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 Squirrel Club »Want to know what a penguin eats? You need to understand the color number of such things first…

Must Read

美国之音 | 借助《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惩处中国的人权侵犯者

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申请指南 华盛顿 —鉴于中国日益侵犯香港人民的基本权利,严酷打压异议人士,大规模拘禁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国际人权组织呼吁更多的受害者、活动人士和活动团体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寻求帮助。 2014年,当中国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在北京市朝阳区的309医院去世前,她无法预测到,自己的遭遇三年后促成了《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的首次制裁。在她的身后,不仅有和她一样飞蛾扑火的维权人士,更有一丝伸张正义的希望。 美国《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在2017年12月21日宣布首次制裁名单,13名严重侵害人权与贪污的外国官员在列,其中就包括涉嫌迫害曹顺利致死的原中国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高岩。 “中国人权捍卫者”国际主任夏磊(Renee Xia)回顾当时看到名单的心情,她形容为“激动,也有些小失望,但是都在意料之中”。她说原本提交的制裁名单包括两名北京市公安系统中的高级官员,但是最终实施的目标是另外一名中级官员。 “中国人权捍卫者”是一个长期关注中国和香港人权状况的非政府组织,从2009年开始就一直追踪和报道曹顺利的故事。在曹顺利不幸过世之后,他们也通过多种渠道试图为她伸张正义,包括向联合国提交报告等等。 在2016年夏天,为此案多方奔走的活动人士和团体看到了希望。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民主党参议员本·卡登提出的《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被纳入了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之中,并且很快在参众两院获得通过。同年12月, 时任总统奥巴马签署了该法案。 《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非常具有开创性。此前,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只能通过针对侵犯人权的政府实施经济制裁来达到惩罚效果,而《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可以用来惩罚侵犯人权的个人和实体,制裁方式包括资产冻结、旅行禁令等。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在今年八月份出版的《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中指出:“该制裁针对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尤其有效,因为这两个国家的腐败战利品往往被转移到国外,因此类似制裁将产生相应效果。” “保护卫士”的主任彼得・达林说:“这部法案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除了一些专家以外,很少有人知道它怎么运作。对于个人和小型非政府组织来说,这部法案技术性很高,他们也很难弄清楚怎么使用。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和负责这些事务的政府官员、外交官、立法部门的官员还有独立的专家们沟通,问他们普通人和普通的组织怎么利用这部法案,怎么成功申请对某个官员的制裁。在完全匿名的条件下,他们告诉我们一些申请和强化材料的技巧。这部中英文版本的指南是特意针对中国和香港的,一步一步告诉人们应该怎么做。指南也是免费的,你可以拿着这部指南立马开始起草申请。” 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的规定,公民个人或组织进行的侵犯行为调查结果,通常可作为政府决定制裁肇事者的重要证据。美国政府也允许公民个人或组织直接提交制裁材料。 基于这些规定,总部在纽约和华盛顿的大型非政府组织“人权第一”(Human Rights First)很快行动起来,在2017年初向全球多个人权团体发出信函,并且组织了一些会议。 夏磊说:“这些信和会议一是为了向全球的活动人士和人权团体告知这个消息,第二就是提供如何强化申请材料方面的培训。”夏磊还指出,“人权第一”拥有众多律师和专业人士,给予了她的组织很大帮助。 《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显示,制裁申请均需包括以下资料:第一,肇事者信息; 第二, 肇事者实施了哪些符合制裁的行为; 第三,相关证据。 在确定制裁对象方面,凡是具体参与实施侵犯,下达命令执行侵犯,或者通过其他方式促成实施侵犯的人和实体,都可以作为被制裁的对象。在曹顺利一案上,“中国人权捍卫者”提交的名单是时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以及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陶晶。这两名官员在任期间,曹顺利在狱中遭遇虐待,于2014年3月14日不治身亡,因此二人是下达命令者,负有指挥责任。 在确认了制裁对象之后,夏磊和同事花费了大量时间收集傅政华及陶晶二人的侵权行为和证据,她说:“我们提出曹顺利的案子,必须要有从头到尾所有的证据,被抓到哪里,抓捕的机构是哪个,哪一天的什么时候,律师在其间有什么信函,就是需要各种资料,还包括一些有信誉的大媒体的报道。因为不能是我们单方说,我们单方的说服力很低,但是如果权威机构,比如联合国——我们曾经向联合国有关的人权机构曾经提交过报告,要求他们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释放曹顺利——那么联合国就有官方的新闻稿或者是给中国政府的信函,所有这些材料都用来支持我们的论点,就是我们说的不是子虚乌有,而是真实发生了。” 《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介绍说,申请需要确保列出所有肇事个人或实体的完整准确的身份信息,包括:全名/曾用名,工作地址/家庭地址,出年日期, 出生地,国籍,职称,身份证及护照号码,性别,本人照片,银行帐户信息等等。此外在证据方面,亲口证词, 医学鉴定报告和结果,法院文件,财务交易收据,律师获得的证词,由NGO、政府、和政府间组织发布的报告,新闻报道等等都可以利用,而且出自知名机构(例如联合国、人权观察等)的证据来源具有更高的信任度。 夏磊说,他们最后整合的申请材料长达十几万字,递交的机构是美国国务院,而另一渠道则是美国财务部。《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建议申请人同时提交两个部门,尤其需要与国务院下属的民主人权劳工局以及国际毒品和执法事务局联系。该指南还建议与较大机构合作提交,比如“人权第一”组织,甚至可以寻求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帮助。 曹顺利一案的申请于2017年9月提交给美国政府,夏磊他们很快就收到了国务院官员的回信,表示傅政华和陶晶的官职级别过高,担心针对他们的制裁会引发中共当局的强烈反弹。国务院官员主动提出了时任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高岩的名字,夏磊说:“美国国务院显然也已经关注到了曹顺利的案件,他们也有专门的部门整理收集材料,非政府组织的申请只是推动。国务院也会有自己的调查研究,看应该制裁哪些官员,所以外部的申请不是唯一的信息来源。” 此外,国务院还要求他们补充了一些资料,比如傅政华及陶晶二人是否还存在其他的侵犯人权的行为。夏磊和同事随后提交了另外近十名在陶晶负责朝阳公安分局期间被该机构迫害的活动人士,其中包括著名的异议艺术家艾未未。 2017年12月21日,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命令,制裁包括高岩在内的13名人权侵犯者和腐败官员,这是《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的首批制裁名单。此时,距离曹顺利过世已经三年零六个月,“中国人权捍卫者”称这一成就为“迈向侵权问责的一小步”。 然而在接下来的三年中,中国和香港的人权状况继续恶化:中国政府明显加强了大规模拘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员的行动,香港“反送中”抗议爆发,西藏当局持续严厉限制宗教、言论、迁徙和集会自由,越来越多的维权人士继续遭到非法拘押和虐待。就在本周一,香港著名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等三人被迫在法庭承认煽动和参与一次未经当局批准的集会,并因此可能面临监禁。 彼得·达林预计接下来香港的人权状况依然不容乐观,他说:“这意味着在香港,你必须寻找到其他的途径来伸张正义,《马格尼茨基法案》是其中的一种,因为现在香港的司法体系已经遭到破坏,香港立法会的政治自由已经死亡了。但是我们也要记注,目前香港仍然有一个法律体系存在,尽管已经改变了很多,但依然很大程度上是完整的。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利用它,提出更多的申诉,要求遏制警方暴力等等。接下来的战斗,就是个人、宗教团体、活动团体、政治团体要尽量利用法律系统,针对一切违反《基本法》的行为提起诉讼,” 在曹顺利的案件之后,夏磊和同事在过去两年也向美国政府提交了一些新的申请,制裁对象包括涉嫌“709大抓捕”的官员。美国最近一次运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则是在2020年7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四名负责人遭到制裁,包括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彼得·达林表示,越来越多的国家清楚认识到了中共统治的面目,这也激起了多方力量进行抵抗,他呼吁更多人去了解和利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他说:“我们希望个人和团体不仅仅是高声呼吁外界关注人权状况,而是也对这些人权侵犯者采取坚实有力的措施。” *《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提供如何申请制裁和收集证据方面的具体建议。 The post 美国之音 | 借助《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惩处中国的人权侵犯者 appeared first on...

【翻墙必看】分析:中共高层搞砸了外交

【大纪元2020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每天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文章: 1.钟原:习近平外交变大内宣 凸显权力危机 11月27日,新华社发表特稿《奏响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强音》,高调总结了习近平在上合组织、金砖国家、亚太经合组织、二十国集团G20等视频会议发表的讲话。 2.宾州参议员:选举遭到损害 证据越来越多 宾州共和党州参议员道格‧马斯特里亚诺(Doug Mastriano)11月28日通过推特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出宾州总统大选遭受了损害。 3.巴西总统儿子指华为从事间谍活动 中共跳脚 巴西总统之子、巴西联邦众议员爱德华多·博尔索纳罗(Eduardo Bolsonaro)日前指控,华为是中共的“间谍”,中国共产党是“自由的敌人”等,引发中巴外交风波。 4.宾州34共和党州议员支持撤选举结果认证 美国宾州11月25日听证会结束之后,宾州共和党议员要求该州州长和州务卿撤销对选举结果的认证。截至目前,已有26位宾州共和党州众议员和8位州参议员支持这项决议。 5.徐行:“染疫死四千人等于没人死”的魔鬼逻辑 北京鹰派学者李毅10月16日在“深圳湾论坛”演讲内容遭曝光,这位坚定的“武统”派说:“中国染疫死了4000人,等于没人死”。 6.世界各国的主力战舰 亚太地区中型驱逐舰 万吨级大型驱逐舰造价高昂,很多国家也无法承担,转而寻求吨位稍小的驱逐舰。5000-8000吨的驱逐舰,现在只能算中型驱逐舰,无法满足全方位的防空、反舰、反潜、对地打击、甚至反导弹能力,只能偏重某些能力、兼顾其它。因此,各国的中型驱逐舰也多种多样。本篇介绍亚太地区各国和俄罗斯的中型驱逐舰。 7.感恩节 海内外华人感念李洪志大师指引方向 “法轮功是朗朗乾坤前方的一个指路灯塔,很感恩李洪志大师,教人向善做好人,为人类谋福祉,是全球文明和平稳定的基石。”在感恩节来临之际,逃亡到美国的山东维权人士界立建向法轮功创始人表达他内心的敬佩与感恩。 8.张菁:中共脱贫“大跃进” 自造脱贫标准 在距离2020年结束还有一个多月之际,中共又发动了一场脱贫大跃进,各省纷纷宣布本省内的贫困县实现脱贫,其中包括563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2.8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和832个贫困县。党媒新华社在报道中称:“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中华民族彻底摆脱绝对贫困、实现全面小康的千年梦想,即将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实现。” 9.内蒙强推汉语教学挨轰 两官员下台替罪? 8月以来,中共当局在内蒙古自治区强行推行汉语教学,引发当地民众的大规模抗争和国际谴责。11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厅长侯元、自治区政府秘书长包振玉被免职,外界猜测,两人很可能被当作了这一事件的替罪羊。 10.吁公正选举 摩托车队华府骑行挺川普 从2015年川普总统开始竞选之后,美国的摩托车爱好者陆续在全美各地成立了支持川普(特朗普)的骑行组织。在很多“挺川”汽车游行中,常有摩托车队打头阵,十分引人注目。 11.纯净心灵 “新世纪影视”演员感恩李洪志大师 感恩节到来之际,新世纪影视美国纽约演员以崇高的敬意,表达对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感恩。他们回顾得法经历、修炼历程,无不展现法轮大法使修炼者身心受益、使社会截止世风日下,以及回归传统、复兴文明善良的正统之路,弟子们真挚地表达对师父洪传大法、慈悲救度的谢意与感恩。 12.川普解雇基辛格 清扫华府中共影响力 基辛格被川普解职。对中共来说,这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因为基辛格在中国有很高的知名度,他是美国与中共建交的重要推手,一直被中共称为“老朋友”,受到中共四代领导人的接见。川普解雇九十多岁的基辛格,背后的含义不言而喻! 13.【新闻看点】宾州两线关键战 川普胜出在望 21日是冬至,这是黑夜最长的一天。这一天之后,黑夜就一天比一天短,白天一天比一天长。很多人可能会想到,黑夜长正好可以多睡一点懒觉,也许是这样。但是我要跟大家说的是,这一天会出现一个非常罕见的天象。 14.陈破空谈川普国内外成就 被攻击的深层原因 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国左派、大财团及媒体联合攻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政论家陈破空对此进行了解析,并列数川普在国内外取得的成就。 15.美高级情报官访台背后意义 外界解读 日前美国海军印太情报总指挥史达曼(Michael William Studeman),突然乘美国政府专机访台。分析人士认为,台海目前风声紧,美国协防台湾的用心,不是说说而已,已经到了实质运作的阶段,未来台海南海一旦出事,台湾不会措手不及。 责任编辑:方晓

加拿大受害人出面 控诉中共威胁骚扰

加拿大一些遭受中共和俄罗斯当局特工或代理人威胁骚扰的受害者27日召开记者会,说明自己的亲身遭遇。有国会议员则提出法案,要求渥太华设立专责处理外国干预的机构,来对抗这种外国影响势力。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来自西藏丶维吾尔丶伊朗和爱沙尼亚四个不同族裔国家的受害人和两名国会议员共同在国会山庄举行记者会,说明外国政府对加拿大影响的问题。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主席齐美・拉姆(Chemi Lhamo)因为曾支持西藏而在竞选学生会主席时遭到无数恐吓威胁,有一万六千多条讯息灌爆她的手机。她称那些评论令人惶恐不安:“包括谋杀和强奸的威胁,不只针对我,还包括我家人。有人警告我:穿过你的子弹是中国制造的,有人说要鞭打我,在我任职学生会主席的期间,这种威胁恐吓不断,还有人跟踪我,拍摄我和谁说过话。很多为自由人权发声的人都有相同的遭遇。” 她说自己向校警丶多伦多警局丶皇家骑警和情报局都报案说明了,虽然每个单位都关注了,但没有单位最终给出任何调查报告。 加拿大维吾尔族活动家茹克亚.托度希(Rukiye Turdush)说,许多加拿大维吾尔人在中国的家人早已失联,或者总收到威胁,例如称:“如果你在加拿大报警或不安分,你在中国的父母会被捕被杀。” 保守党众议员加内特・吉努斯(Garnett Genuis)在众议院提出私人法案,呼吁渥太华建立专责机构处理此类问题。“我们需要支持受外国政府干预影响的受害人,需要有一个全国计划因应外国政府干预的问题,让加拿大三级政府和各单位能整合力量来帮助此等攸关国家和国民安全的大事。” 本月稍早,加拿大安全情报局表示,北京经常利用秘密的国家安全官员和可信赖的特工或代理人,对特定加拿大华人施以威胁恐吓,以遏止其对中共当局的批评。   来源:看中国    

This article is from WeChat’s WeChat personal public account “Cool Science”, and may not be reproduced commercially without permission.

Today I would like to first share a work photo of ecologist Casey Youngflesh. You probably already thought through the title that this is a penguin researcher, so I would like to ask you to guess first, what is he doing in the photo?

vrain-penguin-shit-1

It seems that this person is spreading some red things of different shades into a pie shape. The point of the question is, what is this…

The answer is-penguin shit. One of Youngflesh’s work is to collect the feces left by Adelie penguins in the field, and then spread them into a cake for spectroscopic analysis, and then bring them back to the laboratory to analyze the components in detail and establish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lor and fecal composition. .

The color of these penguin shit samples looks good, but obviously their smell is not touching. “These bird droppings have a pungent smell, which is absolutely unpleasant. This is something you must learn to cope with.” Youngflesh described his work experience as such.

In fact, this is a way for researchers to understand penguin recipes. As we can see in the picture above, penguin shit has different color numbers, and this color depends on the food they eat (for example, if the penguin eats more krill, then the stool will appear redder). Therefore, the researchers hope to reverse the penguins’ recipes by color, and observe the changes in order to understand the changes in the Antarctic ecological environment and find the possible reasons for the reduction in penguin populations.

It is of course time-consuming to investigate the color numbers of penguin shit on the spot, but researchers have a more convenient monitoring method: look directly at the satellite image. At the place where the penguins gather in the breeding season, the large pink stains can be clearly seen through the satellite map.

vrain-penguin-shit-2

(An example of a satellite image)

Researchers reported their current observations of penguin shit at a meeting in December last year. Research shows that the diets of penguins are geographically different, but no significant changes have occurred in the last 30 years.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this research, you can also experience the fun of finding penguin excrement through Google Earth’s satellite image (?). If you find traces of penguin excrement that researchers have missed, you can’t help the research. For detailed operation instructions, please see this website: http://www.penguinmap.com/contribute/

Source: https://www.sciencenews.org/blog/wild-things/penguin-diet-poop-space-landsat

Corresponding abstract of the conference paper: https://agu.confex.com/agu/fm18/meetingapp.cgi/Paper/461793

kxkx-qr

Recommended for you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美国之音 | 借助《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惩处中国的人权侵犯者

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申请指南 华盛顿 —鉴于中国日益侵犯香港人民的基本权利,严酷打压异议人士,大规模拘禁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国际人权组织呼吁更多的受害者、活动人士和活动团体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寻求帮助。 2014年,当中国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在北京市朝阳区的309医院去世前,她无法预测到,自己的遭遇三年后促成了《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的首次制裁。在她的身后,不仅有和她一样飞蛾扑火的维权人士,更有一丝伸张正义的希望。 美国《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在2017年12月21日宣布首次制裁名单,13名严重侵害人权与贪污的外国官员在列,其中就包括涉嫌迫害曹顺利致死的原中国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高岩。 “中国人权捍卫者”国际主任夏磊(Renee Xia)回顾当时看到名单的心情,她形容为“激动,也有些小失望,但是都在意料之中”。她说原本提交的制裁名单包括两名北京市公安系统中的高级官员,但是最终实施的目标是另外一名中级官员。 “中国人权捍卫者”是一个长期关注中国和香港人权状况的非政府组织,从2009年开始就一直追踪和报道曹顺利的故事。在曹顺利不幸过世之后,他们也通过多种渠道试图为她伸张正义,包括向联合国提交报告等等。 在2016年夏天,为此案多方奔走的活动人士和团体看到了希望。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民主党参议员本·卡登提出的《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被纳入了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之中,并且很快在参众两院获得通过。同年12月, 时任总统奥巴马签署了该法案。 《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非常具有开创性。此前,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只能通过针对侵犯人权的政府实施经济制裁来达到惩罚效果,而《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可以用来惩罚侵犯人权的个人和实体,制裁方式包括资产冻结、旅行禁令等。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在今年八月份出版的《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中指出:“该制裁针对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尤其有效,因为这两个国家的腐败战利品往往被转移到国外,因此类似制裁将产生相应效果。” “保护卫士”的主任彼得・达林说:“这部法案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除了一些专家以外,很少有人知道它怎么运作。对于个人和小型非政府组织来说,这部法案技术性很高,他们也很难弄清楚怎么使用。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和负责这些事务的政府官员、外交官、立法部门的官员还有独立的专家们沟通,问他们普通人和普通的组织怎么利用这部法案,怎么成功申请对某个官员的制裁。在完全匿名的条件下,他们告诉我们一些申请和强化材料的技巧。这部中英文版本的指南是特意针对中国和香港的,一步一步告诉人们应该怎么做。指南也是免费的,你可以拿着这部指南立马开始起草申请。” 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的规定,公民个人或组织进行的侵犯行为调查结果,通常可作为政府决定制裁肇事者的重要证据。美国政府也允许公民个人或组织直接提交制裁材料。 基于这些规定,总部在纽约和华盛顿的大型非政府组织“人权第一”(Human Rights First)很快行动起来,在2017年初向全球多个人权团体发出信函,并且组织了一些会议。 夏磊说:“这些信和会议一是为了向全球的活动人士和人权团体告知这个消息,第二就是提供如何强化申请材料方面的培训。”夏磊还指出,“人权第一”拥有众多律师和专业人士,给予了她的组织很大帮助。 《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显示,制裁申请均需包括以下资料:第一,肇事者信息; 第二, 肇事者实施了哪些符合制裁的行为; 第三,相关证据。 在确定制裁对象方面,凡是具体参与实施侵犯,下达命令执行侵犯,或者通过其他方式促成实施侵犯的人和实体,都可以作为被制裁的对象。在曹顺利一案上,“中国人权捍卫者”提交的名单是时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以及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陶晶。这两名官员在任期间,曹顺利在狱中遭遇虐待,于2014年3月14日不治身亡,因此二人是下达命令者,负有指挥责任。 在确认了制裁对象之后,夏磊和同事花费了大量时间收集傅政华及陶晶二人的侵权行为和证据,她说:“我们提出曹顺利的案子,必须要有从头到尾所有的证据,被抓到哪里,抓捕的机构是哪个,哪一天的什么时候,律师在其间有什么信函,就是需要各种资料,还包括一些有信誉的大媒体的报道。因为不能是我们单方说,我们单方的说服力很低,但是如果权威机构,比如联合国——我们曾经向联合国有关的人权机构曾经提交过报告,要求他们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释放曹顺利——那么联合国就有官方的新闻稿或者是给中国政府的信函,所有这些材料都用来支持我们的论点,就是我们说的不是子虚乌有,而是真实发生了。” 《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介绍说,申请需要确保列出所有肇事个人或实体的完整准确的身份信息,包括:全名/曾用名,工作地址/家庭地址,出年日期, 出生地,国籍,职称,身份证及护照号码,性别,本人照片,银行帐户信息等等。此外在证据方面,亲口证词, 医学鉴定报告和结果,法院文件,财务交易收据,律师获得的证词,由NGO、政府、和政府间组织发布的报告,新闻报道等等都可以利用,而且出自知名机构(例如联合国、人权观察等)的证据来源具有更高的信任度。 夏磊说,他们最后整合的申请材料长达十几万字,递交的机构是美国国务院,而另一渠道则是美国财务部。《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建议申请人同时提交两个部门,尤其需要与国务院下属的民主人权劳工局以及国际毒品和执法事务局联系。该指南还建议与较大机构合作提交,比如“人权第一”组织,甚至可以寻求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帮助。 曹顺利一案的申请于2017年9月提交给美国政府,夏磊他们很快就收到了国务院官员的回信,表示傅政华和陶晶的官职级别过高,担心针对他们的制裁会引发中共当局的强烈反弹。国务院官员主动提出了时任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高岩的名字,夏磊说:“美国国务院显然也已经关注到了曹顺利的案件,他们也有专门的部门整理收集材料,非政府组织的申请只是推动。国务院也会有自己的调查研究,看应该制裁哪些官员,所以外部的申请不是唯一的信息来源。” 此外,国务院还要求他们补充了一些资料,比如傅政华及陶晶二人是否还存在其他的侵犯人权的行为。夏磊和同事随后提交了另外近十名在陶晶负责朝阳公安分局期间被该机构迫害的活动人士,其中包括著名的异议艺术家艾未未。 2017年12月21日,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命令,制裁包括高岩在内的13名人权侵犯者和腐败官员,这是《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的首批制裁名单。此时,距离曹顺利过世已经三年零六个月,“中国人权捍卫者”称这一成就为“迈向侵权问责的一小步”。 然而在接下来的三年中,中国和香港的人权状况继续恶化:中国政府明显加强了大规模拘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员的行动,香港“反送中”抗议爆发,西藏当局持续严厉限制宗教、言论、迁徙和集会自由,越来越多的维权人士继续遭到非法拘押和虐待。就在本周一,香港著名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等三人被迫在法庭承认煽动和参与一次未经当局批准的集会,并因此可能面临监禁。 彼得·达林预计接下来香港的人权状况依然不容乐观,他说:“这意味着在香港,你必须寻找到其他的途径来伸张正义,《马格尼茨基法案》是其中的一种,因为现在香港的司法体系已经遭到破坏,香港立法会的政治自由已经死亡了。但是我们也要记注,目前香港仍然有一个法律体系存在,尽管已经改变了很多,但依然很大程度上是完整的。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利用它,提出更多的申诉,要求遏制警方暴力等等。接下来的战斗,就是个人、宗教团体、活动团体、政治团体要尽量利用法律系统,针对一切违反《基本法》的行为提起诉讼,” 在曹顺利的案件之后,夏磊和同事在过去两年也向美国政府提交了一些新的申请,制裁对象包括涉嫌“709大抓捕”的官员。美国最近一次运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则是在2020年7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四名负责人遭到制裁,包括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彼得·达林表示,越来越多的国家清楚认识到了中共统治的面目,这也激起了多方力量进行抵抗,他呼吁更多人去了解和利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他说:“我们希望个人和团体不仅仅是高声呼吁外界关注人权状况,而是也对这些人权侵犯者采取坚实有力的措施。” *《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申请指南》提供如何申请制裁和收集证据方面的具体建议。 The post 美国之音 | 借助《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惩处中国的人权侵犯者 appeared first on...

【翻墙必看】分析:中共高层搞砸了外交

【大纪元2020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每天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文章: 1.钟原:习近平外交变大内宣 凸显权力危机 11月27日,新华社发表特稿《奏响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强音》,高调总结了习近平在上合组织、金砖国家、亚太经合组织、二十国集团G20等视频会议发表的讲话。 2.宾州参议员:选举遭到损害 证据越来越多 宾州共和党州参议员道格‧马斯特里亚诺(Doug Mastriano)11月28日通过推特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出宾州总统大选遭受了损害。 3.巴西总统儿子指华为从事间谍活动 中共跳脚 巴西总统之子、巴西联邦众议员爱德华多·博尔索纳罗(Eduardo Bolsonaro)日前指控,华为是中共的“间谍”,中国共产党是“自由的敌人”等,引发中巴外交风波。 4.宾州34共和党州议员支持撤选举结果认证 美国宾州11月25日听证会结束之后,宾州共和党议员要求该州州长和州务卿撤销对选举结果的认证。截至目前,已有26位宾州共和党州众议员和8位州参议员支持这项决议。 5.徐行:“染疫死四千人等于没人死”的魔鬼逻辑 北京鹰派学者李毅10月16日在“深圳湾论坛”演讲内容遭曝光,这位坚定的“武统”派说:“中国染疫死了4000人,等于没人死”。 6.世界各国的主力战舰 亚太地区中型驱逐舰 万吨级大型驱逐舰造价高昂,很多国家也无法承担,转而寻求吨位稍小的驱逐舰。5000-8000吨的驱逐舰,现在只能算中型驱逐舰,无法满足全方位的防空、反舰、反潜、对地打击、甚至反导弹能力,只能偏重某些能力、兼顾其它。因此,各国的中型驱逐舰也多种多样。本篇介绍亚太地区各国和俄罗斯的中型驱逐舰。 7.感恩节 海内外华人感念李洪志大师指引方向 “法轮功是朗朗乾坤前方的一个指路灯塔,很感恩李洪志大师,教人向善做好人,为人类谋福祉,是全球文明和平稳定的基石。”在感恩节来临之际,逃亡到美国的山东维权人士界立建向法轮功创始人表达他内心的敬佩与感恩。 8.张菁:中共脱贫“大跃进” 自造脱贫标准 在距离2020年结束还有一个多月之际,中共又发动了一场脱贫大跃进,各省纷纷宣布本省内的贫困县实现脱贫,其中包括563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2.8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和832个贫困县。党媒新华社在报道中称:“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中华民族彻底摆脱绝对贫困、实现全面小康的千年梦想,即将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实现。” 9.内蒙强推汉语教学挨轰 两官员下台替罪? 8月以来,中共当局在内蒙古自治区强行推行汉语教学,引发当地民众的大规模抗争和国际谴责。11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厅长侯元、自治区政府秘书长包振玉被免职,外界猜测,两人很可能被当作了这一事件的替罪羊。 10.吁公正选举 摩托车队华府骑行挺川普 从2015年川普总统开始竞选之后,美国的摩托车爱好者陆续在全美各地成立了支持川普(特朗普)的骑行组织。在很多“挺川”汽车游行中,常有摩托车队打头阵,十分引人注目。 11.纯净心灵 “新世纪影视”演员感恩李洪志大师 感恩节到来之际,新世纪影视美国纽约演员以崇高的敬意,表达对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感恩。他们回顾得法经历、修炼历程,无不展现法轮大法使修炼者身心受益、使社会截止世风日下,以及回归传统、复兴文明善良的正统之路,弟子们真挚地表达对师父洪传大法、慈悲救度的谢意与感恩。 12.川普解雇基辛格 清扫华府中共影响力 基辛格被川普解职。对中共来说,这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因为基辛格在中国有很高的知名度,他是美国与中共建交的重要推手,一直被中共称为“老朋友”,受到中共四代领导人的接见。川普解雇九十多岁的基辛格,背后的含义不言而喻! 13.【新闻看点】宾州两线关键战 川普胜出在望 21日是冬至,这是黑夜最长的一天。这一天之后,黑夜就一天比一天短,白天一天比一天长。很多人可能会想到,黑夜长正好可以多睡一点懒觉,也许是这样。但是我要跟大家说的是,这一天会出现一个非常罕见的天象。 14.陈破空谈川普国内外成就 被攻击的深层原因 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国左派、大财团及媒体联合攻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政论家陈破空对此进行了解析,并列数川普在国内外取得的成就。 15.美高级情报官访台背后意义 外界解读 日前美国海军印太情报总指挥史达曼(Michael William Studeman),突然乘美国政府专机访台。分析人士认为,台海目前风声紧,美国协防台湾的用心,不是说说而已,已经到了实质运作的阶段,未来台海南海一旦出事,台湾不会措手不及。 责任编辑:方晓

加拿大受害人出面 控诉中共威胁骚扰

加拿大一些遭受中共和俄罗斯当局特工或代理人威胁骚扰的受害者27日召开记者会,说明自己的亲身遭遇。有国会议员则提出法案,要求渥太华设立专责处理外国干预的机构,来对抗这种外国影响势力。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来自西藏丶维吾尔丶伊朗和爱沙尼亚四个不同族裔国家的受害人和两名国会议员共同在国会山庄举行记者会,说明外国政府对加拿大影响的问题。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主席齐美・拉姆(Chemi Lhamo)因为曾支持西藏而在竞选学生会主席时遭到无数恐吓威胁,有一万六千多条讯息灌爆她的手机。她称那些评论令人惶恐不安:“包括谋杀和强奸的威胁,不只针对我,还包括我家人。有人警告我:穿过你的子弹是中国制造的,有人说要鞭打我,在我任职学生会主席的期间,这种威胁恐吓不断,还有人跟踪我,拍摄我和谁说过话。很多为自由人权发声的人都有相同的遭遇。” 她说自己向校警丶多伦多警局丶皇家骑警和情报局都报案说明了,虽然每个单位都关注了,但没有单位最终给出任何调查报告。 加拿大维吾尔族活动家茹克亚.托度希(Rukiye Turdush)说,许多加拿大维吾尔人在中国的家人早已失联,或者总收到威胁,例如称:“如果你在加拿大报警或不安分,你在中国的父母会被捕被杀。” 保守党众议员加内特・吉努斯(Garnett Genuis)在众议院提出私人法案,呼吁渥太华建立专责机构处理此类问题。“我们需要支持受外国政府干预影响的受害人,需要有一个全国计划因应外国政府干预的问题,让加拿大三级政府和各单位能整合力量来帮助此等攸关国家和国民安全的大事。” 本月稍早,加拿大安全情报局表示,北京经常利用秘密的国家安全官员和可信赖的特工或代理人,对特定加拿大华人施以威胁恐吓,以遏止其对中共当局的批评。   来源:看中国    

【内幕】文件泄中共在新疆的维稳部署 | 网评员 | 举报员

【大纪元2020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近日大纪元获得多份内部文件,曝光了中共在新疆吐鲁番高昌区实施的各种“维稳部署”。同时,为所谓的“稳定”,新疆官方还豢养大批网评员及举报员,来监控网络言论及控制舆论。 独家:调研文件泄新疆多个企业内部的维稳部署 近几年来,中共越来越强调加强“党的领导”,并加强对国企、民企的全方位控制,规定企业成立党支部等机构,服从中共的要求。 大纪元获得新疆吐鲁番市高昌区网信办在2017年7月的3份《调研汇报材料》。这3份材料显示,网信办对吐鲁番市驼铃酒业有限公司(驼铃酒业)、吐鲁番市火洲果业有限公司(火洲果业)、吐鲁番市西奇信息服务中心(西奇信息)调研后,泄露了这些企业为配合中共的要求,分别在企业内部作了“维稳部署”。 文件首先透露的是这三家企业“党支部”的运转情况,按照“市委和区委统一部署和要求”,推进“党建工作”。接着提到了企业解决就业的问题。 (大纪元)(大纪元)(大纪元) 在“维护社会稳定”一节中,驼铃酒业和火洲果业都建立“维稳工作领导小组,由支部书记担任组长,公司全部人员为成员”;公司党支部制定《公司员工值班表》,保证24小时人员在岗值班;三家公司都称安全防护用具以及监控设备已配备齐全。 驼铃酒业和火洲果业的维稳部署。(大纪元)西奇信息的维稳部署。(大纪元)火洲果业的文件提到,每周举行升旗仪式,公司副总会“传达上级部门维稳方面的通知”。西奇信息的文件则显示,每周升旗仪式后,全体员工“听取学习政府新政策”。 (大纪元)(大纪元)其中,吐鲁番市驼铃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2002年被吐鲁番地区认定为民营科技企业。 独家:中共对克拉玛依反恐维稳工作暗访检查之后 除了常规维稳措施外,新疆当局还会下发紧急维稳检查的通知。 大纪元获得的多个内部文件透露,在2017年,吐鲁番高昌区当局要求下属各单位“认真传达”一个关于“反恐维稳工作”的调查结果。 高昌区科学技术局2017年4月5日的“高昌区科技局认真传达《关于对克拉玛依市反恐维稳工作暗访检查情况报告》精神”的紧急通知称,按要求,第一时间“组织口头传达”,立即对“本单位维稳值班、参加社区巡逻情况进行自查”,并“分析值班存在的漏洞和风险点”。 这份通知还泄露,高昌区科学技术局人员参加值班维稳,共有三处值班点。 (大纪元)同一时间,吐鲁番市第二人民医院党政办公室也上报称,接到紧急通知,该院全体人员马上学习该报告,称“确保安全维稳学习全覆盖,无死角”。 报告提到,在会上“原文传达”了报告的内容,并“快速行动,排查维稳安全隐患,做好维稳值班工作”。 (大纪元)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当局要求传达的报告内容,应属于涉密文件,因此才“口头传达”,但从这些单位如临大敌来看,可见“事件重大”,中共才如此紧急下达“维稳命令”,生怕政权不稳。 李林一认为,从中也可以看到,中共对新疆民众的高压防范,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独家:新疆内部的删帖行动 中共培养了大量的网路信息员(俗称五毛),24小时监控网络动态,一旦发现对中共“有害信息”就全面删除,包括快速删帖、删微博、删信息、密集跟帖及发表评论等。 大纪元获得的新疆吐鲁番市高昌区委宣传部2017年1月8日下发给当地网信办《关于网民在亚心论坛发布名为“遗嘱”贴文进行删除的函》,该函曝光了新疆内部的一次删帖行动。 该函透露,1月7日22:25网民“胖胖熊_Ng994”在亚心论坛“关注民生”板块发布题为“遗嘱”的讨薪贴文。这名网民投诉,他完成吐鲁番市园艺场老年公寓工程工程后,四千余万工程款一直无法收回。 因此,他立下“遗嘱”说,“如我不幸遇难,请将我的遗体放到吐鲁番政府门前,我要看着吐鲁番政府解决我的问题……” 该帖文引发很多网民的关注。为此,高昌区委宣传部发函给当地网信办称,“高昌区委领导同意对此帖进行删除处理,务希删帖”。 大纪元获得多份新疆当局的内部文件透露,新疆官方豢养着大批网评员,这些网评员来自当地各公安局、派出所。 文件还泄露,吐鲁番市高昌区网评员共有45人,他们来自艾丁湖派出所、大河沿派出所、红柳河派出所、恰特喀勒派出所等地。这些网评员均管理着多个贴吧、论坛账号、微博账号、客户端账号。 (大纪元)(大纪元)如高昌区公安局马X正,他在百度贴吧、天涯论坛、人民网强国论坛、天山网论坛、亚心网论坛均有账号;2个微博账号;5个商业网站账号等等。 (大纪元)同时内部文件泄露,新疆官方还豢养着大批举报员。如新城片区网络举报员有10人。其中统战班干部热娜古丽•XXX,举报数量为84次。 (大纪元)买尔比娅古丽举报类型,主要涉党政军类、涉领导人类。 (大纪元)(大纪元)独家:疫情下中共对吐鲁番养蜂人的舆情维稳分析 大纪元获得新疆当局的内部文件显示,为了疫情下的“维稳”,新疆当局一度每日对吐鲁番养蜂人做出“舆情分析”。 吐鲁番一直是养蜂人的基地,每年养蜂人会将蜜蜂寄放在吐鲁番,并去其它地方过冬。今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爆发,这些蜂农回不了新疆,生意面临血本无归。 为了救蜂,这些蜂农不断向当地政府投诉,最后当局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找当地人代养这些蜜蜂,但养蜂人不认同。 大纪元获得的文件显示,中共从2月底到3月初这段时间,对吐鲁番养蜂人舆情开始进行检测分析。 吐鲁番市农业农村局2月29日的《吐鲁番市外地蜂农来电咨询问题梳理分析(2月28 日)》称,同2月23日以来的舆情比较,蜂农来电咨询的数量逐渐增多,主动要求返吐养蜂的外地蜂农有增无减。 文件承认,蜂农对“代管代养”认可度不高。由于媒体的关注度增加,网信部门需加大网络监管,“防止负面新闻的转载传播”。 图为2月28日,吐鲁番市外地蜂农来电咨询问题梳理分析。(大纪元)图为3月13日,吐鲁番市外地蜂农来电咨询问题梳理分析。(大纪元)李林一认为,中共在那段时间里,每天不断分析蜂农想要干什么、有多少人提出要回疆养蜂等等。但当局做这个分析,并不是要减少蜂农的损失,其目的是为了“政权维稳”,防止蜂农“维权”,进而引发群体事件。 责任编辑:孙芸#

真实故事计划 | 女性外卖员挤进系统 – 中国数字时代

前段时间,困在系统里的外卖员成为热议话题。送外卖,是一份极耗费体力的工作,但因为其低门槛、多劳多得的特质,让这份职业成为经济拮据的底层女性的选择。 这个冬天女性外卖骑手越来越多,为家庭、为生活,她们挤进系统。 1 女骑手进入男性世界 站在一群男人中间,她的鼻充斥着汗味、烟味、脚臭味。 外卖骑手杨燕娜捂住口罩下的的鼻子,忍耐着取餐的等待时间。八里庄东里的昆泰美食商场里,在用餐高峰期,排队搭电梯上楼和下楼的队伍都很长,她需要与混杂且浓烈的气味共处15分钟。身旁的几个男骑手正在闲聊:“系统派了远距离的单,花长时间送去才赚几块钱,最近美团众包越来越不好干了。” 到商家处取完餐,再坐电梯下楼,人群迅速分散。杨燕娜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冬日的冷气,又赶忙放好餐盒,骑上电动车,在凛冽的寒风中穿越人行横道,抵达对面的商务中心。她小跑至电梯内,再次挤进人群中。拨通顾客的电话时,她闻到了另一股气味。 粉底液、香水、沐浴露等化妆品散发出混合的香味。她抬头,看见眉眼带妆女生们。而手机屏幕反射到自己脸上,素面朝天。平时接触的男人多,她感觉自己也渐渐像个男人,不好在脸上弄得太招摇。 电梯门开了,她越过女生们,朝顾客的办公室跑去。 昆泰和住邦是她相对固定的取餐地点,外卖骑手们也时常到此处聚集。杨燕娜在附近跑了5年外卖,头一年入职蜂鸟专送,在固定站点等单,没有订单时,需要驻守在站点内,她嫌规矩多,次年在美团众包平台注册、简单培训,便开始在系统上抢单、跑外卖,少了束缚,中午可以回家吃饭。 2015年,她只见过一个做兼职的女生送外卖,2017年,到昆泰等单的女生多了起来,她遇到的美团众包就有6、7个,处于30岁至45岁的年龄段。据统计,2017年到2018年,美团外卖的女性骑手由最初的0人,达到了8%的占比。最近新京报智库发布的《2020年外卖骑手职业报告》也提到,1046份调查问卷显示外卖骑手中有87%为男性,13%为女性。 数字经济时代,算法让许多专职的外卖骑手成为系统的工具人,随着工作繁重和收入下降,越来越多男性骑手们辞工,像杨燕娜这样的女性进入到外卖骑手队伍,补充着系统的运作。女性外卖骑手增加许多,据杨燕娜观察,疫情期间饭店商场关闭,许多从事服务行业的女性收入减少,可能会通过跑外卖维持生活。 杨燕娜是来自河北邯郸的农村妇女,初中文化,婚嫁后全职照顾儿子。七年前,为改善贫困的家庭条件,她和丈夫一起到北京打工。最初,她找了份饭店服务员的工作,干了将近一年。回家过年前,她和同乡跟老板商量,在12小时的工作时长下再增加1小时,希望能涨500块钱工资,老板答应了。但临近过年,她依然只拿到原本的2500元薪资。讨钱无果后,她辞职了。 之后,她赋闲在家一年,丈夫也开始全职做外卖骑手。但仅他一人的薪资,只够全家勉强果腹,况且2015年,家庭迎来二胎,大儿子上幼儿园也需要用钱。丈夫没有多余的资金寄回家里。杨燕娜为了买奶粉、交学费,曾经向自己的妈妈和姐姐借钱,小儿子刚满三周时,她不顾婆家反对,重返北京,进入了送外卖的行列。 图 | 杨燕娜平时骑的车 身边像她这样的女性骑手,大多肩上都扛着家庭重担,平时不穿工服,鲜少被认出来。对于这份工作,她说,“每天能看见自己的收入,不用被压着钱,心里舒坦。”用劳动时长追单量,杨燕娜的薪资,能填补丈夫无法盈余的空缺。 从四川远嫁到安徽的女骑手王婷,还带着4岁的女儿王雪到合肥一起跑外卖。她与丈夫分开了,老家只剩下父亲,平日工作忙,无法照料女儿,她也没有多余的钱送女儿去晚托机构。 王雪放学后,会坐在电动车上跟她四处跑。王婷进店取餐时,王雪安静地坐在车上等她,她一出来,王雪便自觉地打开外卖箱的盖子,让王婷放餐。 离婚前,她前夫时常早出晚归,每日只给十几二十元的生活费,王婷独自负担房租、水电、学费等开支,欠债十余万。2018年,她开始做美团乐跑,最拼的一天能跑上90多单,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赚来的钱,除了日常开支,余下的都用来还债。 “有些男的都跑不过我,所以他们叫我‘婷哥’。” 她,她们,从家庭系统跳进外卖系统,填补家庭经济上的缺口。 2 送餐之外,兼顾家庭 11月24日夜晚10点,望京地铁站附近的里外里公寓下,谢艳娟骑着电动车抵达顾客的家。寒意正浓,她把自己有限的冬衣都裹到身上,但沿途的风像绵针似的穿透布料,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送完这单,系统给她派了方向完全相反的两个订单,她时间不够用,便拒单了。 走到楼下,遇见小区的保安阿姨,谢艳娟一边等单一边与她闲聊。 “当外卖骑手后,唯一的改变是,时间是自己的。” 42岁的谢艳娟7月份才开始做美团众包的骑手,来京七年,她辗转过各种岗位。饭店服务员、家政,什么都尝试,偶尔也会帮丈夫送送餐。上一份工作结束后,本来想通过外卖兼职,过渡空闲的时间,结果做着做着,倒有点来劲了。 谢艳娟习惯从事体力活。09年,她和丈夫从河南奔赴广东揭阳的五金工厂,在车间检查机器作业,搬运重物。几百吨的机器把五金压成餐刀、叉子,模具脏时,她需要伸手清理。有次,她老乡不走运,清理时碰上机器失控,把手压坏了,终身残疾,获赔几万元。12小时的身体作业加上精神紧绷,工资仅3000元。送外卖与之相比,显然轻松许多。 她早上10点出门,在外送单到下午2点,午休后,再从傍晚5点跑到凌晨0点左右,尽管工作时间也很长,但谢艳娟觉得,比起在固定场所办公,送餐的时间里,她可支配的自由更多。美团众包机制管束相对较少,远距离的订单可以拒绝,无需驻扎站点,更重要的是,可以回家给丈夫做饭。 白天,丈夫全职在超市上班,有五险一金,可以在这个漂泊的城市中获得几分保障。从工厂出来,谢艳娟的社保断缴了,但丈夫作为她心里的顶梁柱,更需要这份保障。所以,平时骑车她都格外小心,生怕遇上车祸。碰上雨天,她骑得更慢,若送餐迟到,她会在客人开门后,先礼貌道歉,解释几句,客人多半不会为难她。 在她看来,迟到总比骑太快好,万一出意外,说什么都晚了。 提到丈夫,她反复强调,他懂得省钱,会过日子。谢艳娟的丈夫要打两份工,没时间处理杂事,只会埋头挣钱。从超市下班后,经常送外卖至凌晨1、2点。他不抽烟喝酒,也没有别的爱好,一个月里,除生活必需用度外,额外支出甚至花不上10块钱。 夏天跑外卖,天气热,人容易渴,但他连2块钱的矿泉水都舍不得买,硬是熬到回家,急忙喝掉一大壶放凉的开水。 “我在这,他还能吃上一口热乎饭,毕竟他是一家之主,我当他的副手。” 有位与杨燕娜年纪相仿的同事,也要家里、外头两边跑。丈夫前不久送外卖时出了车祸,躺在病床一个月,至今仍未痊愈,她每天闲暇时间跑单,跑完就赶回去给丈夫做饭,一日三餐,顿顿不落。 谢艳娟儿子一周岁时,夫妻二人就去打工了,家里的一儿一女交给爷爷奶奶照顾。谢艳娟基本没参与孩子们的成长,过年回家,儿子甚至都不肯开口叫“爸妈”。今年暑假,17岁的儿子无心向学,独自来北京的饭店打工。两个月的兼职结束,他选择回家念书。体会到赚钱艰辛,他与谢艳娟的关系也有所缓和,现在会主动叫她妈妈。 横跨两个系统的女性,是妻子,也是母亲。谢艳娟对缺席孩子们的青春有所亏欠,他们夫妻二人打拼省下来的钱,在老家河南南阳的市区购买了房产,打算以后留给长子结婚用。现在还差二十余万,房贷便可还清。 错失的年岁已然无法弥补,“只能多挣点钱,未来让儿子有车房结婚,让女儿多点嫁妆。” 3 系统外的恶意 毕海珍和她们一样,因家庭压力全年无休,一天10几个小时连轴运转。毕海珍在麦当劳送外卖的四年里,遭受过不少白眼,为此她多了几分抱怨。 她肤色黝黑,脸上皱纹深深,笑起来沟壑错落明显。麦乐送的大箱子从她头部直达腰间,背起来略显笨拙。在麦当劳取餐装箱后,她推门出去,身高不及进门的男生肩膀,宽大的红色工服穿在身上,衬得她背影更加矮小。 十年前,她和丈夫从河北石家庄农村来京。起初在三里屯的3.3大厦干了六年保洁,薪资浮动在3000元上下,后来老乡介绍她到麦当劳跑外卖,从之前的东大桥店,跑到现在的十里堡店。没学历没技能,想多挣点钱,她没别的选择。 去年有一次,为了更快送餐,她在八里庄街道上逆行。刚开始跑得慢,旁边一位男骑手追上来,调侃她:“你们女的还想跟我们男人比,你跑两趟都跟不上我们。”说完飞驰而过。毕海珍听罢,心里不甘,加速前进,结果和一个骑自行车正常行驶的男人发生剐蹭,她的脚撞上自行车的脚踏板,瞬间红肿起来。 毕海珍忍住疼痛送完了超时的订单,回到麦当劳,吃了几口白面馒头,又一瘸一拐地开始接下一单。 “我49了,年纪大,跑不过他们男的。” 馒头撑起毕海珍一天干活的力气。偶尔送个几百元的大单,麦当劳会免费赠她汉堡、可乐作为午餐。麦乐送由外包公司招人送餐,不受麦当劳官方管束,因此午餐自理,平时每月大概交100元的意外险,从工资自动扣费。 采访当天,聊起那次受伤时,她才从同事口中得知意外险的存在。上次受伤,她只是自行擦药酒了事。 电动车是她入行后现学的,除了体力和骑车技术跟不上,毕海珍的认路障碍也导致她送餐较慢。毕海珍从小地方来,看不懂导航,也不熟悉路况。面对巨大的车流人流,只能让同事带着她走几遍,硬是把沿路的店铺、显著路标记下来。麦乐送多是送附近的餐,跟了几次,她也把周围的路段摸清了。 图 | 毕海珍在送外卖 来到十里堡这边,她学会看导航,送餐速度越来越快,最多的一天能送50多单,比店里的部分男同事还多,也获得了同事的称赞。“虽然现在跑得越来越快,可有的顾客就是瞧不起我。”毕海珍说,在街上问路不被搭理,在小区问路被胡乱指示是常事,更有甚者,顾客直接指定下次要男生配送。 11月中旬,她接到一个老奶奶的订单,毕海珍上个月也给她送过一次。送到楼下,电话无法接通,上楼按门铃也没人开门,情急之下,她大力拍了几下门。奶奶慢悠悠地开了门,嘴里说着抱歉,眼中却难掩不耐烦。 时隔不久,历史重演,她再次敲开老奶奶家的门,挨了一顿骂。 “看到手机号我就知道是你,你拍我家门都拍了两三遍了,下次能不能叫个男的来送。”毕海珍解释她赶时间,等不及才敲门。对方也不理,仰起戴珍珠链的脖子,指着她骂。她心里有气,即使知道对方故意不接电话,也不敢顶撞,万一打电话投诉她,罚500块钱,她一天就白跑了。 回到家,她找来一张纸,歪歪斜斜地写下老奶奶家的地址,旁边配上一句:“主人找事,这单子不能送,客人挑梯。”挑剔的“剔”写成了货梯的“梯”。她把这张纸贴到手机背后,时刻提醒自己拒单。 她跑得慢,一个月薪资到手也才五千左右,不敢得罪顾客,便绕着走。虽说丈夫也在麦当劳送外卖,但他身体不好,饮食不规律,容易腰酸胃疼,挣得没她多。面对恶意,她也只能忍耐。 毕海珍总是自谦没有男生能干,可手机里的单量和钱额都显示,她撑起了一个家。赚到的钱除女儿学费外,她还准备存点积蓄,等跑不动了,回老家做点小本生意。 十里堡附近有两家麦当劳,这家麦当劳只有她一名女性。女性外卖员很少,毕海珍曾经也只接触过几个,都是已婚妇女。另外一家麦当劳只有一位王阿姨,采访时,毕海珍时常提起王阿姨,王阿姨为人爽朗,独自照顾丈夫和小孩,是家中的顶梁柱。可最近她丈夫突然发病,没办法出来接单。 尝试拨响王阿姨的电话时,是她孩子接的。屋里很安静,连王阿姨走来接电话的拖鞋声都听得一清二楚。“不好意思,我爱人刚去世了,谢谢关心。” 那日,北京初雪。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