉福克斯,如果川普总统在下周的选举中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川普或计划将雷撤职。另一位白宫高级政府官员也对福克斯说,在大选之后,雷很可能会“打包走人”。 “顾问们不断地告诉总统,如果他想撤换雷,(最好)要等到大选之后。”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说。 但是这位官员否认总统可能把中情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免职,“哈斯佩尔哪都不会去的,总统跟她关系很好。” 美国在线网站Axios周日(10月25日)首次报导,川普考虑解雇雷、埃斯珀(国防部长)和哈斯佩尔。 但是同时,联邦调查局一位高级官员告诉福克斯,雷被广泛认为在FBI和全国执法团体中的“一个受欢迎领导人”。联邦调查局局长的任期一般为10年,如果雷被撤换,这意味着他只担任了3年。 此前媒体报导称,今年夏天早些时候,在川普总统试图部署军队以帮助平息各地大规模骚乱、暴力和暴乱之后,川普对埃斯珀在该问题的反应感到不满。白宫没有直接驳斥这些指控,但同时也表示,目前没有任何新的人事公告。 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Judd Deere)在周三(8月12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川普总统在白宫和整个联邦政府组建了一个非凡的团队,他们代表美国人民取得了不可否认的成功。”“我们目前没有任何人事公告,也不适合揣测大选后或总统第二任期内的人事方面的变化。” 责任编辑:林妍  #

【立此存照】一位喀什女孩的生活轨迹因疫情被显影于此

10月25日,新疆召开喀什疫情新闻发布会,介绍疫情最新动态:截至25日14时,新增137人呈阳性感染者,均与此前1例无症状感染者父母所在的工厂相关联,经专家诊断认定为“无症状感染者”。 官方媒体还于24日公布了第一位被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喀什女孩)的行动轨迹:这位17岁女孩近期往返于家中与工厂。但有网民却发现一处与疫情无关的细节:为何这名女孩一个多月仅返家三次,每次在家的休息时间也极为短暂?(但从电动车可往返来看,似乎距离并不远)她是否遭遇了某种强制性的劳动?还是工厂对于返家次数有限制?这条微博引起了网民对这位女孩是否在被外媒披露过的“新疆血汗工厂”/“再教育营”工作的猜想。而目前,这条微博已经遭到了删除。 以下为环球网|喀什疫情溯源:她在制衣厂上班全文: 10月25日19时50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喀什疫情新闻发布会,新疆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通报了这次疫情的流调溯源情况。 详情如下: 2020年10月24日,喀什地区疏附县报告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无症状感染者。该例无症状感染者,女,17岁,居住在疏附县站敏乡二村,在疏附县某制衣厂工作。家中有4口人,其一般住在工作单位,近期曾三次回家休息。第一次为9月15日—16日、第二次为9月28日—10月3日、第三次为10月17日—18日。一家4口人无外出史、手术史、无其他疾病史。今年以来,该感染者一直在疏附县,无外地旅居史,感染者检测阳性前16天内无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发热病人接触史、无野生动物接触史。 其近期具体活动轨迹为: 9月15日工厂放假从喀什市粤丰家具城十字路口乘坐公交车到站敏路口下车,由其母亲骑电动车接回家中。 9月16日在家未外出。 9月17日乘坐母亲的电动车到制衣厂上班,期间未外出。 9月28日放假乘坐母亲的电动车回家,期间未外出。 10月3日乘坐母亲的电动车返回制衣厂。 10月17日下午18:00,其母亲骑电动车到制衣厂将其接回,路上没有停车,没有接触人。当晚到三村其父母所在的工厂宿舍,与父亲、母亲一起吃饭。 10月18日下午18:00,其与母亲一起去星期天巴扎,19:30到县城百家商城买衣服,21:00回制衣厂上班。 10月19日至23日在制衣厂工作未外出。 10月24日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在定点医院接受隔离医学观察。患者无发热、咳嗽、乏力、腹泻等症状,经医院进一步CT检查无异常,IgM、IgG均为阴性。 (CDT编辑制表如下 ) 返家 在家 回厂 在厂 返家 9.15 9.16 9.17 9.17-9.28 9.28 9.28-10.3 10.3 10.3-10.17 10.17 10.17-10.18 10.18 10.18-10.23 10月24日下午,疾控部门对其所在的制衣厂共有831人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对其密切接触者16人,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406人进行核酸检测,137人检测呈阳性,均与其父母所在的三村工厂相关联。经专家诊断,均为无症状感染者;其父母及哥哥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对以上阳性检出者的所有密切接触者、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已全部实行隔离医学观察。 相关阅读: BBC|新疆“再教育营”:智库指维族人遭强制劳动 涉83家国际公司

民进党:为伸张公义民主价值 力挺香港自由 | 12港人 | 撑港游行 | 反送中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台湾民间团体10月25日发起台湾撑港游行,声援8月23日潜逃台湾途中被中共逮捕的12名港人。民进党表示,为了伸张公义,为了共同信仰的民主价值,会持续结合民间与政府的力量,力挺香港的自由。 香港边城青年、台湾人权促进会、民间司改革会等民团,25日下午在台北举办1025台湾撑港游行,参与游行的民众手持各式标语,蒙面黑衣港人手持“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帜,他们高呼“天灭中共、拒绝送中、释放12港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队伍从台北忠孝复兴捷运站游行到香港经贸文化办事处,主办单位宣布参与人数约3,000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BxJ78k6HTY对此,民进党在脸书声明指出,面对中共与港府不断伤害香港的自由与人权,“我们无法沉默!” 民进党说,香港的年轻人,就像其他世界上追求自由与民主的年轻人一样,想为他们信仰的价值跟更好的未来挺身,却面对这样无理与残酷的压迫,“我们不可能视若无睹!” 民进党表示,为了伸张公义,为了共同信仰的民主价值,会持续结合民间与政府的力量,力挺香港的自由!愿天佑台湾,天佑香港。 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也在脸书贴文表示,全世界有将近34个城市,在25日串联声援12名尝试逃往台湾却被中共于海上拦截逮捕的香港青年。“这12名香港手足,他们冒险离开家乡,是为了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实现民主和梦想的自由。”他很难想像,他们在中共的黑牢里会面对什么样的处境。 林飞帆表示,希望大家持续关注他们,不要让他们陷落在中共无尽的黑牢里,失去声音。这几年,支持香港民主,做港人追求民主的后盾,已经是台湾的主流声音。而过去这一年,从民间到政府,经过很多人的努力,“我们也将这些声音化作具体行动,包括成立全世界第一个以援助香港为目的的官方办公室—台湾香港服务交流办公室”。 他说,协助港人的工作涉及到相当多复杂的层面及考量,包括身份清询、国安审查到后续安置、人道需要等等,这些都不容易。但我们也在众多的困难之中,由民间跟政府一起合作,慢慢整合出现有的援助香港机制。 “目前现有机制的不足之处”,林飞帆说,这些都还需要更多的公、民协力。 他表示,台湾人撑香港,不只是为了支持我们共有的民主想望,也是在中共扩张下保护台湾的实际需要。台湾可以,也应该在印太区域中扮演更坚实的民主防卫和人权倡议的角色,作区域中民主价值的保护伞。愿天佑台湾,天佑香港。 责任编辑:林琮文

全球展开声援十二名被捕香港活动人士抗议活动

【西藏之声2020年10月26日报道】台湾人权团体联合于昨日在台北举办“台湾撑港游行”,并要求中共当局与香港政府立即释放十二名被拘押的香港人。同时,游行亦呼吁台湾政府建立明确法制保障寻求庇护者的基本人权,同时推动国际社会建立亚太人权机制,撤销“香港国安法”。此外,有近百个西藏组织亦声援十二名被捕港人。 照片取自香港边城青年脸书 中共当局于今年7月在香港强行实施“国家安全法,该举措不仅遭到香港民众的强烈反抗,而且引起国际社会与人权团体的谴责声浪。据悉,有十二名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香港抗争者于今年8月23日疑似在潜逃台湾途中,被中共当局逮捕至中国。 同时,这十二名香港人士被中共当局秘密关押两个月,他们至今仍无法与家人联络,然而中共当局却任意替他们指定代表律师,并且控告他们“偷越国境罪”与“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 台湾人权团体联合于昨日(10月25日)在台北举办“台湾撑港游行”声援十二名香港活动人士,并要求中共当局与香港政府立即释放十二名被拘押的香港人,同时确保政治犯的基本权利,包括自行选择法律代表的权利、接受医治的权利,以及与外界通讯的权利。 此外,游行亦呼吁台湾政府应对任何管道入境的寻求庇护者予以保密,并建立明确法制保障其基本人权,同时推动国际社会建立亚太人权机制,撤销“香港国安法”。 据悉,目前全球已有二十多个城市响应声援香港活动,在台湾有三千多名与会者参与游行活动,同时该活动获得台湾五十个公民团体,以及五个政党的共同声援。 照片取自SFT-India脸书 西藏团体声援十二名香港活动人士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于上周(10月23日)在印度达兰萨拉麦罗肯吉展开抗议活动,为了声援十二名被中共当局任意拘留的香港活动人士,同时该组织强调支持香港争取民主与权利的抗争,并向香港人民表示敬意。 该组织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十二名香港活动人士,并呼吁世界各国政府采取紧急行动,以最强有力的方式敦促中国当局释放十二名香港活动人士。同时,该组织强调各国政府必须继续施压,并采取具体行动支持香港人民拥有和平行使的各种权利。 此外,国际西藏网络(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亦于上周(10月20日)透过官网发布声明声援十二名香港活动人士,目前已有将近百个西藏组织共同响应声援。 札墨综合报道 The post 全球展开声援十二名被捕香港活动人士抗议活动 appeared first on VOT.

常州商铺着火致5死2伤 疑人为纵火所致 | 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街道 | 大纪元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讯】10月25日,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街道一商铺着火,当日2死、5伤。今天(26日)最新消息指,该火灾再致3人死亡,共导致5人死亡、2人受伤;且该案被判定为人为纵火。 10月26日,常州市“武进警方”官方微博通报称,10月25日凌晨,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街道一商铺着火,致5人死亡,2人受伤;初步断定此次火灾为人为纵火,犯罪嫌疑人已被控制。 10月25日,武进区南夏墅街道办发通报指,当日凌晨2时左右,南夏墅街道一商铺发生火灾,并引燃周边商铺,当天是2人死亡、5人受伤。 当日,有网易号文章称,大火从凌晨1时烧到凌晨3时,该地二十多家商铺都被烧毁,包括超市、网吧、水果店、饭店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0VuhUiSm7g 责任编辑:萧律生  #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