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 Squirrel Association »Ten common myths about diabetes diet

Must Read

【翻墙必看】沪男童暴打“维尼熊”惊呆众人

【大纪元2021年05月10日讯】大纪元每天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文章: 1.迪士尼小熊维尼挨打 陆媒改“噗噗熊”搜索过亿 近日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小熊维尼”突然被一名男童捶打,引发关注。但在大陆媒体的报导中不见“维尼”字样,一致改用“噗噗熊”,这一用词反倒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 2.感恩李洪志大师 华府法轮功学员庆祝大法日 5月8日,华府部分法轮功学员来到国家大草坪上集体炼功,庆祝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并恭贺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生日快乐。 3.长征五号火箭残骸坠落 险砸马尔代夫旅游岛屿 中国长征五号B遥二火箭残骸已于台北时间5月9日上午10时24分坠落在东经72.47度、北纬2.65度的印度洋海域。坠落地点在马尔代夫(马尔地夫)西南方近海,距最近的有人居住岛屿仅约42公里,仍具备一定危险性。 4.周晓辉:三大战役拿平民当炮灰 围长春饿死几十万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率先挑起内战,并最终打败了国民党,夺取了政权,还于1949年建立了中共政权。从此,中国人民就生活在中共的残酷统治下,且在中共几十年来系统的洗脑下,对中共感恩戴德。中共一个多月前推出的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 自然依旧在重复中共一个个谎言,包括国共内战。 5.豆腐渣?绍兴投资最大高速路桥梁未完工就坍塌 5月8日,浙江绍兴市杭绍台高速公路一座即将完工的在建桥梁坍塌。据悉,该桥是当地投资规模最大的沿海高速公路一部分,原定6月底验收。网民指是“豆腐渣工程”。 6.美国务院官员:正认真对待中共的北极野心 中、俄在资源丰富的北极地区不断加强活动,引发美国越来越多的关注。一位专家表示,中共是美国在北极地区的头号威胁。美国务院官员称,国务院正认真对待中共的北极野心。 7.USCIRF委员:北京现代版文革 威胁西方文明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表示,中共政权正在发动另一场“文化大革命”,而这次具有世界性影响。 8.钟原:党媒释放大陆新疫情的先兆信号? 近日中共国家卫健委的疫情通报中,每天公布的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的数字,始终维持在10个上下,五一长假期间,几乎每天仅公布个位数,当然也都称是境外输入病例。 9.美战略清晰模糊争议下 专家析台危急如何自救 台海问题日益尖锐,美国华府最近针对战略清晰与战略模糊的争议也日益激烈。近日有学者和政论家向大纪元记者分析表示,美国的台海政策是建设性的战略清晰,台湾也需要做好自身的军事防御,中共的欺骗暴力本色不会改变,美国等西方国家不会也不应该再相信中共。 10.王友群:台湾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5月13日,是法轮功洪传全世界29周年。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举办了各种纪念活动。其中,以五千二百多名台湾法轮功学员在台北自由广场的排字最为亮眼。 11.王赫:中共对澳经济胁迫伎俩踢到钢板 “胁迫性经济政策”是中共实施“战狼外交”的核心手段之一,而且非常放肆。这不,5月5日的G7外长会议公报刚刚批评中共“利用经济影响力欺凌别国”,次日,中共国家发改委就发布关于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的声明,把2020年以来的中共对澳经济胁迫 (economic coercion)推进到一个新阶段。 12.特斯拉涨价上热搜榜 曾多次降价令中国业界震动 正值中共官媒围攻特斯拉之后不久,特斯拉日前再次上调了一款Model 3在中国市场的售价,这款车型此前曾多次降价。5月9日晚间,“特斯拉今年已提价6次”冲上微博话题热搜榜,引发各界舆论关注。 13.习自爆中共出台双循环内幕 大陆专家:遥远梦想 习近平提出“国内国际双循环”现已成为中共“十四五”规划的重大战略,中共商务部也在鼓励中国民众花钱。大陆专家披露,中国大陆近半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要想让百姓有钱花,是个遥远的故事。 14.刚解除隔离就确诊 银川病例密接者逾百 小区被封 宁夏银川范某某于5月7日在上海解除隔离,5月8日在银川确诊染疫。从解除隔离到确诊仅一天,范某某不仅搭乘飞机,还会亲访友,到过餐馆、医院、农场。截至9日,范某某的密接者已逾百人,所在小区被封闭管理。 15.美收紧限制 中共加强监管 中企海外上市受挫 中国企业对于在海外上市野心勃勃。但近期美国及中共的政策,恐怕让这些企业陷入尴尬的局面。美国当局过去数月正收紧对在美上市中企的限制,要求审查其财务;如今再传出,中国证监会正考虑对寻求在香港或海外上市的企业“加强监管”,而此举可能进一步打击已经因为当局反垄断而受挫的中国科技业。 责任编辑:方晓

全现在 | 女骑手阿潇:为了女儿,她要比男人跑得更快

外卖网络铺天盖地的今天,要见一个骑手,是轻而易举的事。但要找到一名女骑手,并不容易。要和女骑手约出时间聊天,也不比约见任何一个“996”状态的打工人简单。她们是最忙碌的人群之一。 我是在上海的繁华地段见到阿潇的。彼时是周日,本该是她的休息时间,但为了跑满每周500单(满500单单价会涨到8元),她还在送外卖。阿潇来自湖北,1975年生人,成为一名女骑手已有两年。每天早上8点出门,夜里十一二点收工,是她的工作常态。 我提出跟她送一天外卖。为了在中途搭上车,我在商场门口等她送完之前的单子,才坐上她的后座。那是我坐过最惊险的电瓶车,考虑到后座有个人,阿潇还“放慢了速度”。做骑手后,迄今为止,她已换了三辆电瓶车。这一辆的后视镜也已经撞坏了,但她并不介意。她说,没有一个骑手是看红绿灯的,往往在灯还没有跳转时,他们就发动了。有一次,阿潇停在十字路口,信号灯已转红,另一个骑手看她着急,打趣式地伸出双腿横在路中间,说:你快走,我帮你拦着。 这是一个男性化的行业。美团研究院最近一次提到女骑手还是2018年,根据当时的调研,女骑手占比约为8%。外卖行业是按照男性的身体和气概打造的,为了适应这个行业,阿潇得付出更多的代价。 阿潇身量娇小,身高不到1米6,体重现在瘦到了90多斤,皮肤晒出了小麦色。在不久前加入要求更高的“乐跑”队伍后,她剪掉了长发。她很少购置衣物,我们见面那天,她穿着红色的宽大卫衣和浅蓝色牛仔哈伦裤。声音温和,但有些沙哑。 除了在外形上逐渐“男性化”,阿潇对自己的身体也有更多限制。每天工作十几小时,她很少喝水,“上厕所耽误时间”。她已经46岁,每次经期都疼痛难忍,但她没有因此休息过。送外卖时,除了风雨无阻地骑车在路上,她的日常,就是在商场、办公楼和居民楼之间奔跑。 常有男骑手问她,在乐跑,男的都吃不消,一个女的吃得消?而她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现在的她,每个月能拿到上万元报酬。而根据美团研究院的报告,2020年上半年,92.6%的骑手月收入在8000元以下。毫无疑问,在这个男性为主体的行业中,阿潇也是佼佼者。 尽管月收入已接近“白领”,阿潇仍然过着俭朴的生活。她与其他女骑手、家政工住在上海一个老小区的四人间里,住架子床,月租850元。大多数时候,她在餐馆吃一份10块或15块的骑手餐。平常,她去得最多的是地下的楼层:停车场,地下美食广场。大商场的餐饮,也多在地下。她说自己不喜欢大商场,那里步行距离长、容易迷路,很难送外卖。 与这个城市里的大多外来务工女性一样,阿潇挣的每一分钱都要往家里输送。她舍不得为自己花钱,很少购置衣物,也几乎没有娱乐活动。来上海两年,她只去过迪士尼和海洋馆,都是带女儿去的。以前,她喜欢外出散步,以及吹陶笛,现在则没有时间。 这并不是她喜欢的生活状态,但她觉得“没有办法”。前几年离异后,她独自抚养女儿。过去二十年,她做过纺织女工,当过老师、会计,也做过家政、打字员、推销员。如今做骑手,是她赚得最多的一份工作。在艰辛的工作和生活中,她依然怀揣着梦想,希望能为自己和女儿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每一天,穿行在车水马龙的都市,于车流中穿梭,争分夺秒地追逐着时间,她也时时会担心自己:明天,还能不能看到太阳升起? 以下是女骑手阿潇的自述。 第一天送外卖   就赔了700块钱 2019年,我已经45岁了,经老乡介绍,从湖北老家到上海做家政。我不太会做菜,太精致的菜品,我都得拿着手机搜索。那份工作包吃包住5000块钱,我挺满意。但后来,听说骑手可以赚更多,我就去应聘骑手了。 第一天送外卖,我赔了700块。车子是跟站长借的,电池起码有五六十斤,我啥都不懂,当时住三楼,根本提不动电池,我就扔到楼下。第二天,电池被人偷走了,我什么都没赚,反而赔了站长钱。 每天都出状况。我花八、九百元买了一辆破旧的二手电瓶车,因为找不到地方,老是超时。站长说,你把这几条主干道记下来。有一天送餐到一个工地上,我发现路中间特别光滑,我觉得好奇怪。等我开过去,原来是一块水泥池,我连人带车掉里面,推出来之后身上全是泥巴。 第一个月赔了两三千。第二个月,我又老是被罚钱。因为害怕超时,老是手抖,我经常提前点送达。被平台监控到,点一单,我要被罚500块,站长的星级要降一级,可能被罚3万块。他的损失很大,同事经常说,“站长被你气得要跳楼”。 我跑过众包、专送,现在在乐跑。相比众包,乐跑的单子好、单价高,要求也高。很多人想进乐跑,但每个队人数控制在二十多人。现在我们每个星期都踢三个人,再招三个人。被踢的都是被投诉,或者单量不够。 我上周不知道被谁投诉过,队长跟我说,站长点名要开除我,但他保住了。“这里不是给你养老的地方,跑不了下星期不要干了”,听站长这么在群里说,我们都吓死了,拼命跑单。 送完上一单外卖,阿潇从停车场出来/蒋芷毓摄 我现在每天能跑80单。跑得越多单价越高,一周跑到500单的话,每单能有8块。乐跑每天都要求一定的出工时长,时长没有挂够,就会被开除。每个骑手每天必须要跑满三个时段,时段可以选择。早班是7:00~10:30,10:30~13:30是午高峰。午高峰单量最多,所有人都必须跑。下午茶有两个时段供选择,1:30~3:30,3:30~5:30。晚高峰是17:30~20:30,也是必选的。 我选的是3:30开始的下午茶时段,每天早上10点半开工。但要想跑满80单,基本上8点半就出门,晚上十一二点结束。我以前还会去江边吹吹陶笛,现在连做饭时间都没有了。前段时间剪了短发,就为了这个工作。我经常碰到男骑手,听说我在乐跑,人家说,男的都吃不消,一个女的吃得消?我们队里只有两个女骑手。 平时我从来不带水,上厕所耽误时间,很少喝水。如果碰上经期,就更麻烦了。我46了,每次经期第一天都很难受,但还是得跑。另一个女骑手是94年的,很高大,也留着短发,一开始我都不知道她是女生。她也不乱花钱,家里还有一个弟弟。 第一次见面,她递给我一根烟,我当时好害羞,脸都红了,从来没有人递过烟给我。 从女工到骑手  “这是命运的安排” 干外卖确实很辛苦,但在这个城市里,我还是得到了很多。我有时回想自己的经历,觉得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吧。 我是1975年出生的。老家在湖北的一个县城。我父亲是镇里的物理老师,母亲在学校食堂帮工,有两个哥哥。初中毕业后,家里安排我进了当地一家国营纺织厂,干了十年。 那时我算是修布工,要把前一车间生产的布修整好,才能出厂。当时每天都有任务,要修多少卷布,班长当天把布分配给你,和她关系好的就分到容易的,干不完就加班。就像作业一样,每天都有,要一直站在那里做完。 加班没有钱。我每周倒班一次,白班是早上8点到下午4点,晚班从下午4点到晚上12点。有时候做不完活,要整整站一天一夜。那是我做过最痛苦的一份工作,当时才十五六岁,都恨不得去自杀了。我觉得人生看不到一点希望。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活一辈子是为了什么?我开始想这些问题。 找不到答案。我回家说不想干了,爸妈说这份工作很难得,别人想进都进不来。实在没办法,他们请人吃饭,给我换成了练布工,有机器配合操作,再也不用加班了。有空余时间之后,我就拼命找书看,有个同学书柜上摆满了书,《红与黑》、黑格尔,佛教的、道教的,我都看了一遍,不过现在都快忘光了。 我记得很清楚的一部小说叫《假若明天来临》,一个命苦的女人做小偷,看到别人家里很豪华,她说上帝啊,为什么让我在这里做小偷,而她住这么华丽的房子,为什么给我这样的命运。 后来工厂倒闭了,我也遭遇了其它的一些打击。后来我就去福建打工。在一个餐馆认识了我前夫,他们家是农村的,我是城里的,他可能觉得我条件好一点。我并不在意这些。他会吹笛子,当时给我吹了一首歌,说话也挺幽默的,我觉得还可以,就这么走到一起。 结婚的时候,我32岁,他23岁,我比他大九岁。跟他结婚前,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提着一个夜壶,嫁到深山里去了。他家是山里的,夜壶就是业孽,意味着我要吃苦的。 第二年孩子出生,问题也来了。他不带孩子,只在生产当天用心过。我是剖腹产,生完不能动,他忙碌了一天,给女儿换尿布、冲奶粉。那天他特别累,之后就把他爸妈叫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大堆矛盾。 孩子出生前十多天,我爸去世了。坐完月子,我妈又诊断出帕金森综合症,我就带着孩子回了老家。没有收入,他出去打工,结果被骗去传销。他让我把家里的贵重物品卖了,给他寄钱。在那之前,他在我心里像一根柱子一样,但那一刻彻底看清他了。我要靠自己独立起来。后来我就抱着孩子找工作,开始卖治疗仪。为了工作,我拜托楼下快80岁的老太太帮我看孩子,我每月800块钱工资,给她400块。等我休息的时候,她就把孩子送来喂奶。中午我还要回家一趟,给生病的妈妈做饭。 后来我又做过印染厂的实验员,三年后,又换到当地的私立学校,教了两个学期书。我修过师范中专的成人文凭,才谋到这份工作。我没想过老师的工作是这样的。第一个学期很轻松,到第二个学期,分给我的学生数量多了几倍,每天改作业、备课,我都要批到深夜才能完成。那段时间把我累坏了。 女儿四五岁时,我提出离婚。和前夫已经很少联系,对方很高兴地答应了。之后我去民营服装厂做会计,早上8点上班,下午5点回家,还有午休。很轻松,不过没有五险一金,每月2000块,每周休息一天。三年后,工厂倒闭了,又不发工资,我和其他职工一起告到劳动局,把薪水讨了回来。来上海之前,我做过薪水最高的工作是打字员。我给顺丰打寄件地址,一条两毛钱,一分钟能打七八十个字,一个月能挣3000块钱,我做了半年。 为了生活,我还曾在学校门口摆摊,卖寿司。城管很严,做了两年,没赚到钱。在我快撑不下去的时候,我第一次向前夫开口,让他给个2000块钱的学费。他给了,还把孩子接到他老家上过一年学。但那一年,他老说他妈妈生病了,让我打钱。我不想亏待孩子,又把小孩接了回来。最终,为了孩子,为了生活,我还是来到了上海。 跑外卖两年 换了三辆电瓶车 跑外卖虽然比做家政工辛苦,但我还是更喜欢这份工作,可以看到别人多姿多彩的生活。 送外卖的这两年,我已换了三辆电瓶车。我被别人撞过。有一次一个骑手从人行道上冲下来,把我车子撞坏了,我的脚也肿很高。但我以为没多大事,就让他走了。 我也撞过别人。那天手上挂着9个单子,手机却突然没网。我连忙骑车去修手机,原来是欠费。充钱出来后就要超时,我慌慌张张地,在路口撞上一辆轿车。我当时买的一辆新车,杆子都撞歪了。 这份工作是没有保障的,不交五险一金。压力大的时候,超时、被差评都提心吊胆。有心态好的同事说,我一点都不担心,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不知道,想那么远干嘛。 我的心态也有变化。刚开始看见交警,心脏都要跳出来。我在一个路口被交警罚了三次,每次50块。他都化成便衣,藏在人群里。我还被交警追过两次。他拦下之后,我假装老老实实地推过去,等他不注意我立马上车,马力扭到最大,他差一点就薅到我衣服了。 我希望能改善我们的工作环境,尤其是路权。现在送餐的地方,不设自行车道,去了就面临罚款,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设计道路,太没人性。五一新规出台,我们的空间更小。交警限制电池大小,觉得我们跑得慢,事故就能减少。但这并没有从源头上解决问题。骑手竞争大,平台增加配送时长,停止无限的激励,我们的压力才能减小。 最开始送外卖的时候,爬6楼,我都缺氧。现在身体倒变好了。有时候下雨赶时间,根本来不及穿雨衣。一个单子37分钟内要送达,时间都是以秒来计算,没法顾及别的。雨过了又吹干,我倒是没感冒过。 送单的酸甜苦辣,我有时会拿笔记本记下。有一次送一箱矿泉水上六楼,也没法提。等我搬到5楼,男顾客像老爷一样,站在6楼看着我,我都是一格一格往上挪。还送过大酒店的外卖,有一个医院的科室,点了七十几份餐,打包成电视机那么大的盒子。酒店的人打包好,就扔给我,“你自己拿吧”。我把它推到电梯里,再拖在车旁边。没法运,我只好把箱子拆掉,再一盒盒放到送餐箱里。 有些店出餐特别慢。有的时候催急了,骑手和商家打起来的都有。我一般都会跟商家、客人好商好量。比如茶百道,前面排几百个人的单子,等到我肯定超时了。我就打电话给客人,客人等不及自己取消,就没有我的责任。客人要等的,我就跟他商量,能不能先到他的位置点送达,等做好了再送过去,这样就不会超时扣钱。客人都挺好说话的。 阿潇在店门口等餐/蒋芷毓摄 我的后备箱里,必备的是充电宝、工作服、雨衣。平时我不穿工作服,之前很多商场不让骑手进,现在好一点了,但是头盔必须摘下来。就算不穿,工作服也得带着。美团有“微笑行动”,为了监测是不是本人跑单,有没有穿工装,每天都要拍照打卡。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拍照,我都把衣服放后备箱里。如果没有工装、头盔或者拍照模糊,认证失败的话要罚500块钱,还可能被开除。 “女儿给我发短信:我梦见你s了” 来上海两年,我只逛过迪士尼和海洋水族馆,都是陪女儿去的。女儿第一次来上海,问我,怎么没有山呀。我说这里没有山,她说没山的地方没有灵魂。 大城市有更包容的地方。在这里,没人会说一个单身的女人。我的室友和同事,好几个都是不婚族。相对异性来说,我觉得同性之间的关系更细腻一些,什么话都可以说。我曾经和那个抽烟的女同事找房子合租,但没找到合适的。现在住的四人间,850块钱一个月,包充电,离上班近,很难再找到更好的了。现在我有时候中午回来做饭,更多时候在附近餐馆吃10块一份的骑手餐。 阿潇经常光顾的一家餐馆,10元一份/蒋芷毓摄 每天送外卖,和同事的交流很少。平时在路上碰到打个招呼,大多时候在微信上聊两句。有的同事经验丰富,了解系统的特点,会给我讲一些避免超时的操作。上一次吃饭,我才知道他们男骑手还会去ktv,我们几个女骑手也开玩笑说,下次我们也去点男模。之前和那个女同事一个月没联系,一天她突然给我发了一张图片,路上有一个女骑手被撞了,她说以为是我。我就知道她还是关心我的。 我想过让女儿来上海上学,但是太难了。就算她能过来,我也没时间照顾。小学她寄宿过,现在不愿意,我都是请我哥带她,每年给他们两人生活费3万。 我跟我妈妈没有任何精神上的交流,她养我就像养一个物品,好像是一种责任,要把我养大。在家里,我妈、我哥对我说话都是高高在上的,居高临下地训斥,所以我在家里很内向。但直到她去世,我觉得她还是对我付出了感情,只是没有表达出来。 现在我跟我女儿之间经常表达爱意,她会说妈妈我爱你,我说宝贝我也很爱你。她的成绩越来越下降,不过我不太在意。我说只要尽你自己的努力,以后过什么生活,还是靠你自己。想读大学就努力一点,不想的话,也可以学个技术。她怎么样都可以,我不会限制她任何事情。 她不怕我。有一次我回老家,接她下晚自习,看见她跟一个男生一起走过来。她一看到我就飞跑。等回到家,她就把我一推,“你破坏我的好事,为什么要去接我?”等我回上海,她在微信里跟我说,妈妈我分手了,你放心,我会好好学习,我只是看中他的容貌。 今年春节,我没回家。房东说,到时候回来要隔离的话,要自己找地方。能去哪里隔离呢?我就没回去。 以前我做那么多工作,虽然舒服,但是工资不高。现在的生活算不上喜欢,但也没办法。上次回家我买了一个哈密瓜,女儿突然说,妈妈我们家是不是有钱了?我当时很意外,我说你怎么会这么问?她说以前你都给我买烂水果吃,这是第一次买新鲜的。以前超市里促销水果,一两块钱一大包,我经常买,里面很多是快烂了的。 不过有时候想,这么拼命挣钱,又能怎么样?我也想回去过平静的日子。我女儿都梦见我死了。去年,女儿有一天突然间跟我发微信,妈妈你没事吧?我那几天正好也不舒服,我说怎么了。她说,我还是告诉你的,我梦见你s了,打了一个字母s。 也有想法不一样的人。有一个众包的同事,每天送餐像小孩一样,蹦蹦跳跳的。他说我一个月就跑1万块,多一块钱我都不跑,他不羡慕乐跑的高单价。 我哥也让我回去,他也想赚钱,不想给我带孩子。如果回去的话,我啥也不想干了。 (应受访者要求,阿潇为化名;感谢播客“打工谈”对本文的帮助)

USCIRF委员:北京现代版文革 威胁西方文明

【大纪元2021年05月1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FRANK FANG、 JAN JEKIELEK报导/原泉编译)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表示,中共政权正在发动另一场“文化大革命”,而这次具有世界性影响。 特克尔最近在接受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节目采访时说:“今天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对于有宗教信仰的少数民族来说,在这种压制的环境下……简直就是一场打了兴奋剂的的文化大革命。” 特克尔对文化大革命并不陌生,他出生在中国喀什的一个劳教所,他的母亲怀孕期间被关押在那里,时值1966年开始的群众暴力运动的高潮。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破坏了中国的文化遗产和传统,造成数百万人死亡。 特克尔说:“无论在中国的少数民族宗教信仰者身上发生了什么,已不再是关乎他们的人权和宗教自由,而是关乎我们作为一个自由社会,如何防止这种情况成为世界上的一种新常态,这将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问题,需要我们处理。” 中共政权不断侵犯人权的受害者,包括:天主教徒、法轮功信徒、家庭教会基督徒、穆斯林少数民族和藏族人。在中国最西部的新疆地区,约有1100万维吾尔人,至少有100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吉尔吉斯人,被拘禁在进行政治思想灌输的拘留营中。 今年1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宣布,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和其它少数民族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向信仰宣战 美籍维吾尔裔律师特克尔说,中共政权一直向信仰宣战;是中共的意识形态在推动其对宗教信仰的攻击。 特克尔说:“信仰任何宗教或拥有精神生活都被认为是一种潜在的威胁或不忠的标志。”“所以当你去朝拜的时候,不是朝拜上帝,而是朝拜习近平,学习习近平思想。” 在中共现任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当局拆除教堂、十字架,逮捕牧师,并下令移除基督教圣像,包括耶稣基督和圣母玛利亚的圣像,取而代之的是习近平或毛泽东的画像。 特克尔补充说:“他们一直在广泛使用一个术语进行人类再造工程:思想改造,也就是说,把某人的宗教信仰从他们的头脑中或灵魂中清洗掉,用共产主义和习近平思想取而代之。” 特克尔对蓬佩奥的种族灭绝认定表示赞赏,称其是“美国政府最重要的政策回应之一”。美国制裁一些中共官员(包括中共政治局委员陈全国)和实体企业,因为他们在新疆侵犯人权的行为,特克尔对此举表示欢迎。 对特克尔来说,中国持续实行由国家支持的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为,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特克尔说:“我无法用一个合适的词来表述这件事情,北京正在利用良心犯的器官来牟利,多么惨无人道。” 他回忆起中国首都北京一家医院的宣传视频,推销其器官移植服务。视频中的人用阿拉伯语讲话。他质疑该医院从哪里获得的器官。 中国是器官移植旅游的首选目的地之一,北京方面曾在美国报纸上宣传自己的说法──自2015年起,中国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自愿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 然而,“人民法庭”2019年在伦敦公布的一份报告驳斥了北京的说法。经过一年的调查,该报告得出结论,国家支持的强制摘取器官在中国“大规模”发生,而法轮功修炼者是器官的主要供体来源。 特克尔对最近在国会两院提出的对中国强摘器官问责的立法表示欢迎。如果这项提案获得通过,美国政府将可以对贩卖或摘取器官的个人和政府官员实施制裁。 监控人民 特克尔说,国际社会必须认识到,中共是“西方文明的威胁”。对于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来说,他们必须了解这种威胁,以便制定有效的外交政策应对北京。 特克尔说:“如果没有认识到中共对全世界的民权、人权和宗教自由的稳定所带来的危险,就无法制定有效的外交政策来应对(中共的)威胁。” 特克尔说,更重要的是,中共正在向其它国家输出其“严密的监控系统”,这令人担忧。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林登‧约翰逊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希娜‧格雷滕斯(Sheena Greitens)在2020年7月的USCIRF听证会上表示,基于她的研究,中共已经向全球80个国家出口了监控技术平台。 格雷滕斯说,这些国家大多位于南美洲、非洲、中东和亚洲。自2014年以来,使用中共监控技术的国家数量大幅增加,当年约有20个国家使用了中国的监控技术。 特克尔说:“想像一下,中共监视本国人口的方式变成一种新常态。这对民主意味着什么?这对公民自由意味着什么?这对全世界的宗教自由意味着什么?” 特克尔将中共与臭名昭著的东德秘密警察机构——斯塔西(Stasi)相提并论。 “当你谈到 (中共的) 监控时,就会想到拥有人工智能 (和) 先发制人的警务能力的东德史塔西 (Stasi)。” “如果不认真对待,如果不加以制止,这将成为世界各地宗教少数民族面临的更为严重的问题,许多专制政府、独裁政权已经在用自己的手段和工具进行镇压。” 原文:Beijing’s Modern ‘Cultural Revolution’Threatens Western Civilization: US Commission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孙芸#

The word “diabetes diet” may make you feel a little heavy or frustrated. However, diabetes is not something that can not be eaten, as long as the right amount, candy can still be eaten.

You may have heard the following three things:

  • Eating too much sugar will cause diabetes
  • There are many rules for diabetic diets, so choose your food carefully
  • When you start a diabetes diet, you have to give up all the foods you like

All three of these claims are common myths about a diabetic diet. Let’s take a good look at the myths of several diabetic diets and dig out the truth.

Myth 1: eating too much sugar will cause diabetes

How does diabetes occur? So far we are not fully aware of this. Now I know that eating too much sugar does not make you diabetic. Instead, when something disrupts the body and converts food into energy, that is the beginning of diabetes.

To understand what happened when you suffered from diabetes, please keep these points in mind: your body breaks down the food you eat, and a large part of it is broken down into glucose, which is necessary for giving energy to cells sugar. Insulin is a hormone produced by the pancreas, which helps cells in the body (muscle cells, fat cells) use glucose as fuel.

According to different causes of diabetes, diabetes is currently divided into the following types:

  1. Type 1 diabetes: This type of diabetes occurs when the pancreas cannot make insulin. Without insulin, sugar will accumulate in the blood. People with this type of diabetes must give insulin to encourage cells to use blood sugar. In general, type 1 diabetes is mostly young or childhood. The researchers believe that this may be due to something wrong with the immune system to develop type 2 diabetes.
  2. Type 2 diabetes: When the pancreas cannot make enough insulin, or the insulin cannot function properly, or both, it is type 2 diabetes. Being overweight makes this type more likely. Type 2 diabetes can occur at any age.
  3. Gestational diabetes: occurs during pregnancy in certain women. Hormonal changes during pregnancy can affect the normal function of insulin. Women suffering from gestational diabetes usually have to be given insulin. This situation may be improved after the child is born.

Myth 2: There are many rules for diabetes diet

If you already have diabetes, you will need to plan your diet. But the general principle is actually very simple: following a “diabetic diet” means,Choose foods that can match your activities with any treatment to keep your blood sugar as close to normal as possible.

Do you have to change what you eat now? It is possible, but this change is probably not as scary as you think.

Myth 3: Carbohydrates are not good for diabetes

In fact, carbohydrates are good for diabetes. They form the basis of a healthy diabetes diet or any other healthy diet. Carbohydrates have a great influence on blood sugar, and when you eat a diabetic diet, blood sugar is used to monitor carbohydrate intake.

However, carbohydrate foods contain many essential nutrients, such as vitamins, minerals, and fiber. So, the main point of a diabetes diet is to choose the most nutritious foods, such as whole wheat bread, high-fiber fruits and vegetables.

Of course, if you go to a dietitian first, you will find it easy to choose the right carbohydrate food.

Myth 4: Protein is better than carbohydrates for diabetes

Because carbohydrates can quickly affect blood glucose levels, if you already have diabetes, someone may advise you to eat less carbohydrates and then eat more protein. However, too much protein may cause other problems for people with diabetes.

The main problem is that many foods rich in protein (meat) may also contain a lot of saturated fat. Eating too much of this type of fat will increase your risk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The protein in a diabetic diet should account for 15-20% of the total calories in a day.

Myth 5: No matter what you eat, you can use your medicine to adjust

If you useinsulinTo help control diabetes, then you may have to learn how to adjust the dosage according to the type and amount of food you ingest. But this is not to say that you can eat as much as you want, and then use drugs to stabilize your blood sugar.

If you use other types of diabetes medications, then don’t try to adjust the dose to cope with the different carbohydrate content of the diet, unless your doctor gives advice, otherwise don’t do this. Most diabetes medicines will be most effective under the guidance of your doctor.

Myth 6: You must give up your favorite food

Even if it is a diabetes diet, there is no reason to completely abandon your favorite food, but you still have to try the following suggestions:

  • Change the cooking method of your favorite food
  • Change foods that you usually eat with your favorite foods.
  • Reduce the amount of food
  • Use your favorite food as a reward for following your diet plan
  • A professional dietitian can help you design a diabetes diet plan that covers your favorite food.

Myth 7: You have to give up all desserts after suffering from diabetes

This is not true! You can use many strategies to make dessert appear in your diet plan. Here are a few examples:

  • Use sugar substitutes in desserts.
  • Reduce the serving size of desserts. For example, ice cream was originally eaten two balls, it is better to eat one ball, or share a dessert with friends.
  • Treat desserts as rewards for following your diet plan.
  • Let desserts contain more nutrients. For example, when making desserts, instead of whole grains, fresh fruits and vegetable oils.
  • Expand your dessert outlook and try to replace ice cream, pies and cakes with fruits, whole wheat raisin biscuits, yogurt, etc.

Myth 8: Artificial sweeteners are dangerous for people with diabetes

Artificial sweeteners are much sweeter than ordinary sugar, so only a small amount is needed to achieve the same sweetness as sugar. And this can reduce the calories brought by your use of sugar.

The 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 recognizes several artificial sweeteners that can be used in a diabetes diet, including:

  • saccharin
  • aspartame
  • Acesulfame Potassium
  • Sucralose

A professional dietitian can help you decide which sweetener is best for you to use in any situation. Whether it is added to coffee, roasted food, snacks or other uses, it can give appropriate advice.

Recently, artificial sweeteners have attracted everyone’s attention, whether in the media or in conflicting research materials. You may need to learn and determine which sweetener is best for you. Of course, while worrying about artificial sweeteners, natural sweeteners have also gained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in the market in recent years, and this may provide us with other options.

Myth 9: You have to eat a special diabetes meal

The fact is,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diabetic meal in reality. Healthy food for people with diabetes is also a great choice for others. Generally speaking, we do not need to prepare a “diabetic meal”.

A diabetic meal is actually the same as the ordinary diet that people in your family eat. If you have diabetes, you don’t need to specifically screen for the food to eat. The total calorie intake, types of carbohydrates, fat and protein are actually similar to what the average person eats. Diabetes health teachers and nutritionists can help you learn how to make good food choices.

Myth 10: Weight loss food is the best choice for diabetes

A food marked with “weight loss” does not mean that it is a better option for people with diabetes. In fact, weight loss foods may be more expensive and may be as healthy as foods bought in the general food area or foods you cook yourself.

When you choose any food, remember to read the food label carefully to find the ingredients and calories that are beneficial to you. If you are in doubt, ask your doctor or dietitian and they will give you appropriate advice.

Get rid of the myth of a diabetes diet

Now, you should know what are the myths about diabetes, learn from it step by step, I believe you can choose wisely when choosing food. Then add exercise and drug treatment, you can maintain blood sugar in the normal range.

Write in the back

If someone around you suffers from diabetes, please remember one thing. In addition to seeing a doctor, you should also go to a dietitian. Of nutritionists can tell you about the concept of food choices and portions. When you spend some time to understand, you will not be anxious about what you eat, and you can also get good blood sugar control while maintaining life quality.

Article Source: WebMD
Article title: 10 Diabetes Diet Myths
Literature and characters:
WebMD Medical Reference: “Diabetes: Diabetes Basics,” “Diabetes: Healthy Diet Basics,” and “Diabetes: Treating Diabetes with Insulin.” WebMD Feature: “Diabetes and Weight Loss: The Right Path.” 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 “Healthy Eating : Make It Happen” and “Sweeteners & Desserts.” Mayo Clinic: “Artificial Sweeteners: Any Effect on Blood Sugar?”
Organize and compile: Sidney

Further reading
Li Qingchen–“The Sugar Post, An Unreal Myth of Lowering Sugar”
The most terrible thing about diabetes is its complications, and the most fundamental way to curb the complications is to control blood sugar. According to the different types of diabetes and the different stages of development of the disease, dietary treatment, physical exercise, and oral hypoglycemia Sugar medicine and insulin injection. At the current medical level, as long as the treatment standard is reasonable, the patient can maintain long-term asymptomatic survival. But if you give up regular treatment, various complications will soon appear…

Qing Fang-“Asian people are more prone to diabetes”
Dr. Juliana Chen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udied the prevalence of diabetes in China and pointed out that “in the past 20 years, the incidence of diabetes in China has tripled”, children have reduced exercise time and have higher calories in their diet As more oil is eaten, obesity and high blood pressure are on the rise, and abnormal glucose tolerance has also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among young people. These are the reserves of diabetes. At the same time, women are more likely to suffer from gestational diabetes when they are pregnant. Children born to mothers with diabetes during pregnancy are more prone to abnormal glucose tolerance and diabetes.

Recommended for you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翻墙必看】沪男童暴打“维尼熊”惊呆众人

【大纪元2021年05月10日讯】大纪元每天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文章: 1.迪士尼小熊维尼挨打 陆媒改“噗噗熊”搜索过亿 近日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小熊维尼”突然被一名男童捶打,引发关注。但在大陆媒体的报导中不见“维尼”字样,一致改用“噗噗熊”,这一用词反倒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 2.感恩李洪志大师 华府法轮功学员庆祝大法日 5月8日,华府部分法轮功学员来到国家大草坪上集体炼功,庆祝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并恭贺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生日快乐。 3.长征五号火箭残骸坠落 险砸马尔代夫旅游岛屿 中国长征五号B遥二火箭残骸已于台北时间5月9日上午10时24分坠落在东经72.47度、北纬2.65度的印度洋海域。坠落地点在马尔代夫(马尔地夫)西南方近海,距最近的有人居住岛屿仅约42公里,仍具备一定危险性。 4.周晓辉:三大战役拿平民当炮灰 围长春饿死几十万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率先挑起内战,并最终打败了国民党,夺取了政权,还于1949年建立了中共政权。从此,中国人民就生活在中共的残酷统治下,且在中共几十年来系统的洗脑下,对中共感恩戴德。中共一个多月前推出的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 自然依旧在重复中共一个个谎言,包括国共内战。 5.豆腐渣?绍兴投资最大高速路桥梁未完工就坍塌 5月8日,浙江绍兴市杭绍台高速公路一座即将完工的在建桥梁坍塌。据悉,该桥是当地投资规模最大的沿海高速公路一部分,原定6月底验收。网民指是“豆腐渣工程”。 6.美国务院官员:正认真对待中共的北极野心 中、俄在资源丰富的北极地区不断加强活动,引发美国越来越多的关注。一位专家表示,中共是美国在北极地区的头号威胁。美国务院官员称,国务院正认真对待中共的北极野心。 7.USCIRF委员:北京现代版文革 威胁西方文明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表示,中共政权正在发动另一场“文化大革命”,而这次具有世界性影响。 8.钟原:党媒释放大陆新疫情的先兆信号? 近日中共国家卫健委的疫情通报中,每天公布的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的数字,始终维持在10个上下,五一长假期间,几乎每天仅公布个位数,当然也都称是境外输入病例。 9.美战略清晰模糊争议下 专家析台危急如何自救 台海问题日益尖锐,美国华府最近针对战略清晰与战略模糊的争议也日益激烈。近日有学者和政论家向大纪元记者分析表示,美国的台海政策是建设性的战略清晰,台湾也需要做好自身的军事防御,中共的欺骗暴力本色不会改变,美国等西方国家不会也不应该再相信中共。 10.王友群:台湾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5月13日,是法轮功洪传全世界29周年。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举办了各种纪念活动。其中,以五千二百多名台湾法轮功学员在台北自由广场的排字最为亮眼。 11.王赫:中共对澳经济胁迫伎俩踢到钢板 “胁迫性经济政策”是中共实施“战狼外交”的核心手段之一,而且非常放肆。这不,5月5日的G7外长会议公报刚刚批评中共“利用经济影响力欺凌别国”,次日,中共国家发改委就发布关于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的声明,把2020年以来的中共对澳经济胁迫 (economic coercion)推进到一个新阶段。 12.特斯拉涨价上热搜榜 曾多次降价令中国业界震动 正值中共官媒围攻特斯拉之后不久,特斯拉日前再次上调了一款Model 3在中国市场的售价,这款车型此前曾多次降价。5月9日晚间,“特斯拉今年已提价6次”冲上微博话题热搜榜,引发各界舆论关注。 13.习自爆中共出台双循环内幕 大陆专家:遥远梦想 习近平提出“国内国际双循环”现已成为中共“十四五”规划的重大战略,中共商务部也在鼓励中国民众花钱。大陆专家披露,中国大陆近半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要想让百姓有钱花,是个遥远的故事。 14.刚解除隔离就确诊 银川病例密接者逾百 小区被封 宁夏银川范某某于5月7日在上海解除隔离,5月8日在银川确诊染疫。从解除隔离到确诊仅一天,范某某不仅搭乘飞机,还会亲访友,到过餐馆、医院、农场。截至9日,范某某的密接者已逾百人,所在小区被封闭管理。 15.美收紧限制 中共加强监管 中企海外上市受挫 中国企业对于在海外上市野心勃勃。但近期美国及中共的政策,恐怕让这些企业陷入尴尬的局面。美国当局过去数月正收紧对在美上市中企的限制,要求审查其财务;如今再传出,中国证监会正考虑对寻求在香港或海外上市的企业“加强监管”,而此举可能进一步打击已经因为当局反垄断而受挫的中国科技业。 责任编辑:方晓

全现在 | 女骑手阿潇:为了女儿,她要比男人跑得更快

外卖网络铺天盖地的今天,要见一个骑手,是轻而易举的事。但要找到一名女骑手,并不容易。要和女骑手约出时间聊天,也不比约见任何一个“996”状态的打工人简单。她们是最忙碌的人群之一。 我是在上海的繁华地段见到阿潇的。彼时是周日,本该是她的休息时间,但为了跑满每周500单(满500单单价会涨到8元),她还在送外卖。阿潇来自湖北,1975年生人,成为一名女骑手已有两年。每天早上8点出门,夜里十一二点收工,是她的工作常态。 我提出跟她送一天外卖。为了在中途搭上车,我在商场门口等她送完之前的单子,才坐上她的后座。那是我坐过最惊险的电瓶车,考虑到后座有个人,阿潇还“放慢了速度”。做骑手后,迄今为止,她已换了三辆电瓶车。这一辆的后视镜也已经撞坏了,但她并不介意。她说,没有一个骑手是看红绿灯的,往往在灯还没有跳转时,他们就发动了。有一次,阿潇停在十字路口,信号灯已转红,另一个骑手看她着急,打趣式地伸出双腿横在路中间,说:你快走,我帮你拦着。 这是一个男性化的行业。美团研究院最近一次提到女骑手还是2018年,根据当时的调研,女骑手占比约为8%。外卖行业是按照男性的身体和气概打造的,为了适应这个行业,阿潇得付出更多的代价。 阿潇身量娇小,身高不到1米6,体重现在瘦到了90多斤,皮肤晒出了小麦色。在不久前加入要求更高的“乐跑”队伍后,她剪掉了长发。她很少购置衣物,我们见面那天,她穿着红色的宽大卫衣和浅蓝色牛仔哈伦裤。声音温和,但有些沙哑。 除了在外形上逐渐“男性化”,阿潇对自己的身体也有更多限制。每天工作十几小时,她很少喝水,“上厕所耽误时间”。她已经46岁,每次经期都疼痛难忍,但她没有因此休息过。送外卖时,除了风雨无阻地骑车在路上,她的日常,就是在商场、办公楼和居民楼之间奔跑。 常有男骑手问她,在乐跑,男的都吃不消,一个女的吃得消?而她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现在的她,每个月能拿到上万元报酬。而根据美团研究院的报告,2020年上半年,92.6%的骑手月收入在8000元以下。毫无疑问,在这个男性为主体的行业中,阿潇也是佼佼者。 尽管月收入已接近“白领”,阿潇仍然过着俭朴的生活。她与其他女骑手、家政工住在上海一个老小区的四人间里,住架子床,月租850元。大多数时候,她在餐馆吃一份10块或15块的骑手餐。平常,她去得最多的是地下的楼层:停车场,地下美食广场。大商场的餐饮,也多在地下。她说自己不喜欢大商场,那里步行距离长、容易迷路,很难送外卖。 与这个城市里的大多外来务工女性一样,阿潇挣的每一分钱都要往家里输送。她舍不得为自己花钱,很少购置衣物,也几乎没有娱乐活动。来上海两年,她只去过迪士尼和海洋馆,都是带女儿去的。以前,她喜欢外出散步,以及吹陶笛,现在则没有时间。 这并不是她喜欢的生活状态,但她觉得“没有办法”。前几年离异后,她独自抚养女儿。过去二十年,她做过纺织女工,当过老师、会计,也做过家政、打字员、推销员。如今做骑手,是她赚得最多的一份工作。在艰辛的工作和生活中,她依然怀揣着梦想,希望能为自己和女儿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每一天,穿行在车水马龙的都市,于车流中穿梭,争分夺秒地追逐着时间,她也时时会担心自己:明天,还能不能看到太阳升起? 以下是女骑手阿潇的自述。 第一天送外卖   就赔了700块钱 2019年,我已经45岁了,经老乡介绍,从湖北老家到上海做家政。我不太会做菜,太精致的菜品,我都得拿着手机搜索。那份工作包吃包住5000块钱,我挺满意。但后来,听说骑手可以赚更多,我就去应聘骑手了。 第一天送外卖,我赔了700块。车子是跟站长借的,电池起码有五六十斤,我啥都不懂,当时住三楼,根本提不动电池,我就扔到楼下。第二天,电池被人偷走了,我什么都没赚,反而赔了站长钱。 每天都出状况。我花八、九百元买了一辆破旧的二手电瓶车,因为找不到地方,老是超时。站长说,你把这几条主干道记下来。有一天送餐到一个工地上,我发现路中间特别光滑,我觉得好奇怪。等我开过去,原来是一块水泥池,我连人带车掉里面,推出来之后身上全是泥巴。 第一个月赔了两三千。第二个月,我又老是被罚钱。因为害怕超时,老是手抖,我经常提前点送达。被平台监控到,点一单,我要被罚500块,站长的星级要降一级,可能被罚3万块。他的损失很大,同事经常说,“站长被你气得要跳楼”。 我跑过众包、专送,现在在乐跑。相比众包,乐跑的单子好、单价高,要求也高。很多人想进乐跑,但每个队人数控制在二十多人。现在我们每个星期都踢三个人,再招三个人。被踢的都是被投诉,或者单量不够。 我上周不知道被谁投诉过,队长跟我说,站长点名要开除我,但他保住了。“这里不是给你养老的地方,跑不了下星期不要干了”,听站长这么在群里说,我们都吓死了,拼命跑单。 送完上一单外卖,阿潇从停车场出来/蒋芷毓摄 我现在每天能跑80单。跑得越多单价越高,一周跑到500单的话,每单能有8块。乐跑每天都要求一定的出工时长,时长没有挂够,就会被开除。每个骑手每天必须要跑满三个时段,时段可以选择。早班是7:00~10:30,10:30~13:30是午高峰。午高峰单量最多,所有人都必须跑。下午茶有两个时段供选择,1:30~3:30,3:30~5:30。晚高峰是17:30~20:30,也是必选的。 我选的是3:30开始的下午茶时段,每天早上10点半开工。但要想跑满80单,基本上8点半就出门,晚上十一二点结束。我以前还会去江边吹吹陶笛,现在连做饭时间都没有了。前段时间剪了短发,就为了这个工作。我经常碰到男骑手,听说我在乐跑,人家说,男的都吃不消,一个女的吃得消?我们队里只有两个女骑手。 平时我从来不带水,上厕所耽误时间,很少喝水。如果碰上经期,就更麻烦了。我46了,每次经期第一天都很难受,但还是得跑。另一个女骑手是94年的,很高大,也留着短发,一开始我都不知道她是女生。她也不乱花钱,家里还有一个弟弟。 第一次见面,她递给我一根烟,我当时好害羞,脸都红了,从来没有人递过烟给我。 从女工到骑手  “这是命运的安排” 干外卖确实很辛苦,但在这个城市里,我还是得到了很多。我有时回想自己的经历,觉得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吧。 我是1975年出生的。老家在湖北的一个县城。我父亲是镇里的物理老师,母亲在学校食堂帮工,有两个哥哥。初中毕业后,家里安排我进了当地一家国营纺织厂,干了十年。 那时我算是修布工,要把前一车间生产的布修整好,才能出厂。当时每天都有任务,要修多少卷布,班长当天把布分配给你,和她关系好的就分到容易的,干不完就加班。就像作业一样,每天都有,要一直站在那里做完。 加班没有钱。我每周倒班一次,白班是早上8点到下午4点,晚班从下午4点到晚上12点。有时候做不完活,要整整站一天一夜。那是我做过最痛苦的一份工作,当时才十五六岁,都恨不得去自杀了。我觉得人生看不到一点希望。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活一辈子是为了什么?我开始想这些问题。 找不到答案。我回家说不想干了,爸妈说这份工作很难得,别人想进都进不来。实在没办法,他们请人吃饭,给我换成了练布工,有机器配合操作,再也不用加班了。有空余时间之后,我就拼命找书看,有个同学书柜上摆满了书,《红与黑》、黑格尔,佛教的、道教的,我都看了一遍,不过现在都快忘光了。 我记得很清楚的一部小说叫《假若明天来临》,一个命苦的女人做小偷,看到别人家里很豪华,她说上帝啊,为什么让我在这里做小偷,而她住这么华丽的房子,为什么给我这样的命运。 后来工厂倒闭了,我也遭遇了其它的一些打击。后来我就去福建打工。在一个餐馆认识了我前夫,他们家是农村的,我是城里的,他可能觉得我条件好一点。我并不在意这些。他会吹笛子,当时给我吹了一首歌,说话也挺幽默的,我觉得还可以,就这么走到一起。 结婚的时候,我32岁,他23岁,我比他大九岁。跟他结婚前,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提着一个夜壶,嫁到深山里去了。他家是山里的,夜壶就是业孽,意味着我要吃苦的。 第二年孩子出生,问题也来了。他不带孩子,只在生产当天用心过。我是剖腹产,生完不能动,他忙碌了一天,给女儿换尿布、冲奶粉。那天他特别累,之后就把他爸妈叫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大堆矛盾。 孩子出生前十多天,我爸去世了。坐完月子,我妈又诊断出帕金森综合症,我就带着孩子回了老家。没有收入,他出去打工,结果被骗去传销。他让我把家里的贵重物品卖了,给他寄钱。在那之前,他在我心里像一根柱子一样,但那一刻彻底看清他了。我要靠自己独立起来。后来我就抱着孩子找工作,开始卖治疗仪。为了工作,我拜托楼下快80岁的老太太帮我看孩子,我每月800块钱工资,给她400块。等我休息的时候,她就把孩子送来喂奶。中午我还要回家一趟,给生病的妈妈做饭。 后来我又做过印染厂的实验员,三年后,又换到当地的私立学校,教了两个学期书。我修过师范中专的成人文凭,才谋到这份工作。我没想过老师的工作是这样的。第一个学期很轻松,到第二个学期,分给我的学生数量多了几倍,每天改作业、备课,我都要批到深夜才能完成。那段时间把我累坏了。 女儿四五岁时,我提出离婚。和前夫已经很少联系,对方很高兴地答应了。之后我去民营服装厂做会计,早上8点上班,下午5点回家,还有午休。很轻松,不过没有五险一金,每月2000块,每周休息一天。三年后,工厂倒闭了,又不发工资,我和其他职工一起告到劳动局,把薪水讨了回来。来上海之前,我做过薪水最高的工作是打字员。我给顺丰打寄件地址,一条两毛钱,一分钟能打七八十个字,一个月能挣3000块钱,我做了半年。 为了生活,我还曾在学校门口摆摊,卖寿司。城管很严,做了两年,没赚到钱。在我快撑不下去的时候,我第一次向前夫开口,让他给个2000块钱的学费。他给了,还把孩子接到他老家上过一年学。但那一年,他老说他妈妈生病了,让我打钱。我不想亏待孩子,又把小孩接了回来。最终,为了孩子,为了生活,我还是来到了上海。 跑外卖两年 换了三辆电瓶车 跑外卖虽然比做家政工辛苦,但我还是更喜欢这份工作,可以看到别人多姿多彩的生活。 送外卖的这两年,我已换了三辆电瓶车。我被别人撞过。有一次一个骑手从人行道上冲下来,把我车子撞坏了,我的脚也肿很高。但我以为没多大事,就让他走了。 我也撞过别人。那天手上挂着9个单子,手机却突然没网。我连忙骑车去修手机,原来是欠费。充钱出来后就要超时,我慌慌张张地,在路口撞上一辆轿车。我当时买的一辆新车,杆子都撞歪了。 这份工作是没有保障的,不交五险一金。压力大的时候,超时、被差评都提心吊胆。有心态好的同事说,我一点都不担心,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不知道,想那么远干嘛。 我的心态也有变化。刚开始看见交警,心脏都要跳出来。我在一个路口被交警罚了三次,每次50块。他都化成便衣,藏在人群里。我还被交警追过两次。他拦下之后,我假装老老实实地推过去,等他不注意我立马上车,马力扭到最大,他差一点就薅到我衣服了。 我希望能改善我们的工作环境,尤其是路权。现在送餐的地方,不设自行车道,去了就面临罚款,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设计道路,太没人性。五一新规出台,我们的空间更小。交警限制电池大小,觉得我们跑得慢,事故就能减少。但这并没有从源头上解决问题。骑手竞争大,平台增加配送时长,停止无限的激励,我们的压力才能减小。 最开始送外卖的时候,爬6楼,我都缺氧。现在身体倒变好了。有时候下雨赶时间,根本来不及穿雨衣。一个单子37分钟内要送达,时间都是以秒来计算,没法顾及别的。雨过了又吹干,我倒是没感冒过。 送单的酸甜苦辣,我有时会拿笔记本记下。有一次送一箱矿泉水上六楼,也没法提。等我搬到5楼,男顾客像老爷一样,站在6楼看着我,我都是一格一格往上挪。还送过大酒店的外卖,有一个医院的科室,点了七十几份餐,打包成电视机那么大的盒子。酒店的人打包好,就扔给我,“你自己拿吧”。我把它推到电梯里,再拖在车旁边。没法运,我只好把箱子拆掉,再一盒盒放到送餐箱里。 有些店出餐特别慢。有的时候催急了,骑手和商家打起来的都有。我一般都会跟商家、客人好商好量。比如茶百道,前面排几百个人的单子,等到我肯定超时了。我就打电话给客人,客人等不及自己取消,就没有我的责任。客人要等的,我就跟他商量,能不能先到他的位置点送达,等做好了再送过去,这样就不会超时扣钱。客人都挺好说话的。 阿潇在店门口等餐/蒋芷毓摄 我的后备箱里,必备的是充电宝、工作服、雨衣。平时我不穿工作服,之前很多商场不让骑手进,现在好一点了,但是头盔必须摘下来。就算不穿,工作服也得带着。美团有“微笑行动”,为了监测是不是本人跑单,有没有穿工装,每天都要拍照打卡。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拍照,我都把衣服放后备箱里。如果没有工装、头盔或者拍照模糊,认证失败的话要罚500块钱,还可能被开除。 “女儿给我发短信:我梦见你s了” 来上海两年,我只逛过迪士尼和海洋水族馆,都是陪女儿去的。女儿第一次来上海,问我,怎么没有山呀。我说这里没有山,她说没山的地方没有灵魂。 大城市有更包容的地方。在这里,没人会说一个单身的女人。我的室友和同事,好几个都是不婚族。相对异性来说,我觉得同性之间的关系更细腻一些,什么话都可以说。我曾经和那个抽烟的女同事找房子合租,但没找到合适的。现在住的四人间,850块钱一个月,包充电,离上班近,很难再找到更好的了。现在我有时候中午回来做饭,更多时候在附近餐馆吃10块一份的骑手餐。 阿潇经常光顾的一家餐馆,10元一份/蒋芷毓摄 每天送外卖,和同事的交流很少。平时在路上碰到打个招呼,大多时候在微信上聊两句。有的同事经验丰富,了解系统的特点,会给我讲一些避免超时的操作。上一次吃饭,我才知道他们男骑手还会去ktv,我们几个女骑手也开玩笑说,下次我们也去点男模。之前和那个女同事一个月没联系,一天她突然给我发了一张图片,路上有一个女骑手被撞了,她说以为是我。我就知道她还是关心我的。 我想过让女儿来上海上学,但是太难了。就算她能过来,我也没时间照顾。小学她寄宿过,现在不愿意,我都是请我哥带她,每年给他们两人生活费3万。 我跟我妈妈没有任何精神上的交流,她养我就像养一个物品,好像是一种责任,要把我养大。在家里,我妈、我哥对我说话都是高高在上的,居高临下地训斥,所以我在家里很内向。但直到她去世,我觉得她还是对我付出了感情,只是没有表达出来。 现在我跟我女儿之间经常表达爱意,她会说妈妈我爱你,我说宝贝我也很爱你。她的成绩越来越下降,不过我不太在意。我说只要尽你自己的努力,以后过什么生活,还是靠你自己。想读大学就努力一点,不想的话,也可以学个技术。她怎么样都可以,我不会限制她任何事情。 她不怕我。有一次我回老家,接她下晚自习,看见她跟一个男生一起走过来。她一看到我就飞跑。等回到家,她就把我一推,“你破坏我的好事,为什么要去接我?”等我回上海,她在微信里跟我说,妈妈我分手了,你放心,我会好好学习,我只是看中他的容貌。 今年春节,我没回家。房东说,到时候回来要隔离的话,要自己找地方。能去哪里隔离呢?我就没回去。 以前我做那么多工作,虽然舒服,但是工资不高。现在的生活算不上喜欢,但也没办法。上次回家我买了一个哈密瓜,女儿突然说,妈妈我们家是不是有钱了?我当时很意外,我说你怎么会这么问?她说以前你都给我买烂水果吃,这是第一次买新鲜的。以前超市里促销水果,一两块钱一大包,我经常买,里面很多是快烂了的。 不过有时候想,这么拼命挣钱,又能怎么样?我也想回去过平静的日子。我女儿都梦见我死了。去年,女儿有一天突然间跟我发微信,妈妈你没事吧?我那几天正好也不舒服,我说怎么了。她说,我还是告诉你的,我梦见你s了,打了一个字母s。 也有想法不一样的人。有一个众包的同事,每天送餐像小孩一样,蹦蹦跳跳的。他说我一个月就跑1万块,多一块钱我都不跑,他不羡慕乐跑的高单价。 我哥也让我回去,他也想赚钱,不想给我带孩子。如果回去的话,我啥也不想干了。 (应受访者要求,阿潇为化名;感谢播客“打工谈”对本文的帮助)

USCIRF委员:北京现代版文革 威胁西方文明

【大纪元2021年05月1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FRANK FANG、 JAN JEKIELEK报导/原泉编译)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表示,中共政权正在发动另一场“文化大革命”,而这次具有世界性影响。 特克尔最近在接受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节目采访时说:“今天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对于有宗教信仰的少数民族来说,在这种压制的环境下……简直就是一场打了兴奋剂的的文化大革命。” 特克尔对文化大革命并不陌生,他出生在中国喀什的一个劳教所,他的母亲怀孕期间被关押在那里,时值1966年开始的群众暴力运动的高潮。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破坏了中国的文化遗产和传统,造成数百万人死亡。 特克尔说:“无论在中国的少数民族宗教信仰者身上发生了什么,已不再是关乎他们的人权和宗教自由,而是关乎我们作为一个自由社会,如何防止这种情况成为世界上的一种新常态,这将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问题,需要我们处理。” 中共政权不断侵犯人权的受害者,包括:天主教徒、法轮功信徒、家庭教会基督徒、穆斯林少数民族和藏族人。在中国最西部的新疆地区,约有1100万维吾尔人,至少有100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吉尔吉斯人,被拘禁在进行政治思想灌输的拘留营中。 今年1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宣布,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和其它少数民族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向信仰宣战 美籍维吾尔裔律师特克尔说,中共政权一直向信仰宣战;是中共的意识形态在推动其对宗教信仰的攻击。 特克尔说:“信仰任何宗教或拥有精神生活都被认为是一种潜在的威胁或不忠的标志。”“所以当你去朝拜的时候,不是朝拜上帝,而是朝拜习近平,学习习近平思想。” 在中共现任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当局拆除教堂、十字架,逮捕牧师,并下令移除基督教圣像,包括耶稣基督和圣母玛利亚的圣像,取而代之的是习近平或毛泽东的画像。 特克尔补充说:“他们一直在广泛使用一个术语进行人类再造工程:思想改造,也就是说,把某人的宗教信仰从他们的头脑中或灵魂中清洗掉,用共产主义和习近平思想取而代之。” 特克尔对蓬佩奥的种族灭绝认定表示赞赏,称其是“美国政府最重要的政策回应之一”。美国制裁一些中共官员(包括中共政治局委员陈全国)和实体企业,因为他们在新疆侵犯人权的行为,特克尔对此举表示欢迎。 对特克尔来说,中国持续实行由国家支持的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为,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特克尔说:“我无法用一个合适的词来表述这件事情,北京正在利用良心犯的器官来牟利,多么惨无人道。” 他回忆起中国首都北京一家医院的宣传视频,推销其器官移植服务。视频中的人用阿拉伯语讲话。他质疑该医院从哪里获得的器官。 中国是器官移植旅游的首选目的地之一,北京方面曾在美国报纸上宣传自己的说法──自2015年起,中国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自愿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 然而,“人民法庭”2019年在伦敦公布的一份报告驳斥了北京的说法。经过一年的调查,该报告得出结论,国家支持的强制摘取器官在中国“大规模”发生,而法轮功修炼者是器官的主要供体来源。 特克尔对最近在国会两院提出的对中国强摘器官问责的立法表示欢迎。如果这项提案获得通过,美国政府将可以对贩卖或摘取器官的个人和政府官员实施制裁。 监控人民 特克尔说,国际社会必须认识到,中共是“西方文明的威胁”。对于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来说,他们必须了解这种威胁,以便制定有效的外交政策应对北京。 特克尔说:“如果没有认识到中共对全世界的民权、人权和宗教自由的稳定所带来的危险,就无法制定有效的外交政策来应对(中共的)威胁。” 特克尔说,更重要的是,中共正在向其它国家输出其“严密的监控系统”,这令人担忧。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林登‧约翰逊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希娜‧格雷滕斯(Sheena Greitens)在2020年7月的USCIRF听证会上表示,基于她的研究,中共已经向全球80个国家出口了监控技术平台。 格雷滕斯说,这些国家大多位于南美洲、非洲、中东和亚洲。自2014年以来,使用中共监控技术的国家数量大幅增加,当年约有20个国家使用了中国的监控技术。 特克尔说:“想像一下,中共监视本国人口的方式变成一种新常态。这对民主意味着什么?这对公民自由意味着什么?这对全世界的宗教自由意味着什么?” 特克尔将中共与臭名昭著的东德秘密警察机构——斯塔西(Stasi)相提并论。 “当你谈到 (中共的) 监控时,就会想到拥有人工智能 (和) 先发制人的警务能力的东德史塔西 (Stasi)。” “如果不认真对待,如果不加以制止,这将成为世界各地宗教少数民族面临的更为严重的问题,许多专制政府、独裁政权已经在用自己的手段和工具进行镇压。” 原文:Beijing’s Modern ‘Cultural Revolution’Threatens Western Civilization: US Commission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孙芸#

吴尊庆母亲节晒妈妈照片 网友惊叹婆媳相像 | 林丽吟 | 大纪元

【大纪元2021年05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5月9日是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前往大陆工作正在隔离的艺人吴尊,当天在微博贴出与妻小视讯的画面以及母亲的黑白照(点这里),网友赫然发现吴尊的太太林丽吟(原名林丽莹)与吴母不仅都很美,而且神态非常相像,引起众多网友热议。 从台湾男子演唱组合“飞轮海”出道的吴尊,与初恋女友林丽吟结婚16年,育有10岁的女儿NeiNei和7岁的儿子Max。常常分享家庭生活的他,非常珍惜幸福生活,常在社交平台分享一家人的日常,一有空闲就带妻小出游。 上月30日,吴尊出发到中国工作,前一晚哄女儿睡觉时还难过地掉泪,出发前先送一对儿女上学,女儿说:“爸爸,Be strong!”儿子说:“Be safe,爸爸!”吴尊在微博透露,他一路哭回家,然后看到太太正偷偷在做他爱吃的食物。 吴尊现在大陆仍处于14天的隔离期。非常想念妻小的他,虽人在异地,但早就安排儿子Max帮他惊喜送祝福送花给太太,为她庆祝母亲节。 5月9日,吴尊在微博贴出和太太以及一对子女视讯的亲密画面,林丽吟留着黑色长直发,样貌清秀,气质清纯,完全不输女明星。一对儿女也遗传到父母的好基因,特别是Max的正脸近距离曝光,大眼灵动,五官宛如复制吴尊,难怪吴尊改叫儿子“小吴尊”,网友也不禁大赞:“翻版小吴尊,天生明星脸。”“Max越来越帅了!” 此外,吴尊也贴出过世母亲的黑白照,并写下母亲节的感言:“妈妈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很感恩我人生中拥有一个好妈妈,一个好太太,希望大家用心去珍惜去回报去保护她们!祝所有伟大的妈妈们母亲节健康快乐,你们永远是最棒的!” 网友留言:“吴妈妈真的太美了!”并对吴尊惊呼:“你夫人和你妈妈好相像!” 吴尊早年在汶莱受访时,记者叫他找一个最有感情的地方拍照,他选择到EmpireHotel的沙滩。当时他对记者说,这里是他跟林丽吟第一次约会的地点,可想而知这段感情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之前有粉丝看到吴尊带着妻小到沙巴拜祭亡母,吴尊回应:“我的母亲生前就很喜欢我的太太,因此,当跟她决定结婚相伴到老,也是完成了母亲的心愿,她在天上会感到很欣慰的。” 责任编辑:杨明

【中国哭墙】亮哥,您也会支持张煜医生的对吧(5月2-9日,2021年)

编者按:5月2-9日,距离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已420-427天。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网民们在这里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生活与命运。正如一位网名为“一朵默默绽放的花儿”的新浪网友所说:“李文亮微博成了‘互联网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 因为李文亮的微博随时可能被网络审查部门下令删除,中国数字时代对李文亮医生微博下的网民留言每日片段精选备份,直到该微博账号被关闭为止。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李文亮医生微博下的留言区: 2021年5月2-9日 Smily0603:李医生,几天没来了,今天是母亲节噢,祝愿所有的母亲平安健康,这两天气温很高,很闷,但跑起来还是有风的,哈哈哈,还有学校安排明天打疫苗呢,你看,一晃两三年匆匆又春天,大家都在向前走。 有胡萝卜汁嘛:下午好啊李医生,很久没来过了,从高考了以后来的就少了。今天是母亲节呢,你怎么样啊。你见到我姥爷了嘛?见到了一定要告诉他我今天给麻麻买了花,给他的小姑娘买了花呢嘿嘿 刘刘21199:张煜医生微博发声了,我选择支持他,做为一个肿瘤患者家属,需要这样子的好医生为我们发声,亮哥您也会支持的对吧 揪揪揪揪凛冬:李哥,张煜医生的微博全部清空了,希望你能保佑这个善良的人“胜利”//WZK_PhD:亮哥,保佑张煜医生吧。 童話裡的人生:李医生,最近又有一个你的同行张医生做一件相同的事情,我也认为他也是吹哨人,希望你保佑他吧 你好安好哈哈:李医生,张煜医生上热搜了,我之前听说过这件事,但并没怎么关注,今天,我终于了解了网络上我所能了解到的这件事始末,我很激动,很感慨。因为我是学医的,我热切的把这件事分享给我的舍友,不管这件事是不是张医生输,我们应该都能看到学到医生的勇气,医生的道德原则。//你好安好哈哈:可是,我并没有听到舍友的赞同,反而,她们说起,张医生不管输没输,最后都在医院混不下去了,要是自己之后面对这种事情,要在不影响自己的前提下自己才会做之类的话,我听了有点生气和无奈。 开灯睡觉啊:有个医生要跟卫健委对峙,我好怕他跟你一个下场 刘刘21199:您和张煜医生都是勇敢的人 明流坏味:李医生,这几天张煜医生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医疗系统的利益集团,我仿佛在他身上又看到了你的影子;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只能以这种方式为他发声支持! 嘿小伙呐:李医生!希望你能保护张煜医生他太勇敢太正直,但是吹哨人真的很难,虽然同为行医人他说出我们不敢说的话,我更多是佩服和可惜,他在赌自己的前程,哎!希望你能保佑他 喝紅茶白蘭地的普通人:李医生,上午去看了你,你旁边还有夏思思和其他几位医生。真不知道世界的另一边是什么样的。我们这代人,被叫做z世代,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有限的时间里,想做一个对人友善,敢说实话的普通青年。好好好好好青年。 ktttttiao:疫情什么时候彻底过去,人祸真可悲 一念发乎心:李医生,我是一名老师,明后两天我的学生春季高考,今天上午学生们收拾东西离校,我是第一次带毕业生,心里感觉空荡荡的。 有一天的LGS:李医生. 突然自己一个人在偷偷的想外婆,黑暗中眼眶就湿了,您们在那边还好吗?外婆,我再没机会跟您说等我下次回来再来探望您了,去到舅父的屋,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进门就喊外婆了。 MiManchicx330:李文亮医生!!明天是我非常重要的一天!专升本的考试哈哈哈,准备了好久期待了好久,希望自己能够稳定发挥,然后金榜题名啦,嘻嘻~ 红泥小火炉angel:李医生,生活中真的处处有温暖。我每次看到外卖小哥来我们楼下送外卖的时候,我都会帮他们开门,因为我觉得他们也很不容易。今天,在我们回来的时候也有一位外卖小哥帮我开门。那一瞬间,让我觉得好温暖。原来我们之间是相互的。 RoseauxSauvages:医生我的拟录取结果今天终于出来啦,真的等了好久,去年没考上华中科技大学,今年考的是清华,2020年一年时间在您的微博下面宣泄了很多负面情绪和压力,也在这里获得了很多温暖的鼓励,这次终于告诉了您一次好消息,我一定会感恩珍惜,有机会来武汉看望您 梧稚蝻:我的孩子会丢垃圾了,他出生在你牺牲的那段时间~ 灵肉交易:每次来你的微博看看就想哭,一直在流泪。多想人们都向往爱和美,一起享受爱和美,哪怕是死去也是在爱与美之中死去的。这个世界太荒唐太肮脏了,为什么人们不能着眼于爱和美呢。 Xzyezi:天天关注错换人生,终于要有眉目了,真和医院有关系的话,我们学医之人脸上也无光,医患关系本来就紧张,现在在加上这个事件,唉 明月庐州:希特勒和斯大林模式的区别是:前者由刽子手自己来歌颂刽子手,后者则更有悲剧性一一由受害者来歌颂刽子手。…加缪 贵州FC:如果沒有人敢說真話,剩下的只有謊言了 世界要变82439:一百年过去了,五四的民主人权依然是镜花水月,人们还是要不屈不挠的斗争 林北lq:李医生,今天看到美国印度裔专家因为新冠去世了,心情很复杂,跟当时看到你的消息一样。今天是五四青年节,祝节日快乐!家人平安健康! 北京石律:文亮,想你了。 瞄点女王关狒狒:李医生,我的姥爷现在患癌已经时日不多了,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跟他谈起你,他说您是英雄,希望您可以在天上与他相见吧。我自己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小小小春池:这时我总会想起 人民不需要自由 唯有暴富啊sodes:这世界从来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清风徐徐来zhe:为什么这个社会的舆论氛围会让人这么窒息,希望祖国越来越好 薛定谔的猫0109:亮哥,看着午后的窗外,这场噩梦好像离我们远了,看到有人去看你了,我也好想去。 张系和:只是静静地看这些评论,就挺感动的。 CDS档案 | 李文亮 CDS档案|新冠病毒事件总汇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