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tific Squirrel Association »To stop injections, scientists put syringes in capsules

Must Read

加拿大受害人出面 控诉中共威胁骚扰

加拿大一些遭受中共和俄罗斯当局特工或代理人威胁骚扰的受害者27日召开记者会,说明自己的亲身遭遇。有国会议员则提出法案,要求渥太华设立专责处理外国干预的机构,来对抗这种外国影响势力。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来自西藏丶维吾尔丶伊朗和爱沙尼亚四个不同族裔国家的受害人和两名国会议员共同在国会山庄举行记者会,说明外国政府对加拿大影响的问题。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主席齐美・拉姆(Chemi Lhamo)因为曾支持西藏而在竞选学生会主席时遭到无数恐吓威胁,有一万六千多条讯息灌爆她的手机。她称那些评论令人惶恐不安:“包括谋杀和强奸的威胁,不只针对我,还包括我家人。有人警告我:穿过你的子弹是中国制造的,有人说要鞭打我,在我任职学生会主席的期间,这种威胁恐吓不断,还有人跟踪我,拍摄我和谁说过话。很多为自由人权发声的人都有相同的遭遇。” 她说自己向校警丶多伦多警局丶皇家骑警和情报局都报案说明了,虽然每个单位都关注了,但没有单位最终给出任何调查报告。 加拿大维吾尔族活动家茹克亚.托度希(Rukiye Turdush)说,许多加拿大维吾尔人在中国的家人早已失联,或者总收到威胁,例如称:“如果你在加拿大报警或不安分,你在中国的父母会被捕被杀。” 保守党众议员加内特・吉努斯(Garnett Genuis)在众议院提出私人法案,呼吁渥太华建立专责机构处理此类问题。“我们需要支持受外国政府干预影响的受害人,需要有一个全国计划因应外国政府干预的问题,让加拿大三级政府和各单位能整合力量来帮助此等攸关国家和国民安全的大事。” 本月稍早,加拿大安全情报局表示,北京经常利用秘密的国家安全官员和可信赖的特工或代理人,对特定加拿大华人施以威胁恐吓,以遏止其对中共当局的批评。   来源:看中国    

【内幕】文件泄中共在新疆的维稳部署 | 网评员 | 举报员

【大纪元2020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近日大纪元获得多份内部文件,曝光了中共在新疆吐鲁番高昌区实施的各种“维稳部署”。同时,为所谓的“稳定”,新疆官方还豢养大批网评员及举报员,来监控网络言论及控制舆论。 独家:调研文件泄新疆多个企业内部的维稳部署 近几年来,中共越来越强调加强“党的领导”,并加强对国企、民企的全方位控制,规定企业成立党支部等机构,服从中共的要求。 大纪元获得新疆吐鲁番市高昌区网信办在2017年7月的3份《调研汇报材料》。这3份材料显示,网信办对吐鲁番市驼铃酒业有限公司(驼铃酒业)、吐鲁番市火洲果业有限公司(火洲果业)、吐鲁番市西奇信息服务中心(西奇信息)调研后,泄露了这些企业为配合中共的要求,分别在企业内部作了“维稳部署”。 文件首先透露的是这三家企业“党支部”的运转情况,按照“市委和区委统一部署和要求”,推进“党建工作”。接着提到了企业解决就业的问题。 (大纪元)(大纪元)(大纪元) 在“维护社会稳定”一节中,驼铃酒业和火洲果业都建立“维稳工作领导小组,由支部书记担任组长,公司全部人员为成员”;公司党支部制定《公司员工值班表》,保证24小时人员在岗值班;三家公司都称安全防护用具以及监控设备已配备齐全。 驼铃酒业和火洲果业的维稳部署。(大纪元)西奇信息的维稳部署。(大纪元)火洲果业的文件提到,每周举行升旗仪式,公司副总会“传达上级部门维稳方面的通知”。西奇信息的文件则显示,每周升旗仪式后,全体员工“听取学习政府新政策”。 (大纪元)(大纪元)其中,吐鲁番市驼铃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2002年被吐鲁番地区认定为民营科技企业。 独家:中共对克拉玛依反恐维稳工作暗访检查之后 除了常规维稳措施外,新疆当局还会下发紧急维稳检查的通知。 大纪元获得的多个内部文件透露,在2017年,吐鲁番高昌区当局要求下属各单位“认真传达”一个关于“反恐维稳工作”的调查结果。 高昌区科学技术局2017年4月5日的“高昌区科技局认真传达《关于对克拉玛依市反恐维稳工作暗访检查情况报告》精神”的紧急通知称,按要求,第一时间“组织口头传达”,立即对“本单位维稳值班、参加社区巡逻情况进行自查”,并“分析值班存在的漏洞和风险点”。 这份通知还泄露,高昌区科学技术局人员参加值班维稳,共有三处值班点。 (大纪元)同一时间,吐鲁番市第二人民医院党政办公室也上报称,接到紧急通知,该院全体人员马上学习该报告,称“确保安全维稳学习全覆盖,无死角”。 报告提到,在会上“原文传达”了报告的内容,并“快速行动,排查维稳安全隐患,做好维稳值班工作”。 (大纪元)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当局要求传达的报告内容,应属于涉密文件,因此才“口头传达”,但从这些单位如临大敌来看,可见“事件重大”,中共才如此紧急下达“维稳命令”,生怕政权不稳。 李林一认为,从中也可以看到,中共对新疆民众的高压防范,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独家:新疆内部的删帖行动 中共培养了大量的网路信息员(俗称五毛),24小时监控网络动态,一旦发现对中共“有害信息”就全面删除,包括快速删帖、删微博、删信息、密集跟帖及发表评论等。 大纪元获得的新疆吐鲁番市高昌区委宣传部2017年1月8日下发给当地网信办《关于网民在亚心论坛发布名为“遗嘱”贴文进行删除的函》,该函曝光了新疆内部的一次删帖行动。 该函透露,1月7日22:25网民“胖胖熊_Ng994”在亚心论坛“关注民生”板块发布题为“遗嘱”的讨薪贴文。这名网民投诉,他完成吐鲁番市园艺场老年公寓工程工程后,四千余万工程款一直无法收回。 因此,他立下“遗嘱”说,“如我不幸遇难,请将我的遗体放到吐鲁番政府门前,我要看着吐鲁番政府解决我的问题……” 该帖文引发很多网民的关注。为此,高昌区委宣传部发函给当地网信办称,“高昌区委领导同意对此帖进行删除处理,务希删帖”。 大纪元获得多份新疆当局的内部文件透露,新疆官方豢养着大批网评员,这些网评员来自当地各公安局、派出所。 文件还泄露,吐鲁番市高昌区网评员共有45人,他们来自艾丁湖派出所、大河沿派出所、红柳河派出所、恰特喀勒派出所等地。这些网评员均管理着多个贴吧、论坛账号、微博账号、客户端账号。 (大纪元)(大纪元)如高昌区公安局马X正,他在百度贴吧、天涯论坛、人民网强国论坛、天山网论坛、亚心网论坛均有账号;2个微博账号;5个商业网站账号等等。 (大纪元)同时内部文件泄露,新疆官方还豢养着大批举报员。如新城片区网络举报员有10人。其中统战班干部热娜古丽•XXX,举报数量为84次。 (大纪元)买尔比娅古丽举报类型,主要涉党政军类、涉领导人类。 (大纪元)(大纪元)独家:疫情下中共对吐鲁番养蜂人的舆情维稳分析 大纪元获得新疆当局的内部文件显示,为了疫情下的“维稳”,新疆当局一度每日对吐鲁番养蜂人做出“舆情分析”。 吐鲁番一直是养蜂人的基地,每年养蜂人会将蜜蜂寄放在吐鲁番,并去其它地方过冬。今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爆发,这些蜂农回不了新疆,生意面临血本无归。 为了救蜂,这些蜂农不断向当地政府投诉,最后当局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找当地人代养这些蜜蜂,但养蜂人不认同。 大纪元获得的文件显示,中共从2月底到3月初这段时间,对吐鲁番养蜂人舆情开始进行检测分析。 吐鲁番市农业农村局2月29日的《吐鲁番市外地蜂农来电咨询问题梳理分析(2月28 日)》称,同2月23日以来的舆情比较,蜂农来电咨询的数量逐渐增多,主动要求返吐养蜂的外地蜂农有增无减。 文件承认,蜂农对“代管代养”认可度不高。由于媒体的关注度增加,网信部门需加大网络监管,“防止负面新闻的转载传播”。 图为2月28日,吐鲁番市外地蜂农来电咨询问题梳理分析。(大纪元)图为3月13日,吐鲁番市外地蜂农来电咨询问题梳理分析。(大纪元)李林一认为,中共在那段时间里,每天不断分析蜂农想要干什么、有多少人提出要回疆养蜂等等。但当局做这个分析,并不是要减少蜂农的损失,其目的是为了“政权维稳”,防止蜂农“维权”,进而引发群体事件。 责任编辑:孙芸#

真实故事计划 | 女性外卖员挤进系统 – 中国数字时代

前段时间,困在系统里的外卖员成为热议话题。送外卖,是一份极耗费体力的工作,但因为其低门槛、多劳多得的特质,让这份职业成为经济拮据的底层女性的选择。 这个冬天女性外卖骑手越来越多,为家庭、为生活,她们挤进系统。 1 女骑手进入男性世界 站在一群男人中间,她的鼻充斥着汗味、烟味、脚臭味。 外卖骑手杨燕娜捂住口罩下的的鼻子,忍耐着取餐的等待时间。八里庄东里的昆泰美食商场里,在用餐高峰期,排队搭电梯上楼和下楼的队伍都很长,她需要与混杂且浓烈的气味共处15分钟。身旁的几个男骑手正在闲聊:“系统派了远距离的单,花长时间送去才赚几块钱,最近美团众包越来越不好干了。” 到商家处取完餐,再坐电梯下楼,人群迅速分散。杨燕娜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冬日的冷气,又赶忙放好餐盒,骑上电动车,在凛冽的寒风中穿越人行横道,抵达对面的商务中心。她小跑至电梯内,再次挤进人群中。拨通顾客的电话时,她闻到了另一股气味。 粉底液、香水、沐浴露等化妆品散发出混合的香味。她抬头,看见眉眼带妆女生们。而手机屏幕反射到自己脸上,素面朝天。平时接触的男人多,她感觉自己也渐渐像个男人,不好在脸上弄得太招摇。 电梯门开了,她越过女生们,朝顾客的办公室跑去。 昆泰和住邦是她相对固定的取餐地点,外卖骑手们也时常到此处聚集。杨燕娜在附近跑了5年外卖,头一年入职蜂鸟专送,在固定站点等单,没有订单时,需要驻守在站点内,她嫌规矩多,次年在美团众包平台注册、简单培训,便开始在系统上抢单、跑外卖,少了束缚,中午可以回家吃饭。 2015年,她只见过一个做兼职的女生送外卖,2017年,到昆泰等单的女生多了起来,她遇到的美团众包就有6、7个,处于30岁至45岁的年龄段。据统计,2017年到2018年,美团外卖的女性骑手由最初的0人,达到了8%的占比。最近新京报智库发布的《2020年外卖骑手职业报告》也提到,1046份调查问卷显示外卖骑手中有87%为男性,13%为女性。 数字经济时代,算法让许多专职的外卖骑手成为系统的工具人,随着工作繁重和收入下降,越来越多男性骑手们辞工,像杨燕娜这样的女性进入到外卖骑手队伍,补充着系统的运作。女性外卖骑手增加许多,据杨燕娜观察,疫情期间饭店商场关闭,许多从事服务行业的女性收入减少,可能会通过跑外卖维持生活。 杨燕娜是来自河北邯郸的农村妇女,初中文化,婚嫁后全职照顾儿子。七年前,为改善贫困的家庭条件,她和丈夫一起到北京打工。最初,她找了份饭店服务员的工作,干了将近一年。回家过年前,她和同乡跟老板商量,在12小时的工作时长下再增加1小时,希望能涨500块钱工资,老板答应了。但临近过年,她依然只拿到原本的2500元薪资。讨钱无果后,她辞职了。 之后,她赋闲在家一年,丈夫也开始全职做外卖骑手。但仅他一人的薪资,只够全家勉强果腹,况且2015年,家庭迎来二胎,大儿子上幼儿园也需要用钱。丈夫没有多余的资金寄回家里。杨燕娜为了买奶粉、交学费,曾经向自己的妈妈和姐姐借钱,小儿子刚满三周时,她不顾婆家反对,重返北京,进入了送外卖的行列。 图 | 杨燕娜平时骑的车 身边像她这样的女性骑手,大多肩上都扛着家庭重担,平时不穿工服,鲜少被认出来。对于这份工作,她说,“每天能看见自己的收入,不用被压着钱,心里舒坦。”用劳动时长追单量,杨燕娜的薪资,能填补丈夫无法盈余的空缺。 从四川远嫁到安徽的女骑手王婷,还带着4岁的女儿王雪到合肥一起跑外卖。她与丈夫分开了,老家只剩下父亲,平日工作忙,无法照料女儿,她也没有多余的钱送女儿去晚托机构。 王雪放学后,会坐在电动车上跟她四处跑。王婷进店取餐时,王雪安静地坐在车上等她,她一出来,王雪便自觉地打开外卖箱的盖子,让王婷放餐。 离婚前,她前夫时常早出晚归,每日只给十几二十元的生活费,王婷独自负担房租、水电、学费等开支,欠债十余万。2018年,她开始做美团乐跑,最拼的一天能跑上90多单,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赚来的钱,除了日常开支,余下的都用来还债。 “有些男的都跑不过我,所以他们叫我‘婷哥’。” 她,她们,从家庭系统跳进外卖系统,填补家庭经济上的缺口。 2 送餐之外,兼顾家庭 11月24日夜晚10点,望京地铁站附近的里外里公寓下,谢艳娟骑着电动车抵达顾客的家。寒意正浓,她把自己有限的冬衣都裹到身上,但沿途的风像绵针似的穿透布料,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送完这单,系统给她派了方向完全相反的两个订单,她时间不够用,便拒单了。 走到楼下,遇见小区的保安阿姨,谢艳娟一边等单一边与她闲聊。 “当外卖骑手后,唯一的改变是,时间是自己的。” 42岁的谢艳娟7月份才开始做美团众包的骑手,来京七年,她辗转过各种岗位。饭店服务员、家政,什么都尝试,偶尔也会帮丈夫送送餐。上一份工作结束后,本来想通过外卖兼职,过渡空闲的时间,结果做着做着,倒有点来劲了。 谢艳娟习惯从事体力活。09年,她和丈夫从河南奔赴广东揭阳的五金工厂,在车间检查机器作业,搬运重物。几百吨的机器把五金压成餐刀、叉子,模具脏时,她需要伸手清理。有次,她老乡不走运,清理时碰上机器失控,把手压坏了,终身残疾,获赔几万元。12小时的身体作业加上精神紧绷,工资仅3000元。送外卖与之相比,显然轻松许多。 她早上10点出门,在外送单到下午2点,午休后,再从傍晚5点跑到凌晨0点左右,尽管工作时间也很长,但谢艳娟觉得,比起在固定场所办公,送餐的时间里,她可支配的自由更多。美团众包机制管束相对较少,远距离的订单可以拒绝,无需驻扎站点,更重要的是,可以回家给丈夫做饭。 白天,丈夫全职在超市上班,有五险一金,可以在这个漂泊的城市中获得几分保障。从工厂出来,谢艳娟的社保断缴了,但丈夫作为她心里的顶梁柱,更需要这份保障。所以,平时骑车她都格外小心,生怕遇上车祸。碰上雨天,她骑得更慢,若送餐迟到,她会在客人开门后,先礼貌道歉,解释几句,客人多半不会为难她。 在她看来,迟到总比骑太快好,万一出意外,说什么都晚了。 提到丈夫,她反复强调,他懂得省钱,会过日子。谢艳娟的丈夫要打两份工,没时间处理杂事,只会埋头挣钱。从超市下班后,经常送外卖至凌晨1、2点。他不抽烟喝酒,也没有别的爱好,一个月里,除生活必需用度外,额外支出甚至花不上10块钱。 夏天跑外卖,天气热,人容易渴,但他连2块钱的矿泉水都舍不得买,硬是熬到回家,急忙喝掉一大壶放凉的开水。 “我在这,他还能吃上一口热乎饭,毕竟他是一家之主,我当他的副手。” 有位与杨燕娜年纪相仿的同事,也要家里、外头两边跑。丈夫前不久送外卖时出了车祸,躺在病床一个月,至今仍未痊愈,她每天闲暇时间跑单,跑完就赶回去给丈夫做饭,一日三餐,顿顿不落。 谢艳娟儿子一周岁时,夫妻二人就去打工了,家里的一儿一女交给爷爷奶奶照顾。谢艳娟基本没参与孩子们的成长,过年回家,儿子甚至都不肯开口叫“爸妈”。今年暑假,17岁的儿子无心向学,独自来北京的饭店打工。两个月的兼职结束,他选择回家念书。体会到赚钱艰辛,他与谢艳娟的关系也有所缓和,现在会主动叫她妈妈。 横跨两个系统的女性,是妻子,也是母亲。谢艳娟对缺席孩子们的青春有所亏欠,他们夫妻二人打拼省下来的钱,在老家河南南阳的市区购买了房产,打算以后留给长子结婚用。现在还差二十余万,房贷便可还清。 错失的年岁已然无法弥补,“只能多挣点钱,未来让儿子有车房结婚,让女儿多点嫁妆。” 3 系统外的恶意 毕海珍和她们一样,因家庭压力全年无休,一天10几个小时连轴运转。毕海珍在麦当劳送外卖的四年里,遭受过不少白眼,为此她多了几分抱怨。 她肤色黝黑,脸上皱纹深深,笑起来沟壑错落明显。麦乐送的大箱子从她头部直达腰间,背起来略显笨拙。在麦当劳取餐装箱后,她推门出去,身高不及进门的男生肩膀,宽大的红色工服穿在身上,衬得她背影更加矮小。 十年前,她和丈夫从河北石家庄农村来京。起初在三里屯的3.3大厦干了六年保洁,薪资浮动在3000元上下,后来老乡介绍她到麦当劳跑外卖,从之前的东大桥店,跑到现在的十里堡店。没学历没技能,想多挣点钱,她没别的选择。 去年有一次,为了更快送餐,她在八里庄街道上逆行。刚开始跑得慢,旁边一位男骑手追上来,调侃她:“你们女的还想跟我们男人比,你跑两趟都跟不上我们。”说完飞驰而过。毕海珍听罢,心里不甘,加速前进,结果和一个骑自行车正常行驶的男人发生剐蹭,她的脚撞上自行车的脚踏板,瞬间红肿起来。 毕海珍忍住疼痛送完了超时的订单,回到麦当劳,吃了几口白面馒头,又一瘸一拐地开始接下一单。 “我49了,年纪大,跑不过他们男的。” 馒头撑起毕海珍一天干活的力气。偶尔送个几百元的大单,麦当劳会免费赠她汉堡、可乐作为午餐。麦乐送由外包公司招人送餐,不受麦当劳官方管束,因此午餐自理,平时每月大概交100元的意外险,从工资自动扣费。 采访当天,聊起那次受伤时,她才从同事口中得知意外险的存在。上次受伤,她只是自行擦药酒了事。 电动车是她入行后现学的,除了体力和骑车技术跟不上,毕海珍的认路障碍也导致她送餐较慢。毕海珍从小地方来,看不懂导航,也不熟悉路况。面对巨大的车流人流,只能让同事带着她走几遍,硬是把沿路的店铺、显著路标记下来。麦乐送多是送附近的餐,跟了几次,她也把周围的路段摸清了。 图 | 毕海珍在送外卖 来到十里堡这边,她学会看导航,送餐速度越来越快,最多的一天能送50多单,比店里的部分男同事还多,也获得了同事的称赞。“虽然现在跑得越来越快,可有的顾客就是瞧不起我。”毕海珍说,在街上问路不被搭理,在小区问路被胡乱指示是常事,更有甚者,顾客直接指定下次要男生配送。 11月中旬,她接到一个老奶奶的订单,毕海珍上个月也给她送过一次。送到楼下,电话无法接通,上楼按门铃也没人开门,情急之下,她大力拍了几下门。奶奶慢悠悠地开了门,嘴里说着抱歉,眼中却难掩不耐烦。 时隔不久,历史重演,她再次敲开老奶奶家的门,挨了一顿骂。 “看到手机号我就知道是你,你拍我家门都拍了两三遍了,下次能不能叫个男的来送。”毕海珍解释她赶时间,等不及才敲门。对方也不理,仰起戴珍珠链的脖子,指着她骂。她心里有气,即使知道对方故意不接电话,也不敢顶撞,万一打电话投诉她,罚500块钱,她一天就白跑了。 回到家,她找来一张纸,歪歪斜斜地写下老奶奶家的地址,旁边配上一句:“主人找事,这单子不能送,客人挑梯。”挑剔的“剔”写成了货梯的“梯”。她把这张纸贴到手机背后,时刻提醒自己拒单。 她跑得慢,一个月薪资到手也才五千左右,不敢得罪顾客,便绕着走。虽说丈夫也在麦当劳送外卖,但他身体不好,饮食不规律,容易腰酸胃疼,挣得没她多。面对恶意,她也只能忍耐。 毕海珍总是自谦没有男生能干,可手机里的单量和钱额都显示,她撑起了一个家。赚到的钱除女儿学费外,她还准备存点积蓄,等跑不动了,回老家做点小本生意。 十里堡附近有两家麦当劳,这家麦当劳只有她一名女性。女性外卖员很少,毕海珍曾经也只接触过几个,都是已婚妇女。另外一家麦当劳只有一位王阿姨,采访时,毕海珍时常提起王阿姨,王阿姨为人爽朗,独自照顾丈夫和小孩,是家中的顶梁柱。可最近她丈夫突然发病,没办法出来接单。 尝试拨响王阿姨的电话时,是她孩子接的。屋里很安静,连王阿姨走来接电话的拖鞋声都听得一清二楚。“不好意思,我爱人刚去世了,谢谢关心。” 那日,北京初雪。

This article comes from the WeChat personal public number “Cool Science” of Windows Knock Rain, and the WeChat public number first published on the fruit shell network. It may not be reproduced commercially without permission.

Out of curiosity, I once gave myself a shot with an insulin injection pen (of course, there was no real medicine). It is not so difficult to pinch the skin and pierce the needle, and the pain level is completely within the acceptable range. But the thought of this kind of treatment is going to be carried out year after year, and it has to be marked several times a day. In contrast, it is much more convenient to swallow a pill, and it would be better if insulin could be put into the pill.

It is not feasible to directly convert insulin into pills. The digestive system will destroy all these proteins. However, scientists are trying a new idea: swallow a small syringe and give it a shot in the stomach.

vrain-injection-in-stomach-1

(Source: Felice Frankel)

These small things in capsules are the mini syringes they designed. According to the researchers’ assumption, this small syringe is swallowed, it will automatically find a posture in the patient’s stomach, and then plunge the drug into the gastric mucosa tissue. In this way, macromolecular drugs that were not originally absorbed can enter the body directly.

Isn’t this still a shot? Yes, but it saves the trouble of injection operation, and it is more painless. The digestive tract is not as sensitive as the skin, and the researchers believe that the intragastric injection device is “unlikely to cause any discomfort.”

How to get an injection in the stomach?

The shell of the injection device is the reference leopard tortoise (Stigmochelys pardalis) Designed, it consists of a pointed plastic vault and a ring-shaped metal base. Because of its low center of gravity and the advantages of shape, it can quickly adjust itself to an upright position no matter how it falls, so that the opening is aligned with the stomach wall (however, this only works in an empty stomach).

vrain-injection-in-stomach-2

(Animation comes from: news.harvard.edu)

After the posture adjustment is completed, the spring in the hidden device will be released, and a mini “needle” containing medicine will be inserted into the stomach tissue. This is not an ordinary injection needle, it is directly made with insulin plus degradable accessories. After sticking into the stomach wall, this little “needle” will dissolve on its own and release insulin into the tissue.

vrain-injection-in-stomach-3

(A schematic. The original video comes from: Giovanni Traverso)

How then does the spring automatically loosen? Here we use something familiar to everyone: sugar. The researchers used a little caramelized sucrose (imagine the layer outside the candied gourd) to stick the small spring, and after entering the stomach, the gastric juice dissolves the sugar, and the small spring can automatically pop up, launching the “insulin spear” connected to it. “.

At present, this “edible syringe” is still in the early stages of development. In preliminary animal experiments, this seems to be a viable solution: insulin inserted into the gastric mucosa successfully reduced the blood sugar levels of the experimental pigs. The effect is similar to traditional subcutaneous injection, and it did not cause any gastric tissue damage in a short period of time. However, before it is actually put into application, people still have a lot of research work to do.

Whether this thing can really benefit diabetics is still unknown, but the idea is indeed quite magical…

Reference materials:

http://news.mit.edu/2019/pill-deliver-insulin-orally-0207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3/6427/611

Recommended for you


- Advertisement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Advertisement -

Latest News

加拿大受害人出面 控诉中共威胁骚扰

加拿大一些遭受中共和俄罗斯当局特工或代理人威胁骚扰的受害者27日召开记者会,说明自己的亲身遭遇。有国会议员则提出法案,要求渥太华设立专责处理外国干预的机构,来对抗这种外国影响势力。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来自西藏丶维吾尔丶伊朗和爱沙尼亚四个不同族裔国家的受害人和两名国会议员共同在国会山庄举行记者会,说明外国政府对加拿大影响的问题。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主席齐美・拉姆(Chemi Lhamo)因为曾支持西藏而在竞选学生会主席时遭到无数恐吓威胁,有一万六千多条讯息灌爆她的手机。她称那些评论令人惶恐不安:“包括谋杀和强奸的威胁,不只针对我,还包括我家人。有人警告我:穿过你的子弹是中国制造的,有人说要鞭打我,在我任职学生会主席的期间,这种威胁恐吓不断,还有人跟踪我,拍摄我和谁说过话。很多为自由人权发声的人都有相同的遭遇。” 她说自己向校警丶多伦多警局丶皇家骑警和情报局都报案说明了,虽然每个单位都关注了,但没有单位最终给出任何调查报告。 加拿大维吾尔族活动家茹克亚.托度希(Rukiye Turdush)说,许多加拿大维吾尔人在中国的家人早已失联,或者总收到威胁,例如称:“如果你在加拿大报警或不安分,你在中国的父母会被捕被杀。” 保守党众议员加内特・吉努斯(Garnett Genuis)在众议院提出私人法案,呼吁渥太华建立专责机构处理此类问题。“我们需要支持受外国政府干预影响的受害人,需要有一个全国计划因应外国政府干预的问题,让加拿大三级政府和各单位能整合力量来帮助此等攸关国家和国民安全的大事。” 本月稍早,加拿大安全情报局表示,北京经常利用秘密的国家安全官员和可信赖的特工或代理人,对特定加拿大华人施以威胁恐吓,以遏止其对中共当局的批评。   来源:看中国    

【内幕】文件泄中共在新疆的维稳部署 | 网评员 | 举报员

【大纪元2020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近日大纪元获得多份内部文件,曝光了中共在新疆吐鲁番高昌区实施的各种“维稳部署”。同时,为所谓的“稳定”,新疆官方还豢养大批网评员及举报员,来监控网络言论及控制舆论。 独家:调研文件泄新疆多个企业内部的维稳部署 近几年来,中共越来越强调加强“党的领导”,并加强对国企、民企的全方位控制,规定企业成立党支部等机构,服从中共的要求。 大纪元获得新疆吐鲁番市高昌区网信办在2017年7月的3份《调研汇报材料》。这3份材料显示,网信办对吐鲁番市驼铃酒业有限公司(驼铃酒业)、吐鲁番市火洲果业有限公司(火洲果业)、吐鲁番市西奇信息服务中心(西奇信息)调研后,泄露了这些企业为配合中共的要求,分别在企业内部作了“维稳部署”。 文件首先透露的是这三家企业“党支部”的运转情况,按照“市委和区委统一部署和要求”,推进“党建工作”。接着提到了企业解决就业的问题。 (大纪元)(大纪元)(大纪元) 在“维护社会稳定”一节中,驼铃酒业和火洲果业都建立“维稳工作领导小组,由支部书记担任组长,公司全部人员为成员”;公司党支部制定《公司员工值班表》,保证24小时人员在岗值班;三家公司都称安全防护用具以及监控设备已配备齐全。 驼铃酒业和火洲果业的维稳部署。(大纪元)西奇信息的维稳部署。(大纪元)火洲果业的文件提到,每周举行升旗仪式,公司副总会“传达上级部门维稳方面的通知”。西奇信息的文件则显示,每周升旗仪式后,全体员工“听取学习政府新政策”。 (大纪元)(大纪元)其中,吐鲁番市驼铃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2002年被吐鲁番地区认定为民营科技企业。 独家:中共对克拉玛依反恐维稳工作暗访检查之后 除了常规维稳措施外,新疆当局还会下发紧急维稳检查的通知。 大纪元获得的多个内部文件透露,在2017年,吐鲁番高昌区当局要求下属各单位“认真传达”一个关于“反恐维稳工作”的调查结果。 高昌区科学技术局2017年4月5日的“高昌区科技局认真传达《关于对克拉玛依市反恐维稳工作暗访检查情况报告》精神”的紧急通知称,按要求,第一时间“组织口头传达”,立即对“本单位维稳值班、参加社区巡逻情况进行自查”,并“分析值班存在的漏洞和风险点”。 这份通知还泄露,高昌区科学技术局人员参加值班维稳,共有三处值班点。 (大纪元)同一时间,吐鲁番市第二人民医院党政办公室也上报称,接到紧急通知,该院全体人员马上学习该报告,称“确保安全维稳学习全覆盖,无死角”。 报告提到,在会上“原文传达”了报告的内容,并“快速行动,排查维稳安全隐患,做好维稳值班工作”。 (大纪元)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当局要求传达的报告内容,应属于涉密文件,因此才“口头传达”,但从这些单位如临大敌来看,可见“事件重大”,中共才如此紧急下达“维稳命令”,生怕政权不稳。 李林一认为,从中也可以看到,中共对新疆民众的高压防范,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独家:新疆内部的删帖行动 中共培养了大量的网路信息员(俗称五毛),24小时监控网络动态,一旦发现对中共“有害信息”就全面删除,包括快速删帖、删微博、删信息、密集跟帖及发表评论等。 大纪元获得的新疆吐鲁番市高昌区委宣传部2017年1月8日下发给当地网信办《关于网民在亚心论坛发布名为“遗嘱”贴文进行删除的函》,该函曝光了新疆内部的一次删帖行动。 该函透露,1月7日22:25网民“胖胖熊_Ng994”在亚心论坛“关注民生”板块发布题为“遗嘱”的讨薪贴文。这名网民投诉,他完成吐鲁番市园艺场老年公寓工程工程后,四千余万工程款一直无法收回。 因此,他立下“遗嘱”说,“如我不幸遇难,请将我的遗体放到吐鲁番政府门前,我要看着吐鲁番政府解决我的问题……” 该帖文引发很多网民的关注。为此,高昌区委宣传部发函给当地网信办称,“高昌区委领导同意对此帖进行删除处理,务希删帖”。 大纪元获得多份新疆当局的内部文件透露,新疆官方豢养着大批网评员,这些网评员来自当地各公安局、派出所。 文件还泄露,吐鲁番市高昌区网评员共有45人,他们来自艾丁湖派出所、大河沿派出所、红柳河派出所、恰特喀勒派出所等地。这些网评员均管理着多个贴吧、论坛账号、微博账号、客户端账号。 (大纪元)(大纪元)如高昌区公安局马X正,他在百度贴吧、天涯论坛、人民网强国论坛、天山网论坛、亚心网论坛均有账号;2个微博账号;5个商业网站账号等等。 (大纪元)同时内部文件泄露,新疆官方还豢养着大批举报员。如新城片区网络举报员有10人。其中统战班干部热娜古丽•XXX,举报数量为84次。 (大纪元)买尔比娅古丽举报类型,主要涉党政军类、涉领导人类。 (大纪元)(大纪元)独家:疫情下中共对吐鲁番养蜂人的舆情维稳分析 大纪元获得新疆当局的内部文件显示,为了疫情下的“维稳”,新疆当局一度每日对吐鲁番养蜂人做出“舆情分析”。 吐鲁番一直是养蜂人的基地,每年养蜂人会将蜜蜂寄放在吐鲁番,并去其它地方过冬。今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爆发,这些蜂农回不了新疆,生意面临血本无归。 为了救蜂,这些蜂农不断向当地政府投诉,最后当局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找当地人代养这些蜜蜂,但养蜂人不认同。 大纪元获得的文件显示,中共从2月底到3月初这段时间,对吐鲁番养蜂人舆情开始进行检测分析。 吐鲁番市农业农村局2月29日的《吐鲁番市外地蜂农来电咨询问题梳理分析(2月28 日)》称,同2月23日以来的舆情比较,蜂农来电咨询的数量逐渐增多,主动要求返吐养蜂的外地蜂农有增无减。 文件承认,蜂农对“代管代养”认可度不高。由于媒体的关注度增加,网信部门需加大网络监管,“防止负面新闻的转载传播”。 图为2月28日,吐鲁番市外地蜂农来电咨询问题梳理分析。(大纪元)图为3月13日,吐鲁番市外地蜂农来电咨询问题梳理分析。(大纪元)李林一认为,中共在那段时间里,每天不断分析蜂农想要干什么、有多少人提出要回疆养蜂等等。但当局做这个分析,并不是要减少蜂农的损失,其目的是为了“政权维稳”,防止蜂农“维权”,进而引发群体事件。 责任编辑:孙芸#

真实故事计划 | 女性外卖员挤进系统 – 中国数字时代

前段时间,困在系统里的外卖员成为热议话题。送外卖,是一份极耗费体力的工作,但因为其低门槛、多劳多得的特质,让这份职业成为经济拮据的底层女性的选择。 这个冬天女性外卖骑手越来越多,为家庭、为生活,她们挤进系统。 1 女骑手进入男性世界 站在一群男人中间,她的鼻充斥着汗味、烟味、脚臭味。 外卖骑手杨燕娜捂住口罩下的的鼻子,忍耐着取餐的等待时间。八里庄东里的昆泰美食商场里,在用餐高峰期,排队搭电梯上楼和下楼的队伍都很长,她需要与混杂且浓烈的气味共处15分钟。身旁的几个男骑手正在闲聊:“系统派了远距离的单,花长时间送去才赚几块钱,最近美团众包越来越不好干了。” 到商家处取完餐,再坐电梯下楼,人群迅速分散。杨燕娜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冬日的冷气,又赶忙放好餐盒,骑上电动车,在凛冽的寒风中穿越人行横道,抵达对面的商务中心。她小跑至电梯内,再次挤进人群中。拨通顾客的电话时,她闻到了另一股气味。 粉底液、香水、沐浴露等化妆品散发出混合的香味。她抬头,看见眉眼带妆女生们。而手机屏幕反射到自己脸上,素面朝天。平时接触的男人多,她感觉自己也渐渐像个男人,不好在脸上弄得太招摇。 电梯门开了,她越过女生们,朝顾客的办公室跑去。 昆泰和住邦是她相对固定的取餐地点,外卖骑手们也时常到此处聚集。杨燕娜在附近跑了5年外卖,头一年入职蜂鸟专送,在固定站点等单,没有订单时,需要驻守在站点内,她嫌规矩多,次年在美团众包平台注册、简单培训,便开始在系统上抢单、跑外卖,少了束缚,中午可以回家吃饭。 2015年,她只见过一个做兼职的女生送外卖,2017年,到昆泰等单的女生多了起来,她遇到的美团众包就有6、7个,处于30岁至45岁的年龄段。据统计,2017年到2018年,美团外卖的女性骑手由最初的0人,达到了8%的占比。最近新京报智库发布的《2020年外卖骑手职业报告》也提到,1046份调查问卷显示外卖骑手中有87%为男性,13%为女性。 数字经济时代,算法让许多专职的外卖骑手成为系统的工具人,随着工作繁重和收入下降,越来越多男性骑手们辞工,像杨燕娜这样的女性进入到外卖骑手队伍,补充着系统的运作。女性外卖骑手增加许多,据杨燕娜观察,疫情期间饭店商场关闭,许多从事服务行业的女性收入减少,可能会通过跑外卖维持生活。 杨燕娜是来自河北邯郸的农村妇女,初中文化,婚嫁后全职照顾儿子。七年前,为改善贫困的家庭条件,她和丈夫一起到北京打工。最初,她找了份饭店服务员的工作,干了将近一年。回家过年前,她和同乡跟老板商量,在12小时的工作时长下再增加1小时,希望能涨500块钱工资,老板答应了。但临近过年,她依然只拿到原本的2500元薪资。讨钱无果后,她辞职了。 之后,她赋闲在家一年,丈夫也开始全职做外卖骑手。但仅他一人的薪资,只够全家勉强果腹,况且2015年,家庭迎来二胎,大儿子上幼儿园也需要用钱。丈夫没有多余的资金寄回家里。杨燕娜为了买奶粉、交学费,曾经向自己的妈妈和姐姐借钱,小儿子刚满三周时,她不顾婆家反对,重返北京,进入了送外卖的行列。 图 | 杨燕娜平时骑的车 身边像她这样的女性骑手,大多肩上都扛着家庭重担,平时不穿工服,鲜少被认出来。对于这份工作,她说,“每天能看见自己的收入,不用被压着钱,心里舒坦。”用劳动时长追单量,杨燕娜的薪资,能填补丈夫无法盈余的空缺。 从四川远嫁到安徽的女骑手王婷,还带着4岁的女儿王雪到合肥一起跑外卖。她与丈夫分开了,老家只剩下父亲,平日工作忙,无法照料女儿,她也没有多余的钱送女儿去晚托机构。 王雪放学后,会坐在电动车上跟她四处跑。王婷进店取餐时,王雪安静地坐在车上等她,她一出来,王雪便自觉地打开外卖箱的盖子,让王婷放餐。 离婚前,她前夫时常早出晚归,每日只给十几二十元的生活费,王婷独自负担房租、水电、学费等开支,欠债十余万。2018年,她开始做美团乐跑,最拼的一天能跑上90多单,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赚来的钱,除了日常开支,余下的都用来还债。 “有些男的都跑不过我,所以他们叫我‘婷哥’。” 她,她们,从家庭系统跳进外卖系统,填补家庭经济上的缺口。 2 送餐之外,兼顾家庭 11月24日夜晚10点,望京地铁站附近的里外里公寓下,谢艳娟骑着电动车抵达顾客的家。寒意正浓,她把自己有限的冬衣都裹到身上,但沿途的风像绵针似的穿透布料,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送完这单,系统给她派了方向完全相反的两个订单,她时间不够用,便拒单了。 走到楼下,遇见小区的保安阿姨,谢艳娟一边等单一边与她闲聊。 “当外卖骑手后,唯一的改变是,时间是自己的。” 42岁的谢艳娟7月份才开始做美团众包的骑手,来京七年,她辗转过各种岗位。饭店服务员、家政,什么都尝试,偶尔也会帮丈夫送送餐。上一份工作结束后,本来想通过外卖兼职,过渡空闲的时间,结果做着做着,倒有点来劲了。 谢艳娟习惯从事体力活。09年,她和丈夫从河南奔赴广东揭阳的五金工厂,在车间检查机器作业,搬运重物。几百吨的机器把五金压成餐刀、叉子,模具脏时,她需要伸手清理。有次,她老乡不走运,清理时碰上机器失控,把手压坏了,终身残疾,获赔几万元。12小时的身体作业加上精神紧绷,工资仅3000元。送外卖与之相比,显然轻松许多。 她早上10点出门,在外送单到下午2点,午休后,再从傍晚5点跑到凌晨0点左右,尽管工作时间也很长,但谢艳娟觉得,比起在固定场所办公,送餐的时间里,她可支配的自由更多。美团众包机制管束相对较少,远距离的订单可以拒绝,无需驻扎站点,更重要的是,可以回家给丈夫做饭。 白天,丈夫全职在超市上班,有五险一金,可以在这个漂泊的城市中获得几分保障。从工厂出来,谢艳娟的社保断缴了,但丈夫作为她心里的顶梁柱,更需要这份保障。所以,平时骑车她都格外小心,生怕遇上车祸。碰上雨天,她骑得更慢,若送餐迟到,她会在客人开门后,先礼貌道歉,解释几句,客人多半不会为难她。 在她看来,迟到总比骑太快好,万一出意外,说什么都晚了。 提到丈夫,她反复强调,他懂得省钱,会过日子。谢艳娟的丈夫要打两份工,没时间处理杂事,只会埋头挣钱。从超市下班后,经常送外卖至凌晨1、2点。他不抽烟喝酒,也没有别的爱好,一个月里,除生活必需用度外,额外支出甚至花不上10块钱。 夏天跑外卖,天气热,人容易渴,但他连2块钱的矿泉水都舍不得买,硬是熬到回家,急忙喝掉一大壶放凉的开水。 “我在这,他还能吃上一口热乎饭,毕竟他是一家之主,我当他的副手。” 有位与杨燕娜年纪相仿的同事,也要家里、外头两边跑。丈夫前不久送外卖时出了车祸,躺在病床一个月,至今仍未痊愈,她每天闲暇时间跑单,跑完就赶回去给丈夫做饭,一日三餐,顿顿不落。 谢艳娟儿子一周岁时,夫妻二人就去打工了,家里的一儿一女交给爷爷奶奶照顾。谢艳娟基本没参与孩子们的成长,过年回家,儿子甚至都不肯开口叫“爸妈”。今年暑假,17岁的儿子无心向学,独自来北京的饭店打工。两个月的兼职结束,他选择回家念书。体会到赚钱艰辛,他与谢艳娟的关系也有所缓和,现在会主动叫她妈妈。 横跨两个系统的女性,是妻子,也是母亲。谢艳娟对缺席孩子们的青春有所亏欠,他们夫妻二人打拼省下来的钱,在老家河南南阳的市区购买了房产,打算以后留给长子结婚用。现在还差二十余万,房贷便可还清。 错失的年岁已然无法弥补,“只能多挣点钱,未来让儿子有车房结婚,让女儿多点嫁妆。” 3 系统外的恶意 毕海珍和她们一样,因家庭压力全年无休,一天10几个小时连轴运转。毕海珍在麦当劳送外卖的四年里,遭受过不少白眼,为此她多了几分抱怨。 她肤色黝黑,脸上皱纹深深,笑起来沟壑错落明显。麦乐送的大箱子从她头部直达腰间,背起来略显笨拙。在麦当劳取餐装箱后,她推门出去,身高不及进门的男生肩膀,宽大的红色工服穿在身上,衬得她背影更加矮小。 十年前,她和丈夫从河北石家庄农村来京。起初在三里屯的3.3大厦干了六年保洁,薪资浮动在3000元上下,后来老乡介绍她到麦当劳跑外卖,从之前的东大桥店,跑到现在的十里堡店。没学历没技能,想多挣点钱,她没别的选择。 去年有一次,为了更快送餐,她在八里庄街道上逆行。刚开始跑得慢,旁边一位男骑手追上来,调侃她:“你们女的还想跟我们男人比,你跑两趟都跟不上我们。”说完飞驰而过。毕海珍听罢,心里不甘,加速前进,结果和一个骑自行车正常行驶的男人发生剐蹭,她的脚撞上自行车的脚踏板,瞬间红肿起来。 毕海珍忍住疼痛送完了超时的订单,回到麦当劳,吃了几口白面馒头,又一瘸一拐地开始接下一单。 “我49了,年纪大,跑不过他们男的。” 馒头撑起毕海珍一天干活的力气。偶尔送个几百元的大单,麦当劳会免费赠她汉堡、可乐作为午餐。麦乐送由外包公司招人送餐,不受麦当劳官方管束,因此午餐自理,平时每月大概交100元的意外险,从工资自动扣费。 采访当天,聊起那次受伤时,她才从同事口中得知意外险的存在。上次受伤,她只是自行擦药酒了事。 电动车是她入行后现学的,除了体力和骑车技术跟不上,毕海珍的认路障碍也导致她送餐较慢。毕海珍从小地方来,看不懂导航,也不熟悉路况。面对巨大的车流人流,只能让同事带着她走几遍,硬是把沿路的店铺、显著路标记下来。麦乐送多是送附近的餐,跟了几次,她也把周围的路段摸清了。 图 | 毕海珍在送外卖 来到十里堡这边,她学会看导航,送餐速度越来越快,最多的一天能送50多单,比店里的部分男同事还多,也获得了同事的称赞。“虽然现在跑得越来越快,可有的顾客就是瞧不起我。”毕海珍说,在街上问路不被搭理,在小区问路被胡乱指示是常事,更有甚者,顾客直接指定下次要男生配送。 11月中旬,她接到一个老奶奶的订单,毕海珍上个月也给她送过一次。送到楼下,电话无法接通,上楼按门铃也没人开门,情急之下,她大力拍了几下门。奶奶慢悠悠地开了门,嘴里说着抱歉,眼中却难掩不耐烦。 时隔不久,历史重演,她再次敲开老奶奶家的门,挨了一顿骂。 “看到手机号我就知道是你,你拍我家门都拍了两三遍了,下次能不能叫个男的来送。”毕海珍解释她赶时间,等不及才敲门。对方也不理,仰起戴珍珠链的脖子,指着她骂。她心里有气,即使知道对方故意不接电话,也不敢顶撞,万一打电话投诉她,罚500块钱,她一天就白跑了。 回到家,她找来一张纸,歪歪斜斜地写下老奶奶家的地址,旁边配上一句:“主人找事,这单子不能送,客人挑梯。”挑剔的“剔”写成了货梯的“梯”。她把这张纸贴到手机背后,时刻提醒自己拒单。 她跑得慢,一个月薪资到手也才五千左右,不敢得罪顾客,便绕着走。虽说丈夫也在麦当劳送外卖,但他身体不好,饮食不规律,容易腰酸胃疼,挣得没她多。面对恶意,她也只能忍耐。 毕海珍总是自谦没有男生能干,可手机里的单量和钱额都显示,她撑起了一个家。赚到的钱除女儿学费外,她还准备存点积蓄,等跑不动了,回老家做点小本生意。 十里堡附近有两家麦当劳,这家麦当劳只有她一名女性。女性外卖员很少,毕海珍曾经也只接触过几个,都是已婚妇女。另外一家麦当劳只有一位王阿姨,采访时,毕海珍时常提起王阿姨,王阿姨为人爽朗,独自照顾丈夫和小孩,是家中的顶梁柱。可最近她丈夫突然发病,没办法出来接单。 尝试拨响王阿姨的电话时,是她孩子接的。屋里很安静,连王阿姨走来接电话的拖鞋声都听得一清二楚。“不好意思,我爱人刚去世了,谢谢关心。” 那日,北京初雪。

【财商天下】感恩节启示 川普创纪录的经济数据 | 信仰 | 反击中共

【大纪元2020年11月28日讯】每年11月的第4个星期四是美国的感恩节(Thanksgiving Day),11月26日美国人又迎来了这个传统的节日,对美国人来说,感恩节是个阖家团聚、亲切温暖的重要节日。 川普总统也在这个日子发布了一份感恩节公告,公告中说:“感恩神赐予我们生命中的洪大护佑。当我们与亲友相聚一堂,庆祝这个充满慷慨、希望和感恩的节日时,我们也纪念美国建立在信仰、家庭和友谊基础上的立国传统,并感谢自由和民主的原则,让美国成为世界历史上杰出的国家。” 川普还在公告中,回顾了第一批美国人出于对信仰的坚定,历尽艰辛在美洲大陆扎下根来的历史。他说:“1620年‘五月花号’抵达新大陆,标志着民主的第一颗种子来到了这个土地上。” 说到感恩节,其由来可以追溯到美国的发端。目前一个流传的版本是,1621年,刚刚踏上北美新大陆的英国清教徒和当地的印地安人共同举行秋收盛宴,感谢印地安人帮助他们挺过最艰难的第一年。 而历史上,真正感恩节的源起,则蕴藏着深厚的信仰内涵,我们接下来就说说这个感恩节由来的真实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Nz8bG3YKtk 感恩节 源于信仰 被称为美国“感恩节之父”的威廉.布雷福德(William Bradford),也是这片土地上最早的总督,在他的著作《普利茅斯拓荒记》(Of Plymouth Plantation)中记述了这段时期的历史。 大概在400年前,也就是1620年9月,102名英国清教徒满怀憧憬,乘坐着“五月花号”木制帆船从英格兰出发,经过两个月后抵达了北美麻萨诸塞州,建立了新普利茅斯定居地。 两年后,这些清教徒们开始尝试起共产主义的公社制。这个制度禁止任何私有财产,土地共有、收成共有。然而到1623年,这个制度就走不下去了。粮食短缺成了他们所面临的真正问题。 布雷福德在“拓荒记”中写道:“我们发现这种财产公有制滋生大量的混乱和不满,并且耽误出工出力。那些年富力强的男人们抱怨,他们得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去为其他男人的妻子们和孩子们干活,却得不到任何报酬和补偿。出大力的人并不比那些只干了别人四分之一活的人能分得更多的食品、衣物等,这被大家认为是不公……” 布雷福德说:“如果认为所有人所享有的都得是完全一样的,所有人的工作都得是完全一样的,然后所有人获得的都得是完全平均的,每一个人都得和别人几乎是完全一样的,那么,这样的制度,如果说还没有真的破坏了上帝给人类所设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话,它至少已经极大的削弱了人们彼此间的尊重感,而这种相互的尊重是人与人之间所应该保有并珍视的品质。” 此后,清教徒们最终选择放弃共产主义的公社制。 最后,经过反复讨论,总督听取了大家的主要建议,允许每个人种植自家的粟米;根据人数的比例,每户分得一块土地耕种,这项措施最后非常成功,所有人变得勤劳,粟米的产量远超过从前。 共产主义的公社制尝试失败了,因为它违反了基本的人性、财产私有的价值观、以及个人付出后所应得到的回报。而新的制度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当时正是夏天,看起来他们即将获得一个大丰收。然而,降雨停止了,威胁了庄稼的生长。清教徒们举行了“谦卑日”并向上天祈祷。雨神似乎看出了他们的诚意,降雨化灾,大丰收最终保住了。清教徒们认为这是上天的警示,因为是上天赐予了他们新的生存制度。 因此,1623年下半年,布雷福德总督正式颁布11月29日为“感恩节”。这段历史,让我们看到,美国的立国之本是从最初就摒弃了共产主义的假说,以自由、民主、信仰为基础而建立起来的国家。 回顾感恩节的历史,再看美国的当下,这个国家正在经受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大选舞弊事件,共产主义对美国长达数十年的渗透达到高潮,民主的根基岌岌可危。 在这样的时刻,美国总统川普在感恩节时的公告,更显得意义非凡,川普总统在公告中,通过对美国建国历史的回顾,还强调了“尊重选民的意愿”才是美国政府能够长久的基石,这也正是在提醒美国人民,美国正处在一个立国根基被颠覆的关键时刻。 他同时指出,在中共病毒危机中,美国人民再次团结起来,慷慨互助、共度难关,也同样体现了第一批美国人的精神。 川普兑现承诺 四年执政成绩斐然 自2017年1月,川普担任美国总统以后,以关税战为开端,开始实施对中共全面的绝地反击。川普政府从根本上反思了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对中共认知上的重大错误,进而从根本上修正了对中共的政策。以各种制裁,如抓捕共谍,关闭作为“谍窝”的中领馆,支持台湾民主政权的各种法案措施,派出双航母进入西太平洋等手段打击中共势力。 在经济方面,川普执政4年间,尽管在民主党左派的强力干扰之下,仍然完成了竞选承诺的80%以上,如建立美墨边境为美国企业减税、增加中国进口货物关税、刺激本土生产、避免价值千亿美元的知识产权被中共盗窃,消灭恐怖主义ISIS伊斯兰国等,为美国创造数百万就业机会,使美国在遭受共产主义的入侵下重新伟大。 下面,我们就从5项宏观数据来看看川普取得的亮眼成绩。 ◎数据一:股票指数皆大升 11月24,美国股市再次大涨,道琼斯指数更是首次突破3万点大关,创造了史上最高纪录。这已经是2020年初以来美股市场第9次打破纪录,也是川普政府任期内的第48次破纪录。 可以说,川普是美股市场的福星。自从川普在2017年1月20日就任了美国第45届总统后,美国的所有股指一直在节节上升,虽然在上半年中共病毒的突袭之下,美股曾一度大跌但随即仍强势反弹,创造出强大的牛市。道琼斯指数合共上升50%,反映大蓝筹统统有斩获,而企业覆盖面更广的标普500指数更胜一筹,走高58%。 ◎数据二:美国GDP强势上升 GDP方面,在川普任期头3年的增幅平均是2.5%,其中2018年美国GDP同比增长3%,创过去10年第二高水平。 在奥巴马任期最后3年,GDP增长幅度也仅平均为2.3%。不少分析师在2016年时曾经预测,奥巴马是坐享其成了金融海啸后谷底反弹的8年复苏期,下一任总统接手的会是一个即将慢下来、甚至需要调整的经济体。但是,川普却用年平均2.5%的GDP推翻了这个预测。 10月29日,美国商务部公布了第3季GDP的增长是33.1%。这个数据反映出,政府超过3万亿美元的纾困金,协助支撑了消费者支出,促使经济从第2季谷底强劲反弹。率真的川普总统说:“你们看到今天的数字了吗?33.1%的GDP增长,美国史上最高,几乎是3倍。” ◎数据三:失业降至50年低位 川普执政4年,创造出“半个世纪以来最低的失业率”,2月份时,美国失业率下降到3.5%,是50年来低位。中共病毒爆发前,3年新增职位640万个,而根据去年褔布斯(Forbes)发布的文章,川普制造的工厂就业数量比奥巴马高出1.7倍。 虽然中共病毒的袭击曾使失业率一度上升到两位数,但随即又回落到9月份的7.9%。11月6日,美国劳工部公布了最新薪资报告,显示10月份失业率下降到6.9%,新增63.8万个工作岗位,就业复苏趋势好于市场预期。 川普承诺,再次当选后的10个月内,将创造1,000万个新工作,创建100万个小型企业。以川普信守承诺的一贯表现看,相信到时失业率会降至新的低点。 ◎数据四:时薪走高 农民受惠 川普执政期间,美国的时薪也不断走高。自2016年初起美国时薪直线向上。报酬最高的行业是资讯、公用事业及金融与保险等,而收入偏低的农业在疫境下获得了联邦政府370亿美元的应急津贴,度过了难关。 在对中共的贸易谈判中,川普以农民为重,向中共提出要求,大量采购美国农民大豆,以此作为谈判条件之一。《华尔街日报》曾引述一些美国农夫的看法,他们表示贸易战带来了些不明朗因素属实,但他们会像2016年大选时一样继续支持川普,因为彼此的理念一致。 在川普就任前,美国农民的净收入增加了20%,但在川普就任后,过去仅3年时间里,美国农民的净收入就增加了近50%,达到300亿美元,今年初《华尔街日报》的民调显示,83%的美国农民和牧民肯定了川普政府的工作成就。川普总统开玩笑说,我想知道那17%的人在哪里? ◎数据五:贫穷比例历史新低 美国近40年的贫穷人口占比,大约是在12%到15%之间起伏。在川普执政的前3年间,新增工作岗位超过了700万个,实现240万脱贫。尤其是2019年,川普实施的经济政策效果显现,美国经济蒸蒸日上,一年内脱贫人口达到420万,贫穷人口降到了史无前例的10.5%新低。 美国贫穷的定义为个人收入少于每天35美元、或是一家四口不足每天70美元。市场预期在中共疫情的影响下,2020年贫穷人口数字将无奈地回升,但相信如果川普获得连任,美国的贫穷人口还会再创新低。 英明施政 广受爱戴 此外,川普还削减了500亿美元以上的监管成本等;美墨边境墙减少了80%的非法移民,被蛇头带过来的孤儿几乎绝迹;他还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原来10亿美元预算40万就完成了;以色列与阿联酋建交,中东进一步实现和平;中东ISIS恐怖组织在两年多时间被彻底歼灭;55个海外人质被成功营救回国。 作为总统的川普每年只拿1美元薪水,执政4年,自己资产缩水10亿美元以上,但始终勤勤恳恳为美国人民贡献。川普把美国带向伟大有目共睹,所以这次总统大选中,许多从不投票的美国人也走出来投票支持川普。 专家:川普已成反击中共的象征 川普说话直接,又行动务实,虽然刺激到一些人的利益,但也获得了大量评论的赞赏。 旅美的政治经济学者王军涛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川普把美国的很多问题揭露出来了,这些问题是在过去的美国历届总统,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总统都没有去证实,甚至拖延回避这些问题。“最典型的问题就是美国在全球化中,由于被共产党欺骗,被中共欺骗,大量的美国工作机会流失了,川普总统是第一个把问题明确地提出来的。” 知名评论人士陈破空认为,美国的左派媒体给川普贴了很多标签。但川普是特立独行的人,风格跟体制内的共和党、民主党或者建制派体制内的人都不一样,川普剽悍的作风及独到的政策,让美国真正再次强大起来。 陈破空说:“要不是这场大瘟疫的话,川普是历史上最有作为的总统,执政3年就把美国的经济搞得50年来最强劲的增长,最高的就业率、最低的失业率、最高的股市,连黑人妇女的就业率都达到了最高峰,支持他的民众超过一半。” 陈破空还认为,川普是带着反击共产中共这一使命而来,而且在美国总统中第一个清醒认识到共产中国的危害。川普已经形成一个象征,是西方反击中共的象征,是民主的象征。川普外交上的最大成就就是最大程度地攻击了中共,最大程度地建立了国际联盟,尤其在亚洲建立了亚太联盟。 一名网民也在推特上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川普将来留给美国最伟大的记忆,不是那些创纪录的经济数据和外交成果,而是他承受着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依然唤醒了美国人。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主播:尉然撰文:宇文铭、高紫檀、骆亚、财商经济研究所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责任编辑:连书华 #

内蒙强推汉语教学挨轰 两官员下台替罪?

【大纪元2020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实综合报导)8月以来,中共当局在内蒙古自治区强行推行汉语教学,引发当地民众的大规模抗争和国际谴责。11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厅长侯元、自治区政府秘书长包振玉被免职,外界猜测,两人很可能被当作了这一事件的替罪羊。 10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高层曾罕见地在中央巡视组、中纪委及中组部官员的“指导”下,针对强推汉语教学一事召开专题会议。会议历时一整天,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等作了检讨。当时外界就预期,部分官员可能被追责。 港媒消息称,除了侯元和包振玉之外,后续可能还会有官员被问责。 8月底,内蒙古强行要求中小学,用汉语取代蒙古语作为课程的教学语言,实施统编汉语教学方案。这引发学生集体罢课和蒙人大规模抗议。人们担心蒙古族独有的语言文化将因此被灭绝。 这其中,官媒内蒙古广播电视台有300多位体制内员工集体签名,公开反对这一政策,堪称是惊人之举。 内蒙当局对民众的抗争进行了强力镇压,据传至少有数千人被捕,被送进类似新疆等地的转化集中营,并有多人死亡。 当时侯元曾为这一政策辩护,声称“教材体现党和国家意志”,使用统编《语文》教材,是“党中央”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 内蒙古的事态不断升级,并成为国际事件。国际社会纷纷对蒙人的抗争予以声援,并对中共进行谴责。 石泰峰10月7日首度表态,称要针对汉语教学一事改进工作。但当时,内蒙当局还在继续抓捕抗争民众。 资料显示,侯元是内蒙古乌兰察布人,汉族,曾任自治区教育厅副厅长、内蒙古大学党委书记等职,2013年起担任教育厅厅长。包振玉则是蒙古族,内蒙古兴安盟科右前旗人,曾任赤峰市副市长、通辽市市长等职,2017年起担任自治区政府秘书长。 外界分析,中共在新疆、西藏、内蒙等地推行汉语教学,不惜代价对少数民族的文化、宗教等进行全面封杀,推行意识形态的“赤化”,最终指令当然是来自中共最高层。因此,内蒙古这两个官员下台,可能有他们自身的责任,但很明显他们也是这一事件的替罪羊。 责任编辑:孙芸#
- Advertisement -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 Advertisement -